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面纱之后

这转瞬之间的变故让我和张国世一起目瞪口呆!

只见一个上身月衫,下身蓝裤,面带纱巾的俏丽身影持剑站在窗口附近,月光照进来,洒在那身影之上,凉风浮动,暗香流溢,那人的风姿更显绰约。

我一眼瞥见一串小铃铛被一条红色的线绳系在她的左臂上。

原来是她,她是华明、陈弘生提到的那个女孩儿!

只是,她的身量和阿秀如此相似!

但我看不见她的脸。

那面纱已经将她的整张脸全部盖住,就连眼睛也没露出来。

我知道那面纱是特制的材料,从里面能看见外面,从外面却看不透里面。

她的头发盘在头顶,整个人看起来很高,似乎比阿秀要高一点,但或许,那只是发型不同的缘故。

可我没见过阿秀这样的衣服,这般的打扮,更没见过阿秀使剑。

而她刚才从窗口跳下的动作,太过迅捷,功夫只好,根本不是阿秀能比得上。

还有那头猫头鹰,它现在已经完全安静下来,落在窗台上,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小屋里的一切。

我的感觉没有错,有人在跟踪我和张国世。

这头猫头鹰,以及这个神秘的女人,都在暗中窥视我们。

“你是谁?”

张国世一动不动,沉声问道。

那个神秘女人没有回答。

张国世又道:“洪不诠的尸体是你弄走的?床板上的被褥是你带来的?”

那个神秘女人还是没有回答。

“你这样到底想要干什么?”张国世又问了一句话。

“你要死还是要活?”

那个神秘女子终于开口了,那声音冷冰冰的,仿佛没有一点点感情,森凉之意,让人不寒而栗。

至于她的音调,更是怪异,竟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反而像是从动物,比如说鹦鹉口中发出来的。

笨拙而古怪,仿佛好久没说过话一样。

我从这音调之中,没发现一丝一毫阿秀的痕迹,我不禁有些失望。

原本,我是希望她就是阿秀的。

只听张国世轻笑一声,道:“只要是正常人,就不想死,我当然是要活。”

“别废话!”那神秘女人冷冰冰道:“把解药拿出来!”

“解药?”张国世疑惑道:“什么解药?”

我却心中一动,莫非是解除我所中之毒的解药?

果然,只听那神秘女子道:“解陈元方身上之毒的药!”

她知道我的名字,她认识我?

张国世也道:“你认识他,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那神秘女子道:“我也知道你是张国世,难道我也认识你?少说话,快拿解药!”

张国世沉默了一下,忽然笑道:“我这里有两个中毒的人,难道只给陈元方解药吗?”

那神秘女子愣了一下,道:“什么意思?”

张国世悠然道:“昨天夜里我们进到这个屋子,发现这里变化很大,而我们又想不出来是谁来过,更不确定那个人还会不会再来,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就留了一手。”

我暗道一声:“不好!这个张国世如此阴狠多疑,他必然在什么地方下毒了!”

那神秘女子没有说话,但我看见她的剑尖已经开始颤抖。

已经毒发了吗?我的脸色变了。

张国世也看见了,他更加得意道:“我在屋门周围以及窗户周围都撒了毒药,只要有人从这两个地方过,那就必然沾上我的毒药。这毒药也不是有多厉害,只不过会让人用不上力罢了。”

张国世的话音刚落,那神秘女子手中的剑“当”的一声落在地上,我的心陡然一凉,张国世却“哈哈”大笑起来。

“好阴险!”

那神秘女人骂道,身子摇摇晃晃地往后跌去,几乎瘫倒在地上。

“不要用力!”我大叫道:“只要不用力,就没有什么感觉,你就当自己是个力气用尽的人!”

那女子听见,果然又站的稳了一些。

“让我看看你的脸,究竟是什么模样。”说着,张国世便伸手去揭那神秘女子的面纱。

那女子急忙闪躲,一用力,身子就又往下跌去。

张国世迎上去,他的手刚刚碰到面纱的一角,那静卧窗口的猫头鹰猛然腾起,怪啸一声,冲张国世扑去。

我心中大喜,那猫头鹰浑身是毛,即便是从窗口穿过,也绝不会中毒!

张国世大骂道:“扁毛畜生,不要以为我杀不了你!”

说着,张国世奋力扑向那猫头鹰,左手针,右手刀,攻得密不透风,势必要将猫头鹰毙于手下!

