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不由自主

叶梨花再不吭声,转身就跑,华明一愣,叶梨花身子一跃,钻进纸房子里去了。

华明犹豫了一下道:“诱敌深入?”然后看了我一眼,道:“要不要进去?”

我还没有回答,那纸房子忽然“霍”的一声腾起一股火焰来,碧绿色的熊熊火光一时大起,照亮了半个墓地!

大火不燎人,反而有些寒冷,我和华明远远退开,躲避那阴寒之火。

华明嘟囔道:“这臭尸也还有意思,知道打不过我,就烧了自己的房子,来个人房一起自焚!有觉悟,有觉悟!”

我瞥了他一眼道:“不可能,她没你这么傻!”

华明正要狡辩,那纸房子已经烧尽,剩下的最后一团幽光直窜道坟茔之前的墓碑后,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华明“咦”了一声,道:“怎么火也会跑?我去看看。”

说着他便往前走去,我拿着三棱军刺,也跟着凑上去看。

我们两人走到墓碑旁边,看见墓碑后的松柏树下露着一个黑洞,仅容一人通过,阴气森森,凉意逼人。

华明道:“那火钻回墓里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我说:“不是火,是叶梨花。她就在那团火光里。”

华明奇道:“你怎么知道?”

我说:“嗅到的。”

“又是嗅到的!”华明大为嫉妒道:“这你也能嗅出来,真是服了你!”

我说了谎,其实我是有一丝神念一直挂在叶梨花身上,她再隐藏,也逃不过我的慧眼如炬。

发完牢骚,华明看了一眼我道:“我要下去追她,你呢?”

我道:“我当然也下去了!”

华明道:“你不怕吗?”

我道:“少废话!你这么大本事,我有什么好怕的?”

华明眉开眼笑道:“不错,你就放心跟着我下去吧。”

说完,华明当先钻入墓洞,我翻了翻白眼,跟在他后面,也跳了进去。

跳下洞后,我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地下是一处极大的空间,四周都有砌好的墙面,地上也铺着石砖,十分平整,墙壁上刻着一些图画,还嵌着些珠子,东、南两面墙壁上各有三颗翠色玉石,都是拳头大小,闪烁着绿光,将地下照的莹莹发亮。

我细看之下,这些玉石跟老祖陈名城困死的那个洞穴里安置的玉石十分相似,想来这山谷中盛产这种玉石。

南阳玉闻名于世,也不知这些玉石跟南阳玉有无关联。

正在乱想,只听华明冷笑道:“这个臭尸,把自己的阴宅整理地还挺干净的。”

我又打眼看了看四周,整个阴宅里摆着一张石床,一张石桌,几条石椅,还有些木质的屏风画面,但最吸引我注意的还是阴宅中央地上置放的一口大棺椁。

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棺椁,又高又厚,里里外外有三层,最外面是石椁,最里面是暗红木棺,中间还有一层白色的木棺,棺材里花红柳绿地铺着许多绢布,叶梨花正笑吟吟地半躺在棺材里,头发垂在胸前,手里拿着一把紫红色的木梳子,轻轻地梳理着。

华明四下里瞟了一眼,啧啧赞叹道:“有钱的尸啊!”

阴宅东南墙角处则整齐地码放着几排森白的东西,我一眼看出,全部都是人的头盖骨,足足有近百枚,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呵呵,欢迎两位光临小女子的闺房,奴家不胜荣幸!”叶梨花娇笑道。

华明啐了一口,道:“不知羞耻的臭尸,有这么大的闺房吗?哎,我问你,你的墓穴在这个拜尸教的总舵里占据这么大的面积,你还这么厉害,总不会是无名野鬼吧?”

叶梨花“咯咯”娇笑道:“好聪明的人!不错,这里是我尸魔神宗的养尸堂所在地,我和尸柳便是养尸堂的正副堂主。”

华明点头道:“怪不得这般厉害!嘿嘿,大人物,我喜欢,我喜欢!不过进了魔窟,小命恐怕不保了。哎,你墙上弄得珠子是什么东西?值不值钱?”

叶梨花一愣,显然也是对华明颠三倒四的说话方式反应不及,她看了一眼墙上的珠子,道:“自然值钱,你如果喜欢就自己拿走好了。”

华明“嘿嘿”干笑两声,道:“我虽然不是盗墓的,但是顺手牵羊的事情还是乐意做的,等我把你给宰了之后,这屋里值钱的东西,便都拿走!”

叶梨花道:“你若有这个本事,那便随意拿走好了。”

华明歪着脑袋道:“你刚才打不过我,吓得乱跑,怎么现在懒洋洋地躺在那里,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叶梨花道:“对呀,是有阴谋诡计,看你还敢杀我不敢?”

