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黄河九曲连

想了一会儿,百无聊赖起来,再想《义山公录》,里面虽然记载不少趋吉避凶的方法,但是对付人的办法却没有,这也算是一种缺憾吧,因为这人世间最可怕的却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我不说话,阿秀也不说话,她有时候发呆,有时候偷偷看看我,似乎觉得我这个人十分奇怪。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觉得身上的酸麻感开始减弱,然后慢慢消退了。终于,我试着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已然恢复地差不多了,我心中大喜,霍的站起身来。看来事情果然如我所料,田老大有意放水。

阿秀吃惊地看着我,喃喃道:“你能自动解开穴道?你不是不会武功吗?”

我道:“我不会解穴,其中缘由之后再告诉你,现在先解开你的绳子再说。”

我上前把阿秀手脚上绑的绳子全部解开,然后走到门口,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外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我悄然把门拉开一条缝,看了看外面,外面一片黑暗,没有开灯,看来早就人去屋空了。

这伙人去了哪里?

管不了那么许多,先逃跑再说。

我扭头看了一眼阿秀,见她还歪坐在地上,我便道:“你怎么还不站起来?快走了。”

阿秀脸色一红,道:“我的穴道还没解开。”

“哦。”我不好意思地又跑回去,为难地说:“我不会解穴。”

“要不你自己走吧。”阿秀说道。

这话一听就言不由衷,我知道她也着急想走。

我说:“要不,我背你走。”

阿秀脸上绯红道:“那样不好吧。”

“有什么好不好的,逃命要紧!”说着我上去拉她,我一抓她的手,她的脸顿时通红,我心中也是扑通乱跳。她身子软绵绵的,再加上不能用力,所以就如同一滩泥似的,我蹲着身子,拉了半天,硬是难以背到背上。

“算了!不背了!”我低声嘟囔道,然后猛地俯身下来,一把把阿秀抱起来,阿秀不由得惊呼一声,我道:“背不起来,还是抱着好一点。”

阿秀从脸到耳根通红如熟透的西红柿,低眉顺眼,不敢看我,但是却不吭声了。

温香软玉在怀,我排除杂念,心中只想着江灵,推开门往外慢慢走去。

我抱着阿秀走进原来的大厅,阿秀低声道:“那边的侧室没有出路,我原来就在那里面关着。”

阿秀说话虽然声音低,但吐气如兰,一股清香早被我嗅到鼻中。

我想起自己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都没刷牙,口中肯定腥臭难闻,不由得顿时自惭形秽,不敢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悄然推开大厅的屋门,然后发现外面居然是一个狭小的土洞,尽头处一条陡窄的石梯往上延伸着,石梯旁边有张小桌子,桌子摆放着一个铜质灯架,一支粗长的蜡烛正静静燃烧。

我呆了一下,回头再看看身后,那里居然是一面土壁上嵌着一扇大门,我登时醒悟,原来这里是地下!田老大他们的据点在地下。

怪不得那个秦十四那样有自信老爸找不到这里。贼窝在地下,老爸和孙嘉奇就算是把镇子里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我。

不愧是盗墓的,挖洞的高手!

我顾不上感叹,抱着阿秀急匆匆地往石梯上爬去,顶上有个铁板,我往上推了一把,推不动,我仔细一看,只见铁板一侧有一条缝隙,我抠着那条边将铁板往旁边使劲拉,铁板动了,原来它是嵌在土里的。

把铁板推掉以后,上面还有一层石板,我推了一把石板,很容易便推开,一股新鲜空气顿时扑了过来。

这个地洞的构造倒是有些像老公馆里的地下洞府,但是精细之处却差了好远。

我先把阿秀给推了上去,然后自己又爬了上去。

爬上去以后,我把铁板重新扣上,把石板又盖上,然后抱起阿秀,借着微弱的光芒略看清我们所在的地方,仍然是一个屋子,屋子里有一尊巨大的雕像,我微微看了一眼,那雕像羽扇纶巾,赫然是诸葛亮的形象,我心中惊讶,再细看了一下,只见塑像前的长案上摆着一个香炉,案下有一个蒲团,略愣了一下,我明白了,这是一个纪念诸葛亮的小祠堂。

这群人真是好大胆,居然在诸葛亮祠堂下钻洞,藏污纳垢。

我心里暗暗念叨了几声,转身往外走去。

祠堂的门虚掩着,我用脚轻轻踢开,只见外面是一片树林子,此时早已天色昏暗,接着月光,我发现这片树林面积很大,长宽都足足有十多丈长,整体下来似乎有八九亩多地,林子两边一处是河沟,一处是坡地,四面、中央都有人行过道穿插其中,还有不少花草左一丛右一丛地长着,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木桩、石磙随意的摆放着,往前望去,尽头处有个木庵,穿过木庵仿佛有一条大路。

