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血尸人皮

“有完没完!”我顿时又被吓出了一身汗,抖着两条腿,扭头又跑,不知不觉跑进了右边的岔道里,忽然间脚下一个踉跄,顿时扑到在地,那无皮血人登时冲了上来,我翻过身,一刀挥去,那人闷哼一声,往后便倒,喉咙里还是“咯咯”的叫。我有些诧异,心想怎么这墓穴里的怪物都这水平?眼看那无皮血人挣扎着要站起来,我也赶紧从地上爬起,也不看地上绊倒我的是什么东西,就继续往前跑,身后那无皮血人呜呜地叫,我隐隐约约听见好像有“救命”两个字,心中虽然奇怪,但是却不肯停下来,谁知道你是人是鬼,就算是人,都没皮了,我还救你个毛!

大概跑了有两三分钟,忽然感觉身子一侧有风吹过,我扭头一瞥,见是个洞穴,我急忙钻了进去。

进洞之后走了十几步远,渐渐看见前面有光亮传来,后面也听不见脚步声了,我略略心安。心情一放松,立即就感觉到脚步虚浮,两腿绵软了,我慢慢地挪动着步子,往那光亮处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想,刚才那个喊“救命”的无皮血人估计会是盗墓贼中的一个,不知怎么的,皮被全部扯掉了。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水浇阴身之尸”,莫非是它干的?我靠,我的头皮顿时有些发麻,暗暗念叨道,千万不要让我碰见它!

走到光亮处,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大房间,房顶上吊着一个大灯架,灯架上挂着七八盏小灯,都幽幽地亮着光,下面摆放着两排长桌,还有十个石凳,更奇的是,房间中央摆放着十二口石棺!等等!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眼熟!是那个大厅!

我顿时傻眼了,跑了半天,居然又跑回了那个大厅!

可这个门怎么我之前没在大厅里见过?

原来的大厅里有三个门,北面墙壁一左一右各有一个门洞,老爸从左边门洞进去之后,神秘消失了,我从右面门洞进去之后,转了一圈,又回来了。第三个门连着一个长廊,那个长廊直通整个冢子最外侧的墓室,也就是“水浇阴身之棺”的所在地。

我看了看自己的方位,不在这三个门洞的任何一个门前,那我是在?

我扭头去看我刚才看见光亮并进来大厅的门洞,但扭头之后,我骇然发现,我身后就是一面墙壁,别说门洞了,连个指头大小的眼儿都没有!

刹那间,我感觉我头上所有的头发都竖了起来,我真的无法形容当时内心的惊恐,一个人,一间空旷的大厅,十二口石棺,七八盏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什么时候灭的灯!

对了,这灯明明是熄灭了的,怎么会又亮了?

我仰起脸,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那几盏灯,这才赫然发现,那些火光的颜色有问题!它们全都是浓绿色的,而且都漂浮不定,是鬼火!

我操你大爷的!我受不了了!我再也不站在那里了,扭头往来时的长廊跑去,我要出去,这冢子里果然不是活人待的地方!

我穿过长廊,跑回“水浇阴身之棺”那个墓室,墓室东南角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灭了,我也不去理会那么许多,就准备从墙上的洞孔里钻出去,爬到地面上等着老爸他们上来。但是我刚把眼光瞄向那个墙洞,便赫然发现洞口处飘飘荡荡悬浮着一个赤身裸体的人!我又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愣在那里,谁这么变态?

但仔细一看,那是人吗?脸上的五官都在,而且很清晰,但惟独没有眼珠子,也没有血色,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惨白惨白的,还有,他怎么会飘动?而且飘动的时候,身子柔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惊愕了一会儿,我忽然醒悟,那分明是一张人皮!

我的耳朵嗡的一声就响了起来,但是还来不及害怕,忽然听见地上有动静,我往下一看,只见地上的土纷纷往外冒了起来,接着一只血肉模糊的手就钻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血肉模糊的手,紧接着,一颗没有皮的人头也冒了出来,头上一双红眼冷冷地看着我,我顿时冷汗直流,这不是刚才我遇见的那个无皮血人,因为我看见这个无皮血人的手指甲奇长无比,而且乌黑坚硬,一抓就是一大块土层被揭起来,他很快就露出了上半个身子,我暗暗心惊,这个应该是正主,是那个“水浇阴身之尸”,货真价实的血尸!

