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活尸

夜明砂,又称“日华本草”,民间俗称“天鼠屎”,其实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蝙蝠的干燥粪便。据说对治疗眼疾有奇效,而且年数越久越有效果。但是,百年夜明砂已属非常难得,万年夜明砂更是闻所未闻。

“南阳西峡县?”我想了想,这是个很熟悉的地方,好像自己去过,忽然间,我想了起来,道:“是不是因为发现了恐龙蛋而被称作是恐龙之乡的西峡县?”

王师傅点了点头,道:“就是那里。”

听到这里,我刚刚抓住的一棵救命稻草忽然断掉了,我沮丧的说:“西峡县山岭众多,号称八百里伏牛山系,溶洞更是不计其数,我到哪里去找万年夜明砂?”

王师傅道:“这个我好像也记得一些,让我仔细想想……”

过了一会儿,王师傅猛然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那位终南道长提过西峡县的一个乡镇地名,好像是叫做双龙镇,对,是叫做双龙镇!他便是从双龙镇入伏牛山,最后找到了那上古溶洞,获取了万年夜明砂。如果你到了双龙镇,四处打听一下,应该能打听到什么地方的溶洞形成的较早,那里或许就有万年夜明砂。”

我点了点头,道:“如果有了乡镇的地名,那确实好找多了,只是万年夜明砂是极其珍贵的中药材,我从未听说过有万年夜明砂问世,那个溶洞一旦出现了这等奇物,岂会不被人搜刮一空,现在还会有吗?

王师傅摇了摇头道:“这不太可能。”

“为什么?”我诧异道。

王师傅道:“当年听那道长所说,那溶洞本就隐蔽,是在一个还未被人开发的深山中,常人一般罕至,就算去了也绝难找到。再者,溶洞内类世有蝙蝠居住,均是种类奇特的上古鬼蝙蝠,善能攻击异类,尤其是闯入它们洞穴的异类。遇到人类就会吸人精髓,而且数量惊人,若有人进去,稍有不慎,就会被吸干,所以常人根本难以入内,更不用说窃取万年夜明砂了。据说,当年那位终南山始祖也是经历了一番奇遇,才得以入内的。”

“啊?还要这样啊……”听了这话,我更加沮丧,需要奇遇才能入内,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奇遇?

“小师傅不要沮丧,想你连阴阳眼这等稀世神通都能获得,万年夜明砂肯定更是不在话下。”王师傅安慰道。

我苦笑一声,不置可否。

奶奶说爷爷曾经将貔貅的一道气运抽取,转化在我身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妨去试试运气。不然,这一到晚上,放眼望去都是魑魅魍魉、血污遍地,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时候,车到了金家,我们纷纷下车,我低头走路,再没心情拿眼睛随便乱看了。

进了金家之后,金母看见我,惊奇地问道:“小师傅,你害红眼病了?”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不是病,这是天生的,一到晚上就变红。”

金母奇怪地看了我两眼,最后在金源的催促声下,嘟囔着走开了。

我指示着金源把药熬了熬,两道药下来,要等四五个小时。我闭着眼睛在屋里养神,王师傅坐在我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闲聊。

“小师傅,我看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肯定是出自世家弟子!你就不要瞒我了。”王师傅忽然说道。

我微微一笑,睁开眼睛道:“对不住老先生了,白天,小子我确实说了假话,我爷爷不是陈大有,他早年混迹江湖时,有个诨号,叫做‘神算陈’,不知道王老听说过没有?”

今天一天下来,我赶紧王师傅还有金源一家人都还不错,王师傅虽然微微有些势利,但是和坏人却扯不上边,更何况人家还指点了我治疗眼疾的去处,再说瞎话就太不厚道了。

王师傅听我说出“神算陈”三个字,登时惊得站了起来,道:“神算陈,莫非是颖水麻衣陈家陈汉生老前辈?”

“正是我爷爷的名讳。”我笑道。

“呀,怪不得!原来是麻衣陈家的后人!这才真是看走眼了,失敬失敬!”王师傅惊讶道。

“王师傅,您过奖了!之前不愿意说出来自己的来历,还有一层顾虑,就是怕坏了麻衣道的名声。”我急忙谦逊道。

“唉,小老弟胸中所学,胜我十倍,哪里会堕了陈家名声。”

“不敢当。”我又谦逊了一句。

王师傅沉吟道:“如此说来,咱们也都不是外人了,其实,我也没有对小老弟透实底,我是终南山玉阳道长的记名弟子,论起辈分,咱们还是同辈的人。”

“什么,同辈?”这次,我可真是震惊了,王师傅的年纪至少和我老爸是一辈人,怎么和我又同辈了?