华明眉头微微皱起,转而问我道:“阿方,你说怎么办?”

我冷眼旁观了半天,却没看出有什么陷阱和破绽,挂在叶梨花身上的那丝神念也没有觉察出她即将有什么异动,于是我沉吟道:“说不定这妖婆子在玩虚张声势的把戏。”

华明点了点头道:“说的不错!”

话音刚落,没有半点征兆,我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华明的身子“嗖”的便滑到了棺材跟前,叶梨花手掌一撑,纵身跃起,直挺挺地跳到石床之上,重新躺下。

华明微微“咦”了一声,手掌一翻,露出一把五寸长的银刀,慢慢往石床走去。

我握着三棱军刺也快步往石床而去,我要保持和华明之间的距离,这样可以相互照应。

但走着走着,不知怎的,我忽然觉得提刀的右手手腕猛然一紧,接着两只脚的脚踝也是同样一紧,像被什么东西绑住似的,同时有一股奇怪的力道拉着我往前而去,而且速度很快,瞬间便到了华明的背后。

我惊骇莫名,急忙看自己的双手、两脚,一看之下,仿佛并无什么奇怪东西存在,只有一些黑气若有若无的漂浮,但那束缚的力道却切切实实的存在!

我正要细看,右手却拿着军刺猛然举起,然后恶狠狠地朝华明的后脑勺刺了下去!

“华明快闪开!”我登时大叫道。

华明也早已听到背后有异声,也来不及回头去看,当下听风辨形,身子斜斜地一滑,然后才迅速扭头去看,只见我奋力刺在地上,“咔”的一声,砖屑乱飞,力道之强,实在骇然!

但我知道自己是决计使不出这么强悍的力道的!

华明脸色一变,道:“阿方,你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你是个卧底,你们是一伙的!”

我急道:“屁卧底!我也不知道……”话音未落,只觉又是一股大力拉着自己往华明那里奔去,这次力道更大,速度更快,我的身子如雪地滑行一样,瞬间又到了华明身前,同时右手又把三棱军刺给提了起来,高高举起,朝华明面门劈去!

华明又惊又诧,急忙闪躲,我焦急万分,想要松开手掌,把三棱军刺丢掉,但是手腕稍稍一松力,便另有一股外来的大力自手腕而起,逼迫地自己手掌重新握紧军刺,真是怪到匪夷所思!

情急之下,我看不到手腕上有任何东西,只觉得心中发毛,而自己周身忽然又猛然一紧,仿佛有很多细线绑在了自己身上一样,我自觉不妙,立即叫道:“华明,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了,你小心,别让我伤了你!”

我大叫过后,周身忽然一紧,似乎有绳索拴在自己腰上、背上,往上提一样,我只觉得身子一轻,便凌空飞了起来,半空里,我挺着军刺直扑华明而去,华明“哎唷”一声,急忙展开身法,左躲右闪,上腾下挪,将我远远抛开,这才站定身形。

华明跑的远了,我也猛然落在地上,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既有累的,也有怕的。

站定之后,我抬眼去看叶梨花,只见叶梨花兀自在梳头,一双眼却笑吟吟地看着我,我惊怒交加,知道是叶梨花搞的鬼,但是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抬眼看了看阴宅的上下左右,除了一些摆设之外,便是邪祟之气纵横往来,黑气缭绕,我眼睛刺痛,但这些是应有之象,这阴宅基本上可以算作是空荡荡的空间,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可我是怎么回事?

中邪了?

肯定不是,我的神智清醒无比。

也不是鬼附,我的身体还受我的控制,只不过另有一道奇怪的力量在操纵我,而我自身的力量抗衡不过那道奇异的力量。

华明也在四下打量,绞尽脑汁思索,忽然间,他拿银刀的右手手腕猛然一抖,五指差点松开,这情形就仿佛他的手腕被极细的绳子勒住一样!

华明大惊失色,他急忙去看自己的手腕,但和我看到的结果一样,手腕上什么都没有。

不,结果或许有一些不同,在法眼的帮助下,我还能看见一些黑气,而华明却连黑气也看不见。

华明呀然一声,看了看叶梨花,又看了看我,正在惊疑不定之际,他的左手手腕、两脚脚踝也猛然颤动,须臾间,我看见他的腰上、两臂上、腿上都猛然出现数次极不自然的抖动,像是被数股奇怪的力道给束缚住身体各部分了!

华明诧异地长大了嘴巴,我紧张地盯着他,心想他要是也和我一样中招,那接下来很可能就要上演一幕我们两个相互残杀的好戏了!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