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零章逆袭

短发女浑浑噩噩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着了魔一样。

陈弘生怒道:“卑鄙无耻!连自家兄妹也倒袭!”

原来在刚才短发女进退维谷,心内分神之际,丁小仙突然出手,放出五只九冥鬼虫偷袭短发女,短发女没有察觉。

紫冠道人和陈弘生却都是一直提防警惕着丁小仙,因此很快发现不对,紫冠道人立即攻击丁小仙,陈弘生则马上出手相救,但丁小仙放虫的速度太快,陈弘生虽然出手及时,却也只击去了三只鬼虫,仍有两只落在了短发女脸上。

华明在一旁跳脚叹息道:“说她坏,你们却不信,非得死了才信啊!一群蠢猪啊!”

面条等人这才算是真正反应过来,一个个惊怒交加,纷纷呵斥丁小仙道:“丁小仙!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可知道背叛九大队的后果吗?”

丁小仙轻蔑地笑了一声,道:“背叛九大队的后果?呵呵……我连浑天成都敢暗算,还怕你们报复我吗?”

九大队众人愣了一下,面条随即问道:“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九大队的人?”

丁小仙“咯咯”笑道:“我的傻弟弟,你到现在才看出来吗?九大队派我来做卧底,却不知道我进入九大队本就是个卧底。”

陈弘生冷冷道:“那个戴面具家伙的卧底吗?”

直到此时此刻,面具人兀自坐在地上没动,连眼睛都不睁,五大队、九大队一干人的混乱,对他来说就像不存在一样。

虽然丁小仙刚才帮了他的忙。

这让我十分奇怪,我想不出丁小仙和面具人之间究竟存在什么一种关系。

朋友还是主从?

丁小仙瞟了一眼面具人道:“算是吧,不过与其说是卧底,我更愿意说是他的朋友。”

这时候,老爸和阴极天已经一前一后极速奔来,老爸和阴极天之间的距离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老爸刚开始追赶阴极天时的样子。

若按阴极天之前所说的话,追上他就算老爸赢,那么老爸这次没有赢。

阴极天奔至水晶棺附近,嗖地停住身影,老爸也立即止住身形,两人再次相视而立。

岸上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又都聚焦在他们两个人身上。

湖中的巨型硕鼠还在昂首盯着空中盘旋的三足怪鸟,它们无视岸上的众人,岸上的人也不知道它们究竟要做什么,眼看着东方天际渐渐发白,人兽各自为战,这情形实在充满了说不出的诡异。

阴极天道:“你我内气相当,身法相当,六相全功中的耳、目、口、鼻、身、心六法,还有耳、目、口、鼻未加比试,这四项中,只要有一项你胜过我,就算我输,你可敢与我比试?”

老爸道:“若你说话算数,那有什么不敢比试的?”

阴极天道:“我说话从来算数。”

老爸道:“那你划个道吧,先比什么,后比什么?”

阴极天道:“耳法有千闻,目法有夜眼,口法有龙吟,这些难以做比,不如先试鼻法中的玄武息。你我下湖,看谁先浮出水面,谁就算输,如何?”

老爸迟疑了一下,回头看着太爷爷,面具人忽然开口道:“你放心,你们未分出胜负之前,我绝不动陈天佑分毫。当然,若是你输了,就另当别论了。”

太爷爷道:“弘道,你可不必管我,须自加小心!”

老爸点了点头,对阴极天道:“走吧。”

阴极天伸手在水晶棺上一抹,将水晶棺盖完全推开,然后轻轻一跃,跳在棺内,缓缓坐下

坐定之后,阴极天对老爸道:“请君入棺。”

老爸毫不迟疑,也一跃而入水晶棺,盘膝坐下,阴极天又伸手去拉棺盖,将水晶棺彻底封闭,然后也未见其如何用力,那水晶棺便开始徐徐驶入湖中。

这时候,湖中那硕鼠终于忍不住朝水晶棺看去,盘旋在空中的三足怪鸟见状,立即飞扑而下,朝硕鼠头顶奋力啄去!

硕鼠蓦然抬头,猛地张开巨口,一道红芒闪电般飞出,正中那怪鸟腋腹之处!

三足怪鸟惨叫一声,胸前鲜血滴落一片,在扑棱棱的乱响之中,三足怪鸟振翅急飞,狼狈逃离湖面上空。

丁小仙忽然蹑嘴长啸,那三足怪鸟在空中盘旋一阵,然后立即奔丁小仙而去。

众人一阵惊讶,原来这三足怪鸟也是受丁小仙指挥的。

湖中硕鼠刚才假装被水晶棺吸引了注意力,使得三足怪鸟倒袭,结果反被硕鼠所伤,可见那硕鼠也是机灵狡猾之物。

再想到之前遭遇的两群烙印老鼠,我心中更加好奇,这些老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又是来做什么的。

在伤了三足怪鸟之后,那硕鼠回头张望了几下,看了看岸上众人,又怨恨地瞟了一眼丁小仙,然后把身子沉入水下,在“咕嘟嘟”的水泡声中,消失不见。

这时,老爸和阴极天乘坐的水晶棺也缓缓沉入水下,不见踪影。

不知怎么的,我一时间竟有些心慌意乱,总感觉老爸这一次下去会遭遇极大的危险,至于什么危险,我又说不上来,总之是心惊肉跳,焦急如焚。

正在心乱如麻时,太爷爷忽然冷声道:“小丫头,你是血金乌之宫的门人吗?”