那血尸看见我,双手猛地一撑,嗖的蹿出地面,大步流星地朝我走了过来。

我顿时毛发直竖,眼看他就走过来了,我哪里还敢迟疑,转身又往长廊里跑去,而后忽听一阵疾风扑来,夹杂着一股腥臭味,我头皮一紧,连看也不敢看,急忙往地上扑到,连滚带爬闪出去三四米远,然后再抬头一看,那血尸正冷冰冰地看着我。

我左右看了看,去路已经被血尸封死,前后是墙壁,回头是人皮出口。

我正心寒,那血尸猛然冲我扑了过来,我急忙举刀戳那血尸的胸口,那血尸一掌挥出,打在刀身上,“嘭”的一声,刀身巨震,一股刺痛立即从手掌心传了过来,我强忍着没有把刀丢掉,但不提防那血尸一手探来,早抓住我的肩膀,用力一捏,我登时大叫一声,感觉肩骨几乎要碎掉。

那血尸将我提起,朝那口石棺走去。

临到石棺,我一看,原本浸泡在石棺中的那具尸体此时此刻已经血肉模糊,显然是被揭了皮,而洞口处的那张人皮极有可能便是从这尸体上扒掉的!

想到此处,我登时魂飞魄散,这血尸不会是也想把我泡在水银中,弄死后,把皮揭下来吧!

我想奋力挣扎,但是肩膀被抓,一点劲都用不上,眼看要被丢到石棺里,却只听“噗”的一声,那血尸猛然站住不动了,一颗血肉模糊的脑袋慢慢往下低,我顺着它的目光也往下看,这才赫然发现它的胸口处,一柄尖利而耀眼的剑芒伸了出来!

我急忙回头,然后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个人。

而刺透血尸的剑的剑柄正在那人手里握着。

那人身形魁梧,腰板直挺,头发很长,已经垂在了肩膀上。他的手,肤色苍白,看上去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但你却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场,覆盖在你周遭,让你紧张地透不过气来。

此人是谁?

不知道,因为他脸上带着一个很明显的面具,橡胶面具,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和两个鼻孔。

血尸也慢慢地回过头去,待看见那人时,血尸抓着我肩膀的手松开了,它把我丢在地上,我连忙往一旁爬去,而血尸则伸出手掌迅猛凌厉地拍向那人的额头。

那人躲也不躲,随手一挥,一股劲风呼啸而起,那血尸的手掌还未到那人的面门,便被劲风扫回,连带着整个尸身,蹭蹭蹭往后连退了数步。

那人如影随形,紧跟着血尸,手中长剑一挥,那剑刃立即从血尸的胸口划到血尸的肩膀,从脖子一侧出来。

一股恶臭而黑红的尸血立即喷薄而出。

那人长剑收回,头也不回地道:“你快回去,找你父亲他们去吧。”

这人的声音有些嘶哑,有些苍老,十分低沉冷漠,响在你耳中时,会让你感觉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人情味在里面,似乎是虚无缥缈的烟气一样,刚看见,便消散了,消散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如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站起来,揉着疼痛的肩膀,问道:“多谢救命!敢问阁下是谁?”

那人道:“如果不想再被血尸抓到,就赶紧走!”

我看了一眼血尸,它虽然被剑划了一道,但是此时尸血已经慢慢不流了,那血尸用手摩挲着伤口,似乎是想抚平一样。

我又看了一眼那面具人,点了点头,道一声:“多谢!后会有期!”说完,我便转身跑回去了。

这人到底是谁?为何要救我?他是老舅所说的田老大那一伙人里面的某个人吗?

不对,田老大的本事比他差远了。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回望一眼,这时候忽然发现,那人不见了!

我顿时愣住了,怎么回事?

再一看,只见那血尸站在盗洞口处,拿着那个人皮,一边摩挲,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套。

原来这血尸扒掉人皮是为了给自己穿!

我忍不住又起了一身鸡皮,感觉自己的皮好像也被扒掉了一样。同时,我也暗暗咒骂,这五个盗墓贼的师父真他妈不靠谱,找什么通灵宝珠,好端端地弄出来这么变态一具血尸!

我冲进大厅,正苦恼着不知道往哪里钻时,忽然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撼了!真的是震撼了!

大厅里刚才还是昏惨惨的,但现在忽然变得灯火辉煌起来!不但吊在屋顶上的灯架里的灯盏里的火异常明亮,连墙壁上的也亮起来许多灯柱!

当然,这不是最奇怪的情形,因为我诡异地发现大厅里那些石棺都不见了,十二口石棺全部神秘消失了!

但是这也不是最奇怪的,因为我还发现那两排石桌上忽然多了好多东西,有酒有菜,有茶水,还有筷子!

但是,这还不是最奇怪的事情,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大厅里忽然坐满了人!那两排石桌一侧的十几张石凳上全都坐着人,北面靠墙的石椅上也坐着人,墙角处有人在弹琴吹箫,大厅中央还有几个女人在翩翩起舞!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