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四个淫贼

师太说道:“我跟着他出去,在街上散起步来,他一边跟我闲聊,一边窥看四周。我问他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面有忧色,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他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你之前是不是结下了什么仇家?’我想了想,说:‘我在江湖上行走,也有一段时间了,遇见你之前,曾经碰到了不少坏人,我除掉了几个,仇家应该不少吧。’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的外号叫做凌波仙子,专爱打抱不平,除恶务尽,是个好姑娘,但是你行事有些不当,结下仇家太多,对你很不利,而且名声大了也绝非好事!’”

说到这里,师太看了我一眼,道:“你懂你爷爷说的意思吗?”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懂得,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此是为人处世之道,讲究中庸低调,不然必招记恨。”

了尘师太点头赞许道:“不错,不错,你小小年纪却于人情世故上极为练达,当年的我就想不到这一层了。”

略停顿了一下,了尘师太对阿秀说道:“阿秀,你去倒几杯茶来。”

阿秀点了点头,起身而去,我怕阿秀一人拿不了许多,也连忙站起身子去帮阿秀。阿秀扭过头,见我跟在她后面,便微微一笑,轻声道:“多谢大哥哥。”

我说:“不必和我客气。”

进里屋倒茶时,阿秀对我说道:“师太婆婆遇到了你爷爷,但却还是一辈子孤苦伶仃,好可怜。”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默然无语。

阿秀看了我一眼,道:“你不这么觉得吗?”

我想了想,还是不知说什么好,只念一句词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阿秀怔怔地发起呆来,两只眼睛像腾起一阵云雾似的,眼圈也微微发红,不知道是我的那句词触到了她的情怀,还是她感念了尘师太的凄苦。我又怜爱又好笑地说道:“阿秀,再不上茶,婆婆可要渴死了。”

阿秀这才醒过神来。

我们两个把茶水端了出去,了尘师太呷了一口茶,道:“当时汉生劝我凡事莫要强出头,做事要讲究策略,我不知好歹,还以为他性格有些懦弱,所以我就十分不以为然的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除恶务尽不是侠义道的本分吗?’”

“他愣了一愣,然后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却不是那样的人。除恶务尽当然是侠义道的本分,但是你可以暗中去做,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样既不会惹下麻烦,起到的威慑作用也更大,你倒好,做什么事情,都留下凌波仙子的字样,你以为你真是仙子啊,我跟你说,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了,就在开封城中!’”

“我顿时吃了一惊,道:‘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汉生说:‘他们一直都在我的算命摊位旁边晃荡,我已经观察很久了,我发现他们关注的焦点是你,不过都是不怀好意的关注,当然,不排除对你美色的觊觎,可是以我看来,他们言行举止中流露出的更多的却是仇恨。’他说完这些话,我没有吭声,他又说道:‘我要是和你一样名声在外,别人都认得我,他们肯定会防备我,我也不会这么容易看出他们不怀好意了。’”

“我虽然还有些不信服,但却知道汉生是为我好,于是我点了点头,问道:‘他们都很厉害吗?’汉生说:‘他们没有动手,像是在等待时机,所以我也看不出他们具体的武功家数,但是仅从外表以及他们的言行举止上看,他们都武功不弱,至少有两三个都比你强!你之前结下了什么样的大仇家,你还记得吗?’我有些害怕了,想了想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说:‘我记不得了。’”

“汉生沉吟道:‘那你就多加小心吧,白天不要离开我左右,晚上的话,要是你不觉得我坏的话,就搬到我的屋里去吧。现在在开封城中,谅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我当时听了,虽然有些吃惊,但是更多的却是欢喜,我看着他,问道:‘你这是在主动保护我吗?’他苦笑道:‘算是吧,谁叫你一直跟着我呢。’我当时虽然假装表示不满地哼了一声,其实内心很是甜蜜的。”

“那那天晚上你们睡在一个屋子里了吗?”阿秀突然插嘴问道。

了尘师太点了点头,眼神中瞬间有一抹幸福的光芒闪过。

阿秀又问了一句:“那你们睡得着吗?”

我不禁好笑,孙嘉奇和老爸也都面现尴尬的神色,小女孩总是爱问一些不重要的问题,纠缠细枝末节。

了尘师太却很认真地回答起阿秀的问题,她说:“那天晚上,我去汉生的房间里借宿,他睡在地板上,我睡在床上,我们都和衣而卧,没有做任何越轨的事情。他睡得很熟,但是我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我能听到他悠长而又有规律的呼吸声,也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子汉气息,我又是高兴又是激动,哪里还能睡得着?”

