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章奇人异事

那火就在湖面上燃烧,熊熊火焰,层层铺开,滚滚浓烟,冲天而起,方圆数公里的水面瞬间变成一片耀眼的火海!

就连我们所在位置附近的水面,很快也被大火延及。

我和江灵赶紧往后退开,因为那油烟以及扑面而来,刺人口鼻,熏人双目。

而且一股灼烈的温度已经驱散湖面及四周的凉意,开始逼近人身。

江灵惊骇之余,失声道:“有人要烧湖?”

我盯着那湖面,沉声道:“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你看见刚才那火苗了没有?那火苗是从湖面的东南角开始燃烧,然后蔓延到整个湖面,这就说明湖的东南侧有人!有人才能放火,咱们现在就悄悄地赶过去,去看看那里究竟是什么人,到底在干什么。”

江灵的脸色变了变,道:“我们约定见面的地点就是这个湖的东南角。”

我心中一凛,道:“或许有人从直升机上下来,就落在了那里。”

江灵点了点头,道:“那咱们小心一点,现在就赶过去。”

我和江灵远离湖面,绕着外围,在草木丛中悄然穿行,慢慢往目的地移动。

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就隐隐约约看见一群人站在湖边不远处,对湖面上的大火指指点点。

江灵的目力没有我的好,又走了片刻,她才惊声道:“你看,湖边有很多人。”

我“嗯”了一声,道:“看见他们了。”

我悄悄地数了数,一共有六个人,细看之下,两女四男,虽然高矮胖瘦不同,但他们全都穿着一样的衣服,灰蓝色的长衫和裤子。

不是军装,更像是劳动服。

他们不远处的地上,还堆放着一些背包、工具袋,此外便是几十个醒目的大油桶了。

那些大油桶肯定是用那四架直升机运来的。

由此也可以确定,汽油果然是他们倒进湖水里的!

他们的腰上都是鼓鼓囊囊的,皮带上挎着皮包、皮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武器,而且不少是枪械弹药。

我和江灵又猫腰潜行了一段距离,走到一片乱石处,那些人的动静基本上都掌控在我们的眼中,我们恰好也可以在这里隐蔽身形,所以我们就不再前行了。

我暗运三魂之力,开启慧眼,然后极目望去,我想看看这些人周身附着的魂力都到了哪种地步。

但这一看,我大吃一惊,这些人周身附着的三魂之力都已经隐隐如衣,能成“魂衣”状,绝非常人,最起码已经与华明、张国世比肩。

更可怕的是其中一个女人,魂衣不但成形的极为清晰,而且十分稳定,堪比木菲明的状态!

但那女人的年纪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我之前就说过,魂力强横不等于实力一定强横,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两者基本上可以划等号,除非有特例出现(当然,我就是一个特例,魂力大圆满,武功一点不会)。

这里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魂力如此强横的陌生面孔,还是令人非常吃惊。

我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来,便对江灵低声说道:“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他们不是军人,而是一个特殊组织的人。”

江灵道:“什么特殊组织?”

我道:“你听说过五大队吗?”

江灵喃喃道:“五大队?”

想了片刻,江灵摇了摇头,道:“很陌生,没有听说过。”

我把五大队的情况给江灵介绍了一遍,然后又把华明、陈弘生、紫冠道人的事情给他简单说了一番,最后说:“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另一个五大队的小组,或者小分队,只有他们,才具备这么强的实力,也只有他们才能调用直升飞机。”

江灵咂咂舌,道:“原来上面还有一支这么厉害的王牌。”

我点点头道:“高手处江湖之远,但也在庙堂之上。”

江灵道:“五大队的任务是消灭拜尸教,按你所说,拜尸教的重要分子都已经绝灭干净了,他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又为什么在湖面上放火?”

我摇了摇头,道:“我也很糊涂。咱们看看再说。”

随着汽油的消耗,湖面上的火越来越小,最终完全熄灭,但空气中的刺鼻油烟味,还在四处弥漫。

湖面上一片水雾飞腾,全都是烈火焚烧下蒸发的水汽,如果不是气味太过难闻,这片地方就更像是仙境了。

那些人还在岸上指指点点,像是讨论什么问题。

没过多久,他们便停止了交流。

这时候,一件怪事发生了。

一个胖胖的男人忽然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内裤。

江灵的脸顿时红了,她啐了一口,转过头去。

而另一个头特别大男人也脱了自己的衣服,不过只是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大头男和那个胖子一起往湖边走去。

到了水边,胖子飞身一跃,竟十分灵活轻快地跳进了湖里。

不对,他没有沉下去!

