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通灵宝珠

说着,田老大就提刀来砍老舅,老舅闪身躲过,急忙扔下二叔,田老大的刀又已经劈了过来,老舅手忙脚乱地和田老大打在一起。

田老大势大力沉,刀刀生风,老舅仗着身体瘦小灵便,往来闪躲,虽然短时间内没有落败,但却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要知道老舅的本事虽然不弱,但是比田老大却相差不少,以我这外行来看,田老大就算不拿刀也收拾得了老舅,更不用说在拿刀的情况下。所以,我在一旁看得着急又害怕,生怕老舅一个闪失就缺了胳膊或者少了腿。

果不其然,几个回合下来,田老大一刀砍来,老舅侧着身子躲过,田老大早飞起一脚,踹在老舅的小腹上,老舅立即倒飞了出去,身体弓成马虾一样,瘫倒在地。

田老大啐了一口道:“姓蒋的,素闻你的奇兽军团厉害,怎么今天连个毛都没看见?你的蟒蛇呢?”

老舅疼得额头满是冷汗,却兀自笑道:“老子的宝贝们今天没有带来,不然你死定了!”

田老大冷笑一声道:“今天没有带来,以后就没机会了!”

说着,田老大提着大刀,踏着大步,朝老舅走了过去。

情势危急,我来不及多想,即刻从田老大背后猛冲过去,田老大却是看也不看,倒转刀柄,往后一送,立时砸中我的胸口,我仰面倒下,胸口一时气闷,几乎透不过起来,像被重锤击中一样,肋骨疼痛欲裂。

田老大冷声道:“小兔崽子,急什么?待会儿再收拾你!”

隐隐之中,我感觉自己胸口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疼痛之余,心中惊道,不会是骨头吧。我把手伸进去一抹,抓出来一手碎片,一看,原来是那个捡来的“大哥大”,此刻已经被砸成了塑料废片。我登时长出一口气,暗道幸好有这东西挡着,不然田老大这一击,估计要把我的胸口穿透。

田老大也不看我,上前一步,踏着老舅的胸口,啐了一口道:“一群废物,也来倒斗!”

说完,举刀便砍。

“哼!”

田老大刚举起刀,一声冷哼便即传来,随即“嗤”的一声,利器划破空气之音大作,田老大大惊,连忙举刀挡住面门,只听“叮”的一声脆响,火花四溅,田老大虎口一震,刀“当啷”落在地上,田老大急忙后退,惊疑不定地往黑暗里看去。

我听得分明,刚才“哼”的正是老爸的声音,抬头一看,只见黑暗里,老爸慢慢地走了过来,浑身上下全是血迹,连脸上也是。

田老大愣了一下,道:“你是谁?”

老爸没有理会他,而是冷冷问道:“你说谁是废物?”

田老大倒是十分彪悍,一声不吭地从地上拾起刀,冲着老爸抢了上去,道:“暗器伤人,算什么好汉!有种真枪实刀来打!”

说着,一刀劈下,老爸动也未动,刀口临到老爸面门,老爸嗖的伸出两指,夹住刀刃,往外一撇,田老大顿时脱手而出,老爸随手一扔,那刀立即飞出,插在一旁墙壁上,几乎没柄!

田老大看的目瞪口呆,额头上的汗水涔涔流下,双手一抱拳,道:“你是好汉,田老大服了!”

老舅从地上一跃而起,笑道:“田老大,刚才你要杀我,现在怎么说?”

田老大傲然道:“技不如人,任凭处置,如果我能打过他,依然要杀你!”

老爸把我拉起来,我揉了揉胸口,感觉好多了,老爸见我没事,又看了看地上烂碎的白毛尸,还有昏迷的二叔,问我道:“你二叔又犯邪了?”

我点了点头,指着那白毛尸道:“二叔就是在它身上中的死降。”

“哦,找到正主了。”老爸喜道。

“那个血尸呢?”我问道。

“我砍了它三百八十七刀,尸血流尽,估计不会再复原身体了,看来那个面具人说的对,水浇阴身,血流不尽,肉身不断。”老爸道。

“三百八十七刀?”我吃了一惊,继而看到老爸的手上鲜血淋漓,我紧张道:“你的手怎么回事?”

“用刀时间太长,虎口震裂了。”老爸不在乎地说道,然后扭头问田老大道:“你有没有止血的药?”

田老大愣了一下,然后道:“有!”说着,他从背包里摸出来一个透明的玻璃瓶,玻璃瓶里是些白色的粉末,田老大将瓶子递给老爸,道:“里面是白药粉,止血有奇效。”

老爸点了点头,将药粉倒在自己手上,然后动了动手指,握了握手掌,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道:“这药还挺管用。”

说着,老爸仰脸看了看田老大,道:“你是何门何派的?看你的作风,挖穴盗洞不专业,斗尸寻宝也不专业,应该是业余的盗墓贼。”

田老大脸色微微一红,道:“你们不也和我一样。”

老舅道:“我们可不是来盗墓的,我们是来看看你干什么的。快说,你是什么门派的?”

