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都是假的

神秘女子走得好快,我被丁小仙拉了一把,她的身影便已在几丈开外。

“放手!”我朝丁小仙怒喝道。

丁小仙兀自抓着我的胳膊,笑嘻嘻道:“哟,怎么这么凶?”

我奋力挣了一下,丁小仙力大,我没有挣开,而那神秘女子的身影已渐渐消失在黑暗中,我对丁小仙怒目而视,大声道:“谢谢你救我一次!但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怎么个不客气法?”丁小仙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把另一只手也搭在我的肩膀上,她整个人和我面对面,贴的极近,就连她的呼吸气息都喷到了我的脸上,她绽放着那种足以让任何人神魂颠倒的笑容,道:“不客气地吃了我吗?”

我一怔,感觉脸上痒痒的,胸膛也痒痒的,我忍不住低头一眼,只见丁小仙的胸脯已经隐隐蹭到了我的身上,我只觉脑袋里轰然一声,脸热辣辣了一片,我窘迫异常地推开丁小仙,沉声道:“有话好好说。”

“咯咯……”丁小仙面若桃花,一双眼睛亮如星辰,却又似两泓秋水,清澈、湿润而深情,她笑道:“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在害羞什么?”

我不想再搭理她,急忙扭头去看那神秘女子,但是树影横斜,夜风如歌,一片皎洁的月光之下,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我慌忙四顾,竟不知道她从哪个地方消失。

“阿秀!”

我往前奔跑几步,然后竭力大喊。

“你回来!”

偌大的山谷之中,我的声音显得极其渺小无力,瞬间便消散在旷野里,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回来。

“喂,你不是要跟我好好说话吗?”丁小仙不知何时又走到我的身边。

“都是你!”我愤怒地看着她。

丁小仙撇撇嘴:“不是我,你还有命在这儿大喊大叫吗?”

我一时无语悲愤,竟用力跺了跺脚,长叹一口气,心情低落到谷底。

丁小仙笑道:“你怎么像个怨妇似的?”

我愤然说:“你既然救我了,为什么不救到底?”

丁小仙说:“你是说我不让你追她吗?”

我恨恨道:“对!”

丁小仙道:“你为什么要追她?”

我大声道:“因为她是阿秀!我跟她一起到这里的,她是我的朋友!”

丁小仙道:“只是朋友?”

我“哼”了一声,道:“不管你的事。”

丁小仙嫣然一笑,道:“你真以为她是阿秀?”

我冷冷道:“难道不是吗?”

丁小仙道:“那她为什么不与你相认?”

我顿了一下,然后道:“我不知道,所以我要追上她问清楚。”

丁小仙道:“我知道原因。”

我诧异道:“为什么?”

丁小仙道:“因为她根本不是你的阿秀。”

我一愣,然后冷笑道:“你胡说!她既然不是阿秀,为什么要救我?她既然不是阿秀,为什么要蒙着面,而不敢以真面目来见我?她既然不是阿秀,为什么身上会有阿秀的东西?她既然不是阿秀,为什么我叫她时,她会惊慌失措?她又为什么要逃?”

丁小仙笑了:“这些问题,你应该问你自己,而不是问我。如果她是阿秀,为什么蒙着面见你?如果她是阿秀,为什么见了你要跑?”

我顿时语塞,无话可说。

因为这些问题也困扰着我,只不过我刚才还没时间细细思索。

可现在想来,这些问题分明都是让人无法得出结论的问题。

丁小仙道:“你见了她就方寸大乱,难道你从来都没有想过,我这个拜尸教的堂主是跟她一起来的,而我又为什么会来救你呢?”

“对呀,为什么呢?”我喃喃道。

“自己想想吧。”丁小仙笑嘻嘻地说。

我从来都没遇到过这么复杂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我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不行!我还是要找到她,我相信她就是阿秀!只要找到她,所有的问题就都有答案了。”我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猛地站起来,大踏步往前走去。

丁小仙没有再阻拦我,只是在我身后跟着,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但我知道,就算我问她,她也不会回答;即便她回答,也是风言风语;即便她不风言风语,也是谎话。

她在我身后,不远不近,时不时地对我说话,我一句都没有理她,她也不生气,继续自娱自乐,好像永远都很开心的样子。

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是隐隐记着那神秘女子跑出去时候的方向,我便朝着那个方向前行。

走路,是一个很好的运动,它往往能缓解人的烦躁心绪,在消耗人体力的同时,帮助人去思考一些问题。

所以很多人思考问题的时候,就会走来走去。

现在,我的心情已经不在那么烦躁,我也能很好的思考一些问题。

我首先想到的是,那个神秘女子一定就是阿秀,这个结论既得自我的感觉,也得自我的推理。

她一直在跟踪我,但目的不是害我,而是暗中保护我,所以她才会及时出手,让我免除了被张国世砍掉手指的厄运。

她蒙面,她变声,她换衣服,只是不想让我认出她就是阿秀。

那么,她为什么不想让我认出她来?

