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挟持

张国世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你的脉象很奇怪,怎么我感觉像是有重脉?”

“重脉?什么意思?”

“就是两个脉搏一起在跳,但我在你的手腕上只看见了一个脉……”张国世低声说道,语气显得不是那么肯定。

我愣了一下,然后大声道:“你开什么玩笑!什么两个脉搏在跳,你会切脉吗?”

张国世的脸微微一红,显现出略略尴尬的神色,但很快,他又说道:“可能是你受伤的原因吧。算了,不说这个问题了。其实除了这个问题,你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

“什么?”我现在对张国世的医术已经有了怀疑。

张国世道:“击你一掌的那人掌力浑厚无比,但结果却没连你的骨头都没有打烂,内脏虽然有损伤,但是却不是什么大伤,连淤血都没有。”

我“啊”了一声,随即心中喜悦,我知道那肯定是血脉中罡气以及周身魂力保护下的作用,但我还是问他道:“可我现在后背疼得十分厉害,而且刚才我也吐了几口血,难道这不是重伤?”

张国世道:“你的内脏和骨头没什么大事,稍加调理就能好。不过你的皮外伤比较严重,后背淤肿了一大块,肯定会疼,但这也不难治疗。至于吐血,只是因为那人的掌力太过霸道,你体内血气瞬间激荡而致,现在已经完全平复了。”

我笑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张先生,麻烦你再给我检查一下,看还有其他的症状没有?”

张国世道:“不用了,医门讲究望、闻、问、切四法,看你的气色,听你的声音,闻你的气味,问你的感觉,切你的脉搏,已经可以确定你的症状。”

“是吗?”我呐呐道:“要不,我再给你说说我的感受?哎,对了,我身上的穴道是被封着的,这会不会影响你的诊断啊?”

我故意东扯西拉,然后不停地祈祷了尘师太快点回来。

但张国世的目光在我脸上轻轻一扫,意味深长地笑了,我正觉他的神色有些异样,他忽然转身俯下身子,在华明的肩膀、胸口、腹部、腰间、两腿上连戳几下,似乎是又封了华明的几处穴道,然后他扭转身,一把把我横着抱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一阵撕裂般的痛楚顿时从我后背传来,我“嘶”的倒抽一口冷气,忍着痛道:“你要干嘛?”

张国世面无表情道:“不干什么,你不是要让我给你治伤吗?我现在就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好治伤。”

我连忙道:“在这里就行,这里就很安全。”

张国世却毫不理会,抬脚就走。

我脸色大变,急声道:“真的不用麻烦了,就在这里治疗就行。”

张国世一边走,一边冷笑道:“我虽然被你说的咒禁十二科撩拨的十分动心,但是我还没有傻掉。那个了尘师太功力在那个男人之上,或许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得胜而回,那时候,恐怕你也不会再教我咒禁十二科了。还有这个姓华的,万一他穴道解除之后,把你杀掉怎么办?”

我急道:“可我与了尘师太还有要事相商,我们还要去找阿秀!你就这么把我带走,不是耽误我们的事情吗?如果找不到阿秀,我没有任何心情教别人任何东西!”

张国世听见这话,停了一下脚步,我心中一喜,暗道:“只要你还垂涎咒禁十二科,我不怕治不了你!”

但我高兴的实在太早了,张国世只是一顿,然后又继续走了,他“呵呵”干笑两声,道:“你即便是想找人,也得等伤好了之后吧,不然这样只能拖累了尘师太。了尘师太回来后还得分心照顾你,岂不是又耽误了找阿秀的时间吗?当然,如果你现在就把咒禁十二科的全部内容说给我听,我也有把握顷刻间治好你,就是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了。”

我顿时默然无语,这个张国世果然不是轻易就能哄住的。

张国世见我不说话,只是冷笑。

他带着我左绕右拐,竟像是原路返回。

我忍不住问道:“你这是要回去吗?”

张国世道:“洪不诠的那个小屋,相对来说,还是很隐蔽,很安全的,不会有人骚扰我们。”

我说:“拜尸教中还有一个堂口存在,他们万一发现我们怎么办?”

