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幻象

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大厅里面的奇景,这里的所有人,他们所穿的衣服宽袖长袍,衣带飘飘,像极了明朝士人的服装。他们有的在吃菜,有的在说话,有的在喝酒,有的在看舞女,有的在闭目欣赏乐声,有的在吃吃发笑,唯独我,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猛然掐了一把胳膊,疼痛过后,发现眼前之事一如既往。

这真的不是幻觉吗?

“人生如梦,一梦百年,百年欢乐,乐不知归,知归何处,不若黄土!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忽然传来,乐声随即而止,我抬头看了看坐在大厅中央的那个人,只见他正举杯欢笑。

大厅两侧的宾客中一人接口道:“我等皆一梦百年,唯有兄台一梦万年!”

厅上主人答道:“一身富贵,一身权势,空有宝珠,空名万年,反不若老祖一睡。”

众人纷纷答道:“对极了,对极了。”

一人又道:“年兄既然是老祖后人,又得到了宝物,难道还怕窥不到长生之门径吗?”

主人苦笑一声,怅然叹道:“自始皇帝时,历代术士就在寻找长生之法,但数千年来,成就者几人?此中之道,在乎人,更在乎天!人之道尚可为,天之道如何为之?”

众人纷纷道:“可惜,可惜!”

此时,乐声又响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忽然走到我面前,举着一个酒杯,对我笑道:“这位兄台,不来同饮一杯吗?”

我骇然地看了一眼那酒杯,看见里面盛满了白花花的液体,不太像是酒,倒十分像是水银!

“我不会喝酒。”我一边说,一边后退。

但这句话刚说完,那人忽然勃然变色,道:“不会喝酒?张开嘴,把它咽下去就是喝酒,这难道还要我教你吗!”

说着,那人就快步上前,要抓我的肩膀,我举起砍刀,大骂一声:“喝你大爷!”然后拼命朝那人头上砍去,只听“咔嚓”一身,那人的头颅滚落在地,酒杯也掉在地上,“啪”的烂了。紧接着,大厅里的乐声一下子停了,舞女也不跳了,吃饭的人也放下筷子,喝酒的人都放下酒杯,所有的人都注视着我。

我愣愣的不知所以,忽然间,他们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上的肉一下子都干瘪了下去,变得又黑又枯,紧接着,他们的面目都变得狰狞可憎,他们一个个站起来,朝我冲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将一把砍刀舞起来,乱砍乱挥,几个接近我的人都被砍成了残废,但人太多了,很快就有一个人冲上来抱着我的肩膀,另外几个夺了我的刀,还有几个人把我按倒在地,接着一个人猛地骑在我身上,一把抓住我的脖子,死命地掐了起来!

“咳咳!”一股大力捏的我几欲昏厥,我忍不住咳出声来,两只手死命地去扣掐我脖子的那个人的手,但是那人的力道太大了,我死活掰不开,渐渐的,我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快要消失了,连眼睛也慢慢模糊起来。

不好,这样下去必死无疑!我心中模模糊糊起了这个念头,咬舌头!我挣扎着猛咬了一口舌头,顿时一股又甜又咸的液体涌进了嘴里,我精神微微一震,血液往喉咙里流去,但喉咙被掐的太紧,咽不下去,但我不由得咳了一声,那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去。

“好罡气!快走!”

一阵纷纷扰扰的声音四下里响起,奇迹发生了!

我喷出一口鲜血之后,眼前的许多人影忽然都消失了,明亮的灯光一下子熄灭了,大厅里重归一片黑暗,唯有我头上戴的矿灯光还在亮着。

我迷糊了一阵,然后才想到刚才所见所闻果然全是幻象。那幻象中出现的东西却有说不出的诡异,其中有人说:“我等皆一梦百年,唯有兄台一梦万年。”称颂那主人,那主人也说:“一身富贵,一身权势,空有宝珠,空名万年。”

想起笔记本里的话,空名万年?莫非那主人便是陈万年?

那宝珠便是通灵宝珠?

此情此景到底隐喻着什么事情?他们谈论的内容,仔细想想,好像是有关长生不老的!

长生不老?我猛然倒抽一口冷气,这不是三爷爷所说的《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长寿之法吗?

那人之道便是道法,天之道便是天书么?

道法好练,天书难观,这便是人之道尚可为,天之道难为的原因?

