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再生波折

田老大忽然走上前来,捏着我手上的绳子,一把扯断,然后把脚上的也扯断。

我揉了揉手脚,站起来愣愣地看着田老大,道:“什么意思?”

田老大对众人道:“既然咱们从今而后不再做坏事了,就不要再绑架别人了。这小子的父亲饶过我性命,我中的阴阳降头草应该也是因为他们才得以祛除,因此,这小子我更不能害。”

孟老四皱眉道:“大哥的意思是放了他?”

田老大道:“是,老四有什么建议吗?”

孟老四轻笑一声,道:“大哥的话,我自然是听从的,没什么建议。”

田老大又看了看秦十四,秦十四忙道:“既然老大这么说了,那就让他走吧。”

田老大对我道:“你走吧。我这也算是换了你父亲一个人情。你见了你父亲,告诉他,我田老大从今以后也是个真正的汉子,不要瞧不起我。”

我道:“我父亲没有瞧不起你。”

田老大“哼”了一声道:“你父亲当日不肯杀我,不是不想,是不屑,是怕脏了他的手,这就是看不起我。”

我点头道:“知道了,不单是你,你们所有人从今往后弃恶从善了,那便都是好汉子,之前的所有恩怨一笔勾销,我们麻衣陈家不会和你们为难的。”

田老大眼睛一亮,笑道:“好小子,果然聪明,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微微一笑,指了指地上的那个姑娘,道:“这个女孩子还小,也是你们掳来的吧,既然要弃恶从善,把她也放了吧。”

田老大愣了一下,看了那女孩一眼,犹豫道:“这个……”

我道:“怎么了?不是说要弃恶从善吗?”

田老大道:“这女子和你不一样,是我抓来的,这其中有些隐秘的事情,我不便明说。”

我见那女孩两眼圆瞪,十分愤怒地看着田老大,我心中疑惑,便问那女孩道:“你和这位老大有仇吗?”

那女孩不吭声,田老大道:“我们没仇。”

我道:“她怎么不说话?”

田老大走上前去,在那女孩子身上戳了一下,那女孩子闷哼一声,忽然开口娇斥道:“你们这群坏人,为什么不放我?”

原来这女孩子一直被点了哑穴,不能说话。

田老大没有理她,而是对我说道:“你快走吧!”

“这女孩子呢?”我问了一声。

“她暂时不能走。”田老大皱了皱眉头说道。

“不行。”

我本来要走,但是忽然觉得这样做不地道,既然是一起被抓来的,那就是共苦之人,我怎么能只顾自己不顾她呢?再说,这群坏人都有做好人的觉悟,我是麻衣陈家的后人,就这么走了,恐怕不好吧。

再一想到这么个弱女子落到这群不干不净的人手中,不知怎么的,心中就突然起了不尽的侠义心肠。

于是我又加了一句:“田老大,既然你要做好人,就把她也放了,那才是真汉子。”

“臭小子,管好你自己吧!快滚蛋!别让老子们变了卦!”一个满脸横肉的胖汉站起来叫道。

田老大喝道:“黄老九,坐下闭嘴!”

黄老九“哼哼”两声,才又坐回椅子上。

那女孩却感激地看了我一眼,道:“谢谢你,你不用管我,快走吧。”

她这么一说,我就更不能一走了之了,我冷笑道:“一群大男人,又是哭,又是叫,又是折刀发誓的,说到底还是过不了财、色这两关,我呸!”

“你!”秦十四猛然抓住我的衣领,双目尽露凶光道:“你个兔崽子,要搁在以往,早死了!现在放你走,还不走,是不是不想走了!”

“老十四,放开他。”田老大淡淡地说道。

秦十四“哼”了一声,将我放开。

田老大道:“小子,这女孩与我们有渊源,和我们堂口复兴有很大关系,我们留下她不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是为了门派中事。”

“门派中事?”我诧异道。

“你胡说!我跟你们有什么联系?凭什么和你们门派有关系?”那女孩怒道。

田老大冷声道:“好,事到如今,就说清楚!你是不是伏牛派的?”

“伏牛派?”那女孩吃了一惊,然后道:“你是伏牛派的人?”

田老大并不答话,而是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那女孩沉声道:“我不是伏牛派的人。”

“你胡说!”黄老九大声叫道:“老大在伏牛山中把你抓到,亲眼看见你从莲溪院里出来,你还敢说你不是伏牛派的?你说,莲溪院那老尼姑是谁?”

那女孩气道:“你说话真难听!我不想理你!”

我忍不住一乐,心想这女娃还真逗。

田老大道:“你好好说,你真不是伏牛派的?”

