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血雨腥风

面具人此言一出,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骤然落地开花,一时间石破天惊,面具人的话无疑也表露了他与丁小仙的关系,是友非敌。

五大队、九大队诸人都忍不住脸上变色,回头去看面具人。

面具人那一双发亮的晶眸只是淡淡地看着丁小仙,瞟都不瞟其他人一眼。

但谁都不觉得面具人是故意装腔作势,每个人见过面具人的手段,若他帮丁小仙对付众人,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丁小仙见众人的表情阴晴不定,便对面具人笑道:“看来他们都怕你,却不怕我呢。不过你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我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种小事还不用请您出手。当然,您也得时时准备好,要是人家万一失误了,你得赶紧出手救了人家。就好比他们如果用枪,我可躲不过子弹,您就得出手了。”

面具人听见这话,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然后又缓缓闭上眼睛。

诸人之中,面条、笑脸本来打算去拿冲锋枪的,听见丁小仙的话后,再看看面具人,便都放弃了拿枪的打算。

自始至终,面具人的眼睛也从未瞟过出丁小仙以外的其他诸人一眼。

他这种表现无疑是表示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但他的气场却像乌云般笼罩在众人头顶,几乎让众人透不过气来。

在这种强压之下,每个人都知道,对付丁小仙最好的结果是活捉,若是杀了丁小仙,还不知道面具人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举动。

可即便是活捉到丁小仙了,又能起什么作用?

难道面具人能放任他们抓住丁小仙而不管不问不顾吗?

众人心中没谱,本来鼓舞起来一举击败丁小仙的气势一衰再衰,几乎面临竭尽的程度。

华明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浑人,他见大家都有点垂头丧气,便忍不住大声道:“戴面具的,别人怕你,我却不怕!你要敢出手,我就连你一起收拾了!不要把我们都小瞧了,我们五大队、九大队的人,从来只有战死的,没有被吓死的!再说死有什么?我们死了还是人民的烈士,国家的忠魂!”

这实在鼓舞大家不用害怕。

只要不怕死,就什么都不怕!

人迟早都有一死,死了还能做烈士,还能做英雄,这有什么可怕的?

五大队、九大队的人都接受过类似的教育,因此一下子又都振奋起来。

而面具人却未理会华明,眼睛睁也不睁,仿佛没听见华明的话似的,

当你跟一个人说话时,最难堪的不是别人嘲讽你,也不是别人回骂你,而是别人明明听见了你的话却不理你。

这感觉不但让人难堪,还让人难受,尤其是对华明这一种人来说,简直是难受地要死!

华明满脸通红,更加大声道:“戴面具的,我在骂你呢,你是不是聋了?”

面具人依然是无动于衷,丁小仙“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回望面具人道:“你这种不理人的法子可真是绝了,我也学一学。”

华明怒道:“有什么绝的,现在我们一拥而上杀了你,看他绝不绝!大家伙儿,不必怕丁小仙,她的九冥鬼虫再多,也不可能一起弄到咱们脸上,只要咱们中有一人没被虫子袭击到,就能趁隙干掉她!”

众人一听这话,果然都纷纷往前,围逼丁小仙的圈子越来越小。

但是虽然如此,一旦打起来,总会有人被九冥鬼虫袭击,所以每个人的眼睛还是紧紧盯着丁小仙左手上的棕色瓶子,谁都不想做被九冥鬼虫袭击到的倒霉蛋。

因此,大家只是围着,一时间,还没有人有勇气做第一个扑上去的炮灰。

丁小仙笑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立即开打,那我就让你们瞧瞧我的真正手段。”

说着,丁小仙皓腕轻抬,众人见状,都是一惊,以为她又准备放九冥鬼虫,一时间都倒退了半步。

眼见众人个个英雄好汉,竟被一个妖冶女子丁小仙戏弄如此,我心中实在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丁小仙大笑声中,把手腕凑到嘴边,张开两片红唇,露出两排贝齿,然后猛地朝手腕咬了下去!

众人面面相觑,却不知道丁小仙此举是做什么,却见丁小仙身旁的三足怪鸟一下子兴奋起来。

那三足怪鸟之前受了硕鼠一记攻击,伤痛之下一直萎靡不振,双翅耷拉,拖在地上,连脑袋都不抬起来。

但是丁小仙手腕上溢出红血时,那三足怪鸟却精神抖擞,一下子飞了起来,盘旋在丁小仙身前。

丁小仙笑吟吟地将手腕伸到三足怪鸟的尖喙之下,那三足怪鸟立即张开尖喙,口中“嗖”

的伸出一根针筒状的东西,迅速地插在了丁小仙腕上溢出的鲜血中!

片刻之间,三足怪鸟将丁小仙手腕上溢出的鲜血吸得干干净净!

