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田老大

老爸飘然落地,看着那人消失的地方,一言不发,眉头紧锁。

二叔悄声对我说道:“你老爸受到打击了。”

此人武功之高,是我迄今为止所见过的诸人中,除了老爸以外最高的,但其临敌经验却要比老爸高,而且真实的本领还没有全部显露,单看他的轻功和内功,未必在老爸之下。但我知道老爸不是因为他武功高而神情低落,而是因为他来历不明,又对我们敌友不明而心中疑忌。

耳听得二叔玩笑话,我正要辩解,却一眼瞥见那血尸的尸身已经恢复如初,被刀砍过的伤口如今衔接无间,一点刀痕都没有留下!那血尸转了转脑袋,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响声,然后两眼一瞪,怨毒的目光立即扫向我和二叔,我忍不住后退几步,连忙大叫道:“老爸,血尸!”

血尸大踏步而来,老爸急忙纵身回来,拦在血尸身前,大刀举起,迅速朝血尸劈下,血尸上次被老爸砍掉半个肩膀,恢复了好一会儿才好,这次学乖了,它一见老爸举刀,便即迅速后退,嘴里咕嘟嘟的响着,鼻孔里很快冒出阵阵黑紫色蒸汽似的东西。

老爸一看,道一声:“不好!”急往后退,同时对我和二叔叫道:“那是沾了尸毒的水银蒸汽,千万不要吸入!”

血尸一看这一招有用,便昂首阔步朝我们走了过来,老爸一掌挥出,血尸淬不及防,被老爸的掌风打翻在地,滚了一圈,然后才又挣扎着爬了起来。

老爸对我和二叔道:“你们不能长时间闭住呼吸,在此地容易中毒,你们先走!”

我和二叔都是一愣,老爸又道:“快走!不要碍事!”

眼看那血尸鼻孔里的蒸汽越冒越多,缓缓朝我们逼近,我和二叔这才赶紧跑掉。

跑了一会儿,我不禁有些后悔,心想好不容易跟老爸聚在一起了,这一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遇上。

正在懊恼,二叔忽然停住脚步,道:“咦,等一下,这里我好像来过!”

我也停下脚步,一看,这是一间面积巨大的墓室,墓室中央是一个四方形的陷坑,陷坑内是个已经打开的大型棺椁,这个棺椁比我之前在田老大那里遇到的更大,而且是四层的,最外层也是石椁,里面是一个黑色的木棺,再里面是一个红色的木棺,最里面是一个彩绘漆棺,然后才是丝绸绢帛包裹着的人,那人的身上还盖着一件灰白色的长衣,我看了一会儿,不禁惊道:“这不是汉衣嘛,操!怎么又到了汉朝古墓?”

二叔却道:“你看见了没?他的脸上!”

我愣了愣,然后才看见这尸体的脸上已经长满了白毛,我吃惊道:“这个不会就是你刚才中降头时的地方吧?”

二叔恨恨道:“不是这里,还是哪里?他奶奶的!”

我看二叔恶狠狠地盯着那尸体,不由得紧张道:“二叔,你要干嘛?”

二叔道:“不是需要尸油吗?我要把它烧了!”

说着,二叔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蜡烛和一个打火机,我连忙拦住他道:“二叔,你不要乱来啊,你要是烧了它,尸油也烧没了!”

二叔一愣,道:“你说的也对!”

说着,二叔从怀里摸出来一把小刀,然后俯身爬到那白毛尸体上,使劲把那尸体的衣服给扯开,然后在那尸体的腹部使劲开始划了起来。

我看的有些瘆得慌,问道:“二叔,你这是干嘛?”

二叔使劲划下一块肉,道:“还好,这尸体没变硬,给老子下降头,老子就割他的肉!这里肯定有尸油和尸血!”

说着,二叔又撕下一块衣服,小心翼翼地包好,装进口袋里。

我看见二叔的动作,不由得笑了,我问道:“二叔我突然发现,你的胆子大多了啊。”

二叔嘟囔道:“人命关天,胆子当然大了!”

我忽的脸色一变,怔怔地看着那尸体,二叔看见我的脸色,也是一愣,我大叫一声:“诈尸了!”

二叔“哇”的一声,跳了起来,我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二叔这才醒悟过来,长出一口气,骂道:“你个兔崽子,就会吓你二叔。”

我“嘿嘿”笑着,忽然看见那尸体的胸口动了一下,我顿时不笑了,紧接着,那尸体的胳膊也动了一下,我的脸色顿时变了,心中暗呼,不好!这次不会来真的吧!

二叔见我的神态,立即骂道:“兔崽子,又来!”

就在此时,那尸体的眼睛猛然睁开,胳膊一伸,立即抓住二叔的后背,二叔怪叫一声,被那白毛尸拉进了棺材,那白毛尸又把手插进二叔的怀里,二叔“哇哇”的乱叫,但被那白毛尸一把按住,连动也不能动。

我大急,这白毛尸把手伸进二叔的怀里肯定不是为了占二叔的便宜,说不定就要挖心取肺了!

