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五大队

阿秀刚刚被一个好色的贪尸抓走,这就来了一个好色的人,我心中颇为不爽,但是却也知道,他算是对我有恩。

如果不是他在这里燃起一堆火,把我放在火堆旁,任由我晕倒在荒草之中,待到半夜,或许我会被这山里的野兽给吃掉,或者被毒虫咬死。

虽然这可能性不大,但却不是没有。

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听他刚才的语气,似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知道这里有变尸,难道他是那个贪尸所说的私人医生?

不对,我用慧眼看他的眼神,神采熠熠,光辉璀璨,是个内在修为很高的人,而且很明显的阳气蒸腾,阴气稍弱,阴阳合剂而带阳盛阴衰之相,而医生救死扶伤,接触死物、秽物、伤物多了,身上的阴气会很重,他显然不是医生。

那他是什么人?

“相够了没有?来给我说说我是个什么人?”他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把愣愣出神的我吓了一跳。

我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道:“你知道我是个相士?”

他眯缝着眼,笑道:“呵呵,生有阴阳眼的人可不多,而且你一醒来就上下打量我,从眉毛看到眼睛,从眼睛看到鼻子,从鼻子看到嘴巴,不是相士是什么?”

我更加奇怪道:“那你是什么人?”

“你相不出来?”他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这怎么能相出来?”

如果我有灵眼,能看破他的气场,那就能看出来他是干什么的了。

他笑道:“我是个好人。”

我愣了一下,然后没好气地道:“你真幽默。”

说完,我不想再搭理他,而是四处张望了一番,我和他在一个微微耸起的山坡上,坡下是一片山野,草木繁盛,黑丛丛一片。

我看的心中焦急,阿秀被洪不诠带走,生死未卜,以阿秀的性子,一旦受辱,十有八九会自戕而亡,我得赶紧找到她!

“别看了,他们回老窝去了。”那人忽然说道。

我吃了一惊,反问道:“他们是谁?”

他笑了一声,道:“还能是谁,你的女伴,听你刚才喊的名字,是叫阿秀吧?还有那个贪尸洪不诠。我远远地看见他们回老窝了,也看见你晕倒在草丛里,所以这才把你带到这里了嘛。”

“你认识洪不诠!”我又惊又怒地看着他。

他点点头,道:“他是我们的消灭对象,我自然认识他。”

“消灭对象?你们是对头?”我心中越来越疑惑。

“呵呵,是对头,死对头!”他眼中的光芒一下子凌厉了许多,目光也不似刚才那么烟笼雾绕了。

他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死死盯住他的眼睛,只要他说谎,目光就会有异变,不管这异变多么细微,我的慧眼都能看出来,慧眼相神,绝非虚妄!

但是他没有说谎,我自然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异常。

可我又愤怒了:“他既然是你的对头,你也看见他了,你为什不消灭他!”

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用一种颇为无奈的语气说道:“原因很简单,我自己打不过他。我也很想救你的那个小女伴,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愣了一下,然后大踏步往坡下走去。

“喂,你干什么去?你还不如我,你去也是送死!”他叫道。

“我宁愿去送死,也不想安安生生地待在这里烤火!”我头也不回地说。

“你站住!我的伙伴们马上就要回来了,等他们回来,咱们一起去,他们要比我厉害的多!他们能消灭洪不诠,救了你那个阿秀!”

我停住了脚步,扭头看着他:“你还有伙伴?”

他笑了笑:“我们的目标是消灭整个拜尸教,我当然还有伙伴。”

我想了想,脑子里一时间纷乱如麻,我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也想死。

我鼻子酸了又酸,片刻之后,我叹了两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又转身回到火堆旁,坐在地上。

“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那人微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骗你的。”

“就算你骗我我也没办法,我连他们的老巢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算是去送死,也找不对地方。”我颓然地说。

“振作一点!要充满希望,要坚持不懈!我真不会骗你。”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目光深沉温润地说:“相信我,我是你的朋友。”

我看了他半晌,然后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

他眨了眨眼睛,问道:“我是什么人?”

