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借砂

罗千漠赢了一场,无比喜悦,迎着了尘师太道:“师妹,好久不见,今天怎么来了青埂峰?”

罗千漠走近,我悄然旁观,之前看的不是很分明,但是现在我却发现他的长相有一个特点,眉毛又粗又密又宽,几乎要盖住眼睛,眉头下陷,眉梢如刀,这正是麻衣相术中所说的“鬼贼眉”。

《义山公录》相形论述中有关鬼贼眉的评论说:“眉粗压目主性恶,仁义在口奸在心,治世常作伪君子,乱世必成大贼盗!”

我心中暗道:“此人心术不正,是伪君子,需要详加防备。”

只听周小桃道:“师姐来青埂峰当然是来找我的。”

罗千漠道:“我自然知道是找你的,这还用你说!”

周小桃道:“师兄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师姐可能有些话当着你的面不好说,你是不是需要回避一下?”

罗千漠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黑红,冷声道:“周小桃,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师兄?”

了尘师太赶紧道:“好了,你们二位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还争吵不休?难道非要吵到棺材里去吗?我这次来确实是来找小桃的,不过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多年不来这边,我那里又冷清,所以想过来看看。”

我看见吕青峰神色微微一怔,心中定是在想了尘师太说的话前后有些不一,但他也没问。

周小桃笑道:“我与师姐也多年不见,对师姐也想念的很,这次师姐既然来了,咱们姐妹俩得好好叙叙。”

说罢,周小桃一挥手,对场中的众弟子道:“你们暂且都退下吧,各自总结一下得失,提高一下自己的水平!”

东宗的弟子全都出去了。

了尘师太对罗千漠道:“大师兄,比试了一个下午,你也累了,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下,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咱们好好叙叙。”

罗千漠狐疑地看了一眼了尘师太,然后点了点头,对自己的一干子弟道:“咱们去休息。”

吕青峰命孟丁浩道:“你带着你罗师伯以及南宗的师兄弟们去休息吧,好好款待!”

孟丁浩遵命去了。

眼看罗千漠等一干人都走了,吕青峰“呵呵”笑道:“师姐是不是有什么悄悄话要对我们说。”

了尘师太道:“不错,正是有事要和你们说。”

周小桃吃了一惊,看着我、老爸、阿秀和孙嘉奇,道:“他们?”

了尘师太道:“无妨,此事正是与他们有关。”

周小桃点了点头,招呼我们都坐下,然后问了尘师太道:“师姐说吧,是什么事情?”

了尘师太沉吟了一下,然后指着我道:“这是我俗家亲戚中的一个侄孙,眼睛里得了一种怪疾,无法痊愈,世上只有万年夜明砂可治,所以我想从仙枯洞中取一点万年夜明砂。”

“什么?”吕青峰和周小桃都吃了一惊。

了尘师太道:“所以我来请求师妹,可否赐予师姐一点?”

周小桃默不作声,仔仔细细地盯着我看了起来,过了半晌,忽然惊道:“此人居然是阴阳眼?”

了尘师太不愿撒谎,只好点了点头,道:“正是。”

“咦?”吕青峰顿时来了兴趣,将一颗脑袋凑了过来,眼中光芒大盛,死死地盯着我看。

感受着吕青峰身上一股强烈的难闻气息,我不自然地皱了皱眉头。

“还果然是阴阳眼!还是后天得来的,真是罕见!”吕青峰赞叹道,口水几乎都要流了下来。

但瞬间,吕青峰又恢复常态,默然地瞥了我一眼,然后问了尘师太道:“师姐,这人的眼睛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眼疾?”

了尘师太道:“正如吕师弟所说,我这侄孙的阴阳眼并非天生的,乃是后天所得,因此阴阳眼的神通虽然被他攫取,但却不能完全掌握,那阴阳眼不受他意念控制,而是自行启动,并且和他本来的眼睛会出现排斥现象。现在虽然看不出来有什么怪异的地方,但是一到晚上,就双眼通红如血,满眼鬼祟邪气纵横,十分痛苦。”

吕青峰闻言也不作声了。

周小桃却道:“小伙子,你的眼睛是怎么得来的?”

我说:“这是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具体怎么得来的,我也忘了。”

周小桃一怔,继而冷笑道:“小小年纪,倒是狡诈的很啊。”

我说:“我是诚实的说。”

阿秀在一旁看见我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到大家都看她,她有连忙捂住嘴。

周小桃这时候开口道:“师姐,不是师妹我小气,不愿意把万年夜明砂交出来,只是咱们东宗、南宗、西宗自从分离之后,三宝各持其一,我占据宝天曼仙枯洞,大师兄占据登天崖伏牛派本部,师姐拿着本门的至尊圣令,可以说是各得其所,互不干涉。大师兄虽然常说他南宗的登天崖随时欢迎咱们光临,但他敢把本部中的功法典籍全部拿出来与我们共享吗?说句不客气的话,即便是师姐的至尊圣令,恐怕也不会交给小妹吧?所以,不是小妹吝啬,而是咱们苦衷相同啊,如果我把万年夜明砂借给你了,哪天大师兄也有个侄子或者孙子得了怪病,也来要,我是给还是不给?如果不给,有师姐的例子在前,我说不过去;如果给了,那我东宗成了什么?岂不成了为你西宗、南宗看守仙枯洞的保安?”

