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泥鳅过湖

我又惊又喜地站了起来,阿秀也被惊醒,迷迷糊糊地看着我,然后又顺着我的目光看向湖中那头怪物。

“是那条大蟒蛇?”阿秀惊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看起来并不像蟒蛇。”

眼看怪物到了岸边,我忽然想通,原来这大湖连着那沼泽地的污泥潭,这怪物肯定是先吞掉我和阿秀,置于它的口里,然后再钻进污泥潭深处,游进了大湖,最后达到此处,把我和阿秀吐到岸上,然后又离开。

那怪物临近,看见我们,嘴巴一张,又吐出两个东西来,落在我们不远处,我一眼瞥见,那是两个人!

那怪物吐出这两个人后,在湖面上上下起伏,却不离开,嘴里发出奇异的声音,犹如海豚的叫声一样。

此时时间充裕,我看的清楚一些,它虽然体型像蛇,没有足,粗长如蟒,但却并不是蟒蛇,它的脑袋相对于庞大的身体来说,并不大,一张大嘴四周生着十余条粗壮的长须,身体上似乎还有类似鱼鳍的东西,除了脑袋以外,周身有鳞片,体色黄黑,还有数不清的乌黑色斑点。

这是一个说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的怪物,如果非要找一个类似物,我情愿说它像泥鳅,可世界上有这么大的泥鳅吗?

我和阿秀迷茫地看着它,它忽然扇动着身体一侧的大鳍,似乎是指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两个人。

难道是让我们照看一下这两个人?

我急忙上前,然后赫然发现那两个人一个是罗千漠,一个是孟丁浩,均已经是死了多时。

罗千漠死的时候,我知道,我和阿秀都在场,是田老大一枪打死的,到现在,罗千漠额头上还有一个弹孔,看上去触目惊心。

“但孟丁浩怎么会死?难道也是掉落悬崖,死了?”我吃惊道。

刚说完话,我忽然瞥见孟丁浩的胸口一片血迹,虽然被泥水给糊住了,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得见,我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赫然发现那里也是一个弹孔,打在心口。

这个孟丁浩,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就以相术断定了他横死的下场,没想到又应验了。

我感慨着站了起来,对阿秀说道:“他不是摔死的,还是被田老大打死的。”

“田老大打死的?”阿秀吃惊道:“他为什么要杀孟丁浩?”

我说:“在场的许多人中,只有田老大一伙有枪,肯定是他们打死的,至于为什么打死,我也不知道,难道是替咱们报仇?”

说完,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看来上面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咱们得想办法赶紧上去才行。”

阿秀怔怔地出神不语,我瞥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了,阿秀?”

阿秀缓过神来,“哦”了一声,然后说:“我在想婆婆和陈叔叔、孙叔叔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我点了点头道:“他们肯定有危险,不但他们有危险,连刚刚赶去的江灵、太古真人等也有危险。”

阿秀的神色有些黯然起来,说:“可咱们要怎么上去啊。”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泥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暂且叫做大泥鳅吧),只见它慢慢地摆动着大鳍,两只灯笼般大小的眼睛闪烁着绿光,几乎能把路给照亮。

我之前一直有个问题在纠结,想不通为什么大泥鳅会把我和阿秀吞走,带到这里,但等到罗千漠和孟丁浩的尸体被它带来之后,我才想通,这应该是它的一个习性,就像海豚会救落水的人一样。

它们是人类的朋友。

我对阿秀说道:“这个大泥鳅是个好泥鳅,它一看见有人掉在沼泽泥潭中,就会把他们救到这里。”

阿秀道:“我想肯定是以前有人救过它,所以它要回报,就像牧虎顶上的老虎一样。”

我深感同意,上前几步,走到大泥鳅面前,大声道:“谢谢泥鳅兄!”

说完,我朝它作了一揖。大泥鳅仿佛听懂了一般,欢快地摆动了一下脑袋。

我笑了笑,又指着罗千漠和孟丁浩的尸体道:“这两个人已经死了!”

我怕大泥鳅不懂我的意思,一边指着尸体,一边装出悲伤的样子,缓缓摇了摇头。

大泥鳅一愣,顿时也垂头丧气地伏在水里,“咕咕”地吐着气泡。

阿秀跑过来,伸手扯过大泥鳅的一根长须,惊奇地抚摸着,大泥鳅也不动,阿秀问道:“大泥鳅,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大泥鳅目光闪动,似乎是不懂阿秀在说什么,我便朝着四面山崖中的一面,指了指,然后双手交替向上拨动,做了一个攀爬的动作,大泥鳅微微颔首,然后又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立即沮丧地对阿秀说道:“看来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阿秀道:“要不咱们还坐进它的嘴里,让它把咱们送到沼泽泥潭外面,那里应该容易爬上去。”

我点点头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此时,天际微微发亮,白昼要到来了。

我对大泥鳅大声说道:“泥鳅兄,我们要出去,能送我们回去吗?”

