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章诡异的头发

我看见华明奋力挣扎起来,但却怎么也动不了,他的脸上、脖子上有数根青筋暴起,几乎要跳出肉外,他两眼圆睁,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几乎要冒出眼眶来,我知道他是在看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但结果是他什么也看不见!

华明脸色变了,他怒骂道:“臭尸!你奶奶的在搞什么把戏!”

叶梨花“咯咯”一笑,道:“奇怪,我躺着不动,能搞什么把戏?倒是你,站在那里不动,一张黑脸憋得通红,是在干什么?不会是把屎拉在裤子里吧?”说完,叶梨花又掩着嘴大笑起来。

华明骂道:“放屁!你肯定是用什么肉眼看不见的东西绑住老子了!有本事光明正大地打,使阴招让人不齿!”

叶梨花撇撇嘴,道:“我是尸魔,用阴招理所应当,倒是你们,两个大男人,为难我一个小女子,这才是让人不齿的行为!”

两人对骂之际,我没有吭声,我也是不能动弹,和华明一样,感觉自己周身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

身体不由自主,而原因不得而知,这情形非常糟糕,刚开始,我十分慌乱,但是慌乱之下,越挣扎,身上的束缚竟然越紧,因此慌张之后,我反而平心静气下来,不再奋力挣扎,那勒紧的感觉果然稍稍松懈了一些。

我暗暗用力挣了挣手腕、脚踝,一动不能动,而且用力过大的话,受力处会十分疼痛,仿佛被刀子割着一样。

叶梨花必然是罪魁祸首,可她又确实一动未动,我有一丝神念是牢牢系在她的残魂余念上的,她若是控制一些不明物对我和华明发动攻击,必然能被我感知到。

可现在她没有任何动作,而我和华明竟然都被控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华明说是束缚着我们的东西是一种肉眼不可见的东西,我用法眼观察他身子了半天,只看见团团缭绕的黑气若隐若现,并没有看见什么别的东西。

难道是邪祟之气在束缚我们?

这个不太可能,邪祟之气至阴至寒,但却绝不会产生极强的力道,能把我和华明束缚的一动也不能动,而且受力之处被勒的疼如刀割。

而且最奇怪的是,这束缚我们的奇怪力道仿佛有思维意识,我一旦挣扎,它就束缚的紧,我一旦放弃挣扎,它就微微有些松动,似蟒蛇一样。这断然不会是简简单单的邪祟之气能达到的效果!

这力道有思维意识……

等等!

我恍然间有些明白过来!

我暗启慧眼,然后轻轻晃动着左手手腕,一阵刀割般的疼痛很快传来,我忍着痛,手腕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慢慢地,手腕上隐隐有一道极细的红色血痕出现,快要渗出血来一样,我咬着牙,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手腕,法眼之下,那里有一团黑气缭绕,慧眼如炬,三魂之力直透黑气,蓦然间,一丝极细微的亮茫闪过我的眼睛,我却看得分明,那是一根很细很细的黑色东西,像是一根十分纤细的头发,缠在自己的手腕上!

再看自己的另一个手腕,也有一根纤细无比的发丝绑着,黑气笼罩之中,微微有些金属的光泽闪现,我不由得往下看去,只见自己的两个脚踝上也是如此。

居然是“头发”在作怪!

我心中万分惊骇,竟然有如此纤细的头发,而且这头发还能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道,更可怕的是,这头发竟然具备一定的思维意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头发?

除此之外,叶梨花也必然是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在操纵着这些头发!

我正在思索要不要说出来,告诉华明,却感觉自己的身子慢慢往前移动起来,同时手腕也能动了,挺着三棱军刺往前而去,我抬眼一看,正是往华明那里去。

这“头发”在操纵我去捅华明!

我明白这一点,华明也看见了我的动作,但我们两人的身体都不能自主行动,我们只能眼睁睁地彼此看着,脸色越来越惶恐,越来越骇然,我几乎都要闭上眼睛了,但在闭眼之前,我的身体已经到了华明的跟前,在叶梨花的“咯咯”笑声中,我挺着三棱军刺猛然捅向华明的身体!

“啊!不要啊!”我大声叫了起来,但三棱军刺的头部却已经扎进了华明的肚子!

“啊!”华明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似乎是疼痛到了极点。

那一刻,我惊怒交加,手腕都有些颤抖,但很快,我却发现华明的肚子往回缩了许多,我一愣,突然感觉三棱军刺尖端触到的地方竟然是软绵绵的,毫不受力!

