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救命的猫头鹰

我的心中在反复做思想斗争,按理说,他若是好人,我把咒禁十二科全告诉他,也没什么关系,但问题在于我也不会全部的咒禁十二科,就算把实情告诉他,他肯定也不会相信,以为我故意藏着杀招。

而最大的问题在于,他想要学会咒禁十二科,得花费多长时间?到时候,不要说去找阿秀了,黄花菜都凉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学会了,会饶了我吗?

他说的话,我一万个不相信!

我苦苦思索,直到晚上,黑夜再次来临,我也无计可施。

张国世一边吃东西,一边问道:“还没想好吗?”

我咬咬牙,道:“要想学会全部的咒禁十二科,花费时间实在太长,而现在,我又必须得找到阿秀,不然,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教你!”

张国世放下干馍馍,走到我面前,双眼眯成一条线,寒光乍现,分外刺人,他冷冷道:“你这算是要挟我吗?”

我点点头:“是!”

张国世猛地睁开眼,厉声道:“我真的会杀了你!就算咒禁十二科对我有致命的诱惑!”

我撇了撇嘴,笑道:“我知道,你如果不是这种人,倒令我奇怪了。”

张国世重新眯起眼睛:“你是把我看透了,所以才不怕我杀你吗?”

“不,我当然怕你杀我,只是没办法,有些事情比生死的意义更重要。”

“什么事情?”

“很多。比如自由,比如正义,比如光明,比如秩序,比如一切美好的感情……其实可以归结为两个字,快乐,快乐的活着是我一生的追求,我怕不快乐甚于怕死!”

“你的意思是,找不到那个叫阿秀的女人,你就会不快乐?”

“是!会很不快乐!”

张国世沉默了片刻,道:“一个女人有那么重要吗?”

“有!”我毫不犹豫地说。

这时候,一阵轻微的声音忽然在窗外响起,我和张国世都是一愣,随即迅速循声望去。

窗口处有一道黑影悄然滑落,张国世大喝道:“谁!”

大喝声中,张国世左手一挥,窗棂立断,窗纸四散,他右手手掌一扬,“嗤嗤”声响,几道流光飞逝而去,直奔窗口那黑影!

飞针临近,那黑影倏地腾起,扑簌簌飞奔而去。

我和张国世不禁又是一愣,竟然是猫头鹰。

我心中不由得犯起嘀咕,怎么又是猫头鹰?难不成把这里当成它的家了?

张国世喃喃道:“原来是一只野猫子……”

说着,张国世一跃而起,跳到窗口处,双手急挥,四下里“嗤嗤”之声不绝于耳,显见张国世是在乱发暗器,查探四周有没有人。

片刻后,他才停止,怏怏而回。

“继续之前的话题。”张国世看着我,道:“这世界上总有一种人,在没受到什么痛苦时,会想当然地把自己当做英雄,并天真地以为自己能承受住任何打击和折磨。其实,这都是一厢情愿而已。你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我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当英雄。普通人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张国世道:“我实在不愿意折磨你,但是你非要这样……”

说着,张国世倏地伸出双手,一手捏着我的右手手腕,另一只顺着右臂往上,扣在“手三里”处,中指点了一下,然后猛地往下按压!

一股剧痛突兀的传来!

臂上虽然无力可用,但也下意识地想动,可张国世已经牢牢地捏住我的手腕了。

我一口气吸在喉间,疼得无法下咽,疼得几乎要放声惨叫,但我忍住了。

张国世冷冷地注视着我,嘴角露出一丝残忍而快意的笑容,他扣在我穴道的中指继续增加力量,那疼痛已经深入骨髓,我的眼前渐渐有了昏黑的感觉。

但我强迫自己的双眼睁开,一动不动地与张国世四目相对,渐渐有汗水从额头上留下,经过眼睛,我还是眨都不眨。

既然死都不怕了,那疼痛也没什么。

但虽然这么想,真实的生理反应还在,我全身都开始瑟瑟发抖,呼吸也越来越重,越来越不顺畅,眼前已经出现一阵一阵的晕眩感,这些已经不受我的意识控制,我只是勉力强迫自己没有昏过去而已。

“陈元方,人是会疼死的。”张国世淡淡道。

“我……我相信,信你。”我哆哆嗦嗦地说道,嘴角咧开,露出一丝笑意:“因为,你,你是,医……医生。”

张国世的眉头跳了一下,握着我手腕的手指忽然用力,那里的骨头立即传出类似崩裂的声音!

