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天尸

原来外面太阳已经出来,吴素君还是惧怕阳光,所以不敢出去。

“光天化日,岂容你这等尸魔猖狂!”杨之水“哈哈”一笑,左手往怀里一摸,再次拿出一张镇尸符,然后挥舞着杀猪刀,朝吴素君冲了过去,吴素君随手抓起一张桌子,迎着杨之水砸了过去,吴素君出手极快,毫无预兆,桌子呼啸而过,杨之水大惊,就地打了一个滚,堪堪躲过。

桌子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这活尸的力量真是强悍!我心中暗想。

杨之水暂时不动了,站在一旁,死死地盯着吴素君,似乎想找出什么破绽来,吴素君也站着,一双眼睛动也不动地看着杨之水,眼神中说不出是什么意思。表情看上去傻傻的,呆呆的,像是梦游的人一样。

我忽然感觉吴素君很可怜,她先是难产而死,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强忍着一腔怨气而不散去魂魄,在机缘巧合下让自己的胎儿过给了小慧,自己也变成了活尸,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

她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甚至对冒犯她的李启坤都没有下毒手,她内心深处一定是个善良的人。

她的亲人们为了一己之私,弃她于不顾,迟迟不肯火化,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这到底是说的错?

想着想着,我的心底忽然升起一个念头,但愿吴素君不会被杨之水抓到。

就在这时,金源忽然大叫一声,猛地朝吴素君冲了过去,吴素君完全没有注意他,他因为得手,一头撞到了吴素君的肚子上,吴素君顿时打了个趔趄。

杨之水及时把握机会,抛掉杀猪刀,腾空而起,右手一把扣住吴素君的手腕,左手的镇尸符一刻也不迟疑地朝吴素君的额头贴去。

吴素君双目圆睁,奋力挣扎,杨之水惊呼一声,吴素君居然从他的手中挣脱,但是,在同一时间,杨之水的镇尸符也贴在了吴素君的额头上。

吴素君静止了,像一尊雕像一样立在了那里,我看见她的手在微微颤动,但是整个身体却一动不动。

杨之水又迅速地从怀里掏出几张镇尸符,分别贴在了吴素君的胸口、背心和脑后,吴素君彻底被止住了。

王师傅从床上下去,准备拿绳子捆绑吴素君,杨之水却道:“不用了,已经用了四张镇尸符,万无一失,她绝对动不了了。”

说完,杨之水扭头对金源笑道:“你真勇敢,多亏你了,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制服她。”

金源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道:“我怕她再害我媳妇,就是拼命也得制住她。”

“主任,活尸制服了!你要不要进来看看?”小王叫道。

马主任伸头神脑地走进了宿舍,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吴素君,咂舌道:“居然还真有这种事情,真是匪夷所思,要不是亲眼看见,打死我都不信!”

“把她烧了吧!”金源道。

“先别,我得给她家人打个电话,咱们不能自作主张,万一她家人要尸体了怎么办?”马主任道。

说着,马主任拿出他引以为傲的手机,就要拨打电话。

窗口处,一个灰色瘦小的影子忽然窜了进来,大家都沉浸在吴素君被制服的喜悦里,谁都没有防备。

那灰色的影子瞬间就窜到了吴素君的身前,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口袋,迅捷无比地将吴素君装了进去,然后提起来就往宿舍外面冲去。

我们都愣住了。

“是谁!”杨之水大喝一声,纵身朝那灰色影子扑了过去,眼看就要抓到那人的后背,那人却在空中猛然扭头,“嘿嘿”一笑,抽出一掌向后拍去,正好迎上杨之水的手,只听“嘭”的一声响,那人大笑着逃了出去,而杨之水翻身落地,“蹭蹭蹭”后退了几步,然后骇然道:“这人好大的力量!”

“快出去!别让他跑了!”我大喊一声,众人一起冲了出去,那人却站在门外,并未走远,他解开袋子,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满意地笑道:“不错,不错,好一具活尸!”

我这才看清,那是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秃顶老头,身材瘦小,五官不整,满脸枯皮皱纹,胸口衣服处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什么,再仔细一看,我不禁暗暗心惊,天庭、命宫、山根以及地阁处都笼罩着一片浓郁的黑气,刺得我的眼睛阵阵酸痛,这居然是个死人!