我心中一动,急忙抬眼一看,华明却朝我眨了眨眼睛,神色之中,充满调皮。

我惊奇万分,也不知道这华明刚才是用了什么本事,但我知道,我刚才那一刺极有可能没有伤到他!

一想到没有伤到他,我的心情便好了许多,而刹那间我觉察到自己的两个手腕上,束缚着我的头发的力道好像松懈了一些。

我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头发”要走了吗?

难道是叶梨花见我捅到了华明,因此才略放松了一下?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是个好机会,我抓住这个好机会,再不迟疑,手腕一抖,猛然发力,那三棱军刺忽然倒转过来,军刺一侧正好割到我左手手腕上的发丝,那发丝绷得正紧,一触即断,我的左手立即回复正常!

紧接着,我左手伸出,一把将华明手上的银刀抽走,往右手手腕一划,右手上的发丝也登时断了!

在华明惊异的目光中,我迅速出手,将华明左、右手的发丝全部划断,顺着手腕往上一撩,华明的手臂一动,立即恢复正常!

我又持刀从华明胸口处然后往下一拉,他胸、腹、腰部的头发瞬间全部断掉了!

华明又惊又喜,我却一言不发,俯下身子在华明两腿上快速滑动,几根发丝一触即断,华明略一用力,便跳了起来,他身上轻松,心中欢畅,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好个方方!惊才艳羡!华明佩服!幸好带了你下来,不然就糗大了!不过,阿方,你是用什么神奇的本事,破解了臭尸的阴招损招?”

这一系列的变故发生的极快,我心思转得快,行动毫不迟疑,再加上法眼、慧眼眼力惊人,一连串动作下来,犹如电光石火一般,从我摆脱束缚,直到华明笑着跳起,叶梨花才惊诧着皱起眉头,盯着我,沉吟道:“小兄弟,你能看得到我的头发?”

我俯身将自己脚踝上的发丝割断,叶梨花只是看着,也不阻止,现在的她充满好奇。

我割断发丝之后,转过身对叶梨花冷冷说道:“如果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叶梨花摇头道:“这不是细看不细看的问题,你身边的那个叫华明的神医就算再细看,也未必看得见。”

华明也不说谎,当下嬉笑道:“不错,老子确实看不见,也不知道你是到底是用什么在操纵我们,不过你说是头发,仔细一想,还真有点像,不过这头发的坚韧程度可还真的远非一般头发可比,我看不见,也猜不出来,哼哼,你这臭尸倒还有些本事,怎么弄出来的这种神奇的头发,分给我一点好不好?”

叶梨花“哼”了一声,道:“我的头发当然非一般的头发可比!喂,小兄弟,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能看得见呢!”

我紧紧盯着叶梨花,这次在法眼和慧眼的双重探察之下,终于发现,在叶梨花身旁,竟然有许许多多纤细的头发丝微微涌动,就像随时都会冒出来一样。

我说:“我眼力比一般人好而已,所以侥幸看了出来!”

叶梨花道:“我这发丝乃是以尸气养育而出,现在在我的阴宅之中,早就和空气中弥漫的尸气融为一体了,眼力再好,又怎么看得出来?”

华明顿时醒悟道:“我知道了,你这头发是不是原来在尸柳那颗丑陋的脑袋上长着?”

叶梨花道:“不错,正是借它帮我养着,它一死,头发便自己回来了!”

华明道:“我说怎么都钻进地下去了,原来是回到这里了!嘿嘿,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用药粉把你的头发根给断了!”

叶梨花笑道:“那你可以试试,看看是你的药多,还是我的头发多。”说着,她身子一动,腰腹处涌出无数发丝来,蠢蠢欲动。

我道:“华明,不行的,她的头发确实太多。”

华明登时沉默起来,我心中暗道:“华明的药粉有限,只能在紧急之时救命用,不过最多只能拖延一点时间而已,不能真正解决危机,得想一个办法,用仅有的药粉,干掉这个叶梨花。”

叶梨花忽然“嘿嘿”冷笑起来,对我说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三魂之力已经练到了大圆满境界,现在看来,你十有八九已经开启了慧眼!但慧眼也难以将我的头发看的如此清楚,除非你也是法眼的拥有者,可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竟然同时具备五大目法中的两种,实在是难以置信!”

华明闻言,也吃惊地朝我看来。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