说着,我斜向上指了指崖顶,然后将胳膊扭来扭去,做钻行状。

大泥鳅好像立即醒悟似的,用尾部使劲拍打着水面,然后把头一低,匍匐在我和阿秀面前。

我诧异道:“它这是让咱们坐到它的背上吗?”

阿秀欣喜道:“那样最好,它的嘴里又黏又臭,还闷得慌,我才不愿意进去呢!”

“可是咱们坐到它的背上该怎么往地下钻行呢?”我皱眉道。

阿秀还未说话,大泥鳅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了,粗长的胡须一抖,伸出两根来,缠住我和阿秀,在我们的惊呼声中,放到了它的背上。

大泥鳅的背部满是鳞片,有些滑腻,但好在面积大,而且它的两条长须也一直没缩回去,而是轻轻地缠绕着我和阿秀身上,牢牢地护着我们,不让我们滑动。

坐好之后,大泥鳅欢呼一声,掉头便往大湖远处游过去了。

坐在大泥鳅背上,看着它一路上迅猛游行,耳旁凉风呼啸而过,湖中绿水掀起阵阵浪花,一种极其紧张刺激的感觉油然而生。

阿秀又兴奋又害怕,有时候闭上眼睛,有时候又睁开眼,小脸通红通红的。

大泥鳅一直往大湖远处游去,却不入水。

这大湖本来就面积极大,站在岸边,望不到其尽头,只是隐隐觉得此湖一端与谷底山溪相连,另一端好像与山壁相连。

山谷四周皆山,而大湖几乎是三面环山,远远望去,仿佛是接山连壁无穷尽一样。

大泥鳅快速地游动,而天色很快就完全明亮起来,山壁渐渐接近,我看到大湖并未与山壁真正相连,两者之间还有一段两丈多宽的石岸,大泥鳅游到岸边,用胡须将我和阿秀轻轻放到岸上,然后沉如水下,不多时又翻滚了上来,似乎是极为兴奋。

阿秀郁闷地道:“看来大泥鳅根本没有听懂我们的意思,咱们要让它送咱们出去,它反而把咱们弄到了这里,前面是湖水,后面是山,还不如之前的地方。”

说完,阿秀朝大泥鳅做了个鬼脸,然后大声道:“大泥鳅,你真笨!”

大泥鳅忽然发出了一阵“呜呜”的怪声,然后拍拍大鳍,用十条胡须中的一条指着我们背后的山崖。

我和阿秀都扭头去看,只见山脚之下荒草丛生,并无什么出奇之处,再往上面看,一丈余高的峭壁之上隐隐有一个洞孔出现,洞孔周围却长着奇松怪树,枝叶繁茂,遮挡甚多。

我心中暗道:莫非大泥鳅就是要让我们看到这个洞孔吗?

我回头看着大泥鳅,然后伸出手指向峭壁上的那个洞孔,大泥鳅见状,连连晃动脑袋。

我心下了然,便对阿秀说道:“大泥鳅将我们带到此处,就是让咱们去看那个洞穴。说不定,洞穴深处便有出口。”

阿秀喜悦道:“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就不用去钻那个污泥潭了。”

我看看那个洞穴,然后又看看峭壁,道:“好,咱们爬上去看看再说。”

说着,我便走到峭壁前,用手抓着山壁上的植物和石块,往上攀爬而去。

阿秀忽然上前,搂住我的腰,提气一纵,早到了洞口附近,阿秀一手抓在洞口,另一只手抱着我,让我爬进洞口里去,我略有些惭愧地挣扎着爬上去了,阿秀双手一撑,便也上去了。

进到这洞口时,我们才发现这洞口其实也不小,足能容纳成人站立,只是洞口枝叶挡得太严,所以从外面看起来很小。

我和阿秀一起走进洞内,发现洞内甚是干燥,而且微微有凉风透过,也不知风口在哪儿。我和阿秀走了有十几步,洞内便已经没有亮光了。

略走几步,阿秀点起一根火柴,照亮四周,更见开阔,忽然我瞥见前方似乎有一扇门,连忙抢上去。

火柴熄灭,我也已经摸到那门,触手冰凉,感觉沉重,却是一扇石门。

阿秀走到我身旁,我对她说道:“人造的石门,说明这里面有人住过。”

阿秀点了点头,使劲一推,那石门居然有所松动。

我“咦”了一声,说道:“我本以为这会有机关,不料还能推动。”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