他竟然漂在了水面上!

像那些汽油一样,漂在了水面上!

更奇的还在后面,他忽然盘起腿,像一尊菩萨一样,坐在了水面上,稳稳地,仿佛坐在坚硬的地上一样。

我不由得瞠目结舌,连忙去拽江灵,道:“你快看!”

江灵嘟囔道:“看什么?”

等她扭过头来时,也惊住了。

这时候,那个大头也飞身一跃,往湖中跳去。

我以为他也会像那个胖子一样,漂浮在水面上,打坐。

但他没有。

大头飞身一跃,下落时,坐在湖面上的胖子伸手一拉,便抓住了大头的两条腿,大头的身子立即头朝下往湖水里扎去。

那胖子抓住大头的双脚,就像是握着一截木头一样,往水中戳,戳的很深。

然后,那胖子的身子开始移动,慢慢在湖面上移动,像一艘船,在巡游整个小湖。

而那大头紧绷着身子,一动不动,他的头始终都没有露出过水面,水面上也没有气泡出现。

这实在是一副令人诧异的画面!

如果你不是亲眼看见,你根本不会相信。

就连我,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心中还无比震惊。

幸好我见过太多诡异的事情了,所以,很快也就恢复了正常。

江灵瞪着眼看了半天,让后吐了一口气,道:“他们这是在玩杂技吗?”

我说:“绝对比杂技的难度高。”

江灵道:“你说他们这是什么功夫?那个大头或许是气功很好,所以短时间内不呼吸也可以,但那个胖子怎么能一直浮在水面上?”

我说:“我之前曾经看过一个新闻。新闻报道的是一个十岁的男孩,那个男孩儿也是一个胖子,有一天,他父亲带着他去游泳池学习游泳,等到了游泳池以后,怪事发生了。男孩儿往游泳池中一跳,竟然浮在了水面上,怎么都不会沉下去!”

江灵诧异道:“和现在这个胖子一样?”

“对。”我点了点头道:“当时还有很多专家去研究这件事。”

江灵道:“那最终得出什么结论了没有?”

我笑了笑说:“结论很简单,那个男孩儿的身体密度比水的密度小,所以根本不会沉下水去。”

江灵道:“怎么会有这种人?”

我说:“人体的密度本来就和水的密度相差无几,有些人天生的构造就很奇怪,他的脂肪多,蛋白质少,骨质疏松,整体的密度就会比水小。”

江灵道:“你说这个胖子也是天生的密度比水小的人?”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当时专家还给那个男孩儿起了个外号,叫木人。”

江灵感慨道:“果然挺像木头的,这样的人肯定不怕遇到水灾。”

我也感慨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除了这种人之外,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人,我看过很多类似的新闻,有个报道说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双手能举起一百五十斤的重量;有一个中年男子最喜欢吃的零食是玻璃和铁钉;有一个小女孩的胳膊天生能向外弯曲到九十度;有一个美国大汉每天都要喝两公斤鲜血;有一个澳洲妇女每隔三年就会像蛇一样蜕掉一层皮……”

江灵瞪着眼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到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说:“电视上,报纸上,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书。如果你比较关注这些奇闻异事的话,你也会发现的。”

江灵道:“我才没兴趣呢。那你说说那个把大头埋进水里的男人,在干什么?”

我刚才用慧眼观察了那大头,发现他眼部的三魂之力特别明亮清晰,与一般人十分不同,仿佛戴了一副眼镜似的,但又不是五大目法的缘故,所以他的目力应该非常好。

现在看到他这样做,我顿时有些明白了。

我说:“那个大头肯定是一个能在水下视物,而且视物特别清、特别深的奇人,他们现在一定是在寻找水下有什么东西。”

“寻找水下的东西?”江灵诧异道:“那为什么要烧湖呢?”

我沉吟道:“或许这湖下面藏着什么东西,需要他们用火才能逼出来。汽油烧完了,那东西还没有出来,所以他们就去看看。”

江灵不信道:“你说的倒是很像那么一回事儿。”

“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儿。”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我和江灵同时跳了起来,大惊失色地扭头看去,因为那声音既不是我的,也不是江灵的!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