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水浇阴身

二叔晚上没有回家,打了个电话回去,说是有事,然后在我们家打了个地铺。

睡到天明,起床后,看见老爸正在找工具,老舅在一旁说:“不用了,拿几个手电筒,多带些电量足的电池,再带些打火机和蜡烛,其余的不用了,那群人这时候肯定已经打好洞了,咱们直接进去就行。”

老爸想了想,也是,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大家就准备出发了。

路上车比较好坐,我们四个很快就拦了一辆汽车,前去轩辕岭。轩辕岭虽然距离我们那里只有四十多里地,但却并没有直达的公路,坐车需要绕几个弯才到。

轩辕岭是嵩山余脉,山域不算太大,有十几平方公里,海拔也不很高,最高峰不足一千米,环境虽然比较清幽,但却也没什么别致的景色,再加上山上的草木被人砍伐的厉害,最近数年,变得有些光秃了,遇到暴雨天气,很容易出现滑坡、泥石流现象,所以附近也没什么村庄,平时罕有人至。

我们四个坐到离轩辕岭不远的公路旁停下,然后徒步往山岭走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果然不假,虽然远远地看着轩辕岭山头不大,离得也不近,但是真到跑到时,还是花了一个多小时,累得我气喘吁吁。二叔更是一边喘气,一边翻白眼。我在家的时候都劝过他不让他来了,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了,非要跑来。还大言不惭地高呼:“陈家兴亡,匹夫有责!身为麻衣子孙,对任何危害到陈家的事情,绝对不能袖手旁观!”喊得我恶心不已,最后还是老爸一针见血的指出,二叔之所以来,完全是冲着古墓里的宝贝。

我们跟着老舅走到一个小山坡上,四下里一片寂静,老爸便问老舅道:“他们在哪儿?”

老舅道:“我们就在这里干了一架,之后我就跑了,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老爸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然后又一路往前走去,我们三个也很诧异地也往地上看了看,这山坡的土质并不坚硬,只见地上有几排脚印,有浅有深,往前延伸而去,虽然模糊,但是仔细看了,也能发现。

我们跟着老爸走走停停,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土窑旁边,这像是早年有人烧砖用的,但现在已经成了废窑,土窑正后方是一条不长干涸渠干,周围枯草荆棘一片。土窑北面是一片深陷的荒地,面积并不很大,大约两亩左右,但虽说是荒地,可是里面还张着几颗大桐树,虽然树叶还未长出,可参天的树干仍给这一片荒凉之地更添一股森然的气氛。

我正在张望,老爸忽然道:“在那里!”

说着,老爸当先跑过去,我们跟上,穿过两颗大树,来到了一个刚刚挖好的深坑旁边,那深坑口径还不到两平米,挖出来的土都堆在坑旁。

“这些家伙连土也不处理掉,真他妈大胆!”二叔道。

老舅道:“他们半夜里作业,谁能发现。再说这么个荒凉的地方,十来里内都没有人烟,他们怕什么?”

老爸往下看了一眼道:“果然有古墓,下面像是有砖打的墙。”

我探头望去,看见最下面有一面砖墙,砌的整整齐齐,是青灰色的,墙上好像还有个洞,那四个人应该是从这个洞里钻了进去。

二叔抓了一把土堆上的土,放到鼻孔下嗅了嗅,然后又仔细地看了看道:“没想到这片荒地的土气还挺好,应该是银葬吉穴,这不会是小户人家下的葬。”

我惊诧道:“二叔,没看出来,你还懂这个。”

二叔得意洋洋道:“你以为你二叔没有一技之长吗?”

老爸道:“下面既然打得有墓室,不会是小冢子,许久听不见里面的动静,咱们下去吧?”

二叔忽然有些害怕道:“但凡是古墓,肯定有粽子,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全死在里面了?咱们就这么下去是不是犯了左倾冒进主义错误?我看最稳妥的办法是在这里等着他们出来,咱们来个守株待兔、不劳而获多好。”

老舅鄙夷道:“都事到临头了,你又害怕了?”

老爸没有理会他们,一把提起我的肩膀,往下一跳,轻轻落地,一股土腥味还有霉味以及难以言喻的臭味从那墙上的洞里跑了出来,钻到我的鼻孔里。而且墙洞之中还隐隐有些光亮透出来。

老爸道:“是灯火,能透气,咱们可以进去。”

我看见那墙壁里面似乎还有一层厚厚木质的结构,乌黑似铁,表面油乎乎的一层,但已经被打烂了,我问老爸道:“这是木板夹层?”

