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噬尸

阿秀和我一起用力,将那石门缓缓推开,一束亮光顿时从门缝中投射出来,我暗暗惊疑,随着石门越开越大,光芒也越来越盛,等石门完全打开之后,我赫然发现,门内是一个面积极大的石室。

阿秀忽然叫道:“元方哥哥,你看那墙壁上有会发光的石头!”

我仰面一看,这才发现室内那亮光并非是阳光,乃是从石壁上镶嵌的巨大绿玉发射出来的,那绿色玉石共有八块,四面墙壁各镶嵌两个,每块都足足有人头大小,其所发射出来的绿光幽幽透亮,色泽温和,居然将石室照的别有一股温馨的气息在内。这些绿色玉石肯定都是世上罕见的宝石,如果能取出定能价值连城!

这到底是个什么所在?

“元方哥哥,那里有个人!”阿秀忽又叫道。

我往室内看去,只见靠近石壁处的地面比我和阿秀所站的地面高出半尺来,上面铺着一张白色石床,一个人影端坐其上,一动不动。

我吃了一惊,待看到那人睁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和阿秀时,我更是有些心慌,当看见石门时,我就预感到这里面可能有人住过,但是进来时,我嗅到这里面的各种气味,霉味最浓,腥味最烈,根本没有任何生气存在!

但我没料到会有人就坐在这石室之内!

能有这般手笔的人,必定不是寻常人物,所以我心中稍稍惶恐,当下赶紧拱手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里还有人住,冒昧打扰了!”

说罢,我微微低着头,两只眼睛悄悄地往上看,那人居然仍是一动不动。

我诧异地抬起头,和阿秀面面相觑,阿秀说:“这是个假人?”

我静默片刻,凝神细听,却听不见任何动静,呼吸、心跳皆不可闻,我心中一动,暗道:“难道是个死人?”

我对阿秀说道:“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过去看看。”

阿秀说:“咱们一块去,你不会武功,万一这里有什么暗器机关,你就危险了。”

我心想也是,便点了点头。

石室内的摆设十分简单,除了几张石桌、石凳以外,便只有那张石床了。

我留意地看了一下,石桌上放着一叠衣物和几本书册,似乎还有些笔墨,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地上干干净净,连烧火的灰烬都没有。

地面和四壁都是清一色的石头,浑然一体,我细看之下,并无任何人工斧凿的痕迹,所以我猜测这其中暗藏机关的可能性很小,当然,如果真有什么机关的话,那也只能说明这个人的机关之术实在是太高明了。

我和阿秀缓缓地向前走去,每一步的步伐都很小,走路也很轻,而且每走一步都会留意地面以及四周的变化,我可不想掉落悬崖大难不死后,反而死在这么一个无名的洞穴之中。

大约走了十步之后,我们距离那人只有一丈多远了,他的衣着相貌我已经看的看清楚。我对阿秀说道:“先不要动,咱们看看再说。”

阿秀“嗯”了一声,便站在我身边不动。

我仔细地打量起那人来,他身材甚是颀长,虽然是坐在那里,但却要比站着的阿秀要高。

阿秀身高在五尺左右,也就是一米六七左右,那人如果站起来,身高或许还要比我高半头。

他浑身穿着一件似麻非麻,似绸非绸的长袍,立领直身,偏大襟扣,下摆左右两侧都开着衩,我暗暗诧异,这衣服倒是罕见。

那人须发都很长,半黑半百,而且不甚整齐,好像经年未曾修理过一样,额头宽阔,双眉粗浓,一双眼圆圆睁着,虽然眸子漆黑,但是却无光亮,两颊瘦削,面目刚毅,犹如斧刻。

我和阿秀愣在那里,阿秀喃喃道:“这是个雕像吗?栩栩如生一般。”

我盯着那人的脸,不知怎的,心中自然而然地升起一阵亲切之意,好生奇怪。

再看他的鞋子,一双墨色长筒靴露在长袍的下摆之下,整体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干练。

忽然间,我瞥到他的身后,只见一根粗大的辫子垂在肩上,我豁然一惊,再看他的衣服和鞋子,登时省悟,我叫道:“他是清朝遗民!”

“什么?”

阿秀也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我指着那人道:“你看他的头发,虽然前面是长发披散,可脑后却拖着一根大辫子,再看他的衣服、鞋子,明明就是清朝易服之后的长袍和长筒靴!”

