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恋尸癖

马主任见状,立即兴奋地说道:“果然有用!”

“当然有用了,麻衣陈家的名声难道是白给的?”王师傅在一旁轻蔑地说。

“什么麻衣陈家?”马主任十分感兴趣地问。

王师傅“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马主任十分尴尬,但也不敢发作。

小王和金源把李启坤抬到了阳光充足的地方,李启坤像个毛毛虫一样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滚动,但是力度越来越小,最后只是轻微地颤动。

我看他眼皮不住地抖,白眼也翻了出来,就说:“把他嘴里的袜子给拿出来吧。”

金源把李启坤嘴里的袜子拔了出来,顿时,一股白沫从李启坤嘴里涌了出来,同时还散发出一股酸臭难当的味道。

李启坤中邪并不深,快好了,我心中暗想,只要再来一记更加狠辣的辟邪之法,必然能让他醒过来。

于是我对小王说:“去五谷轮回之所弄一些黄金万两来。”

“啥?啥五谷轮回之所?啥黄金万两?”小王被这两个名词给震惊的不知所措。

“呵呵……”王师傅不怀好意地笑道:“五谷轮回之所就是厕所,黄金万两就是大便,去吧,挖一瓢过来。”

“啊?”小王、金源和马主任三人呆如木鸡。

“快去吧!”我笑着说。

马主任指着小王道:“你去!”

小王立即难过地去了。

小王一手捂着口鼻,一手捏着一个从李启坤屋里拿出来的饭盒,里面装满了他刚刚从厕所里挖出来的大便,愁眉苦脸地走了过来。

老远,我们便都闻到了那一股恶臭气息,连忙闪开。

“现在怎么办啊?”小王欲哭无泪地问道。

我忍着笑说:“解开李启坤的绳子,把李启坤的衣服扒掉,把黄金万两均匀地抹在他的身上,尤其是脸上。”

“啊,小师傅,你这是……”众人都不解地问道。

“放心,我不是作弄他,他中邪较浅,不必用什么符咒和法术,用一些污秽之物就能解。”我说。

“好吧。”

金源上前迅速地把李启坤的绳子给解掉,然后把他的衣服扒掉,露出一副搓衣板似的身躯,小王用一根木棍开始在李启坤身上抹黄金万两,因为气味特殊,小王的速度很快,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任务。抹完之后,又把衣服给李启坤披上。

“他什么时候能好?”马主任捏着鼻子问道,声音怪怪的,像个太监。

“快好了。”我说。

“小师弟,你这法子当真是独特、新颖、大胆!”王师傅在一旁由衷地说。

话音刚落,李启坤的眼皮就开始动了。

“醒了!”金源大叫一声。

李启坤悠悠醒来,慢慢地坐起,疑惑地看着我们,道:“我这是在哪里?咦,马主任、金子、小王都在这里,他们俩是谁?”

此话一出,我们都知道他好了。

“你他妈还犯糊涂呢!”马主任上前踹了李启坤一脚,继而想到李启坤浑身都是屎,立即在地上厌恶的蹭了蹭脚。

“谁把我的衣服给脱了!冻死我了!”李启坤迷瞪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有些不舒服,看了一眼,继而大声叫道,忽然间他使劲吸了吸鼻子,然后诧异道:“怎么这么臭?”等感觉到那臭气是从自己身上传出的时候,李启坤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子,然后大叫一声:“屎!谁把我的身上全抹上了屎!啊,脸上也是!”

李启坤急忙翻身站起,俯身就呕吐起来。

马主任大骂道:“你个猪别嚎了!你知不知道自己中邪了,要不是这些屎,你还醒不过来呢!”

“我中邪了?”李启坤疑惑地反问了一句。

“说,你把吴素君的尸体弄哪儿了?是不是藏到你的柜子里了?”马主任喝道。

李启坤一愣,继而脸色煞白,惊声叫道:“我想起来了,主任,那吴素君是鬼!”

马主任厉声问道:“什么她是鬼?”

“不是,是她变成鬼了!”