老爸看了一眼,道:“这是墓室的外层机关,是防人盗墓的,你看。”说着,老爸转过身指了指我们身后,我打着灯往那里一看,只见土壁上布满了黑漆漆的小洞,我惊骇地问道:“这是什么?怎么刚挖出来的洞穴墙壁上就有这些小洞?”

“那是机关打出来的暗器扎进去形成的。”老爸淡淡道:“不过那几个人也算厉害,虽然破了机关,却没有受伤,你看,这地上连血迹都没有。”

我看着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洞孔,像马蜂窝一样,堪比机关枪打出来的效果,我不由得吐了吐舌头,道:“他们要是被这暗器打中,肯定成蜂窝煤了。”

“咱们进去,你跟在我后面,小心一点,遇见什么东西不要乱动。”说着,老爸当先从墙洞钻了进去,我也急忙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是一个不小的长方形墓室,墓室北面还有一个能容两人并排进去的小门。墓室的东南墙角点着一根蜡烛,灯光还在幽幽闪烁,但已经快要燃尽了,看那蜡烛燃烧成的灰烬来算时间的话,这货盗墓贼进去差不多有五六个小时了。

墓室的中央摆着一口石棺,棺材盖已经被打开了,但却没有完全被打开,只露着一尺多长的缝。

二叔和老舅也从墙上的洞口钻了进来,二叔看见兀自燃烧的蜡烛,骂道:“我操!行家啊,还点灯!咦,有个棺材!”

二叔快步跑到那石棺旁边,拿灯拿灯往里面照,我和老爸也都走了过去,二叔道:“这棺材里有水!”

“水?”老舅疑惑地反问了一声,也凑上来看。

在二叔的灯光下,我看见棺材里有一半都是一种银白色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十分耀眼,液体里还埋着一个人,灯光耀眼,其样貌看的不是太清。

“这是水银。”老爸忽然说道。

老舅道:“水银?春秋时期的人下葬的时候爱用水银浇棺,齐桓公就是如此。难道这是一个春秋时期的墓穴?”

我道:“春秋战国时期的转一般是方形或长方形的,块头较大,是手制泥质灰砖,表面和断面都比较粗糙,颜色也不是很纯,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墓穴应当不是春秋时期的。”

老舅讶然道:“元方,不错啊,这都知道?”

“关注历史嘛。”我笑道。

老爸忽然道:“春秋时期的人下葬,用水银填充棺材,应当是要保持尸身不腐烂,但是这个棺材里的水银,我看不太像。”

“为什么?”二叔反问道。

老爸道:“这是最外面的墓室,不是主墓穴,而且也只有一口棺材,还是口石棺,而且这石棺也不是棺椁,里面没有木棺,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棺材里填满了水银,肯定不是为了保持他的身体不腐烂。”

“水浇阴身!”二叔忽然叫道。

老舅脸色一变,道:“不会吧?”

“什么是水浇阴身?”我兴趣盎然地问道,这是个《义山公录》没有提到的词汇。

二叔道:“这是一个恶毒的邪术,专门用来对付不共戴天的仇人。方法是先把人的头皮钻一个洞,然后把水银灌进去,最后把整张人皮给揭下来,之后把没有人皮的尸体放进棺材里,再灌进去大量水银,把尸体封闭在水银里。这就叫水浇阴身,目的在于让死者阴灵再受阴侵,坠入无底黄泉,永世遭受刺骨之阴寒!”

我听得不寒而栗,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二叔继续道:“你看这石棺也和寻常的棺材模样不太相同,寻常的棺材一头高,一头低,两边不一样大小,但是这石棺却两头一样大,中间却很细,像被绳子勒了一样,而且如果这是‘水浇阴身棺’的话,这棺材底上肯定刻了不少符咒!”

“他妈的,是不是我的眼被耀花了,怎么我感觉我好像见过这个棺材里的人?”老舅盯了半天棺材口,忽然叫道。

老爸走过去一把把棺材盖给掀开,整个石棺里的东西完全展示在我们面前了,我上前看了一眼,顿时一股冷汗冒了上来,因为我发现那水银里浸泡着的人是个中年的平头男人,穿的衣服也是现代人的衣服,尤其是那双鞋,鞋面上的标志明显是现在一个著名鞋商的标志,和我脚上的鞋牌子一模一样!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