唉,爷爷的魅力还真不小,我心中暗暗感慨。

了尘师太续道:“就在我激动地不能自持,心烦意乱时,我忽然听到了门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是有人在走动。我当时立即就想起白天汉生所说的话,可能是有人来找我的麻烦了。我立即屏住呼吸,凝声静气,悄悄地从床上下来,只穿着一双袜子,无声无息地走到屋门口,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那时候,陈汉生依然还在熟睡,而且呼吸声悠长而有节奏,一点都没有变。那些人的脚步声很轻很轻,不会武功的人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我是个轻功高手,自然明白这一节。”

“我听见他们在外面走了一阵,然后停了下来,其中一人道:‘咱们是直接闯进去吗?’另一个人道:‘老五,你是笨蛋吧!那女人厉害的很,连老四都折在了他的手上,你忘了吗?就算咱们能打得过她,也得费一番周折,惊动了旁人,引来警察怎么办?’又一人道:‘而且我觉得今天在街上看见的那个算命先生,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他和这凌波仙子好像还有些什么关系。’第四人道:‘二师兄,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他们有什么关系?难道凌波仙子还会和一个算命的有一腿不成?’那个二师兄道:‘老三,话不能这么说,反正咱们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第一人道:‘好了,都少说一些话,免得惊醒了他们。’那个老三道:‘大哥,我建议用迷烟把那小妮子给迷晕过去,咱们才好下手!’那个老五猥琐地笑道:‘把她迷晕之后,咱们就可以进去好好摸索摸索了,看看这凌波仙子到底哪一点和普通女人长得不同,顺便也把四哥未完成的事业给完成了,这样四哥就算地下有知,也该合眼了,哈哈!’”

“听了这些话,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五兄弟中的老四曾经死在我的手里,但是我却始终想不起来那个老四究竟是谁。这几个人胡言乱语,当时我听得肺都快炸了,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还是忍住了。”

“但就在这时候,第一个人道:‘咱们把那小妞儿迷晕之后是带走还是就地杀掉?’第二人道:‘迷晕之后,废掉武功,咱们兄弟几个先轮流快活一阵,然后掳走带到咱们仙宫,让她尝尝真正做仙子的滋味,嘿嘿……’”

“我当时听到这里就再也忍不住了,握剑的手用了一些力,发出了一点声音,外面的那几个恶贼一下子听见了,他们都停止了议论,一时间屋子内外都是一片寂静,唯有陈汉生那均匀悠长的呼吸声还是很有节奏地响着。忽然,一股淡淡的白烟从门底下的缝隙里飘了上来,我猝不及防,又一心一意听着外面的声音,等发现时,已经吸进去了一些白烟。”

“那是十分厉害的迷药,我只觉得脑海里一阵迷糊,瞬间就歪倒在地,剑也握不住了,‘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门外的那些人登时低声叫道:‘迷晕了,哈哈,还是着了我们的道!’接着,就有人打开房门进了屋里,我心中十分慌乱,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更让我慌张的是,陈汉生的呼吸声也乱了起来,像是中毒一样。我一想连我都中了毒,他在熟睡,肯定也中毒无疑了,我瞬间是心凉无比。”

了尘师太略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阿秀急不可耐地问道:“婆婆,那后来怎么样了?”

了尘师太微微一笑,道:“当时那些坏人推门而入,我吓得一颗心都要跳出腔子了,他们用一个手电筒照了照,然后发现我倒在门口,又看见汉生躺在地上不动,他们就大笑起来,一个人说道:‘大师兄,果然被你猜对了,这个小妮子和这个算命的真是有一腿呢,都住到一个屋子里去了!’另一个人道:‘也不知道人家刚才是不是在做那事儿,咱们唐突进来,是不是打扰到人家了?’又一个人道:‘三师弟,你多虑了,你看人家的衣服都穿的好好的,显然不是在做那事儿嘛!只不过这就要辛苦我们了,咱们还得去扒她的衣服,哈哈哈……’那几个恶贼当真无耻,一口一句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我听得气愤难平,偏偏又不能动,还害怕他们真的扒我衣服,我急怒攻心,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心中想道,这原来是一伙淫贼!”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