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凌波仙子

只听了尘师太继续说道:“当时我虽然这么说话,他听了却还是不恼,他说:‘我这个人走江湖惯了,就爱胡吹,姑娘要是不喜欢,我就把这旗杆收了如何?’我从来没讲过脾气这么好的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却真的把旗帜给卷了起来。我见他说话和气,而且相貌英俊,不似坏人,就没再说什么。我扭头离开,他也继续往前走了。”

说到这里,我又暗想道:“原来女人也爱以貌取人,不然“相貌英俊”和“不似坏人”又有什么联系?和珅就相貌英俊,却不是好人。

了尘师太道:“当时我走了没几步,就又忍不住回头看他,但是这一看,却大吃一惊,他居然走的没影了!”

我心想:这有什么好吃惊的,我爷爷怕你继续纠缠她,施展轻功跑了呗。

了尘师太道:“我当时一想就知道他肯定是施展轻功跑了,但是我仅仅走了几步而已,他就跑的没影了,这功夫我可是远远不及。我当时又惊又怒,要知道既然我的外号是‘凌波仙子’,轻功自然是很高的,而且也是自负武功除了师父以外,就是天下第一了,结果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就把我比下去了。我心中万分不信,就回头施展轻功,全力追去,我非要看看他到底捣了什么鬼。”

我心中暗道:女人啊,大多都是自以为是的动物,不吃亏是不会相信世界上是有强悍的存在的。

了尘师太继续道:“我特意查看了一下黄河岸边,只见地上每隔一丈多地就有一个十分淡薄的脚印,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黄河岸边都是沙地,那人居然留下这么浅的脚印,比之传说中的踏雪无痕也差不了多少,而且他一个跳跃就是一丈多地,内功之高,真气之足,当真是令我难以想象。当时的我更是心惊不已,一路疾奔而去,沿着黄河岸足足奔跑了有二十多里地,才看见了他。他当时没有跑了,而是在岸边和一个人说话,和他说话的那个人像是个游客,我悄悄摸了过去,竖耳倾听,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听了一阵才知道,原来那人来黄河滩游玩,思念家中亲人,又看到汉生是个算命先生,就出了一个字,让汉生帮他测测。那个游客所出的字就是黄河的‘河’。”

说到这里,了尘师太笑着看了我一眼,我恍然道:“原来阿秀给我出的题目中,就有当年我爷爷真实的案例!”

了尘师太点点头道:“正是。你们说的一模一样,我在院子里听你解释,心中激动不已,但是却没有想到你就是他的孙子。这可真是冥冥天定啊。”

我心中暗想:了尘师太连出题目都是用她和我爷爷刚见面的时候的案例,可见虽然出家,心中依然难以割断往事,情之一字,害人极深啊。

了尘师太道:“我当时听那人说了一个‘河’字,又问家人平安。我便一时技痒,也分析起来了,不过对于这个‘河’字,我实在没有半分头绪,也不知道如何跟家人平安与否联系到一起,添笔法、去笔法、会意法、形声法、指事法、转注法等,我都一一用过,却依然不能破解,正在苦恼之际,却听汉生说了出来,而且解释的合情合理,堪称神乎其技。那人千恩万谢的去了,我却心中难以平静,心想此人轻功、内功都在我之上,甚至连测字都远高于我,我心中刹那间转过千万念头,都有些心灰意冷了。”

说到这里,了尘师太转而问我道:“你的测字本事是不是跟你爷爷学的?”

我摇了摇头,道:“爷爷生前,没有教过我任何本事,我不会武功,不会法术,不会相术,也不懂测字,是爷爷死后,留给我了几本书,我自己慢慢看懂的。”

了尘师太一愣,继而笑道:“你爷爷年前去世,到现在才十个多月,你就有了这般成就,可见聪明悟性之高,尚在你爷爷之上。”

我谦逊道:“师太您过奖了。”

了尘师太一笑,道:“我当时正在沮丧,他却忽然笑道:‘这位姑娘,你跟着我作甚?不会是想要走我的旗杆吧?’我当时是在岸边的一颗大树后藏着的,自以为藏得严实,却不料早被他窥破了行踪。我脸一红,也不扭捏,抽出宝剑,昂首阔步走了出来,对他说道:‘我要和你比剑,亮出你的剑来吧!’”

