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不是落幕

我正在进退两难,忽然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快速传来,老爸也警觉地看向远处,没多久,我便嗅到一股隐隐的香味,这味道是了尘师太身上的,是她经常在佛前烧香所沾染的,此前我已经熟悉。

“师太来了!”我对老爸他们说道,同时心中隐隐不安,因为我听见了尘师太的脚步声很凌乱沉重,分毫不像她以前那样,难道她受伤了?

片刻之后,山后转来一群人影,当先一人长发垂肩,僧袍利落干净,正是了尘师太,她身旁还有一人,却是周小桃,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又紧紧跟着一群男子,为首者相貌不善,老朽奸猾,正是罗千漠。

只见罗千漠一脸怪异的表情,嘴里不停地嘟囔道:“师妹,有事好好商量,咱们都是同气连枝的手足,何必如此呢?”

我急忙去看了尘师太,只见她一只手扣在周小桃手腕上,两人几乎并排而走,了尘师太的脚步声沉重凌乱,周小桃的脚步声却虚浮凌乱,显得毫无气力。

我一看这情形,忽然间明白过来,了尘师太劫持了周小桃!

果然,了尘师太一看见我们,便问道:“你们没事吧?”

孙嘉奇道:“差一点出事,不过现在还好!您怎么会过来?”

了尘师太道:“吕青峰不辞而别,我本来就疑心,后来我又听见弘道的啸声,猜测你们这边出了状况,心中焦急,就过来看看。”

阿秀道:“婆婆您来的正好,我们正想让他们去取夜明砂,就怕我们自己认不出来,您来了正好可以辨认一下。”

吕青峰怒道:“了尘!我们夫妇敬你是师姐,你就这样对付我们?还有你大师兄!你也不管?”

罗千漠心中必定高兴无比,但脸上却尴尬道:“师太骤然发难,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抓住了周师妹,我有什么办法?”

了尘师太道:“好了,不必多说话,等事情结束,我向你们赔罪!现在去取砂!”

牛丁克左看看,又看看,一时拿不定注意,老爸喝道:“快去!”

牛丁克一缩脖子,正准备进洞,我忽然又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这次的声音整齐、快速而轻微,显得来人很多,而且都不是普通人。

老爸听见,也是一愣,我们同时循着那脚步声望去,难道这里除了伏牛派东宗、南宗、北宗之外,还有别的人众?

石林草丛中很快转出来五六个人,当先一人身形瘦削,面色黝黑,目光深沉,步履从容,竟然是阔别不久的田老大!

他身后的几人也都很面熟,正是我和阿秀在武侯祠下的地牢中见到的几位!

他们怎么也到了这里?

阿秀看见田老大等人,也是吃了一惊,老爸沉声道:“是你?”

田老大走近之后,看了老爸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又遇见你们二位!”

说罢,田老大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然后微微点了点头,他指着罗千漠道:“你应该就是南宗的罗千漠。”

罗千漠的两只老眼死死地盯住田老大,阴鸷地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田老大没有理他,而是扭头看向了尘师太和周小桃,道:“西宗的木菲菁,东宗的周小桃,呵呵,三宗的人物都到齐了!怪不得我去西宗和南宗都找不到正主,只有在东宗这里抓到一个舌头,说你们都在这里,难道你们是在等我?”

周小桃本来一直默不作声,这时候忽然讶然一声道:“你是田飞?”

田老大“哈哈”笑了起来,道:“周师叔,没想到,咱们三十六年不曾见面,你居然还认得我!”

周小桃道:“你脖子上的胎记自小就有,我一眼就能看出。”

田老大点点头道:“好,好,只不过周师叔,你记得我,还记得我师父吗?还记得当年被逐出的伏牛派弃徒吗?”

罗千漠讶然一声,叫道:“你是风神益收养的那个孩子!”

田老大道:“是我!你能直呼我师父的名字吗?他是你师兄!”

罗千漠撇了撇嘴,道:“一个伏牛派的弃徒,无门无派的孤魂野鬼,凭什么是我的师兄!”

田老大脸色一暗,继而“嘿嘿”笑道:“无门无派?当年我师父只不过是破解了至尊圣令上的一项秘密,就被那个不公平的所谓师祖逐出门墙!今天我就替他老人家打抱不平,完成遗愿,统一伏牛派,收回三宝!”

周小桃皱眉道:“田飞,你要干嘛?”

田老大道:“我说的很清楚,统一伏牛派,从此以后没有什么东宗、南宗、西宗,只有伏牛派,掌门就是我师父!”

罗千漠冷声喝道:“我早听到消息,风神益已经死了!”

田老大红着眼睛道:“他即便是死了,也是掌门!”

我盯着田老大看了许久,只见他上停自发际以下,天中、天庭、司空三个部位都有一股隐隐蒸腾的赤色!

《义山公录相篇相色章》说:“红色发于心经,五行乃火,黑色发于肾经,五行乃水,红黑侵染而成赤色,故赤色为心经交肾经而发,乃肾水克心火抑或心火悔肾水所致,水火不容,阴阳相冲,主戾气深重!”

