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正逆双脉

我晃晃胳膊,动动肩膀,背后还是十分疼痛,但我确实能动了。

但张国世并未解开我的穴道啊?

我百思不得其解,喃喃道:“这应该算是解开了吧?”

张国世道:“当然是解开了!”

“哦。”

我对穴道的认识还算得上深,知道它是人体血气流通的“开关”,也是人体神经末梢的集结处,对人身体及精神的影响都至关重要。

但我对武学并无精研,点穴的手法也只是知道六相全功里的“行云拂”,至于世间哪种点穴手法更厉害,穴道被封之后多长时间才能自行解开,我几乎是一无所知。

之前曾听老爸说过,点穴的力道有阴柔、刚和、霸道、幽戾之分,被这四种力道封住穴道后,效果各不一样,若是没有人解穴,等身体内的血气循环冲撞,也能自行解开,但前两种一般不会伤人,至于后两种,则有很大危害。

因此,若是被霸道、幽戾之劲封住穴道后,必须及时解开,并以推拿手法活血顺气,才能保住身体无碍,若是等穴道自行解开,那身体便会受损极大,轻者失灵,重则形瘫。

了尘师太封我穴道是为了缓解我的内伤,使用的力道必然是前两种,而现在自行解开后,我也没感觉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反应。

所以解开了就解开了,虽然我潜意识里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具体哪些地方不对,我也说不上来。

但张国世似乎对此事耿耿于怀,他皱眉道:“从了尘师太封你的穴道到咱们离开坑道,算上走路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三四个小时吧。”

“对呀,这有什么问题吗?”我反问道。

“当然有问题了。”张国世道:“在坑道里的时候,我切过你的脉,摸准了封你穴道的劲力大小,若是从那时候算起,你的穴道自行解开至少需要六个小时!但现在看来,只过了一半时间而已。”

我“哦”了一声,道:“这样啊,是我身体素质好?”

张国世道:“跟你身体素质好不好没有关系。难道你能运气自行解穴?不对呀,你的脉象表示,你体内根本没有积存的内气……不对!”

张国世忽然抓住我的手腕,颤声道:“之前我就说过,你的身体内好像有重脉……”

他扣着我的手腕一动不动,神情极其复杂,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开口说话。

许久,张国世才把我的手腕放下,颓然道:“我本事有限,虽然感觉到你的脉搏有异于常人的动静,但还是难以精准确定,你体内到底有没有重脉。”

我皱眉道:“世上当真有人的身体内存在重脉?”

张国世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他说:“家传医门典籍中记载有重脉之说,重脉也称‘影脉’、‘双脉’,即‘经脉有影,重而为双’。但这只是书中记载罢了,我也只当是虚妄,从未见过世间有哪个人的身体内存在两副经脉。要知道,这不但颠覆了正常的生理范畴,也颠覆了现代的医学观念。”

我摇了摇头道:“我也感觉是虚妄之说。我宁肯相信一个人身体内存在两颗心脏,也不相信人身体内会存在两副经脉。”

张国世愕然道:“为什么?”

我说:“现在的媒体上不是经常曝出一些畸形人的新闻吗?什么连体婴儿,什么双头怪物,什么四臂奇人等等,这些事情并不罕见。但是两副经脉,这个我实在想象不出它们怎么长在一起。”

张国世冷笑一声,道:“所谓重脉并不是说两副长在一起的经脉,而是说经脉有了影子,所以也叫影脉啊。”

“经脉有影子?”我依旧摇头道:“这个更难接受。”

张国世“哼”了一声,道:“对于你们这些门外汉,有时候我真是痛恨的很!你既然是玄学中人,应该知道阴阳学说吧。”

“这个当然知道啊。”

“那你知不知道阴阳互生的道理?”

我点点头:“知道啊,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互补,合而为一。是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阳生为动,动极而静,静而生阴,故阳极反成阴,同理,阴极亦生阳,这便是阴阳互生。”

张国世道:“说的也不错。这就好比太极图,白者为阳,黑者为阴,阴阳虽然分明,但是却紧紧相连,上下两点,称为子午,子时至阴,然而却是阳生之时;午时至阳,然而却是阴生之时。所以,阴阳互生,阴阳互转,亘古不变。”

我疑惑道:“可我还是不懂,这与经脉有影子有关联吗?”