那女孩道:“不是。婆婆看破红尘,出家为尼,所以我们早就不是门派中人了。”

田老大想了想,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便不算你是门派中人了。”

女孩高兴道:“那我可以走了?”

“不能走。”田老大摇头道:“你现在知道我们是伏牛派的人了,所以不能走。”

女孩儿疑惑道:“为什么?”

田老大道:“怕你回去对你婆婆说。”

女孩儿道:“那你还是不放心我们!”

田老大道:“对!”

“你讨厌!”女孩气的脸色通红。

田老大转而对我说道:“你也听见了,这是我们宗门内部之事,你无权干涉,快走吧。”

我想了想,暗道:看来田老大等人是铁定心不易说服了,我只有先回去告诉老爸和孙嘉奇,然后再想办法。

于是我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说完,我扭头要走,却见孟老四脸上神色不对,他朝对面一个尖嘴猴腮犹如病人摸样的男人眨了眨眼睛,那人忽然闪到我面前,冷冷地盯着我,挡住我的去路。

“怎么了,莫老五?”田老大皱眉问道。

莫老五道:“老大,这小子要是回去告诉他爹怎么办?”

秦十四也道:“五哥说得对!刚才让他走,他不走,现在知道这么多了,就不能走了!”

“是你们自己说的!关我什么事?我又没问你们!”我怒道。

田老大目光一闪,忽然欺身而进,在我后背一戳,我登时半边身子都酸麻起来,软绵绵地倒在地上。田老大道:“那这几天就先把他们关在这里,等咱们办完大事后,再说。”

众人纷纷点头,道:“这样最好。”

田老大道:“老六,把他们还放到隔间里去。那小子被我点了穴道,二十四小时内不能动,不用绑了。”

任老六点了点头,提着我和那女孩,把我们一起关进了隔间,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任老六忽然低声道:“小子,不要睡着了。”

说完,便转身出去了。屋门被关上,外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似乎略平静了一些,紧接着,想起了一阵脚步声,他们仿佛是一起去什么地方了。

我心中奇怪,那任老六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要睡着了?而且他的眼神意味深长,似乎别有深意。

蓦然间,我脑子里灵光一闪,他们没有绑我,莫非田老大故意放水!或许这穴道根本不用二十四小时便能解开!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激动。

但随即,我又想到,田老大为什么要暗地里放水呢?

略一想,便即明白,田老大两次死里逃生,心性大变,已经决心要重新做人了,但是他虽然是老大,可他的弟兄们却并不一定都完全听他的话,比如老四、老五、老九、老十四便不一定是他的心腹之人,所以,如果强行放走我们,说不定会发生内斗,于是田老大便假意点了我的穴道,然后让他的心腹老六把我们关在这里,老六又暗中交代,示意我伺机逃走。

肯定是这样的。我把事情前后想了想,感觉所料大差不差。

“你怎么了?”

我正在思索,那女孩忽然问了我一声,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道:“没事。”

女孩儿道:“那你怎么怔怔地发呆?”

我道:“哦,想事情了。”

那女孩眨了眨眼睛,道:“看来是我连累你了,不然你就能走了。”

我笑道:“没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那女孩微微一笑,忽然忧愁道:“那不知道咱们要关在这里多久。我婆婆找不见我肯定会急的。”

我们离得很近,我嗅到她身上一股幽幽的香气,登时想起江灵来,心情激荡,这妮子一路跟踪,却不露面,也不知为什么。

其实我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江灵虽是江湖女子,但是脸皮却薄,或许她是到学校去看我,但是却发现老爸也在,她便不好意思现身,却又关心好奇我们去干什么,就一路跟踪。

这番作为,倒还真是符合女孩家的心性。

眼前这女孩俏丽可爱,灵秀温婉,倒是有些和江灵相像呢。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那女孩道。

“我?”那女孩愣道。

“嗯,我叫陈元方,你呢?”我又问道。

女孩被问到名字,似乎有些羞涩,脸上微微一红道:“婆婆叫我阿秀。”

“哦,阿秀啊。你几岁了?”

“十九了。”阿秀更是难为情。

我却没有顾忌阿秀的表情,心中想的却是,这阿秀和江灵原来一样大。

“你不会武功?”阿秀忽然问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手脚被绑,不禁有些愠怒,道:“这群人真不要脸,连一个女孩子都绑成这样。”

阿秀道:“他们还点了我的穴道,是怕我逃走,我会一点点武功的。”

“哦。”我恍然地点了点头。

心中忽然想到,现在应该很晚了,江灵若是去找老爸他们,必然早已经开始寻找我了,可是那秦十四说的那样有信心,老爸他们能找到这里吗?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