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地狱之牢

我心中暗暗思考起自己的特质来。

首先,我出生以后,我哭过没有?这我哪里知道,我只知道从我记事开始,我流过泪,爷爷去世的时候就流过。

其次,我好像没有预知自己死亡的能力吧?也没有预知自己危险的能力啊,难道说我本来有,后来长期不用就迟钝了?

在我还纠结于我到底能不能过阴的时候,奶奶不知道用什么在我的天灵盖上猛击了一下,又在那根红毛线上猛扯了一下,那根毛线突然间像是有了生命一样,蓦然绷直,而我则在瞬间就好像灵魂从头顶上被剥离出躯壳一样,虽然有意识,但是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这空白感没持续多长时间,一种异样的感觉又涌了上来,那感觉就像是几条蛇缠绕在我的脖子上,慢慢地向我身体各部分蔓延开来,十分诡异可怕!它又像是一股水从我的头顶注入我的全身各处,我有一种身体被别人占有的感觉,这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我不能动了,连眼珠子都不能动了,我惊恐地看着我的视力范围所及的那一片地,然后我看见奶奶的手伸了过来,她把那根毛笔塞到我的手中,把一叠纸放在我面前,然后轻轻说了一句:“有什么话要说,就写出来吧。”

那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竟然拿着毛笔在纸上开始写字了,但我却仍然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看另一个人在我面前写字一样!但是问题是,握笔写字的那只手是我的!

“我”写的很快,好像只有三十个字,几乎是一笔带过,写完以后,“我”的手就不动了,奶奶问了一句:“没有了吗?”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像做梦一样。奶奶上前把红毛线抖了几抖,然后又做了一些动作,我看不见,最后只听“嗤”的一声,毛线好像是被奶奶给扯断了,而我全身的被占据感也像潮水回落一般,瞬间消失。

我晃了晃脑袋,抬眼看见毛线果然是断了,只听奶奶说:“好了,你起来吧,看看这纸上写的是什么?”

我一边起身,一边揉腿,嘴里问道:“奶奶,你骗我说给我治病,原来就是要搞这么个鬼名堂啊。”

奶奶说:“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你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

我喜道:“怎么,您老知道答案吗?”

奶奶避而不答道:“我让你过过阴,让你爷爷上你的身,说一些东西。”

“什么?刚才是我爷爷上了我的身?”我叫道。

奶奶翻翻白眼,说:“上了你又怎么了?还大惊小怪的!”奶奶说的话听起来怪怪的,很黄很暴力,不过我思想比较健康,就没在那上面思考太多时间,而是急着问:“那我爷爷说什么了?”

奶奶说:“不是说让你看纸吗,都在那上面了!”

纸上写的确实是三十个字,也是我爷爷那苍劲的字体,我拿着纸念了下来:寒冰锁青龙,白虎不成凶,朱雀并玄武,谁人化成风?九九掐指过,皆在黄道中。

念完之后,我愕然道:“这是什么意思?”

奶奶无辜地说:“别问我,那是写给你的,我可看不懂。”

我无语道:“有没有搞错,费了这么大劲,就写了这么个不靠谱的东西?”

奶奶说:“这已经够多了,天机不可泄露!你想让你爷爷魂魄消散啊。”

想起来爷爷的死因,说不定还和我有关系,我就忍不住心中有愧,但是这个信息给的也太那什么了吧,这不是成心让我抓狂吗?

看到我一脸难受的表情,奶奶道:“放心吧,有奶奶这把老骨头在,保你没事。”

我苦笑道:“早知道我命里有这么多事情,我就跟我老爸学武功了。”

奶奶道:“你老爸是练武奇才,你不是。不过就算是练武奇才又有什么用?当年你爷爷寄厚望于你父亲,希望他能找到那半部老祖宗遗失的书,但是你父亲痴迷于武术,对法术不屑一顾,只学了些皮毛,你爷爷对此耿耿于怀,等你出生后,你爷爷说你骨相奇特,又转而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奶奶相信有你爷爷在阴间的庇护,你会好运的。”

看了一眼爷爷的遗像和灵位,再看一眼纸上的几行字,我喃喃道:“但愿如此……”

我暗暗发呆,奶奶忽然却说:“前几日你和你爸爸、你二叔去了一趟大何庄?”

我点了点头说:“是二叔告诉你的吧。”

奶奶道:“是你二叔说的。我听你他说你已经通读了《麻衣相法》和《义山公录》,而且表现不错。”

我笑道:“嘿嘿,原来二叔嘴里还有实话啊。”

奶奶白了我一眼,道:“你少贫嘴。你想不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能看见貔貅的血泪和临死之人脸上的气色?”