原因很简单,有些事情,她不想让我知道。

有哪些事情是她不愿意让我知道的?

有很多,比如武功,她的武功其实很高,至少与江灵在一个水平。

再比如技能,她能控制动物,那个猫头鹰就受她操纵。

甚至在坑道中,我所遇到的那个金头蜈蚣,也极有可能是她控制的,因为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感觉有人在暗中窥视我、跟踪我。

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她的新衣服是从哪里弄来的?那床新被褥是从哪里弄来的?她跟丁小仙为什么会认识?

这些事情,都是她的秘密,她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

至此,所有的问题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她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她的秘密?

答案只有一个,她不想让我知道那个看起来简简单单的阿秀,其实很复杂。

想到这里,我额头上冷汗直流,脊背上寒意遍布,就连我的心,也一下子凉透了,甚至我的双手,也忍不住哆嗦起来。

因为我忽然想起来一句话,江灵说过的话:“元方哥哥,他们是假的!”

“他们是假的,他们是假的……”我喃喃道。

我一直想不通江灵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现在想通了,“他们”中有一个人是阿秀,阿秀是假的。

不对,不仅仅是阿秀,了尘师太也是假的!

坠崖前后的几天时间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都没有好好梳理,现在想来,有太多的疑点。

第一个问题,了尘师太遁入空门这么多年,就算她没有真的了断尘缘,但一个年过七旬的人,又怎么会把自己的感情经历那么露骨地说给我们这些晚辈们听?

第二个问题,了尘师太一直满口仁义道德,顾念同门情谊,但是她怎么会亲自劫持周小桃,甚至在罗千漠死的时候,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第三个问题,田老大突然到来,周小桃和罗千漠都有反应,也都认出田老大的身份,但为什么唯独了尘师太没有任何反应?她为什么与田老大没有任何交流?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所谓的“了尘师太”并非真正的木菲清,她是另一个人假扮的,所以她才会像讲别人的故事那样,讲述自己的感情,所以她才不认识田老大,所以她才会对周小桃、罗千漠没有同门情谊。

那真正的了尘师太哪里去了?

不知道。

或许是失踪了,或许是去世了。

她已经十多年没去见过周小桃和罗千漠,所以就算是有人假扮她的样子,周小桃和罗千漠也不会发现。

想清楚了了尘师太的问题,接下来就是阿秀的问题。

崖上,被老爸击昏的孟丁浩为什么那么快就醒了过来?与他同时晕倒的包丁杰为什么没有醒来?而且孟丁浩为什么恰巧在江灵等人来时醒来?阿秀为什么敢跟我一块跳崖,难道真的喜欢我喜欢到同生共死的地步了吗?

崖下,我们在拜尸教地界中被飞头巫攻击时,阿秀为什么能在第一时间内做出正确的破解方法?当洪不诠被我魂力攻击成痴傻的状态时,阿秀怎么会碰巧被树枝挂到衣服,露出整条胳膊,以致于洪不诠旧态复发?

答案很简单,孟丁浩是被阿秀弄醒的,当时阿秀就在孟丁浩身边。

她看见江灵等人出现,害怕对方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便将孟丁浩弄醒,以致于孟丁浩朝我袭击。

她跟我跳崖,或许正是因为她知道跳下去不会有事。

她知道飞头巫,所以才会在飞头巫突然攻击我们的时候,做出最及时、最准确的反应。

她也知道洪不诠,她故意激发洪不诠的本性,正是为了让洪不诠发难,劫走她,从而离开我身边。

原来如此。

“哈哈……哈哈哈!”我猛地停住了脚步,仰天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却像被抽空了灵魂一样。

我感觉自己不但可悲,还可笑,也可怜。

天际,月影西沉,落落霞光,映照着浮生如梦。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