“你是何人?为何要抢下这具活尸?”杨之水冷冷问道,杀猪刀已经握在手中。

那老者“嘿嘿”一笑,露出满嘴黄牙,他嘶哑着声音道:“老夫余不平,乃尸魔按察使,专一搜集天下间的可造之尸,这个活尸很不错,老夫观察了两天了,呵呵,谢谢你们帮老夫擒住了她,老夫倒也省了一番力气,嘿嘿,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原来昨天早上看到的那个灰影就是他,我心中暗想,可是这个“尸魔按察使”是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我看了看王师傅和杨之水,他们两个也是一头雾水。

“你要活尸干什么?”杨之水警惕地问道。

那老者冷声道:“这是我本门的秘密,无可奉告。”

“那你是什么门派的?”杨之水又问道。

“同样无可奉告!”老者说着,转身就走。

“他不是人,是个尸体。”我站在一旁,淡淡地说。

“什么?”众人都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咦?你这小娃娃是什么来历,居然能看出我不是人。”那老者转过身子,面露微笑,一副无害表情地看着我。

杨之水惊诧道:“居然真的不是人!可他怎么敢出现在日光之下,而且从容如此?”

我微微一定神,道:“因为他是天尸。”

杨之水诧异道:“什么是天尸?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天尸,在《义山公录&8226;邪偏》中有记载,是一种很神秘的尸变种类。我侃侃而谈道:“据说南疆曾出现过一个神秘派别,称‘魔宗’,这个宗派内无一是活人,均是各种变尸,其中有一种天尸,是以秘法炼制活尸而成。成为天尸之后,根本就不怕阳光,除了不能呼吸,不能繁育,没有心跳之外,他们和常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魔宗?”杨之水吃了一惊,道:“这个宗门不是早就消失了吗?”

我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哈哈,小伙子,我现在对你感兴趣了,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么多?居然连魔宗的秘密都知道,我们可是很久都不在江湖上走动了。”余不平彻底站住了,笑嘻嘻地看着我。

王师傅道:“他是麻衣陈家的后人,当然知道,我劝你还是放下吴素君的尸体,不要和我们结下梁子,魔宗虽然厉害,但是麻衣陈家和终南道派却也不是好惹的。”

余不平愣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师傅一眼,然后纵声大笑道:“哈哈哈哈,你是在威胁我吗?我可是个死人,什么都不怕!只是没想到麻衣陈家销声匿迹的这么多年,居然又重出江湖了,这可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说罢,余不平阴瘆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今天抓了一具上好的活尸,又遇到麻衣陈家的人,真是大丰收啊,小伙子,你也跟我走吧。”

我心中暗暗一惊,拿眼睛四处乱瞄,看是否可有躲避逃窜的地方,余不平却阴笑道:“不要看了,如果我想抓你,你跑不了。”

说罢,余不平一手提着装有吴素君的袋子,一边缓缓向我走来。

“臭尸!不把终南山放在眼里吗?”杨之水手持杀猪刀,纵身一跃,朝余不平的脑后劈去。

余不平听见风声,也不回头,身子轻轻一转,早已躲过杨之水的攻击,他扭过头,桀桀笑道:“这刀好强的戾气,是什么刀?”

“是杀猪刀!专杀你这种死猪!”金源在一旁勇敢地叫道。

“哦,杀猪刀,我喜欢。”余不平满脸笑意,眼睛盯着杨之水手里的刀,向杨之水漫步走去。

“尸魔找死!”杨之水怒骂一声,将杀猪刀横拿于胸前,待余不平走近,杨之水一跃而起,锋利的刀刃瞬间化成一道白练,朝余不平的脖颈划去。

眨眼间,只听“咔”的一声,杨之水和余不平都不动了,仔细一看,只见余不平露出两排白牙,正死死咬着那把杀猪刀!

杨之水憋得满脸通红,脖子上青筋暴露,但却不能撼动杀猪刀分毫。

余不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只听“咔嘣”一声,那杀猪刀竟然被余不平咬碎了!余不平舌头一伸,将咬碎的刀片卷入口中,只听得“嘎嘣嘎嘣”声音不绝于耳,令人骇然色变,杨之水也急忙后撤,站在离余不平一丈之地,惊疑不定地盯着余不平看。余不平嚼着嚼着,喉咙一动,居然把碎刀片全部咽了下去。

这个天尸是绝对的劲敌,杨之水不是对手!我心中暗暗着急,也不知老爸何时才到。

“味道真不错,嘿嘿。”余不平裂开嘴笑道,脸上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妖怪!”马主任终于忍受不了这异乎常理的打击,惊吓过度了,他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喃喃道:“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余不平冷眼旁观,嘴唇一动,只听“嗤”的一声,一道白光闪现,飞向主任,“嘭”的一声,手机已然粉碎。

马主任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余不平不屑地看了马主任一眼,然后笑眯眯地问杨之水道:“小道士,还有什么别的好吃的没有?”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