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金头蜈蚣

眼前它们越爬越近,我不由得惊惧地看了它们几眼,这一看之下,我发现这几只老鼠与寻常家鼠有些不大相同。

它们总共有五只,一只在前,四只在后,为首的老鼠的体型显然要比后面跟着的四只老鼠大上一号,但形状模样还都一样。

它们都是棕色的毛皮,尾巴极短,而胡须却极长,眼睛闪烁不已,很是灵动,但是爬行速度却不快,而且一边爬一边左顾右盼,竟像是十分犹豫迷茫的样子。

它们很快爬到了我的脚下,我紧张地几乎抽筋,只见为首的老鼠把嘴凑到我脚上,使劲嗅了几下,我心中不住地默念:“熏死你,熏死你!”

但那老鼠显然抵抗力很强,嗅了几口之后,它昂首凝神,做思索状,后面那几只老鼠也不动,这场面,一时间诡异非常。

我怔怔地看着那只为首的老鼠,这时候忽然发现它的头部皮毛跟其余四只老鼠有些不一样,它的头上有一个图案,那图案的形状像是一片花瓣,更奇怪的是这图案不像是它天生的,而像是烙上去的。

这难道是人养的老鼠?

就在我惊惧而诧异的时候,这些老鼠们忽然集体往后扭头,我也跟着它们往它们身后看去。

只见一块平坦的地面上,忽然湿土翻滚,紧接着,一个金黄色的馒头大小的东西露了出来,那东西上还有两条长长的触角!

一种危险的感觉泛上心头。

“吱吱!”

几只老鼠忽然凄厉的叫了起来,它们的动作一下子变得快了起来,并纷纷迅速地往前跑去。

但是那金黄色的“馒头”已经完全钻出地面,两条粗壮的颚肢也一并显露出来,只见那“馒头”上下开合,一股白雾喷涌而出,我见此怪状,立即闭住呼吸!

所幸那股白雾不是朝我喷的,而是朝那几只老鼠喷的。

白雾细如一律青烟,直线前行,快速而准确地笼罩在那几只老鼠身上,那些老鼠很快便停住了脚步,一个个左摇右晃,像喝醉了酒一样,东歪西倒地躺在地上。

那金黄色的“馒头”这才从土下面钻了出来,在它完全钻出来之后,我瞬间被石化。

它不是什么馒头,而是一条长约一尺的斑斓大蜈蚣!

这蜈蚣头部金黄,两条触角却是黑色的,一对颚肢又粗又硬,乌黑发亮,如生铁铸就一般。

它的身体侧面呈褐红色,背部呈墨绿色,游动之际,周身均有光泽闪烁,如披了一层铠甲似的。

寻常蜈蚣身体有二十二个环节,这个金头蜈蚣却比寻常蜈蚣足足多了一倍,竟有五十个环节!

躯体之下,五十对步足均是棕黄色,弯如铁钩!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这个地方是怎么了?

变尸灭绝之后,就变成了毒虫的世界吗?

如果说先前看到老鼠让我心中发虚,那么现在看到这条大蜈蚣,我的感觉就是从内到外毛骨悚然!

只见这条大蜈蚣爬得飞快,赶到几只老鼠旁边,张口就咬。

金头蜈蚣咬的都是老鼠的头部,咬中之后,迅速一吸,嗤嗤声中,老鼠很快干瘪如纸,然后它又去咬下一只老鼠,五只老鼠顷刻间被它吸成了五张老鼠皮,这情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吸干了所有老鼠之后,这条金头蜈蚣扭转身,几只复眼打量我片刻,然后慢慢朝我游动过来。

我的心立即跳到了嗓子眼儿!

难道今日我陈元方要毙命于蜈蚣口下,化为其腹中的一滩血水?

我浑身冷汗直流,刹那间,心中翻转无数念头,眼见金头蜈蚣越来越近,我忽然想到它不能吃我。

不是不能,是它不会吃我的!

因为蜈蚣性阴,而我的血至阳,阴阳相冲,它怎么会喜欢我的血呢?

我想干笑两声,以缓解内心的惊恐,但是看着它越来越近,我却挤不出一丝笑意来。

金头蜈蚣游到了我的脚下,昂起头,如一条大毒蛇一样,嘴巴张口,露出一个黑孔,朝着我的脸。

它要朝我喷毒雾了!

我胆颤心惊地想,就算我闭着呼吸,那毒雾也能腐蚀掉我的脸吧。

其实它不用喷毒雾的,我本来就不能动啊。

不过喷毒雾也好,说不定能麻醉我,让我昏过去,这样就不会太害怕了?

