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风水绝地

江灵看我怔怔地出神,便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我说:“我倒真有点怀疑何九叔就是幕后黑手了。”

江灵反问道:“他和你们家有仇吗?”

江灵这么一问,我恍然间有些失神,再把事情从头串联一下,何九叔好像又没了嫌疑。于是我摇了摇头,对江灵说:“说实话,我觉着不像。如果真是何九叔的话,他这么处心积虑有什么动机?要说是害我们,这可能性不大,因为我们陈家以前和他都不认识,更没有结过什么梁子。要说是害老倔头、二脑袋他们一家,就更说不通了,他们可是一大家族的,没什么深仇大恨,平日里又相处极好。再说,真要害他们也不用这么麻烦,如果何九叔有本事设下伪禁制术,有本事养尸骨蛆,有本事杀掉老倔头他爹,那么他也能轻易地把老倔头他们一家干掉啊,何必绕这么大弯子,下那么多套,搞这么多鬼。”

江灵茫然道:“你这么一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在暗中使坏了,这事情更加扑朔迷离了。”

我笑道:“放心,我有预感,真相快要被揭开了。”

江灵道:“看你乐的,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越接近真相,就越危险吗?”

我“嘿嘿”坏笑两声道:“有你在,我怕什么危险,即便是遇到危险,也是值得的。”

江灵俏脸一红,“啐”了一口,低声道:“你总是不正经。”

我和江灵在那里说话,停住不走,何九叔和老爸他们已经走到对面山崖半山腰了,二叔扭过头喊道:“你们俩干嘛呢?谈情说爱也不着急在现在啊,快跟上了!”

我和江灵顿时有些尴尬,江灵低声道:“走吧,咱们一边走一边想。”

我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路上,我还是忍不住推想整个事情,而且越想越不对劲,我总觉得事情透着诡异,我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嘟囔道:“杀人放尸骨蛆可能不是何九叔干的,但是这条奇怪的山路却很有可能是何九叔做的,如果真是何九叔搞的鬼,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经常走这条山路,而经常走这条山路无非就是想经常到对面的山崖上去,那么他经常到对面山崖上是去干什么呢?”

江灵听见我的话,便接口说:“何九叔是孤家寡人,会不会是经常到对面山崖上独处,不想让人打扰,现在为了找何天明的尸身,才带我们过去的?”

我头脑发胀道:“如果事情真这么简单就好了,可是从上金鸡岭开始再走到这里,就算是不绕路,不做其他事情,至少也要一个多小时吧,跑这么远的山路,就是为了让自己清静清静?而且这可是在深山之中,他就不怕会遇到什么危险?之前他可是一直强调这山中有山魈的。”

江灵点了点头道:“要不要把你的疑虑告诉你爸爸?”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既然我能想到,我老爸也一定能想到,他敢走下去,那就是有恃无恐。”

江灵道:“说的也是。”

我说:“先不管他到对面山崖干什么,他肯定在那里有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不然他早告诉别人对面的山崖可以过去了——但是现在他为什么又带我们过去呢?嗯,这是因为他不怕我们知道,还是他的那个秘密已经没有继续保留的意义了呢?”

想到这里,我脑海里忽然蹦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我喃喃地说:“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他把我们引到对面山崖上就是为了干掉我们,这样别人也不会发现,因为这个山崖本身就很隐秘,没有人会想到我们来过这里,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山崖可以上去,到时候何九叔就算告诉村民们我们在山里因迷路而失散了,也会有人相信的。而且也不会有人会想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七旬老人能害死一群青壮年。”

我话音刚落,江灵忽然扭过头来,我本来正低着头走路,江灵忽然停住回头仰脸看我,我猝不及防一下子贴了上去,只感觉我的嘴唇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有点香,还有点甜,很舒服。

那是江灵的嘴唇!

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浑身如遭电击,感觉无法言喻!而江灵瞬间也是一愣,然后马上分开。我们结合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秒钟,但是毫无疑问,我吻到了江灵的嘴唇!

当时的我什么想法都没有,浑身上下只有一种轻飘飘混合着酥麻又夹杂着燥热的感觉,小腹处一股邪火一拱一拱的,整体上来说,我飘飘欲仙,欲仙欲死,欲死不能,不能自已!估计吸大烟也就是这种感觉,不,吸大烟哪能和江灵的嘴唇相比!

