第501章 与我何干

回到望海花苑时已经是晚上了。

刚回来,坐在客厅沙发的王小莉很是紧张地站了起来。

小妮子脸上太不会藏事了,尤其是在柴进的面前,一眼就能够看穿。

-

柴进换了鞋子后道:“怎么了?”

王小莉赶紧小跑了过来,拿了一双拖鞋过来。

然后牵着柴进的手到了边上:“小进,我有个事情要和你讲下,你先答应我别生气,也不许冲动。”

“你说吧。”柴进一阵放松地捏了捏她鼻子,然后打开了电视机。

只要有时间,每天晚上的国家电视台新闻联播柴进都会收看。

因为那里面透露着很多京都的信息。

王小莉闭月羞花般的小脸蛋很是认真:“她过得很不好。”

“身上有很多伤,听说是被他前夫打的。”

“还有今天被人打断了一根手骨,她也没有钱去治疗,一直在家里扛着。”

“如果不是我们过去的话,还不知道那手会不会变成残疾。”

柴进平淡的看着电视里,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再听王小莉讲话。

“然后呢,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年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够恶毒吗,这是老天给她的报应。”

王小莉楚楚可怜地望着她:‘不能这么想啊。’

“她是真的很可怜,不管怎么样,你们之间血脉是连接的。”

“我觉得她变了很多,远远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柴进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笑望着她:“别多管闲事好吗,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心里的那个坎很难过去。”

王小莉一听柴进这么讲,知道还这么讲下去的话,柴进肯定会很生气。

她口里讲的这个人,就是柴进的那个母亲郭如凤!

郭如凤以前和王小莉的母亲白春燕的关系很好。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加上天性善良,人畜无害的性子,导致了王小莉对郭如凤生出了怜悯之心。

如前几个月在元里县时白春燕所讲的一样。

郭如凤算是咎由自取,下场很是凄惨。

当初为了一些利益,在他前夫一家人的怂恿之下,各种恶心的事情都做尽。

可最后一分钱都没有捞到。

其实她很蠢,当初稍微对柴进别表现出那么多功利心,柴进也至于会对她态度这么坚决。

母子联心,不管如何,这个血脉亲情是改变不了的。

时间久了,方法得当,或许柴进会选择原谅他。

偏偏她就走了一条很是极端的路子,落得了这么个下场。

当初他们一家从元里县出去后,那对父子一看她没有了利用价值。

刚开始还好,还表现出来一家人齐心协力共渡难关的样子。

时间久了,那对父子就想不开了。

总觉得没有必要去养着一个外人,就这样,对他态度越来越差,稍微一句话不对,这对父子就会对她拳脚相加,最后把她一脚给踹开了。

这一年多时间以来,她流离失所。

睡过天桥,什么事情都干过。

后来跟着别人到了中海,生存不下去了,又到了深市。

但又不得不说,再恶的人,心里总归还是会留有一丝的善意。

她有工资拿为何还会这么穷

因为钱全部给了那边的儿子,那对父子讲了,如果她不打钱过去,那她这一辈子都别想见到她的小儿子。

就这样,搞出了一身的伤病。

好在王小莉出现了,不然她今天被人打断了骨头后,后面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

估计又只能睡到天桥下,去和其他乞丐一样捡着垃圾桶里面的东西吃。

看柴进不为所动,王小莉那滴水樱桃般的小嘴巴,在柴进的脸上亲了一口。

“不生气啊,我先上楼去洗澡了。”

“去吧,我待会就上来。”

“嗯嗯。”

王小莉起身去了楼上。

他不知道的是,柴进不回应她。

第一,确实不想回应那个人。

第二,他也根本没心思,因为此刻一直在盯着新闻看。

新闻里播放了叶利青与华夏大领导一段对话。

很官方的话,无非就是两国之间加强合作,共同维护和平。

只不过,最后叶利青又鬼使神差地提到了现在华夏商人在俄国的情况。

着重提到了华商银行,说这家银行是两国市场经济合作的一个开始。

也代表了华夏商人在他们俄国的一个现象。

他在电视里看到了大领导边上坐着的一些工作人表情明显地愣了下。

很明显,这些工作人员所准备的资料当中,肯定没有华商银行这几个字。

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忽然提起这个公司名字。

一直到这个新闻完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得,估计又要引出什么巨大的舆论不可。”

“华夏人跑到了俄国开银行,应该是华夏第一家吧。”

他知道,明天肯定会有人要来找他。

苦笑着把电视机给关了。

看桌子上王小莉留下来的一些医院里的资料。

沉默了几秒,还是打开看了下后又放下,像是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上了三楼后。

一进来就闻到了沐浴露的清香味道。

男人的本性暴露,于是柴进把身上的衣服什么的给拿下。

走进了浴室。

王小莉这时候正在浴缸里感受着外面海浪的声音。

看柴进进来也没有惊讶。

柴进钻进了鱼缸后抱着她,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王小莉很是乖巧,像是个小绵羊地窝在他怀里。

看柴进心情很不错,于是就说:“那个资料看了吗,今天我还问了下,医生说幸好送得及时,她身上还有地方如果还晚点送过去,估计会癌变。”

“她其实也挺可怜的,找了那么个老公,刚我回来的路上,那边护士还打电话过来说,他那个老公又跑过来要钱了。”

“小进,人怎么可以这样呀,一家人怎么会弄得这么不顾亲情。”

柴进抱住了她,两人肌肤贴着,光溜溜的,很是疼爱地捏了捏她的小琼鼻:“我说了,这是她自找的,如果当年他不抛夫弃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

“举头三尺有神明,生在世上,千万别太恶,迟早会有报应的。”

“你别管,这是她的命,那场官司后,我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年轻的时候出去作妖不管儿女,老了一身病就回来找自己儿女养老,天下没有这种好事。”

【作者有话说】

这一段剧情安排的时候,其实我纠结了下,因为三石知道很多人会喷我,但我还是尊本意写吧,主角到这个程度,应该要蜕变了,总归是个需要血和肉的凡人,感谢兄弟们的支持,很久没冒头了。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重回1991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