这时候,我脑子里全都是这些杂乱无章的念头,收也收不住。

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我的慧眼一下子打开了,三魂之力完全散发出去,虽然这样对我的困境无济于事,但我也幻想着能扰乱金头蜈蚣攻击我的念头。

眼看那金头蜈蚣就要喷出毒雾了,但令我惊喜的事情发生了,它忽然抖动了一下头,然后像是发呆一样愣住了,片刻后,它闭上了嘴,落下金头,扭动着转过身,朝离开我的方向而去。

它钻进了之前它钻出来的那个土洞,消失不见了。

我心中再次泛起万种杂念,除了大难不死的激动兴奋外,我还有一点点疑惑。

刚才,就在那金头蜈蚣即将喷出毒雾的瞬间,一丝魂力的波动传了过来,这股三魂之力出现在我完全开启的慧眼之下,被我捕捉的清清楚楚。

那股三魂之力是人的,传播的很快,消失的也很快,若非我开启了慧眼,精神高度紧张,我也难以捕捉得到。

而这金头蜈蚣就是受到这股三魂之力的波动,才放弃对我的攻击,然后掉头离开的。

我深吸一口气,心中已经完全平静,我心头泛起一种想法,那条金头蜈蚣是否也是人养着的。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甚至匪夷所思。

其实,匪夷所思的事情远不止一件。

一旦静下来,没有了慌张惊恐,我的大脑又恢复了灵活的思考能力。

前后思索,我发现,在短短的时间内,我已经看到了三种非同寻常的生物。

类似狗鼈的黑色小虫子、头上有花瓣烙印的棕色老鼠,以及身长一尺多的斑斓大蜈蚣。

这三种生物都不在我的认识范围之内,或者说这三种生物跟平常我所见到的,它们原本应该的样子完全不同。

为什么会是这样子?

更奇怪的是,它们似乎都是受人控制的。

动物受人控制并非不可能的事情,空爪螭不就是老祖陈名城控制的宠物吗?

咒禁十二科中的“御灵科”不正是教人如何控制动物的吗?

而且,老舅蒋明义就是当世最著名的驭兽家族蒋家的家长。

如此说来,这三种东西受人控制的可能极大。

如果它们真是受人控制的生物,那么它们为什么长成这种样子也十分容易理解了,人类本来就是改造生物的高手,不但能改造动物,还能改造植物,连克隆羊都能造出来,让狗鼈、老鼠、蜈蚣变变样子不成问题。

但是,我随即想到,即便它们都是被人控制的,那么控制它们的人也绝非是同一个人,或者说不是同一伙的人。

首先,操纵黑色虫子的人,是要取我性命的一伙人。

其次,操纵短尾老鼠的人,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所以那些短尾老鼠才会走得犹犹豫豫,迷迷茫茫,前瞻后顾。

最后,操纵金头蜈蚣的人,似乎是操纵短尾老鼠者的敌人,因为金头蜈蚣从地下钻出来后,没有做别的事情,上来就先干掉了那五只老鼠。

如果操纵金头蜈蚣者,与操纵短尾老鼠者是同一伙人,那么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同理,操纵金头蜈蚣者,与操纵黑色虫子者也绝非同一伙人,因为金头蜈蚣本来要袭击我,最终却没有袭击我,这说明操纵它的人与操纵虫子的人,目的完全相反,一个不想干掉我,一个却想要我的命。

那么操纵短尾老鼠的人,与操纵黑色虫子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同一伙呢?

我想可能性不会很大,如果他们是一伙人的话,那么他们就都是操纵金头蜈蚣者的敌人,那么金头蜈蚣会放过华明脸上的那些黑色虫子?

所以,是三伙人,为了三种不同的目的,控制了三种生物。

想清楚了这些,我长出一口气,表示对自己的智商还算满意。

但随即,我又皱起了眉头,因为更多的问题来了。

这三伙操纵动物的人都是什么人?

为什么有人要杀我,有人不要杀我,而有人在这里探路?

这三伙人中会不会有老舅的人?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最感兴趣的问题,在来西峡前,我听老爸说过,老舅和二叔办完冰心玉的事情回去后,没有隔多长时间,老舅便又离家出走了。

既然他离家出走,就有可能来到这里。

西峡山区尤其是宝天曼地区,有着众多没有被开发的地方,物种极其丰富,这对于老舅老说,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如果老舅真在这里,那么今后的事情有很多就很好办了,仙枯洞的鬼蝙蝠可以交给老舅解决,甚至御灵科的具体实施办法还可以从老舅那里获得一些启发!

“咳咳!”

想到激动处,伤口处的血气翻滚,让我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

咳嗽之后,我猛然发现一张人脸近在我眼前!

“刚才那条大蜈蚣为什么不咬你呢?”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