“一具尸体,无缘无故是不会变成鬼的,你说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冷冷道,这个李启坤一脸贱相,绝非善类,如果说他什么都没做,打死我都不信。

“我,我,我……”李启坤张口结舌,面色发红,欲说还休。

“你老实一点,说清楚,不然我立即报警,偷盗尸体可是要坐牢的!”马主任威胁道。

李启坤支支吾吾,还是不想说。

马主任立即掏出手机,狞笑道:“我现在就拨打110,然后再通知吴素君的家属。”

“别!主任,我说!”李启坤看见主任拿出了手机,终于不敢再顽抗,他将事情从头到尾,老老实实地讲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天金源将吴素君的尸体运回殡仪馆之后,吴素君的娘家亲人与吴素君丈夫的家人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吴素君无法火化,就被放进了尸体冷藏柜。

前天晚上看守冷藏室的人是李启坤,这个殡仪馆里看守冷藏室历来都是一个人,毕竟存放的尸体并不多,大多都在运来时火化了,所以也没有必要用很多人看守。

而看守冷藏室是个无聊的工作,长夜漫漫,无人做伴,又不能睡觉,不能看电视,十分苦闷,所以李启坤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喝酒,一边喝一边自言自语,和尸体聊天。

但是那天,李启坤喝多了,忽然想起来白天运过来了一个年轻貌美的产妇,心中一动,便打开存放吴素君尸体的冷藏柜,把吴素君的尸体拉了出来,然后坐在吴素君的尸身旁边,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兴致浓时,还不时地在尸身上摸几把。

但是喝着喝着,李启坤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吴素君被拉来的时候,还是个大肚子,而且存放到冷藏柜里的时候,肚子也是大的,但是现在,吴素君的肚子却平了!

李启坤以为自己喝醉看错了,于是就上前摸了摸吴素君的肚子,结果还是平的!李启坤当时吓得猛然就清醒了许多,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于是就打算把吴素君推进冷藏柜,但就在他推动抽屉担架的时候,吴素君的眼睛猛然就睁开了!

李启坤吓得两腿发软,瘫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吴素君从担架上下来,还冲着他笑了笑,之后,吴素君往殡仪馆外走,走了两步之后,忽然又返回来,对着李启坤喷了一口气,之后李启坤就变得浑浑噩噩起来,仿佛在云里雾里一样,他感觉冷藏室里特别舒服,外面的阳光分外令人讨厌,所以当小王找他接班的时候,他十分不愿意,恋恋不舍地走出了冷藏室。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他也不想睡在自己的床上了,反而感觉床底下十分有吸引力,因此就一直躺在床底下。

到了昨天凌晨,自己的窗户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了,而他心中仿佛也有一种感应,似乎是自己特别亲近的人回来了,他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然后看见吴素君进了屋子,吴素君再次对他吹了一口气,然后打开衣柜的门,把里面的衣物全部扔了出来,自己钻了进去,把柜门关上了。

李启坤再次被吹了一口气之后,更加浑浑噩噩,而且脑海里又多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就是不让人打开衣柜,里面有他的吴素君。

“呸!你也太恶心了吧,对着一个尸体喝酒!”马主任厌恶地说。

我听着李启坤的话,暗想仅仅是对着尸体喝酒,那尸体也不应该会发生尸变啊,这李启坤一定还没有完全说实话。

于是我冷冷道:“李启坤,你被女尸邪气入侵,命在旦夕,你知不知道?”

“刚才就是这位小师傅把你给救醒的!他也发现你的吴素君就藏在衣柜里。”小王说道:“他可是很有本事的人,说的话很准!”

李启坤大惊失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匍匐着要抱我的腿,我看见他一手屎,赶紧闪开,道:“有话好好说。”

李启坤愁眉苦脸道:“小师傅救我!”

“你要是想活命,就说实话!”我装出一副威严的样子。

李启坤眨了眨眼睛,道:“我都说了实话啊。”

我“哼”了一声,然后道:“李启坤,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难道还要我亲口说出来吗?”

我这一诈,果然起了作用,李启坤脸色变得惨白,喃喃道:“小师傅,我,我在吴素君嘴上亲了一口。”

“啊!”众人惊呼一声,我也分外诧异地看了李启坤一眼,这人有恋尸癖吗?

一般来说,恋尸癖者是指那些从尸体身上获取性满足的一类变态人,这些人可能会喜欢观察尸体、抚摸尸体,甚至还有可能奸淫尸体。在正常人眼中,这是极为恶心、极为变态也极其难以理解的行为。

我目光怪异地盯着李启坤,暗想,这厮有没有做过奸尸的事情?

李启坤见我用异样的目光看他,不由得又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说:“好吧,我承认,不是一口,是三口,我亲了三口……”

“我操!你变态!”马主任忍不住大骂道。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