张国世道:“你是说丁小仙吗?你放心,她就算知道洪不诠的秘密住宅,也不会去的,因为她最讨厌洪不诠。”

我又无话可说了,但心中却是无比忧虑,我担心算计了半天,不但控制不了张国世,说不定最终反而会落入他的彀中。

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路上,我试着用了一下三魂之力,但不知怎的,或许是因为身体受伤,三魂之力的操纵竟然不如之前那样随心所欲,勉强将其发散出去,但绵延不到一丈之地,就已经身心俱疲,头晕眼花,我不由得放弃了这个动作。

身魂一体,互相影响,体弱而神衰,魂乱而身孱,果然是没有错的。

但即便如此,被张国世抱着走动期间,我忽然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觉,仿佛有人一直在暗中跟着我们。

当然,我没有听到任何奇怪的声音,也没有看见任何诡异的踪迹,也没有嗅到任何可疑的气味,只是内心隐隐地这么觉得而已。

麻衣六法,耳、鼻、口、目、身、心,此时是心有所念,也即第六感有了反应。

但张国世却浑然不觉般,没有任何反应。

他走得很快,虽然抱着我,但是却也没有累。

我说:“张先生,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

张国世倏的止住脚步,急回头望了几眼,然后道:“你不用疑神疑鬼,一路上我都在留神,眼观八方,耳听六面,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就连你跟踪我的时候,我也是有所感应的。我是医生,我的听力、目力、嗅觉并不差。”

我暗自撇了撇嘴,心道:“若不是我距离你太近,你根本发现不了我。”

念及此,我忧心忡忡地盯着身后的黑暗处,心想不会有人也懂得逍遥游之匿迹销声吧?

正在忧虑,张国世忽然道:“快到地方了。”

我扭过头望向前方,只见不远处是一个洞口,洞口外却也是昏黑一片,看情形,此时此刻又已经到了晚上。

张国世带着我钻出了洞口,洞口外豁然开朗,是一片广阔天地,我们头上明月高悬,群星璀璨,照的大地苍茫无垠,让人顿有心胸开阔之感,坑道的沉闷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们眼前是无边无际的密林乱草,葱葱郁郁,浓绿如墨,在夜色中恍如无数人影、兽影林立,看上去分外不安,我知道这里依然是大山深处,人迹罕至的地方。

四下里除了虫声此起彼伏外,再无其他声息。

周围的温度倒是比坑道里凉了一些,但空气却远比坑道中清新,几乎令人沉醉。

张国世没有心情欣赏这夜景,他仔细地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朝着一片荒草怪石遍布的地方走去,而他的脚下根本没有路的痕迹。

至于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我心中还是不时产生,但自始至终,身后都没有发生什么异状,连我自己也怀疑,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黑夜中,虽然有星月之光洒地,我和张国世的眼力也都算不错,但是由于这里的植被太过于茂盛,枝叶遮蔽太严,地上勾连太多,以致于张国世走得还是磕磕绊绊。

我提醒他道:“这种地方,一到夜里,肯定会有很多毒虫出没,你可要小心。”

张国世淡淡道:“谢谢你提醒。不过你忘了,我是医生,还是个中医,善医者亦善毒,那些毒虫避我还来不及,怎么会找我。”

我只好闭嘴,同时也闭着眼睛,有人抱着走路,待遇难得,还不趁此多休息休息。

又走了一会儿,张国世忽然说:“到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屋。

那屋子背靠一片山壁而建造,墙壁是用石头堆砌而成,屋顶是用圆木、茅草搭建,整个一原始气息十分浓厚的简易住宅。

“洪不诠喜欢住这里面?”我有些诧异地道:“他难道不是应该喜欢在地下挖土洞住吗?”

张国世道:“这是他的秘密藏身处,主要是为了躲避他的妻子季红花。季红花平时都在坑道里活动,极少上地面,因此洪不诠在这里造了一个小窝。”

我“哦”了一声,又问道:“你不是说这房子前后有两间吗?怎么看样子只是一间?”

张国世道:“依山而建,屋子内侧还有一个山洞,另一间就在山洞里。”

我恍然道:“洪不诠的尸体是不是还在屋里?”

张国世道:“应该还在,去移出来就行了。”

说着,张国世抱着我往小屋走去,临到时,他推开门,我立即朝地上看去,但地上空无一物,根本没有什么尸体。

张国世也诧异道:“怎么没有了?”

说着,张国世迟疑道:“难道有人来过?”

“但现在屋里没人。”我说。

张国世犹豫了一下,然后道:“那既来之则安之吧。”

说完,张国世把我抱进屋里,放在屋子内侧的一张板床上,然后去找蜡烛点燃。

在蜡烛燃烧起来的瞬间,我猛然瞥见对面窗口处有两点绿幽幽的光芒闪现!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