众人尽皆惊愕,我也感觉浑身发毛,这情景之诡异实在让人寒从脚起。

丁小仙却似很享受似的,眼看着手腕上溢出的鲜血被吸的干干净净,竟又伸手去挤压伤口,让血又溢出了许多。

三足怪鸟立即又开始吮吸。

华明忍不住道:“丁贱人,你又在搞什么鬼?”

丁小仙瞟了华明一眼,道:“莫着急,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众人瞧的发愣,一时间却忘了上前。

眼看着鲜血又被吮尽,丁小仙手指轻动,晃动着手中的棕色瓶子,片刻间,那瓶子里缓缓爬出一只虫子。

红色的虫子。

本来全是黑色的九冥鬼虫,竟又爬出了一只通体血红,鲜艳欲滴的红色虫子!

丁小仙将有伤口的手腕凑近红色虫子,红色虫子笨拙地爬了上去。

三足怪鸟看着那红色虫子爬到丁小仙的伤口处,然后一动不动了,三足怪鸟便一口将其啄进口中!

丁小仙大笑道:“乖乖,吃饱喝足了,就去吧!”

只见三足怪鸟吃了红色九冥鬼虫之后,两个眼睛一下子变得红光迸发,骇人无比。

它仿佛听懂了丁小仙的话似的,在丁小仙的笑声中振翅高飞而去,腾在半空中,盘旋舞动,然后蓦的引吭高鸣,凌厉之音,一声接着一声,声声歇斯底里,令人毛骨悚然。

众人仰面看了一阵,均是不解其意,华明忍不住又骂道:“丁贱人,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丁小仙笑道:“你怎么总是这么急?马上就知道了。”

华明哼了一声,然后盯着丁小仙手里的瓶子,道:“我猜你瓶子里现在已经没有九冥鬼虫了。”

丁小仙笑嘻嘻道:“你猜对了,所以不用怕了,快过来抓我呀。”

华明咽了一口唾沫,道:“别以为我不敢!”

说着,华明真又往前走了一步。丁小仙伸出手道:“快来呀。”

就在这时,空中那三足怪鸟凌厉之声高亢到了极点,声透云霄!

众人又忍不住抬头望去,只见那三足怪鸟的身体赫然在缓缓变大!

不错,是在变大!

我看见那三足怪鸟的身体仿佛一只气球被吹了起来似的,一点一点膨胀,整个身体变得浑圆,滑稽而诡异!

这是怎么回事?

答案很快揭晓,那三足怪鸟惨声突然停止,而身体却“嘭”地一声爆炸了!

三足怪鸟的整个身体瞬间变成无数碎片,粉尘一样在空中分散开来,乍一看去,仿佛一片黑红色的云层,朝四处延伸。

紧接着,一股淡淡的异臭之味钻进我的鼻孔,我稍加品味,立即相出,此味大凶,竟有死兆!

“快看!”

我忽然听见笑脸大叫了一声,然后便看见华明、陈弘生等人一起仰面朝着天际同一侧方向望去,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惊恐而又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看不到那个方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很快,我便听到了一阵紧锣密鼓的急凑声音飞速传来,似狂风、似骤雨,正席卷而来,天地间似乎马上要风云变色!

天本来已然亮了,但此时此刻却有一大片阴影覆盖而来,向我预示着黑暗再次来临!

只是这黑暗,不属于黑夜带来的颜色。

是乌云吗?我在心中猜测着。

不是!

因为我很快便看见一大片黑色的云状物撞入我的视线,其大无边,遮天蔽日!

但只是云状物,不是真的云。

云状物中还有无数亮点,一闪一闪,状若星辰。

但那也绝不是真的星辰。

下一刻,我竟然看见“云层”之中露出了无数条腿!

鸟腿!

一阵“红雨”从“云层”之中密密麻麻落下,有的洒向湖中,有的落在地上,有的打在人的脸上。

华明伸手摸了一把脸颊,凑到眼前一看,随即跳脚骂道:“娘的,是血!”

“云层”里竟然下了一阵血雨!

只听丁小仙欢呼道:“上古秘法,血雨腥风!”

我恍然看清那“云层”是无数只三足怪鸟飞在一起,而星辰便是无数只三足怪鸟的眼睛在闪烁!

无数双翅膀一起扇动,铺天盖地而来的都是那种异臭的气息!

“血雨腥风……”

我听见太爷爷喃喃叹道。

就连面具人也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去看这天地间惊怖的一幕!

“血雨腥风……”我在心中也喃喃叹息了起来。

《义山公录》有言曰:“血雨腥风,风雨过而骨肉尽失,血金乌之宫不传之秘技,宫灭而术绝。”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