我说:“吃公粮的人。”

他一愣,然后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能相出来。”

我说:“不是相出来的,是猜出来的,跟邪教为敌的人有术界中的人,但你却没有术界中人的气质。而这世间,除了术界中的好人,邪教最大的对头就是你们,公家。”

他朝我竖起大拇指:“真是个聪明人。既然你看出来了,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

他叫徐国庆,很俗的名字。

他说他还有三个伙伴,三个活着的伙伴,就在这山谷里。

他们来自国安部下属的一个非常神秘也非常特殊的机关,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番号,叫做“五大队”。

不是“第五大队”,也不是“某某五大队”,没有任何前缀,只有三个字,就叫做“五大队”。

我问他这个番号有什么意义,徐国庆说:“山、医、命、相、卜,玄门一共五支,我们这个队伍里的人也有五支,分别是山、医、命、相、卜,所以叫做五大队。”

山者修法练武,医者救死扶伤,命者画符制丹,相者观天知命,卜者机断来去。

这就是玄门五支。

玄门人士,在民间统称为术界,在政府就是五大队。

据徐国庆说,他们五大队的任务就是解决危害社会安定和国家安全的异能人士和异常事件,他们的目标当然包括邪教,尤其是拜尸教这种邪教。

徐国庆是山门中人,最擅长的是武术,他说他隶属于五大队中的一支中队,这支中队就是专门负责侦查拜尸教的。

他们的中队一共有二十二个人,分成了两支小队,他所在的一路小支队深入伏牛山宝天曼地区,又分成了两个小组,他所在的这一组六人找到了拜尸教的总舵所在地,但是却牺牲了两个人,相门和命门中的人牺牲了,只剩下小组的组长、徐国庆、一个卜门中的高手还有一个医门中的高手。

他们四人今天又去侦查,徐国庆回来时看见了我、阿秀以及洪不诠,但是他独自一人,没有成功的把握,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远远地观察。

后来,我被洪不诠打晕,他就把我救了回来。

小组的组长和卜门、医门的两位高手都没有回来,徐国庆就在这里一直等,因为他们约定相聚的地点就是这里。

徐国庆与相门中人交好,也熟悉相门中的五大目法,知道法眼出现毛病时的征兆,因此看出来我的法眼。

我听了他的故事,也只好自我介绍一下,但我没有说我是麻衣陈家的人,只说自己是个相士,机缘巧合之下,开了法眼,但是法眼有问题,就来伏牛山宝天曼寻找史前溶洞,以期发现治眼良药,结果走错了路,误入了拜尸教腹地。

徐国庆没有对我的来历进行任何质疑,也没有多问,只说让我等他的伙伴回来,然后再做打算。

其实,我知道徐国庆的意思,我是个相士,开了法眼的不俗相士,而他们小组里的相门高手死了,我正好是个补充。

我对他们有好处罢了,如果我是个普通人,他绝不会收留我这个累赘。

所谓的朋友,也只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罢了,没有利益,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友谊。

但我只好陪着他等,心中急切地期盼着阿秀没事,我不停地安慰自己说:“我看过她的面相,很好,她一定没事!她肯定没事!”

我和徐国庆都非常疲惫,我们胡乱说着话,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睡不多时,我忽然一个激灵就醒了,我皱了皱眉头,怎么刚才我好像听到人的声音了?

“呜呜……”

我又听见了,那是一阵呜呜咽咽的哭泣声,像是个女人发出来的。

看旁边的徐国庆睡得正香,而火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灭了,徐国庆的伙伴们显然还没有回来。

看着徐国庆熟睡的样子,我心中十分惊奇,因为我看得出这个徐国庆功法颇高,应该是耳聪目明之人,怎么对这哭声无动于衷,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使劲晃了徐国庆一下,他才豁然惊醒,有些茫然地看着我:“怎么了?”

我低声说:“你听,有哭声。”

徐国庆迷迷糊糊的,循声张望,我早看见十多米开外的路上蹲着一个人影,依稀是穿着白色的衬衫,那哭声正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我心中一动,看那人的身影,似乎是个妙龄女子,不知怎么的,却在那里哭泣。

正看之间,我的眼睛猛然刺痛,我赫然发现,那个女子浑身黑气缭绕,我急忙用慧眼感知,急切之下,对方几乎没有任何精神意念相应,再奋力探测下,我也只能感知到对方仅有一点微弱的三魂之力,那是残魂余念!

她是个死人!

是变尸!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