我瞥了一眼地上,见有一块方形石砖,连忙抱起来,那砖头十分沉重,我抱着砖头走到棺材附近,猛地朝那白毛尸头上砸去,只听“砰”的一声,白毛尸的头居然流出了血,但它却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在二叔怀里摸,不多时,摸出来一个东西,我一看,正是二叔刚才在白毛尸肚子上割下来的肉,白毛尸解开布包,将那一块肉拿出来,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又往自己肚子上贴去。

我连忙把石砖丢掉,把二叔从棺材里拉了出来,二叔腿软的站不起来,我骂了他几句,他才有力气,我们刚跑了两步,便听见身后那白毛尸怪叫一声,似乎是极为愤怒,我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那白毛尸似乎是不能把肉重新贴回自己的肚子上,恼怒异常。

我心中暗道,这白毛尸也是作怪!你妈的都死了,还要保持自己身体完整啊。

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感觉手上一紧,二叔猛地停住了,而且还抓住我的手,我骇然地看见他的眼睛变得混沌不堪,面部神情也极为诡异!

不好,我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那白毛尸能摧动降头术!

我奋力挣扎了一下,把二叔的手给甩开,二叔忽然大叫一声:“去死吧!”然后猛地掏出小刀,朝我胸口刺来,我大惊失色,往旁边一闪,虽然多了过去,但二叔刺得太快,还是把我的衣服给划破了,胳膊上隐隐有疼痛感传来,我暗想估计皮肉也划破了,那把小刀刚割过白毛尸,不知道有没有毒。不过现在也来不及检查了,因为二叔又大叫着:“宰了你!”持刀刺过来了,我扭头就跑,跑了两步忽的撞到一个东西上去了,我抬头一看,居然是田老大!

田老大满身血污,看见是我,一把抓住,骂道:“小兔崽子,刚才跑的挺快啊!”

我叫道:“后面有白毛尸!”

田老大一愣,我赶紧挣脱,后面二叔早冲了过来,看见田老大站在那里,二叔也不管是谁,吼道:“我杀了你!”还是一刀刺来。

田老大飞起一脚,将二叔踢翻了过去,二叔又站起来,奋不顾身地扑来。

田老大皱眉道:“中邪了?”说着,巨刀就要砍去。

我连忙抓着田老大的胳膊,叫道:“不能砍,那是我二叔!”

田老大猝不及防地被我一拦,这一大砍刀没能及时落下去,二叔那小刀却刺进了田老大的胳膊上。

田老大大怒,先把二叔踹倒,然后胳膊一震,将我甩开,骂道:“妈的,你没看他中邪了吗?”

说着,田老大举起刀又要砍,忽的背后有一个东西飞来,砸在田老大的背上,同时有人高声喊道:“田老大,住手!”

我扭头一看,见是老舅,田老大看见老舅,又惊又怒道:“原来是你!你又来了?”

老舅飞速跑来,从地上捡起个东西,我一看,是一只鞋子,老舅将鞋子穿上,反问田老大道:“这又不是你们家的墓,我为什么不能来?”

田老大恍然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就在此时,二叔猛扑过来,小刀刺向老舅,老舅吓了一跳,急忙闪开,然后一把抓住二叔的衣领,喝道:“陈老二,是我!”

我连忙道:“老舅,他中了降头!”

老舅一愣,脸色微微变了,看见二叔不断地挣扎,他伸出手掌在二叔后背一拍,二叔顿时瘫倒下去。

此时,一道白色的影子忽的一闪,蹿了过来,我看的分明,正是那白毛尸,田老大见状,嘴里低骂一声:“又他妈是湿尸!”

说着,一刀砍去,那白毛尸不知利害,伸手格挡,田老大的膂力非同小可,我早就领教了,他一只手按着我,我连动都不能动,其力气之大,可见一斑。白毛尸不知好歹,只顾往前冲,只听“咔”的一声,田老大一刀下去,那白毛尸的半截胳膊飞了出去,白毛尸这才害怕起来,转身就跑。

老舅飞踢一脚,将白毛尸踢翻在地,田老大从老舅身后赶上,一刀劈在白毛尸后背,几乎将白毛尸劈成两半!

白毛尸还在动,田老大又狠劈一刀,砍在白毛尸的脖子上,白毛尸的头顿时“咕噜噜”地滚到一旁去了。田老大兀自咒骂道:“活人老子尚且不怕,死了的怕个球!”

我见田老大如此狠戾,想起刚才没管他的死活而逃,心中登时砰砰乱跳。

老舅背着二叔,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们就准备开溜,田老大转过身,喝道:“你们哪里去?”

老舅道:“呃,找找出路。”

田老大冷冷到:“你们没一个好人,也死了算了!”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