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暗度陈仓

就在此时,老爸忽然低声道:“有人来了。”

我也迅疾听见了一阵脚步声,听走路的节奏和声音大小,我立即断定,道:“罗千漠。”

吕青峰脸色一变,立即站起身子,罗千漠却已经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吕青峰勉强笑道:“大师兄怎么不休息了?”

罗千漠冷笑两声,道:“你们在制定这么好的计谋,我怎么能休息的成?”

吕青峰脸色一变,道:“大师兄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哈哈……”罗千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爸,道:“难为麻衣陈家两代家主,居然要冒充伏牛派东宗的弟子。”

我心中一惊,暗道:“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又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只听罗千漠又朝了尘师太说道:“师妹!你不帮我也倒罢了,你为什么要害我?”

了尘师太脸上一红,居然“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了。

孙嘉奇则大声叹道:“奇怪,奇怪,师伯,你莫非是千里耳?怎么能听见我们说话?”

罗千漠“哼”了一声,道:“要不是之前看你们鬼鬼祟祟,我事先留了一手,恐怕就被你们算计了!”

周小桃忽然叫道:“窃听器!”

罗千漠“嘿嘿”一笑,道:“师妹识货!”说着,他手掌一翻,拿出来一个黑色的传呼机大小的东西,然后又走到一个蒲团下面,拿出来一个拇指大小的黑色东西,说道:“三十丈之内,你们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居然还有这种玩意儿?”孙嘉奇诧异地盯着那东西,好奇地看了起来。

罗千漠冷笑道:“北京西直门地铁站口十块钱一个,我侄子带回来了一堆,你喜欢,我送给你一个。”

孙嘉奇“哼”了一声,道:“偷偷摸摸的东西,谁稀罕!”

“究竟是谁偷偷摸摸?”罗千漠瞪眼道。

我道:“对不住了,这是我的主意,和师太他们无关。”

罗千漠看着我,道:“你就是那个阴阳眼吧?哼哼,坏心眼倒不少!不过这是我们伏牛派内部的事情,麻衣陈家再霸道,也不能干涉吧?我就要向他们讨个公道,这么样算计我到底想要怎么着!”

“好了,大师兄,这是师姐提的意见,我们又没同意!”周小桃道。

吕青峰也道:“对,我们本来就不想同意,只是师姐说的恳切,我们才听听罢了。”

了尘师太脸色更红,道:“大师兄,这是我的不对,你当我没说算了。”

孙嘉奇脸上顿时挂不住了,看着吕青峰和周小桃,怒道:“你们这也太见风使舵了吧!”

吕青峰老脸一沉,道:“孙嘉奇,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你!”孙嘉奇脸色大变,指着吕青峰,急切间说不出话来。

了尘师太接口道:“嘉奇,住嘴!”

“师父!”孙嘉奇恨声道,但话还未说完,了尘师太已经冷冷打断他道:“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可是他们……”孙嘉奇又要争辩。

了尘师太已经勃然大怒,怒喝道:“你这个不听话的逆徒!给我出去!滚出长春观!”

孙嘉奇顿时愣住了,阿秀和老爸也微微诧异,罗千漠和吕青峰、周小桃倒是不再说话了。

我一直紧紧盯着场中诸人的表情,细细地察言观色,了尘师太的一举一动,尽在我眼中,但凡人有心事,或者说谎,神色必然有异,即便是人心淡定到了一定程度,脸色之上已经看不出来,但是呼吸、心跳的频率、轻重还是有变化的,这正是《义山公录》里相音之术的拿手好戏,听其呼吸长短、轻重、快慢,若是有异,则话中必然有话。

了尘师太说话的时候,正是发生了这些细微的变化,我也立即醒悟,师太的意思是让我们独自寻找仙枯洞,而她留在此处拖住吕青峰、周小桃夫妇以及罗千漠。

这正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里不行,只好来点鸡鸣狗盗的伎俩了。

只听了尘师太头也不抬地说:“我本就不该带你来,你给我回莲溪院去!”

说罢,了尘师太又看了看我们,然后道:“弘道、元方,你们也先回去吧,我再和师兄、师妹商讨一下,你们在此,于事无补,反而会误事,你们都回去吧。”

阿秀道:“婆婆,我陪着你吧。”

了尘师太摇了摇头道:“我们师兄妹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有小辈在场为好,你也先回去吧。”

吕青峰“呵呵”笑道:“师姐也别太当真了,只要他们不乱说话,咱们也不能赶他们走啊。要不,我让孟丁浩给他们找一个干净的厢房,休息一下?”

了尘师太道:“不必了,他们清修不够,心性浮躁,还是回莲溪院好好闭门思过吧!”

