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还有疑虑

我也感觉有些难为情,但还是硬着头皮道:“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我是很喜欢你的。自从咱们在金鸡岭上,见过你的第一面之后,我就喜欢你了。”

江灵的脸越发红彤彤了,她把头垂的很低,下巴都挨到胸口了,只听她小声嘟囔道:“那时候你还说我是女鬼呢……”

“对。”我看着江灵害羞的样子,自己反而不难为情了,还感觉有一点好笑,再想起初次遇到江灵时候的情景,我便忍不住笑了:“我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又是大半夜遇见的,当然以为你是女鬼了。”

江灵“哼”了一声,道:“你就知道你是见我漂亮,然后才……然后才……”说到这里,江灵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才什么呀?”我笑着捧起江灵的脸,想把她的头抬起来,但江灵死活不抬头,脸烫的像发烧了一样,简直能煎个鸡蛋。

看她害羞成这样子,我越发得意,更加使劲地往上捧她的脸。

忽然间,腰际一阵剧痛,我“哎唷”一声惨叫起来。

江灵竟趁我不注意在我腰窝使劲拧了一把。

我疼得呲牙咧嘴,倒抽冷气,用手来回揉。

江灵这才抬起头来,得意地笑道:“让你不老实!”

她这一抬头,我便见她青丝稍垂,眉目如画,两抹绯红映在脸颊,一缕浅笑嵌在嘴角,竟如同天仙一样,我不禁有些痴了,嘴里也喃喃道:“灵儿,你真好看。”

江灵连忙又把头低下去了,口中轻声道:“看你那傻样……”

我微微晃过神来,想到自己要说的正话还没说完呢,便继续道:“灵儿,你知道我对你心,我也知道你对我的心,我想咱们两个应该是互相理解的。但你却还总是误会我。你明明一路跟着我和老爸,却一直不见我们,而且一看到我和阿秀稍稍亲近了,你就跑,都不给我一点解释的机会。”

江灵低着头,嘟囔道:“你都那样了,是人都会生气的,既然生了气就肯定不会让你解释。”

我反问道:“越不解释,误会不就越深吗?”

江灵低声道:“话是这么说,但当时还是会很生气。你不知道女孩子生起气来后都很不讲理的吗?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不打你、骂你就够了,哪里还给你解释的机会。”

我道:“其实,有时候,你这样做,反而会把我推向对方。”

江灵猛地抬起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认真道:“比如我和阿秀本来没有什么事情,你一直怀疑我,误会我,我不由自主地就会产生抗拒和厌烦心理,潜意识里反而会跟阿秀亲近。”

江灵愣了一下,脸色微微变化,片刻之后,她才道:“那你现在是站在哪一边的?”

我笑着握起了她的手,道:“我现在当然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江灵也笑了,然后眨眨眼道:“女孩子的心思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一心一意对她好,她就不复杂。但是你要是犯了一点错,那么你就处处是错。所以以后你要小心点,不要总是犯错!”

“一定不会的。”我说。

我和江灵经过这么一次意外的相遇,还有如此敞开心扉的谈话,我们仿佛彼此又熟识了很多。

我想,如果真让我选一个自己最爱的人,或许就是江灵吧,虽然她有些刁蛮,有些倔强,但我就是喜欢她。

说不上来为什么,但也不必要非得弄明白,感情这种事,本来就是糊糊涂涂的。

但是,如果不是我发现阿秀的秘密,或许我们还不会如此,把事情说的近乎透明。

可阿秀真正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又有谁知道?

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我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纠葛,又有谁知道?

我忽然忧心忡忡,因为我发现,即便是阿秀在骗我,我也无法真正地痛恨她,之所以愤怒,只是太伤心罢了。

人常说无毒不丈夫,但是想要真正毒起来,却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忍不住苦涩地笑了。

江灵道:“元方哥,你还有要问的事情没?”

