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墓摞墓

我被吓了一跳,怎么还有这么大一只?难道是百节虫王?

那只巨大的百节虫慢吞吞地从虫堆里爬出来,像是被吵醒了一样,十分不耐烦地爬到棺材尾部,呆在那里不动。

我忽然发现,棺材里的百节虫越来越多,居然快要漫到棺材口了,我心中大为诧异,难道棺材下面另有通道,不然这虫子怎么越来越多?

眼看那具尸体要被掀出来了,我忍不住用大砍刀捣了一下,大砍刀碰到那尸体的头,那人居然猛地坐起身子,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十分恶毒,我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心想这人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动!

“我痒!”那人忽然张开嘴说了一句话,我顿时看见他满嘴都是百节虫,黑乎乎地往下掉。

“我痒!”那人又说了一声,两只手举起来,开始往自己的头上挠,挠了两把,似乎不过瘾,那人猛地在自己脑袋上一敲,结果他的脑袋立即像被砍开的西瓜一样裂了开来,脑腔里满是百节虫,一股脑全蠕动着,他的脑浆早就被虫吃光了!

直到此时,那人才又倒了下去。

我实在忍受不了了,胃部急剧地翻滚起来,“呕!呕!”我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我这已发出声响,棺材里那只一尺多长的百足虫忽然警觉地昂起脑袋,两只触角一动一动,似乎是发现了我。

猛然间,那百足虫调转身体,将其侧身对向我。

这是要干嘛?我微微一愣。

“快跑!”我忽然听见老舅的叫声,心中登时一喜,终于来了个自己人!但还没来得及高兴,便看见一个人影飞奔过来,一脚将我踹开,我顿时被踹飞了出去,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我听见“嗤”的一声,恍惚间看见那百足虫的侧面身子喷出了一片白雾。

我摔得七荤八素,摇摇晃晃从地上爬了起来,老舅看那白雾散了以后,才过来扶着我道:“没事吧?”

我顿时来气,道:“你都把我踹飞了,你说有事没事?你下脚也太狠了!”

老舅道:“你少不识好歹,那白雾喷到你脸上,比硫酸还厉害,你这张脸从此就毁容了!”

“真的?”我顿时心有余悸起来。

“你老舅我啥时候骗过你?”

就在这时,右手手背上忽然奇痒无比,我忍不住挠了挠,在灯光下一看,这才骇然发现手背上早起了两个黄豆大小的红色疱疹!

老舅道:“你看,这就是百足虫刚才喷出的毒液粘上去以后造成的!不要挠,小心挠破了被感染!”

我痒的钻心的难受,几乎想下手将那疱疹挤破,但是听见老舅这么说,我便也不敢轻举妄动,咬牙切齿地对那百足虫怒目而视。

老舅忽的朝我手背上啐了一口,我微微一愣,正要问他干嘛,但手背上忽然传来一阵清凉舒服的感觉,连麻痒的感觉也忽然减轻了许多,我登时大喜道:“原来唾液对这疱疹还有疗效!”

老舅点了点头,道:“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老子暂时还收拾不了这些虫子,他妈的,虽然看着心痒痒,但还是保命要紧!”

说着,老舅拉着我就往外走,我走了两步,觉得手上麻痒忽然又厉害了一点,顿时心头不爽,我扭过头来,转身往回赶上两步,将刀举起来,一刀劈在那条大百足虫身上,将其劈成了两截。

老舅这时候扭过头来,看见我的所作所为,顿时惊得脸色发白,他一跃而起,跳到我身边,一边拉我往外跑,一边骂道:“你个败家孩子,谁让你砍它了!要被你害死了!”

“怎么了?不就是个虫子嘛!”我被老舅拽着跑的飞快,嘴里不清不楚地问道。

老舅大骂道:“我日!不就是个虫子,说的轻巧,你回头看看!”

我扭头一看,赫然发现整个石棺里的百足虫如同潮水一样,从棺材里涌了出来,疯狂地往外蠕动,如同一道黑色的海浪,追赶着我们而来。

我顿时惊骇无比,本来是老舅拽着我跑,这下我脚下立即用起力来,立时跑到老舅前面去了,老舅嘟囔了一声,又赶上我。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怎么回事?我砍死的那是虫王?”

老舅显然武功不弱,跑的虽快,但却不像我,他依然能呼吸均匀,而且也不耽误说话,只听他“哼”了一声,道:“让你手快!那不是虫王,但是也差不多,棺材里一般极少生出这种百足虫来,但一旦生出来,就非同小可,极其难缠。它们不但吃死人肉,也吃活人肉,有其喜欢钻进人的脑袋,吃人的脑浆!那条大虫,不是虫王,是母虫,能活好多年,一次能生几百个,这整个棺材里的虫子估计都是它生出来的!你看着棺材小,实际上下面大得很,这些百足虫能钻地还能喷毒,腐蚀性极强,棺材地下肯定还会有不浅的洞,那才是这些百足虫的老窝!”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些虫子越翻越多,我吐了吐舌头,心中暗骂,真他妈能生!