和我事先预料的一样,他们不会给万年夜明砂。

而且,这个周小桃巧舌如簧,说的话虽然令人不悦,但却句句都在理上,让人无法反驳。

阿秀却天真地道:“婆婆,你把万年夜明砂给我们一点点,我们是不会告诉南宗的,他们不知道,也就不会问你们要了。”

周小桃瞟了阿秀一眼,不冷不热地笑道:“好天真的小姑娘,你还小,不知道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瞒得住的事情,纸包不住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了尘师太道:“师妹,我就借一点,又不抢占你的仙枯洞,这应该无损大局吧?”

吕青峰笑道:“师姐,话不是这么说。如果我问你要至尊圣令,只保存两年,到时候还还你,我也不抢占它,你愿不愿意?”

了尘师太愣了一下,呐呐道:“这个事掌门印信……”

周小桃笑道:“伏牛派已经没了掌门,要印信还有什么用?师姐是怕我参悟到了至尊圣令的秘密吧?”

了尘师太摇头道:“至尊圣令哪有什么秘密!咱们师父参悟了一生,最后不是说这里面根本就没有秘密吗?”

周小桃道:“到底有没有秘密,这个就不劳师姐挂念了!师姐,我只问你一句,我保存至尊圣令两年,你得一钱万年夜明砂,你愿不愿意与我交换?”

了尘师太沉吟了一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小桃,最后为难地摇了摇头道:“至尊圣令是师父临终前交给我的,她千万嘱咐我只能由我保存,不能交给别人。我因为无能,把伏牛派分成了三宗,已经对不起师父了,现在要是再把至尊圣令交出去,那我死后如何见得了师父?”

周小桃瞪了罗千漠一眼,然后对了尘师太道:“师姐,既然你不肯交换至尊圣令,那小妹也不能给您万年夜明砂了。”

了尘师太道:“师妹,我也不占据仙枯洞,它还是你的领地,我只是取一点万年夜明砂而已。”

吕青峰嘿然笑道:“师姐说的容易,但万年夜明砂是上古形成之物,是稀世珍品,用一点就少一点,等用完了,即便是我们守着仙枯洞,又有什么用?难道还指望再等一万年,然后再形成新的万年夜明砂?”

周小桃点头道:“青峰的话粗,但是理不粗。”

吕青峰和周小桃一唱一和,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大堆,总结下来只有两个字,就是“不给!”

孙嘉奇当下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怒喝道:“你们身为一宗之长,怎么这么小气!我们是为人看病的,又不是拿去私藏的?从前终南山的道友也患此病,咱们伏牛派的师祖尚且取万年夜明砂为其治病,怎么轮到咱们自己人,反而倒不治了?”

吕青峰勃然变色道:“孙嘉奇,你是什么身份!我们师兄、师姐说话,有你这个后辈插嘴的地方吗!你师父允许你说话了吗!”

“你!”孙嘉奇怒极,盯着吕青峰,一张脸憋得通红,但却无话可说。

了尘师太淡淡地道:“嘉奇,坐下!此处无你说话的地方。”

孙嘉奇恨恨地坐下。

了尘师太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点头,师太也微微点头,我们心思想到一处,了尘师太转而对周小桃道:“师妹,如果我助你胜了下面四场比试中的两场呢?”

周小桃和吕青峰都是一愣,继而面面相觑,我见他们目光闪动,极其热烈,显然是心动了。

吕青峰问道:“不知道师姐如何帮我们胜两场?”

了尘师太指着我和老爸,道:“话到此时,我也不说谎了。这两位并非我的什么亲戚,而是麻衣陈家的人物!”

“什么?麻衣陈家?”周小桃和吕青峰又吃了一惊,诧异地看着我和老爸。

我笑道:“不错,小子名元方,我的爷爷是陈汉生,这位是我的父亲,也是当代麻衣陈家家主。”

老爸道:“麻衣陈弘道。”

周小桃和吕青峰更是吃惊,周小桃喃喃道:“神算陈汉生的嫡系子孙?麻衣陈家的当代家主?”

我道:“不错,如果我和我父亲出手,帮你们赢了相、武两场比试,应该不成问题。”

周小桃和吕青峰知道我说的不错,都低着头沉吟起来。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