张国世道:“问题就在这里了。经脉是干什么的?走血行气之道也,血气中最富阴阳二气,男人阳盛阴衰,女人阴盛阳衰,这是正常的情况,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比如男人阴盛阳衰,女人阳盛阴衰,这些都会致病,严重时至死!但,这还不是最例外的情况,最例外的情况是有人纯阳,有人纯阴!”

“纯阳?纯阴?”听到这两个词汇,我心中猛然一动,我不就是纯阳至刚之体吗?这难道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于是我有些惴惴不安道:“纯阳的怎么样?纯阴的又怎么样?”

张国世道:“绝难活成!”

“啊?”我失声喊道。

张国世瞟了我一眼道:“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因为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嘛。但凡事都有例外,例外中更有例外,若其人天生五行命格俱全,又是纯阳或纯阴之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五行全人?”我忍不住道。

张国世点了点头道:“是,五行俱全,便阴阳互生,纯阳、纯阴都无碍,不但无碍,而且还会出现重脉。因为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经脉中的阳气太重,或者阴气太重,都会滋生另一极之气,形成一副类似影子的经脉,这便是影脉的形成原因。阴阳互逆,阴虚阳实,所以,不管叫重脉也好,叫影脉也好,总之,其实质都是阴阳正逆双脉!”

我心中“咯噔”一声,刹那间,心跳陡然加快了许多,我喃喃道:“阴阳正逆双脉,真的有吗……”

如果张国世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不就是正宗的“阴阳正逆双脉”之人吗?

只听张国世道:“理论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实例,因为纯阳、纯阴的人不常见,五行全人更不常见,更不用说二者兼具了。”

“如果真有这种人存在,会有什么后果?”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张国世道:“正逆双脉,一阴一阳,不得了啊,运用得当的话,那就会开启传说里五大目法中的灵眼。”

“灵眼?”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张国世瞥了我一眼道:“你知道五大目法吗?”

“有所耳闻。”我说:“据说是夜眼、灵眼、慧眼、法眼与天眼。”

张国世道:“不错,正是这五大目法,提起五大目法便离不开一个神秘的家族,这个家族说来也巧,跟咱们是老乡,他们也是禹都世家,嗯,对了,也在颖水之畔,号称麻衣陈家,你听说过吗?”

我偷偷瞄了一眼张国世的脸色,见并无什么异状,便道:“只知道那里有个陈家村,麻衣陈家什么的,到没有听说过。”

“那倒是你孤陋寡闻了。”张国世淡淡地说道:“麻衣陈家源自宋朝,历史上一直是相门领袖,只是建国后逐渐没落,慢慢地销声匿迹了而已。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陈家的真正实力并不容小觑,他们平时显露的只是冰山一角,据说他们只是为了不引起上面的注意,所以刻意收敛,而且他们自身的家族里也好像出了一些问题,所以一直隐忍。”

“他们出了什么问题?”我知道,从外人嘴里套自己家里的事情,往往能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

张国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后背不疼了?你怎么对别人的事情这么关心?”

我微微一笑:“呵呵,单纯好奇而已,你不想说也就算了。刚才听你说话听得入神,我都把伤痛给忘了,经你这么一提,我还真感觉后背又疼了,要不就麻烦张先生先帮我看看?”

你越是想知道,别人就越是不会对你说,你越是不想知道,别人反而有可能对你说。

此时此刻,张国世必定不愿意先治好我的伤,因为他怕我好了之后,寻机脱身,不教他咒禁十二科。

果然,我这么一说,张国世就像是没听见我的话似的,继续他之前的话题,道:“陈家的问题还是来自于五大目法。据说陈家的远祖陈义山首创了五大目法,并以此达到了相术的最高境界,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个名副其实的神相!但是他发现修炼五大目法对修炼者身体要求极高,比如夜眼要天生六觉极佳,慧眼要三魂之力大圆满,灵眼要正逆阴阳双脉,法眼要五行偏奇等等,而正常人不要说具备所有的这些条件了,就算具备其中一个都已经是极其罕见,所以陈义山为了后代子孙中能再出神相,就在自己的血脉中做了手脚,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强行改变了自己的基因,并把改造后的基因遗传给后世子孙。”

竟然是这样!

这不是陈家的千年危机吗?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