难道这就是肌肤之亲?这醉心的一吻啊!

没想到吻一个女生的嘴唇是这么的香艳,感觉是这么的好,我晃了晃神,一时间忍不住“嘿嘿”的笑了两声。

江灵低着头,满脸通红地说:“你笑什么?”

我尴尬地又笑了两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可惜。”

江灵瞪着眼说:“可惜什么?”

我心里本来打算说“可惜时间太短了”,但是我嘴上却说:“可惜我的初吻啊,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竟然献给了你!你对我有什么补偿没有?”

江灵顿时被气笑了,她红着脸说:“听你的意思,好像我占了什么大便宜似的,我的也是初吻呢!你对我有什么补偿没有?”

我死皮赖脸地说:“是你凑上来的好不好,我正好好走路呢,你忽然扭过头来,我的初吻就这样稀里糊涂、莫名其妙地丢了,你说可不可惜?想要补偿也可以,要不我以身相许吧?”

江灵翻了翻白眼,说:“我不想跟你贫,你跟你二叔一样,油嘴滑舌——刚才我是听见你说何九叔要害咱们,我才回过头来的。”

玩笑开够了,我收起我的一副贱样,郑重其事地说:“那你赞不赞同我的想法?”

江灵说:“是你刚才自己分析的何九叔没有害我们的动机,怎么你现在又怀疑他了?”

我说:“万事皆有可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想想又不犯法。”

我们正在说话,二叔又是一声大喊:“你们俩上瘾了不是,这里是荒山,不是洞房,等回去了给你们俩办婚事!现在赶紧上来吧!”

我抬头一看,二叔他们已经到半山腰了,我赶忙回应道:“知道了!知道了!嚷什么呢!”

江灵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一边走一边嘟囔道:“你看你二叔,这么大的人了,还说这种话,为老不尊,哼!”

等我和江灵走上山崖的时候,何九叔、老爸、二叔和二脑袋都站在山崖最高处的一块大石下,那里是一大片平地。

这座山峰很大,顶上却很平坦,我环顾了一下这个山崖,山崖远看并不大,但是上来后才发现仅山顶处就足有一个篮球全场那么大,山顶略平,崎岖不平的都是些石头,偶尔有几个耸立着的很大的怪石。

四顾之中,我猛然发现这个山崖根本就是秃山,而且几乎可以算是独山,这在风水中绝对是属于葬人的大凶之地!绝对不能够做死人的阴宅的。

死者葬得其所,可得五行之气,散去怨念;山脉相连,地气想通,藏风得水,死者可以借此安息,这个秃山哪里有五行之气?这个独山哪里能通地气?

秃山之所以是秃山,在风水上讲,就是五行不均,水土不聚,难有生气,而按照现代科学来讲,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土质的酸碱度有问题,植被难以生存,甚至微生物也难以生存,这样的土质环境下,尸体极有可能千年不腐,成为干尸,或者湿尸,也就是俗称的僵尸。

但不管是干尸还是湿尸,都十分可怖,不会像活人那样,活色生香。我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博物馆参观过,也见过那个千年女尸,实在是吓人,而且恶心,看过之后,我就后悔了,早知道还不如不看。

以前还有人风传盗墓贼奸千年女尸,这打死我都不信,就算那千年女尸保养的再好,也只不过是皮肤有水分,弹性好,但尸体的颜色和容貌也会变得吓人,最起码让你没有兴趣和她肌肤相触,还奸尸,想想都恶心!

中国人历来很讲究阴宅的埋葬地点,风水学里的“寻龙望势”、“观砂”、“辨龙阴阳”中的龙脉和砂都是指山。而古时候富贵人家和官宦人家选择墓穴时,一般都会选择风水很好的山脉,以藏风聚气。中国众多山脉中,风水最出名的就是邙山,有句话就叫做“生在苏杭,葬在邙山”,邙山的风水之好,由此可见一斑。

而独山由于和其他山脉,也即风水中所称的地龙断裂,地气不接,以至于阴阳之气不能循环协调,很可能形成阴气极重的养尸之地。

但好在,这个山崖上貌似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发现老爸他们正附着身子在看地上的一大快石头。

我一边走过去,一边说:“你们看什么呢?这个山崖上什么都没有,看来是白跑……”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愣住了,因为我发现老爸他们看的那块石头上赫然刻着七个血红的大字:先父何天明之墓!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