那猫头鹰倒也机灵,动作极快,左右滑翔,上下飞舞,行动往往出乎意料,与人类大不相同,数息之间,张国世竟然没有得手。

跌在地上的那神秘女子默然坐着,一动不动,只是手上的铃铛在轻轻晃动,竟像是无风自起,但铃声却几乎细不可闻。

我正看得诧异,猛听见“嘭”的一声响,急回头时,屋门已经大开!

张国世正闪躲着猫头鹰的扑击,这时也不由得分神去看门口,而门外忽然掠过一条纤细的红影,像蛇一样,“嗖”的蹿到未及提防的张国世身上,只听张国世“哎呀”一声,手掌急往脖子上打去。

“咯咯咯……”

一阵清脆的笑声中,那红色的影子一闪而逝,掠回门外,只见一个身穿花白色旗袍的绝色女子已经站在门口处,玲珑有致的身子在月下熠熠生辉,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一双美目正笑吟吟地往屋内张望。

“丁小仙!”我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哟,没想到人家换了一身衣服,你还记得人家啊!”丁小仙笑靥如花道:“怎么样,这样穿是不是更好看,更显身材?”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张国世却捂住脖子,一只手紧紧攥着,似乎是在使劲地捏脖子上的肉。

丁小仙道:“张医生,不要费力了,没用。那是我养育的红蜥蜴伤了你,剧毒无比,五分钟内没用解药,立即毒发毙命!”

张国世急道:“你要什么条件,快说!”

“聪明!”丁小仙笑道:“把他们两个的解药拿出来!”

张国世没有多说废话,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塑料瓶子,拧开口,分别丢给我和那神秘女子一人一粒药丸。

我嗅了嗅那药丸,隐隐有一股苦味,再看张国世的表情,知道那是解药,便塞进嘴里咽了下去。

那神秘女子也把药丸给吃了。

丁小仙这才把红蜥蜴的解药丢给张国世,张国世飞快地把药吞进嘴里,喉结上下一动,“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让人痛快。”丁小仙看着他笑道:“红蜥蜴的毒太过霸道,发得快,解得慢,因此你虽然吃了解药,但是却得等十二个小时才能完全把毒素排出去,在这期间,你最好是一动不动,什么也别吃,什么也别喝,要不然,毒没排干净,可不能怨我。”

张国世恨恨地看着丁小仙,没有说话。

丁小仙浑然不怕道:“我没有杀你,已经是对得起你了,你还敢瞪我?”

张国世低头不看丁小仙,丁小仙“哼”了一声,又笑了起来。

她这个人仿佛天生爱笑一样。

张国世的毒药倒是解得十分快,大约五六分钟左右,我便感觉自己好了,就像是饿得虚脱之人,吃饱饭恢复体力一样,渐渐地,我又行动如常。

那神秘女子也站了起来,猫头鹰“嗖”的飞起,落在她的肩膀上,两只绿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盯着我。

“谢谢你们。”我朝她们说道。

“不用客气。”丁小仙笑道。那神秘女子却是什么话都没说,人往门口走去。

我急忙道:“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丁小仙道:“我可不想救你,还不是因为她。”说着,她指了指那神秘女子。

“因为她?”我疑惑地看着那蒙面女子的背影,心中迟疑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到底是谁?”

她头也不回地道:“你不认识我。救了便救了,没有什么可说的。”

说完,她又对丁小仙道:“还不走?”

丁小仙撇嘴笑笑,然后朝我眨了眨眼睛,我疑惑顿生,快走几步,到那神秘女子身旁,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

“不能!”那女子斩钉截铁道。

说完,她闪身就往外走,我心中着急,伸手去拽她的衣服,堪堪拉住她的衣摆,她往前一撑,便脱身了,但一件东西从她衣服里掉了出来,落在地上。

她听见声音,忙回头去看,我也往地上看去,只见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皮囊。

我微微一愣,道:“这是……好熟悉的东西。”

她慌忙把皮囊捡起,正要塞进衣服里,我猛然想起来,坠崖之后,山谷之中,我和阿秀点燃篝火时,用的是火柴,而那火柴是从阿秀随身所带的防水皮囊中拿出来的。

那皮囊正是刚才这女子落在地上的那个!

我绝不会记错!

世间也绝不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物事!

“阿秀!”

我大叫一声:“你这是做什么!”

那女子微微一颤,道:“我不是阿秀!”

说着,她飞快地朝屋外奔去,我一怔,也随即跑了出去,丁小仙站在门口,一把拉住我,笑吟吟道:“你追她干什么?”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