“他很诧异,问我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比?’我说:‘谁让你轻功那么好,内力那么高,连测字都测得那么好,我不服,就是要和你比!’他听了之后,笑道:‘我年龄比你大,所以武功比你好那么一点点,这很正常啊,还是不要比了。’我问他道:‘你今年几岁了?’他说:‘我都二十五了。’我说:‘那你才比我大两岁,却比我师父小多了,但我看你的轻功好像比我师父还好,可见这不是年龄的问题!你肯定是把时间都花费在练内功和轻功上了,剑法未必比我强,所以,我还是要和你比剑!’他苦笑一声,道:‘其实,我根本就不会剑法,你确实比我强,我承认!’我冷冷地说:‘不行!你嘴里虽然这么说,心中肯定不服,我一定要让你和我比剑,我亲手打败你,你才能心服口服!’”

这简直是无理取闹啊!女人啊!我心中哀叹道:爷爷当时也真是可怜,被这么一个蛮横的小姑娘给缠着了。不过,看看师太现在淡定从容的样子,我实在难以想象她当年不讲理的蛮横样子会怎样。

只听师太继续说道:“当时汉生听了之后,说:‘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我都承认了不如你,你还要跟我比?’我说:‘就是要这样!’他说:‘我真算是倒霉到家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我跑!’说完,他就一溜烟逃跑了。”

“我看他几个起落之间,就只剩下了一个影子,我又气又怒,远远地跟上,我决定非要追上他,让他跟我比试一番剑法不行!就这样,我们你跑我追,一直到晚上,进了开封城,他才不跑了,他见我还跟着他,就笑道:‘这里是城市,咱们要是在这里打起来,肯定会被公安局的警察同志给带走的,到时候再判个重罪,你可就出不来了。’”

“我想了想,确实如此,于是我说:‘既然是在城市里,那我就不和你比,我跟着你,等你出城了,我再和你比!’他哀叹一声,道:‘我整天给别人算命,却没给自己算过,所以遭报应了,遇到这么一个难缠鬼!’我气哼哼地不理他。他又说:‘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总是跟着我,不怕别人说闲话吗?’我说:‘江湖儿女又不是寻常百姓,哪管那么多繁文缛节?我就跟着你了,随便别人怎么说!’他说:‘别人说你是我媳妇,你也不生气?’我当时的脸猛然就红了,嘴一撅,就不理他了。他哈哈笑道:‘原来你也会害羞的,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一事,就问道:‘你也觉得我漂亮吗?’他当时一愣,脸色有些异样起来,然后他一声不吭地转过身走了。我在他身后慢慢跟着,他到一个旅店租了一个房子,我就在他对面,也租了一个房子。”

看来当时的爷爷已经预感到这木菲清喜欢上自己了。不过从爷爷的行事作风来看,爷爷年轻时也是一个风流不羁之人。

念及此,我看了一眼老爸,只见老爸正襟危坐,面无表情,我不禁暗暗感慨道:怎么老爸是这样一个木头?难道男性魅力这一块的基因是隔代遗传的吗?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微微而笑。

了尘师太继续说道:“当时我们住在一个旅馆,一共住了七日,他每天都到街上摆摊,给人算命起卦,我每日都站在他附近,默然地观察他,我发现他算命起卦居然无一不准,许多人都是算过一卦之后,过了一两日,又回来重谢,而且还带着更多的顾客。我看在眼中,心想原来‘神算陈’也不是虚假的称谓,他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有一日晚上,他忽然敲了敲我的门,我打开门,他说有事情要和我说,让我跟他下去到街上转转,以免隔墙有耳。我虽然略感奇怪,但是那时候,我心中已经对他有了种异样的情怀,其实说白了就是暗恋。因此,对于他的话,我都是听的。”

了尘师太说到这里,两边脸颊都红了起来,眼中也腾起了一层烟雾,那种似初恋少女的模样、神态尽皆显露,她已经丝毫没有七十岁老太太的样子了。

日久生情,果然不假,我心中暗想,可是以木菲清的条件,武功又高,相貌又好,爷爷为什么没和她走到一块呢?

阿秀听听怔怔入神,老爸和孙嘉奇也一声不吭,唯恐落下一字。了尘师太顿了顿,又继续说了起来。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