由此看来,田老大这一次来恐怕不会善退。

只听罗千漠“哈哈”冷笑起来,道:“就凭你们,就想要收服我们三宗吗?木师妹,你怎么还一声不吭?眼下这种情况,你就先不要和周师妹闹别扭了吧,咱们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我忽然想起来之前看罗千漠的面相,是有横死相之征兆,现在再看,一股隐隐发白的死色竟然自中正部位往下蔓延,渐渐侵染眉心之间的命宫!

难道罗千漠死期已到,这里要发生命案?

我心中陡然一跳,忽然感觉这场中杀气纵横,田老大所带的几个人中,包括任老六在内,各个都有残忍之相。

上一次看见田老大等人的时候,他们还要弃恶从善,只不过有一事还未了断而已,现在怎么但从气质上就有这么大的差异?

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那里胡思乱想,只见田老大瞟了一眼了尘师太,目光闪烁了几下,片刻之后,田老大道:“木师叔,你已经是方外之人,就不要搀和这里面的事情了吧。”

了尘师太没有吭声,却放开了抓住周小桃的手。

就在这时候,罗千漠猛然纵起,朝田老大扑了上去,嘴里大喝道:“让我来教训一下你这个弃徒收的螟蛉!”

罗千漠去势甚急,但田老大武功不俗,看见罗千漠临近,往旁边一闪,蓦地闪开,左手一抖,一口大砍刀不知从何处出现,由上而下朝罗千漠的颌下削去!

罗千漠身子未落,看见田老大的招式狠毒,急忙在半空中折腰翻落,正要扭转身再打,田老大右手嗖的递出,只听“嘭”的一声响,罗千漠身子一顿,一动不动地矗立在那里,三息之后,在我们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罗千漠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他双眼圆睁,眉心处一个血洞触目惊心!

田老大右手还举着,刚刚打出一个子弹的手枪也还它原来的位置,那乌黑的枪口摄这场中所有人的心魂!

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煞白起来。

“你!你敢杀了我师父!”我听见石丁勉狂吼一声,朝田老大冲了过来,田老大动也不动,但听得哗啦啦数声响,他身后的任老六等人都抬起手来,每一只手里都有一把枪!

石丁勉不动了。

武功不能代表长生不老,刀枪不入。

即便是以老爸的身手,恐怕都不敢轻易与一个手持枪械的人近距离作战。

周小桃面色惨白道:“田飞,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用这种手段也想统一伏牛派吗?”

田老大道:“我只不过不想和他动手而已,你以为我打不过他吗?当年是他出卖了我师父,才让我师父被逐出伏牛派,所以他的命直值一颗子弹的钱!”

老爸忽然开口道:“你不该这样就杀人。”

田老大看了老爸一眼,笑道:“我知道,如果是你,一定不屑于杀他,但你就是你,我就是我,当年你饶我一命,我一直记在心里,今天,我不会为难你们父子的,但是你们父子俩也不要插手我们伏牛派内的事情。”

老爸道:“西宗的人,你不能伤!”

田老大道:“只要听我的命令,把三宝交给我管理,一切都好说,师叔还是师叔,师兄弟还是师兄弟。”

就在此时,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这脚步声极其轻微快速,来人显然是已经到了附近!

老爸、了尘师太、田老大、周小桃都听见了这脚步声,大家忍不住都循声望去,却见一个老者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正踏步如飞般赶来,老者旁边有一个中等身材的长须道士,步履甚快,他身旁则是一个俏丽的少女。

这三人如飞赶至,我忽然间脸色一变,因为我看见那老者正是全真派的太古真人!他抱着的小女孩我也见过,就是火车上遇见的那个小妹妹。

而那少女正是江灵!

我惊讶万分,还没有说话,太古真人便大声喊道:“弘道,元方小友,咱们又见面了!”

“元方哥哥,他们是假的!”

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听见江灵这么喊了一声,我顿时一惊,问道:“谁是假的?”

江灵停住了脚步,目光警惕地扫过田老大、周小桃、了尘师太、阿秀、孙嘉奇、吕青峰等人,慢慢地朝我走来,我正要迎她而去,却听见脚下有人“哼”了一声,我不由得往下一看,只见孟丁浩悠悠醒来!

孟丁浩一眼看见我,双目陡然变得犀利,我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孟丁浩却一跃而起,伸手抓我,我奋力退后,竟忘了背后不远处便是悬崖峭壁!

耳听得老爸、江灵等人大声呼喊,我的脚步陡然一空,登时翻落山崖!

刹那间,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这半年多来辛苦入相,为他人观天知命,竟然不知道自己有此结局!

风声正紧,我长叹一声,闭上双眼。

“元方哥哥!”

我在半空中忽然听见阿秀一声惊呼,紧接着便看见阿秀的身影从山崖上飞扑下来。

“她怎么会!”

我心中本已绝望,此时猛然惊悚,心中酸痛难忍,两行泪水不觉已经流出。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