我目光锁定在那路上,决定从那里出去。

四周静悄悄的,夜已经深了,田老大等人应该也睡了。

我从下午到现在都未进食,肚子饿的几乎要扁了下去,怀里还抱着阿秀,她身上的香气不住地往我鼻子里蹿,惹得我饿到了极点,肚子不时“咕咕”叫一声,阿秀虽然不作声,但我也尴尬异常。

此时尚在危境,我也不敢多想,抱着阿秀急匆匆地往林子里走去,顺着那些走道,往大路上走去。

几十米的距离,百十步足以走完,我又急匆匆地走,总想着很快就能跑掉,但是走了一阵,猛然发现不对,这走了半天,看距离,居然还是在林子中间!

再看脚下的路,左边一丛乱草,右边一个一人高的木桩,这地方我刚才经过!

不会是走迷糊了,又走了一遍刚走过的路吧?

我稳了一下神,盯着路,一步一步往前走去,走了百十步后,我赫然发现,我居然又走回了乱草丛、高木桩夹杂的地段!

我忍不住脸色一变,浑身登时如同虚脱,阿秀无声地从我怀里滑落,我赶紧扶了她一把,让她靠着木桩勉强站稳,我则看着四周的环境,心中惊疑不定。

已经两次走回原地了,莫非是又遭遇了鬼打墙?

想到鬼打墙,我又悚然一惊,我的眼睛!我现在的眼睛是阴阳眼,此时是夜里,怎么眼睛没有任何感觉?

阿秀忽然道:“元方哥哥,你看咱们是不是在兜圈子?”

阿秀那一声“元方哥哥”让我精神稍震,我点了点头,道:“这地面邪,不知怎么一回事,看着是走出去的路,走了半天,却是一直在兜圈子。”

阿秀微蹙眉头道:“是鬼打墙吗?”

我想了想道:“阿秀,你看我的眼睛变红了没有?”

“变红?”阿秀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眼,然后摇摇头道:“没有啊。”

我心中暗道不好,此地果然诡异!深夜之中,居然没有半点邪气!

正所谓物反常即为妖,如此深更半夜怎么会没有半点邪气?

“怎么办啊,元方哥哥?”阿秀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这个地方太奇怪了,简简单单一片树林子,一眼都看得到边,但却走不出去,既没有半点邪气,却有鬼打墙之异状,我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阿秀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邪气?”

我沉吟道:“嗯,怎么说呢?你知道阴阳眼吗?”

“阴阳眼?能窥伺阴灵邪祟的夺魄眼吗?”阿秀吃惊的问道。

“是。”我点了点头,道:“我就有这么一双眼睛,所以我能看见阴气,但是这地方没有任何阴气。”

阿秀怔怔地看着我的双眼,许久才问道:“可我听说,生就阴阳眼的人,一双眼睛是一只单眼皮,一只双眼皮啊,而且五行偏奇,五脏还有,还有缺陷。”

我翻了翻白眼,道:“我这不是天生的。”

“啊,后天修炼的?”阿秀又吃了一惊,道:“你多少岁了?”

我道:“二十岁了。”

“二十岁就炼出阴阳眼了?不可能吧!婆婆说阴阳眼非要一甲子纯正真气才能修炼而成!”阿秀怀疑道。

我道:“我这也不是修炼而成的,是某种机缘巧合下的产物,以后我再跟你说,现在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咱们得赶紧想办法逃跑,不然那十几个人中万一醒来一个,突发奇想去看看咱们,不就坏事了吗。”

阿秀点了点头。

我看着阿秀靠在木桩上,十分吃力,便扶着她的肩膀,半抱着她的腰,让她站稳,她面色一红道:“我还用不上力,麻烦你了。”

“不碍事。”我微笑道。

阿秀道:“我想这里没有邪气是不是因为有武侯祠在啊?”

“武侯祠?对!”我豁然省悟,怎么忘了这一茬!

既然如此,那走不出这个地方便不是鬼打墙的缘故了!武侯祠,和诸葛亮联系在一起的是什么?

“九宫八卦阵!”我不由得轻声喊了出来。

“九宫八卦阵?”阿秀惊讶道:“这阵法好像很难破,你懂吗?”

我摇了摇头,心中泄气至极,我至今对阵法并不精通,虽然之前因为对诸葛亮感兴趣,看过不少有关八阵图的资料,但是却并没有遭遇过真正的九宫八卦阵,更不懂得如何破解。

还有,《义山公录》也并未记载的有各种阵型的破解之道。

怎么办?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