孙嘉奇还要说话,我走上去推了他一把,道:“走吧孙叔叔,不要惹婆婆生气了。”

孙嘉奇看了我一眼,我眼神暗变,孙嘉奇也醒悟过来,当下装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走了出去。

我和老爸也跟着出去了,阿秀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了尘师太,然后也跟着出去了。

等我们出了大门,孙嘉奇急切道:“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四周,道:“走吧,寻找仙枯洞,速战速决!不要让对方看出破绽!”

众人点了点头,正准备下山,道观门口忽然转出一人,朗声问道:“诸位留步!怎么,这就要走吗?”

我们回头一看,正是孟丁浩!

又来一个奸猾之辈!我心中暗道不好。

孙嘉奇看着孟丁浩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忍不住心中有气道:“孟师弟是要看我们的笑话吗?”

孟丁浩笑道:“孙师兄这是说哪里的话?我奉师命特意来挽留诸位啊,诸位不如在长春观里休息一会儿,等师父、师伯他们谈完,再走也不迟嘛。”

“孟叔叔,婆婆让我们先回去,不然她会生气的!”阿秀说道。

孟丁浩假装惊讶道:“哦?是吗?那我就不便强留了,只是诸位刚来就要走,在下本想与孙师兄亲近亲近,讨教讨教本门的武功道法,看来也是难以实现了。”

孙嘉奇急着办正事,不想和孟丁浩啰嗦,便拱手道:“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可以随时来长春观找孟师弟,互相切磋,互相学习!”

孟丁浩忽然道:“不如这样吧,我送诸位回莲溪院,这一路距离不近,正好可以多向孙师兄讨教讨教!”

“啊?”孙嘉奇愣住了,呐呐道:“孟师弟,你,你,你……”

孟丁浩笑道:“孙师兄是想说我脸皮厚?”

“呃,我,我,我……”孙嘉奇结结巴巴地,想承认也不是,想否认也不是。

孟丁浩上前一把搀住孙嘉奇的胳膊,道:“虽然是东宗、西宗,但是说到底还是一家人,所以不用见外,走吧,孙师兄,老弟我陪着你,一路上也不闷!你看我还带了两壶酒呢,路上渴了可以喝点,你肯定没有吧,哈哈……”说着,孟丁浩还真从怀里拿出了两壶酒,晃了晃。

孙嘉奇咽了一口吐沫,我和老爸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个周小桃还真是狡猾,这个孟丁浩也实在是个难缠的角色,什么挽留我们,什么路上交流切磋全是谎话,其真实目的无非是监视我们!

了尘师太既然能想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法子,吕青峰和周小桃这两个人老成精的小气鬼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他们才会让孟丁浩和我们一块下山,甚至要陪同我们始终,直至确定我们回到莲溪院。

这两个老狐狸!我心中暗暗骂道,该想一个方法……

孙嘉奇正为难地看着我和老爸,阿秀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看我,又看看孟丁浩,最后撅起嘴低着头站到一边去了。

我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吕青峰和周小桃此举虽然看似聪明,实际上却是犯了一个大错误!

本来我们就不知道仙枯洞在哪里,吕青峰夫妇却巴巴地把孟丁浩送了过来,而我正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找到仙枯洞!

这才是老子说的“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

于是我笑道:“孙叔叔,既然孟叔叔这么有诚意,咱们就带上他吧!”

孟丁浩大喜地点了点头。

孙嘉奇愣道:“元方,你……”

我接着说道:“本来咱们就要打道回府了,可是孟叔叔既然和咱们一块了,咱们就不用急着回去了呀,正好咱们还没在青埂峰周围游玩过,不如让孟叔叔带着咱们四处看看。”

老爸虽然在情商上是个白痴,但是智商上却是高手,他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当即赞同地点了点头。

阿秀虽然不是太明白我为什么要孟丁浩带着我们玩,但是一听说要在青埂峰周围转转,也高兴起来了。

孙嘉奇也很快明白,他连连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盛情难却,那就麻烦孟师弟带路了。”

孟丁浩脸色微微一变,道:“你们不急着回去了?”

“嗯!”我们一并点了点头。

“你们不怕师伯责怪?”孟丁浩循循善诱道。

阿秀笑道:“只要不让婆婆知道,她怎么会责怪我们呢?”

孟丁浩道:“那我回去和我师父、师公禀报一声。”

阿秀撅起小嘴道:“孟叔叔你不是去跟我婆婆打小报告吧?”

“怎么会呢?”孟丁浩不自然地笑了笑。

“那就不许去!哼,难道看看风景也要跟师父报告吗?你肯定是去打小报告的!”阿秀不情愿地说。

我心中大喜,暗叫道:“妙啊!妙啊!这几句撒娇卖乖的话说的真是恰到好处,阿秀真乃神人也!”

孙嘉奇当然也不允许孟丁浩回去报告,当即上前一把抱住孟丁浩,连声道:“走吧,孟老弟,天马上就要黑了!”

孟丁浩无奈,只好半推半就地被孙嘉奇推下山。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