“那他是个死人?而且还已经死了很久?”阿秀问道。

我沉吟道:“清朝一九一二年灭国,算起来至今有八十九年了,也就是说这人至少已经死了八十九年。”

阿秀脸色一变,道:“这里没有隔绝空气,他居然在这里死后近九十年而尸身不腐?”

我点了点头道:“保持尸身不腐,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人是个高人!”

阿秀说:“会不会是他的床有问题?”

我想了想,道:“走,再上前看看。”

阿秀把手轻轻握着我的胳膊,我们缓缓地往前走去,刚走两步,刹那间,平地忽起一阵旋风,卷起地上无数尘沙,我和阿秀骇然变色,连忙后退,那怪风却不止,呼啸更甚,而且隐隐有呜咽凄厉之音。

《义山公录相篇相音章》说:“似出自棚厩,嘶于马嘴,凄绝而声虚,音高而韵断,是为促音!无迹可寻处,乃主大凶!”

我的心猛然一紧,蓦地里却听见“砰”的一声打响,急回头看时,只见石门已然关闭!

果然有鬼!

我额头上的冷汗涔涔流下,阿秀抓住我胳膊的手也越来越近,显然是心中有些害怕,我暗暗后悔,无缘无故进这个不知底细的洞穴干嘛?

事先已经万般小心了,居然还是着了对方的道儿,而且对方还是个死人!

“元方哥哥,怎么办?”阿秀小声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脸色惨白,眼中有些惊恐之色,可见她虽然身负武功,但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女孩子对一些事情的恐惧是本能的。

当然,江灵那丫头是个例外。

我拍了拍阿秀的手背,示意她安心,我说:“他是个死人,咱们还活得好好的,干嘛怕他?况且我也相信大泥鳅不会害咱们,你说是吗?”

阿秀立即点了点头。

不料,我话音刚落,那风声促音居然渐小了起来。

我心中登时一喜,暗道:难道刚才就是个下马威,吓唬一些胆小的人莫要靠近他的遗体?

此一念甫出,风沙之中忽然钻出一个人影来,身着马褂长靴,拖着一条粗长的辫子,两眼外翻,面目浮肿,毫无血色,鼻子以下没有半块好肉,全都腐烂露骨,一看便知是个死人!

阿秀惊叫一声,狠命地抓住我的手,我隐隐觉得有股腐烂气味直透鼻中,是凶死之味,我既恶心又害怕,正自惊悚,那风沙中居然又钻出一具同样的腐尸来!

我拉着阿秀急往后退,恍然间又想起石门已经关闭,于是又转回身来,但此时,石室内的腐尸已经有了数十具之多,风沙渐渐停止,腐尸也不再冒出,而是机械呆滞地向我们合拢而来!

这是什么东西?

我虽然紧张,但脑海还是下意识地飞速转动,思考着一切与此有关的信息,《义山公录邪篇》中记载着十种尸变之物,比如说僵尸、活尸、天尸等等,此前我都已见过。

眼前的这类尸体不是上述三种尸变之物的任何一种,因为僵尸行走时,腿部并不能打弯,眼前的腐尸行走却和常人无异!

活尸乃是人死之后七日内方能形成,眼前的这些腐尸都是清朝打扮,便是死了七千日也有了!当然不可能是活尸!

至于天尸,和常人无异,那是这等形状!

其余的贪尸、戮尸、昼尸、夜尸、血尸也都不是……

莫非是噬尸?

我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阿秀猛然间娇叱一声,一脚踹翻一个接近过来的腐尸,然后拉着我提气一纵,越过群尸,微微喘起气来。

随着这批腐尸的出现,石室内明显充斥着一股难闻的刺鼻气味,既像是霉味,又像是腐臭味,总之,十分难闻,而且有种捉摸不定的感觉。

腐尸们纷纷转身,继续朝我们靠近,其中一个走得飞快,伸手就要抓阿秀的脖子,阿秀飞起一脚,将其胳膊踢开,然后又在其小腹上狠命一踹,那腐尸立即翻滚了出去。

但翻滚之后的腐尸却并未受伤,稍稍一顿,便又从地上爬起来,朝我和阿秀围拢。

阿秀抽出一根火柴,“嗤”的点燃,那些腐尸看见火光,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又毫不畏惧地冲了过来。

阿秀急忙扔掉火柴,拉着我和腐尸们满屋子兜起圈子来。

好在石室颇大,腐尸们又笨,一窝蜂地往一个地方追,不懂分散包围。

所以腐尸们倒也一时追赶不上。

看此情形,我隐隐断定,这些腐尸十有八九便是噬尸!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