他这话是朝丁小仙问的。

丁小仙先道:“太爷爷为什么这么说?”

太爷爷厉声道:“闭嘴,不准再叫我太爷爷!谁是你的太爷爷?我问你,你那三足怪鸟可是血金乌?”

血金乌!

我悚然一惊,看来太爷爷也想到了这个东西。

但真的是血金乌吗?

我紧张地盯着丁小仙,只见丁小仙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她笑道:“血金乌?我不懂太爷爷说的是什么意思?”

太爷爷怒喝道:“不准再叫太爷爷!”

丁小仙也不恼怒,嬉笑道:“不管太爷爷认不认我,我还是元方的女朋友嘛,叫您一声太爷爷也是应该的。”

江灵在一旁气得呼哧哧地大声喘气,我也恨不得去撕了丁小仙的嘴,到了这种时候,她居然还是说这种话,这不但让我背尽了黑锅,百口莫辩,更是让太爷爷、江灵心中难受,甚至华明、陈弘生等人心中也会对我产生不满的想法。

太爷爷几乎是目眦尽裂,咬牙切齿地道:“血金乌之宫与我麻衣陈家,是数百年不死不休的世仇宿敌,不共戴天!陈元方若是与你有任何瓜葛,我亲手废了他!”

我听得遍体寒意丛生,心想还好,丁小仙是诬陷我,这不是真的。

丁小仙道:“太爷爷还记挂着《神相天书》的遗失痛楚吧?呵呵……但您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是血金乌之宫的人?”

太爷爷冷哼道:“你身旁的那只三足怪鸟,就是血金乌!只有血金乌之宫才能培育出这种邪物!我之前看出你身上有九冥鬼虫,就猜到你是血金乌之宫的门人,但是血金乌之宫数百年不闻声息,我以为已经灭失殆尽了,不想我还是小看你们这些邪教妖孽了!”

丁小仙正要答话,她身旁一直默然而立的短发女忽然仰起头来,她脸上本来附着的两只九冥鬼虫竟依次脱落。

丁小仙一愣,那短发女大喝一声:“着!”

说话间,短发女嘴里狂喷一口鲜血,丁小仙满脸骇然,狂奔而退,但这变故发生的太快,丁小仙躲避不及,至少有半口鲜血都落在她的胸前!

鲜血甫一沾染丁小仙的身体,她便忍不住嘶声而叫,只见她胸前黑气腾升,嗤嗤有声,她那白色的衣服瞬间烂碎而落,露出白花花的肉,紧接着,胸口处的肉竟然也被短发女的鲜血所腐蚀,变得一片乌黑!

短发女身子微微摇晃,显然是体力不支,但口中却发出了得意的笑声:“我的好姐姐,你以为我着了你的道,却不知到头来,你也得喝老娘的洗脚水!”

丁小仙也不答话,慌乱地从身上摸出一个棕色塑料瓶子,手指飞快地舞动,口里念念有词,那瓶子里瞬间涌出一大群黑色的小虫子。

数十只九冥鬼虫都爬到丁小仙的胸前,然后停在那一片腐蚀处。

丁小仙这才长吐了一口气,眼看着自己胸前的创伤处,一些九冥鬼虫已经开始掉落,然后又有一些九冥鬼虫从那棕色瓶子里跑出来,补充上去,竟像是为丁小仙拔毒。

众人这才晃过神来,面条、笑脸等人一拥而上,去搀扶短发女,然后都满怀敌意地瞪着丁小仙。

华明、陈弘生、紫冠道人也围了上去,丁小仙的处境岌岌可危。

但她竟然还不害怕,而是怨毒地看着短发女,脸上已不见笑容,她恨声道:“六妹,我一向以为你是刀子嘴、豆腐心,没想到你的心竟也这么恶毒!”

短发女“嘿嘿”笑道:“丁小仙,你大概是忘了我是天生毒血的体质吧,你的九冥鬼虫若是有五只飞到我身上,或许我的毒血克制不了它们,但是若是只有两只,小妹我还是能对付得了!刚才喷到你身上的那口毒血,可是小妹的精华,你若用鬼虫吸毒,可就要死掉不少了,小妹真为你感觉可惜。”

太爷爷放声大笑道:“好!好孩子!做得好!”

面具人也缓缓睁开眼睛,对丁小仙说道:“现在需要我帮忙吗?”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