我按下阿秀的念头,想了想,道:“我现在很好奇我落崖之后,你们在崖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田老大、孙嘉奇、周小桃他们呢?一起下来了没有?还有孟丁浩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看见他的尸体被抛下崖来了。”

江灵回忆道:“当时你掉崖之后,你爸爸惊得腿都软了,我看他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心情,但是浑身都在发抖,师父阻止我跳崖之后,你爸爸就试着从崖上往下爬,结果没有成功,自己还差点掉下去。”

听到这里,我鼻子猛地就酸了,母子连心,父子也连心,此时此刻,我心中更加思念深沉的老爸。

江灵看了我一眼,道:“木菲明当时也惊恐无比,她冲到崖前俯身下望,大声呼唤阿秀的名字,眼泪都出来了,看样子她和阿秀的感情很深,并不像是装的。当时我哭得厉害,师父和太古真人也都被这变故给惊住了,因此我们谁都没有拆穿她的身份。”

江灵说到自己哭得厉害时,脸颊微微发红,声音也低了许多,我看在眼中,心里又是一阵暖流。

不管人生中有多少挫折和痛苦,只要有真情在,我们就有快乐的理由,也有活下去的勇气!

江灵道:“当时只有孙嘉奇还算冷静,他急忙问大家有谁知道下崖的路,木菲明说她知道有一条路可以绕到崖下,你爸爸就急忙催她来找你们。我当时忍不住,就揭露了她的身份,木菲明脸色大变,孙嘉奇和你爸爸也都目瞪口呆。而这时候,孟丁浩忽然跑了。”

我之所以掉崖,就是因为孟丁浩袭击的缘故,但我总觉得当时情况诡异,说不定就是木菲明或者阿秀故意在江灵等人来时弄醒孟丁浩,然后以某种方法控制孟丁浩袭击我的,那些控制华明和陈弘生的黑色虫子不正是最妙的方法吗?

江灵道:“孟丁浩要跑,田老大忽然出手,一枪打死了他!”

我看见孟丁浩的尸体时,就发现了孟丁浩身上的枪伤,当时也猜测是田老大下的手,但一直弄不明白田老大为什么对他下手,听见江灵这么说,我便忍不住问道:“田老大为什么要杀孟丁浩?”

江灵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总感觉田老大当时的状态有些奇怪,像是很暴躁,很容易激动。”

“是的。”我说:“他那时候浑身都是戾气,和我之前见到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而且一出现就杀了罗千漠,很诡异。”

江灵道:“他杀了孟丁浩,大家又是一愣,木菲明却趁机发难,一把擒住孙嘉奇,然后挟持孙嘉奇离开,让我们不要妄动。”

我心中一凛,失声道:“我知道了!”

江灵诧异道:“你知道什么了?”

我道:“田老大与木菲明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或许木菲明用了某种方法控制了田老大!田老大杀孟丁浩,正好给木菲明解围;田老大出现在崖上时,也恰好是木菲明挟持周小桃的时候;我和阿秀之所以认识,就是因为田老大的手下同时抓住了我们两个。这些件事全都太巧合了!还有,田老大故意放走我和阿秀,放走我们时,却只解开我的穴道,不解开阿秀的穴道,现在想来,那一定是故意让我帮助阿秀逃跑,从而让我们两个之间产生一些微妙的感情!如果说这些都是木菲明一手操纵的,也毫不奇怪!”

江灵愣了愣,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阿秀在这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知不知道木菲明的阴谋?”

我叹了一口气,道:“这些答案,只有她自己能回答。你继续说吧。”

江灵“嗯”了一声,道:“木菲明挟持孙嘉奇离开,我们没有妄动,后来孙嘉奇自己回来了,说木菲明并没有为难他,而且他说木菲明已经下崖去了,在下崖的过程中,木菲明会在沿途留下标记,只要我们顺着那些标记走,也能达到崖下。”

我道:“后来你们就找那些标记,然后跟着到了这里。”

“对。”江灵道:“我和师父以及你爸爸一并下山,孙嘉奇和太古真人留在崖上接应我们。田老大打死孟丁浩后,便用枪逼着周小桃同回伏牛派,他倒是并没有与我们为难。”

“田老大……他接连杀人,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一辈子算是毁了。”我喃喃道。

“问完了吧?”江灵道。

我点了点头,道:“暂时想不起来还有什么要问的了。”

江灵忽然拉着我的手,另一只手捡起金木双锋,跳起来道:“那就先别问了。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现在咱们该走了。”

我奇道:“往哪里去?”

江灵道:“找你爸爸和我师父他们啊。”

我喜道:“你知道他们在哪儿?”

江灵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我顿时失望道:“那还是漫无目的地找吗?”

江灵笑道:“那也不用。我们三人下来之后,本来是往那个悬崖下奔去的,结果沿途没有木菲明的标记,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走。幸好你爸爸在途中救了一个老道士,他居然认得你,还告诉我们你就在这里。”

“啊?”我大奇道:“老道士?认得我?谁呀?”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