我一听这话,立即从地上蹦起来,嚷道:“好啊,奶奶,你果然知道!那你刚才还非说我发烧,将我骗到这里,还让我过阴!”

奶奶“哼”了一声道:“小兔崽子,我当然知道为什么,这是一种征兆,你爷爷曾经预料过的征兆。不过我让你到这里来过阴却也不是无事生非,我是为了验证一下你爷爷当年的话。”

我一愣,随即嚷道:“我爷爷果然留下来的有话!”

奶奶叹了一口气,道:“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为了能让你日后成就大事,他甚至不惜用禁术打开地牢,以致于折了阳寿,早早谢世,当然有后话交待了!”

奶奶这话让我大吃一惊,我颤声道:“爷爷他不是因为为自己算命才折寿的吗?怎么是用禁术打开地牢才折了阳寿?还有,他打开了什么地牢?”

奶奶柔声道:“你不要着急,听我从头到尾慢慢给你说。”

我点了点头。

奶奶指了指地上的蒲团,示意我坐下。我知道奶奶是有很多话要说,便坐了下去,奶奶也坐在一边,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咱们老陈家的家世,你已经听你父亲说过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了。《义山公录》下卷的遗失一直是咱们老陈家的心病,你爷爷自从担任了族长之后,就没少在这上面费心思,他早年一直在江湖上行走,表面上是个算命先生,也闯出了神算的名头,但谁都不知道他闯荡的目的是什么,只有咱们陈家人清楚,他是为了寻找那下卷书的下落。或许在江湖上其他门阀看来,《义山公录》下卷再也不可能会被找到了,麻衣神相也不可能再出现了,咱们陈家也不可能有以前那么风光了,但是你爷爷却从未失望过。他奔波了多年,从未说过半个累字,但是,忽有一段时间,我发现你爷爷不再外出奔波了,甚至开始找了一份工作,就是在县房管局里,因为他看风水十分有名,房管局里有人受过他的恩惠,就举荐他在局里谋了一份差事,他苦心经营,而且还做了领导,我就很奇怪,问他是怎么回事,你爷爷只是笑笑,没说什么。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便多问,这事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说到这里,奶奶看了我一眼,我讶声道:“莫非爷爷是为了老公馆?”

奶奶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是,但也不全是。你爷爷在局子里做了公家人,好像把寻找《义山公录》下半卷的事情给放下了。有一天,你出生了,你爷爷看到你的那一刻,欣喜万分,他摸遍了你全身的骨骼,结合你的生辰八字,然后把自己关到一个小屋里,日夜不休的推演,算了整整四十九天,自己瘦了二十多斤,两鬓头发全部变白,这才出关。出关之后,他就念念叨叨地说,陈家要复兴了!天书要重出江湖了!整天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一样。那时候,我又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依旧不说。直到十年后的一天,他突然告诉我说,他要办一件大事,需要我帮忙,而陈家能不能振兴就在此一举了。”

我出生后十年,正是我十岁那年,那年爷爷为自己算了命,但听奶奶的语气,似乎爷爷办的大事并不是这一件。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是打开地牢吗?”

奶奶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要打开地牢。那地牢并非一般意义之地牢,全称是‘地狱之牢’!”

“地狱之牢!”我悚然动容,“什么是地狱之牢?爷爷打开这种东西干什么?”

奶奶道:“地狱之牢具体来说十分复杂,简单地讲,就是利用极其强烈的地气,启动封印术等绝难的法术营造出来的一种无形的牢狱。你爷爷精通命理岐黄之术,他断言你身系陈家复兴、天书回归之重任,你有奇骨之相,八字极硬,但这些却还不够,你爷爷妄想窃改天道,为你增加一道运气,并给你添一双阴阳眼,以此增加你寻找到天书的概率!”

我再次深深的震惊了,爷爷居然能改人的气运!还有阴阳眼,能遍观人世、阴间两界之事,也绝非常人所有,这些都是逆天之事,以人之力,妄图更改,怎可能不折寿?

所谓算命莫算己,算己死无疑,虽然是祖训,但却并非爷爷早死的真正原因!

想到这里,我顿感无限伤感,因为不论如何,爷爷还是因为我而折寿的,或者说是为了天书而折寿的。我肩上的责任又重了好多。

但是,改变我的气运,让我运气好一些,可以增加找到天书的概率,这我还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给我弄一双阴阳眼呢?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