我胡思乱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觉这地面太邪了,还是早早找到老爸他们为妙。

我正要起身,忽然脖子上一紧,一股大力扣住了我的喉咙,我悚然一惊,急忙用手去掰,同时,在我的矿灯照射下,我发现掐着我脖子的人居然是二叔!

二叔脸上全是我喷出来的血,手上虽然继续用力,但是力气却比之前小的太多了,我挣扎着把他的手扣开,然后一脚把他踹开,我往一旁爬了几步,猛咳了几声,喘着粗气骂道:“我操,你要杀我啊!”

二叔双眼通红的扭过头,又猛然扑过来,大声叫道:“我要掐死你!”

“我日!不是中邪了吧!”我大骂一声,捡起地上的砍刀,站起来赶紧跑。

二叔这个挫人这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刚逃了两步,他忽然一跃而起,又把我按在地上,双手掰着我的肩膀,又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虽然举着刀,但是掐着我的人是二叔,我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啊,正在挣扎着要不要用刀背把他磕晕,一个身影忽然闪了过来,上前一掌将二叔打晕,二叔的手这才没了力气,我大声咳嗽着,将二叔的手掰开。

那人把我拉了起来,不是别人,正是老爸。

老爸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道:“差点就有事了。你刚才怎么跑的没影?”

老爸道:“是我大意了。我追进去的那个墓室的地板有半边是活的,我刚才冲进来时,那个绿怪物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地板呼的翻了过来,我和它全都掉进一个地下墓穴里了。”

我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看来左右两边的墓室一样,老舅和二叔都着了道。怪不得我进去以后,找不到别的门口!”

我看见老爸的外套上斑斑点点,似乎是一些血迹,裤子也破了几个洞,不由得问道:“你身上怎么弄的?没事吧?”

老爸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事情。对了,你看见你舅舅了?”

我点头道:“刚才乱跑的时候看见了,不过后来在一个有青铜鬲的墓室里,他不知怎么的触动了机关,我们就又分开了。”

老爸“哦”了一声,道:“这个冢子太大,是个墓群,墓室极多,如果有地图或许还好些,如果没有,那就只能乱转了。”

我忽然想起那个笔记本来,道:“我捡到了一本笔记本,是老舅遇见的那几个盗墓贼丢下的,上面说这个墓叫做陈万年墓。”

说着,我将我捡到的那个笔记本拿出来,递给老爸,让老爸看了看。

老爸看笔记的时候,我又把自己刚才所遭遇的幻象都给老爸说了一遍,然后道:“幻境中的人也提到了宝珠,笔记里也提到了通灵宝珠,而且这群盗墓贼显然都是为了通灵宝珠而来的,但是通灵宝珠是个什么东西呢?会不会真的和《神相天书》有关?”

老爸翻了几页,看过之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道:“通灵宝珠,这个东西我也从未听说过。但陈万年我却是知道的。”

“他是谁?”我问道。

老爸道:“此人没有在族谱上记载,但是因为生前比较传奇,据说也是位术数大家,所以族中人历代都有耳闻。他是明朝万历年间的一个士绅,陈家村方圆数十里最大的地主,算起来,其祖上和咱们也是本家,不过后来出了五服,又不用麻衣陈家的十二字辈,所以也算没什么关联了。之前你三爷爷说,轩辕岭里没有咱们陈家主族的人的墓穴,但或许有旁支出五服的人埋着这里,看来,你三爷爷所料不错,此处果然有个出陈家五服的旁支之人在这里建造墓穴。我想这也是那群盗墓贼说这个古墓跟咱们麻衣陈家有关系的原因。至于通灵宝珠,可能与《神相天书》有关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如此说来,这是墓穴便是个明朝的墓穴?”

老爸沉吟了一下,道:“我对历朝历代墓穴的构造特点所知并不多,但我相信这里的墓穴不全是明朝的,因为我觉得这好像不止建造过一次阴宅,我在这墓里来回走动的时候,发现这墓最深处有十几米深,而且明显不是一层,每一层的建筑风格还不尽相同,也就是说,这整个墓群绝非出自一个年代,也绝非出自一伙人的手笔。”

我道:“刚才老舅也是这么说,说这有可能是墓摞墓的结构。”

老爸道:“墓摞墓,自古都说此举对后葬者极为不详,也不知道这建墓之人出自何种想法?”

我想了想,说:“很有可能是通灵宝珠的缘故吧。”

老爸道:“这就要问问那伙盗墓贼了。”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