我的眼前瞬间漆黑一片。

我知道下一刻,自己必然晕厥,所以我猛地咬破舌尖,突如其来的疼痛和咸涩的血液让我又清醒过来。

原来还是可以以疼攻疼的。

我没心没肺地“嘿嘿”笑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因为注意力转移的缘故,所以,我开始强迫自己脑海里不断地出现同样一句话:“我没有胳膊,我没有胳膊……”

疼痛,似乎越来越加剧了,但是那感觉,却仿佛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脑海里已经有了自我定义的错觉,这不是我的胳膊,是别人的,那疼痛也不是我自己的,不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胳膊。

突然间,我发现,自己遍布全身的三魂之力潮水般涌动,尤其是两臂之上的魂力,竟全部缩回六阳之首——头部。

在同一时间,手臂上的痛楚一点都感觉不到了!

这难道是……自我催眠吗?

我脑海里灵光一闪,竟在这时候,忽然想到了咒禁十二科里的某些东西,那些东西庞杂而快速地在我脑海里来回流窜,注意力难以集中的我一时间无法捕捉。

不过这时候也不是想那些东西的时候。

我看着张国世,笑道:“张先生,只要我挺过了开头,就不会输在任何时候,放心,我一定不会求饶的。”

张国世“哼”了一声,一把丢掉我的胳膊,肘关节以下、手腕上都已经肿了一大圈,手三里处明显出现了一个大包,但那里毫无知觉。

“看来疼痛对你无用。”张国世面无表情地说:“我累了,不想再和你这么玩下去了。”

我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决定做一些有实质意义的事情。”张国世抓起我的手,赞叹道:“好一只柔软纤细的手啊,简直不像是男人的。”

张国世一边说,一边摩挲着我的手指,我不知道张国世想要干什么,但他这行为让我分外恶心,我说:“手指纤细柔软,乃富贵之相。像你那种,短粗而坚硬,筋散而骨露,命中孤寒而下贱!”

张国世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不愧是麻衣陈家的少家主,我确实孤寒,做的事也下贱。但你有没有相过自己的命?”

我说:“相人莫相己。我们的祖训。”

张国世叹息道:“那可惜了,你如果给自己相过的话,或许会知道,今天你这有富贵之相的手指头,要少几根了。”

我心中一凛,沉声道:“你要取我的手指?”

张国世道:“人们常说十指连心,所以我想要看看,这句话在你陈元方这里适不适用。究竟是你的手指连着你的心,还是那个阿秀连着你的心。”

张国世的这几句话,说的我身上冷汗直流,手指若是没了,我这一辈子可就废了!

张国世见我脸色稍变,笑道:“怎么样,为一个女人这么逞英雄,真的不值得。”

我摇了摇头,道:“逞英雄都逞到这时候了,再放弃不好看。自从阿秀随我一起跳崖之后,我们的命就连在一起了,所以,区区几根手指头,就随你拿去好了。”

张国世目光一沉,手中寒光一闪,一把五寸长的利刃陡然出现,他把刀刃逼近我的手背,冷冷道:“你以为我在说笑是吧?我数到三,如果你还是不回转心意,我就割掉你的左手小指!然后再数三声,割掉你的右手小指!以此类推,直到割掉你的十根手指以后,咱们休息,明天继续其他部位!”

我默默无语。

张国世深吸一口气,道:“一,二……”

他已经把我的左手抓起,小指单独露出。

我连忙叫道:“等一下!”

张国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怎么样?”

我说:“能不能先打点麻醉剂?”

“你!”

张国世大怒,举起我的手,一刀就要削下!

“咕咕喵!”

一阵凄厉而诡异的叫声蓦然响起,我和张国世都不由得浑身一顿,这时候,“嗖”、“嗖”的几道风声大起,紧接着,一道黑影猛然从窗口冲进屋子里,斜刺里朝张国世扑了过来。

张国世就地一滚,然后拔地而起,落到屋子一角,朝那黑影骂道:“好一个扁毛畜生,果然有些鬼门道!”

那黑影不是别个,正是之前出现过两次的猫头鹰!

那猫头鹰在空中扇着翅膀,两只绿幽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张国世,张国世一动不动,手慢慢往口袋摸去。

就在这时,那猫头鹰骤然呼啸一声,猛地朝张国世俯冲过去。

张国世又是一跃而起,腾挪到窗口附近,那猫头鹰扑了个空,张国世趁机把手伸进口袋,又抽出来,正要扬起,窗口处一道白影“嗖”地掠了进来,寒光闪处,一柄长剑已然抵住了张国世的喉咙!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