王师傅却点点头道:“我的师祖,也就是我师父玉阳道长的师父子午真人和令祖父是同辈中人,玉阳道长和令尊则是同一辈分,那我自然和你是同一辈分了。”

“子午真人有多少岁了?”我问道。

王师傅道:“师祖他老人家今年七十八岁高龄了。”

“哦。”我爷爷如果还活着,今年就是七十三岁了,这样看来,确实应当和那子午真人一个辈分。只是师祖七十多岁,徒孙都已经五六十岁了,难道终南派的每代弟子之间就相差不到十岁?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虑,王师傅解释道:“早年,我游历江湖的时候,曾经遇险,被玉阳道长所救,我感念他的再造之恩,就拜他为师,他见我年龄比他还大,不好收我为入门弟子,便将我视为记名弟子,平日里亦师亦友。”

“原来如此。”我这才算明白了。

王师傅笑道:“看来以后要称小老弟为陈师弟了。”

我说:“我不太讲究这个,您叫我小陈即可。”

王师傅道:“江湖礼节,也不可荒废。”

我们胡乱谈论一些江湖中事,金母在院子里帮儿子熬药,我们告诉她说那是安胎辟邪用的药物,她也没什么怀疑。

我和王师傅正聊得兴起,屋外金母忽然一声尖叫:“呀!金源,快出来!房顶上有人啊!”

我和王师傅连忙跑到屋外,金源也站在院子里,金母正脸色惨白地指着瓦房顶层,我朝那里一看,只见一个女人立在那里,衣带纷飞,正对着月亮一呼一吸,嘴里吐出的都是白气。

“对月吐纳?”王师傅脸色一变,喃喃道。

那女人长发飘飘,身上披着一件白衣,也随风摆动,看上去风姿绰约,甚是动人。但是她浑身都笼着一层黑气,且黑气极浓,这是尸气无疑!

这不是个活人,我心中暗道。

而且,王师傅、金母和金源都能看到,这也不是鬼魂。

那是僵尸吗?

正想之间,那女人忽然扭头看我们了一眼,然后裂开嘴笑了笑,那满口白牙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十分瘆人。

我心中大惊,面上失色,要知道此时我的相术较之以前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法眼之下,阴阳立判,相心为邪,绝无纰漏,略一回想《义山公录》的记载,我立即断定,这不是僵尸!是个活尸!

活尸,在《义山公录&8226;邪篇》中有记载,是多种尸变状态中的一种,它与僵尸不同,形成原因也不同。活尸是指人死后,在七日内又苏醒复活的尸体,其行动比僵尸灵活的多,而且脑海里还残留有生前的思想,特别是对生前念念不忘的事情记得特别清楚。

但活尸却不是真正的复活,它和死人一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不用吃喝拉撒,唯一要做的就是吸食阴气,保持阴魂不散,身体不腐。

活尸的思想也极为简单,类似野兽,行动如本能。

还有一点,活尸在一周之内,若吸食阴气或阳精达到一定的量,便会激发一点神智,能开口说话,六感渐复。

但眼下,我相其色,面上苍白死气尚未完全褪去,也不闻其声,当是没有吸食多少阴气或者阳精。

“这是个人吗?”金母颤巍巍地问道:“她怎么跑到咱家屋顶上去了?”

王师傅摇摇头道:“她不是人。”

“是鬼!”金母猛然尖叫一声,把正在凝神冥思的我唬了个半死,金源责备她道:“小慧还在屋里呢,你不要乱叫,吓到小慧了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金源,见他脸上毫无惧色,心想这金源果然胆大,王师傅都说了那不是人,他还依然很淡定。

王师傅道:“她也不是鬼。”

“那,那是什么?”金母紧紧盯着王师傅,牙齿上下乱碰,哆哆嗦嗦地问。

王师傅看了我一眼,道:“陈师弟想必是看出来了吧,这是一具活尸。”

我点了点头。

金源皱眉道:“活尸?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我运送了成百上千具尸体了,也没见过活过来的。”

我解释道:“人死之前怨气极大或者求生愿望极强,而死后怨念又没有得到平息,七日内再受到某种外界的刺激,就很有可能会诈尸而成活尸。”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金源问道。

王师傅道:“活尸不好对付,需要先擒住,然后贴上镇尸符火化,这样才能彻底消灭。但活尸又力量极大,而且善于跳跃腾挪,一般人根本难以擒住。”

说着,王师傅看了我一眼,我立即说道:“抱歉,我不会武功。”

就在此时,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那活尸忽然飞奔下屋,似乎是向远方跑去,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呼……”金母长出了一口气,道:“终于走了,吓死人了!”

金源盯着那活尸远去的地方,喃喃道:“怎么我感觉这活尸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他这一句话让我猛然打了一个激灵,我连忙问道:“是不是那个孕妇?”

“哎,好像确实是她!”金源脸色一变,脱口而出。

我顿时一惊,醒悟过来,那孕妇居然成了一具活尸!怪不得运尸车中的厉鬼消失无踪了!

我看了一眼金源,只见他脸色发白,似是自言自语地道:“这么多天了,她没有被火化吗?”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