跑了一阵,估计那百足虫死活撵不上了,我们才停下来,我这才有机会问他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二叔呢?”

老舅道:“跑散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你怎么也一个人?”

我没好气地说:“你还问,你们都跑得没影,前面的人不等我,后面的人不跟上来,我怎么不一个人?”

老舅道:“我看见你追你爸去了,还比较放心。你二叔不是腿软嘛,我扶了他一把,也准备追着你们进去,结果忽然看见一个人影从另一个墓室门口闪了过去,正是盗墓贼老庆。我看见他是一个人,就想抓住他问个清楚,我就上去追他了,陈老二也跟着我跑。奶奶的,老庆这货腿快,转了几个圈,就找不见了,等我扭头看时,发现陈老二也不见了,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我赶紧回来找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你刚才所在的那个墓室了,我看见里面有灯光,就过去看看,一看见你傻站在那里等着百足虫喷你,就忍不住奋起神威,施展佛山无影脚将你救下。不过你头上的这个矿灯很是性感,从哪儿弄的?”

老舅的嘴不能多说话,越说越没谱,我道:“刚才虫堆里的那个尸体你看见了没有?”

老舅道:“我只顾着救你,哪有功夫研究虫堆里的尸体。”

我道:“那里面的尸体胸口有个纹身,是个虎头,虎头上还刻着一个‘庆’字。”

老舅“咦”了一声,道:“那就是老庆了,怎么一会儿不见,他就死在那里了?这倒霉催的短命鬼!”

我道:“先不管那么多了,快看看这里有没有出口,快点找到老爸他们才是正经事。”

老舅点了点头,借着灯光,我才发现我们进入了一个面积极大的墓室,这个墓室里没有石棺,也没有石桌、石凳、石椅,只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的类似鼎的器具,足足有两人多高,直径大概在一丈左右,看上去极为惊人!

老舅敲敲打打看了半天,惊道:“这个是青铜鼎吗?怎么这里会有这种东西?这难道真是商周时期的墓穴?”

我也十分惊诧,那器具整体呈青灰色,有三条腿,落地处都是折着的,圆弧裆、折沿、高领,除去三只脚以外,像个腌菜的坛子,口径处还有两个附耳,档口处还有一个小门,里面黑乎乎的一大团东西,似乎是木炭。

我看了一会儿,道:“这好像是青铜鬲,不是青铜鼎。”

老舅道:“那还不一样,都是青铜器。”

我看见鬲体上刻满了极其复杂的字迹,我凑上去仔细一看,大吃一惊道:“这是篆体字!你们看这字,全部是玄针笔法,质朴平实,典型的西周早期钟鼎文特点!”

老舅凑了上来,问道:“写的是什么意思啊?”

我脸一红,摇了摇头,道:“看不懂。”

老舅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忽然道:“我明白了!这个大冢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墓!而是两个墓群,分上下两层,这下面一层是西周墓,上面一层是另一个墓,他娘的,建造上面那个墓的人真他妈大胆,居然赶在阴宅之上再起阴宅!”

“阴宅之上再起阴宅?”我心中想《义山公录》上可没记过这些东西啊。

老舅道:“阴宅之上一般不能再建阴宅,你想啊,两家鬼争一处风水,要么是后建者极强,敢和前者抢,否则地气都被前者用完,后面那个还用个屁啊!”

老舅说到这里,我忽然心念一动,道:“会不会是通灵宝珠的缘故?”

“通灵宝珠?那是什么东西?”老舅问道。

我把之前捡到笔记本的事情简单地对老舅说了一遍,老舅恍然道:“原来是这样,都是为了通灵宝珠而来,我说的,一路上,我也看见了几具尸骸还有一些现代人用的东西,我还奇怪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个墓早就被人探过了,他妈的,怪不到没看见什么宝贝!”

我说:“那也说明这个有又不止一个出口,因为咱们进来的那个洞口是新打的!”

老舅点了点头,道:“对——咦,这是什么?”老舅忽然对墙壁上的一个奇形石雕有了兴趣,他走过去摸了两把,道:“把这个弄出去应该也能卖钱吧。”说着,老舅用手握着那石雕的底座,用力一掰,只听轰隆一声,我只觉得脚下一空,瞬间就掉了下去!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