田老大“哼”了一声,道:“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问我?”

老爸道:“是我问你的,你是何门何派?”

田老大道:“无门无派,孤魂野鬼。”

老爸点了点头道:“好,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不强迫你说。你这药瓶子也有用,我便不还你了。”说罢,老爸将药粉倒掉,把二叔手里的小刀拿走,然后走到白毛尸旁,俯身取了些白毛尸的血,然后又用刀在白毛尸的臀部刮了一些油脂,都放进了瓶子里。

我顿时无比恶心,同时幸灾乐祸地想:“二叔这下有口福了。”

老爸把瓶子装进口袋里,问田老大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通灵宝珠?”

田老大愣了一下道:“你们难道不是?”

老爸道:“通灵宝珠是干什么的?”

田老大狐疑地看了一眼老舅,道:“你们进这个墓不是为了通灵宝珠,那是干什么?”

老舅道:“因为我之前听你说这个墓和麻衣陈家有关,而我这位妹夫就是当代麻衣陈家的家主,所以,我们当然要进来看看了。”

田老大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麻衣陈家,呵呵,果然名下无虚,我本来以为我田老大虽然不是天下第一高手,可纵横江湖也足足有余,即便是遇到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也非得数百回合才分出胜负,可刚才,居然一招都递不上,这差距,简直令人心如死灰!”

老爸道:“我问你通灵宝珠是干什么的?还有,它和我们麻衣陈家有什么关系?和《神相天书》又是什么关系?”

老舅小声对我说道:“看见了没有,你老爸刚才一出手就镇住田老大,这样才好撬开田老大的嘴。唉,我知道你老爸一直以来隐藏很深,敌人弱则他弱,敌人强则他更强,多年不见他出手,这一次又大饱眼福了。”

我微笑不语,只见田老大愣了一会儿,然后道:“我田老大并不怕死,却敬重真英雄,真好汉!你是除我师父外,我见过的武功最高的人,当然算得上英雄好汉。而且你又是陈家家主,这算起来和你们自家的事情有关,我便告诉你也不算什么。”

老爸负手而立,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田老大顿了顿,道:“通灵宝珠具体是干什么的,我并不知道,但历来有个传说,拥有通灵宝珠的人可以自由出入一个新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能得到常人所难以企及的东西,比如说长生。”

老舅忍不住插嘴道:“长生?怎么长生?”

田老大道:“世上一直都流传辟谷、练气、凝丹之术,那正是长生法门,据说,这个通灵宝珠便是陈抟老祖以类似法门造出来的。陈抟老祖不是有个外号,叫做睡仙吗?人们说他一睡五百年,其实他那不是真的睡了,而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一个世界里,时间并不如咱们所在的世界里快,即便是外界过了五百年,在那个世界里或许一年都不到。我知道陈抟老祖开启了你们麻衣陈家的渊源,所以说通灵宝珠和你们麻衣陈家有着莫大的关联。”

我们听了田老大的话,顿时都震惊了,一个个嘴巴咧到了脑门后,即便是老爸也瞪圆了眼珠子,死死地盯着田老大,我们实在是难以置信,居然还有这等事!

我们沉寂了数秒,老爸才喃喃道:“怎么家谱里对此事从没有提及?”

我道:“连《义山公录》里也没有提过任何有关通灵宝珠的字眼。”

老舅有些傻乎乎地道:“难道传说中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是真的?我操!如果这样的话,我睡一觉,醒来后几百年过去了,这也太可怕了!”

我震惊之余,有些狐疑道:“只能是睡着的状态吗?”

田老大摇了摇头,道:“传说中,如果拥有了通灵宝珠,再拥有《神相天书》,学会天书中记载的秘法,便能在新的世界里像正常人一样,即便不是一直睡着,也能长久地待下去。”

我和老舅听了,都忍不住摇头,此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令人无法相信。

老爸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田老大看见我们的表情,道:“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所说的都是实话。”

老舅道:“你又没有真正体验过,你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实话?”

田老大一愣,然后道:“因为我说的都是我之前从我师父那里听来的,我师父三十年前就来探过穴,只是没找到通灵宝珠而已。后来,他年纪大了,等不了下一个三十年,便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我们,让我们三十年后再来。”

老舅道:“你师父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

田老大道:“他老人家也是从他师父那里听来的,这是我们代代流传的不成文秘密。不过既然你们族谱中没有提及此事,那也可能是陈抟老祖从未将通灵宝珠流传到你们麻衣陈家中去。”

“陈抟老祖是义山公的师父,如果通灵宝珠不在陈家,它会从陈抟老祖手里流传到哪里去?”我忍不住问了一声。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