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章惨烈的杀戮

血雨腥风,血金乌之宫的不传之秘。

在六百年前,随着陈丹聪与陈玄忍的惊世之战落幕,《神相天书》与血金乌之宫一起陨落,这个当时最大的邪教里隐藏的那些神秘而可怕的法术,从此便再也没有在人间出现。

数百年来,玄门术界的人都以为血金乌之宫已经彻底销声匿迹了,因为没人再看见他们的一丝一毫踪迹。

但事实却总是让人失望。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之前在大何庄,我和老爸、二叔骤然遭遇“尸骨蛆”,在何天明墓穴中又亲眼目睹何九叔施展“滴血过气术”,而我自己又被何九叔以“巨冥印封局”暗算……当时我们就怀疑血金乌之宫尚存人世,而何九叔说不定就是血金乌之宫的门人。

到今天,再看到丁小仙招来“血雨腥风”,我已几乎可以确定,血金乌之宫一定还在人间!

但是,所谓的“风雨过而骨肉尽失”,却不知是怎样一幅景象。

但我知道华明、陈弘生、面条、笑脸等人在“血雨腥风”的攻击下绝对是性命难保。

成千上万的三足怪鸟盘旋在空中,一双双嗜血发亮的眼睛无不散发出让人蚀骨心悸的恐惧。

天空中的“血雨”还在不停地落下,偶有几滴落在面具人和太爷爷那边时,面具人都是轻轻挥手,将那些血雨弹开。

后来,血雨渐多,面具人干脆站起来,从怀中摸出两张黄纸符咒,噬指出血,染红符咒,虚空一抛,那符咒“腾”地燃烧起来,面具人又伸出双臂,轻轻舞动,在空中无声地虚画了一个大圈。

做完这些后,面具人又缓缓地坐了下去,而空中那些“血雨”再也没有落在面具人和太爷爷所在的那个圈子里。

就仿佛他们那里实质存在着一片可以遮风挡雨的屏障一样,虽然我实际看不到什么东西在那里。

看来面具人不但精通六相全功,还精通一些不为人知的秘法绝技。

但是,华明、陈弘生紫冠道人、面条、大头、笑脸、胖子、长发女、短发女包括躺在地上晕死未醒的浑天成就无法抵挡那些“血雨”了,那些血雨落在他们身上,马上殷红一片,看上去个个都血迹斑斑,狼狈而瘆人。

华明恼怒异常,一边擦身上的血,一边凑到鼻子上闻,然后指天大骂道:“臭死老子了,这些扁毛畜生是作死吗?”

指天骂完,又回骂丁小仙道:“丁贱人,找这么多死鸟吓唬啊!”

太爷爷忽然高声道:“弘生,你们这些小娃娃赶紧找些地方藏起来吧,这空中的血臭味太过异常,甚至有凶死之兆!我虽然不知道那小妖女到底要干什么,但是这‘血雨腥风’确实是一门异常残忍的邪术,活人一旦中招,必死无疑!且死状极惨,骨肉全无!”

陈弘生、紫冠道人、华明等都是一愣,丁小仙“咯咯”笑道:“不错,太爷爷果然见多识广,说的一点也不错,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只要他们身上染上血金乌嘴里淌下来的血雨,血雨中的那种独特的气味便会入肉附骨,挥之不去。只要我一声令下,催动它们发起攻击,它们就会一涌而下,扑到你们身上,成百上千的血金乌围着你们一个,将你们的血吸干,肉食尽,甚至连骨头也吃光,渣都不剩!这便是血雨腥风的威力。”

华明、陈弘生等人脸色大变,他们仰头看看空中那些数不尽的、已经完全遮天蔽日的庞大的血金乌群,个个都冷汗直流。

长发女脸色惨白的从怀里掏出一块儿手帕,奋力擦拭脸上的血迹,似乎是想要把血迹连带那种异臭之味全都抹除。

但丁小仙却冷笑道:“好妹妹,不用费力擦了,就算你把脸上的皮揭掉,那味道还是有的。血雨腥风,雨是密密麻麻的,风是无孔不入的,我说过这味道会入肉附骨,自然并非虚言。当血雨滴到你皮肤上时,那味道便会从你毛孔里深入进去,钻到你的血液里、骨髓里。当然,如果你这次侥幸不死,去烈日之下暴晒十五天,还是能散掉这些像女人一样粘人的味道。”

长发女颤抖着,把手放了下来。

面条忽然怒道:“丁小仙,我们与你拼了,既然你要害死我们,我们便与你同归于尽!”

说着,面条又招呼笑脸、大头、胖子道:“咱们都去拿枪,就算死,也要拿丁小仙垫背!就算死,也要死在自己枪下,不能让那些鬼鸟糟蹋!”

丁小仙笑吟吟道:“好弟弟,你最好别动,不然我会让你知道,血金乌杀人的速度比你去捡枪打子弹的速度要快很多。”

陈弘生看看天上的血金乌群,又看看丁小仙,脸上阴晴不定,然后又转头去看太爷爷,太爷爷沉声道:“无处可躲,就躲到水里去。”

陈弘生立即会意,大声道:“大家都快跳进湖里去,若是那些鬼鸟袭击,大家就沉在水里,不要露面,实在憋不住了就露出鼻孔缓一口气,然后再缩回去。这样虽然委屈,但总比死了强!”

说完,陈弘生当先往湖里奔了过去,紫冠道人也跟着跑了去,华明跺了跺脚、叹了口气紧随其后。

面条、笑脸、短发女、长发女微微迟疑之后,也纷纷往湖里逃去,临到湖边,都一跃而入,众人的身子都有一多半没入水下。

然后他们都劫后余生似的长出了一口气,回望岸上,却见胖子还呆呆地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华明大叫道:“死胖子,你还不快过来!真的要死吗?”

胖子惨然笑道:“我不去了,我还是陪着大队长待在岸上吧。”

泡在水中的长发女突然醒悟道:“胖哥天生的身体密度奇小,沉不下水。”

众人都是一愣,随即都默默无言起来。

胖子像木头一样,沉不下水,就算别人按着他也沉不下去,说不定还会把按着他的那人一起浮出水面。

大头忽然激动道:“我也去,陪着胖哥、大队长一起死!”

说着,大头就要往岸上游去,他旁边的面条、笑脸一把把他拖了回来。笑脸骂道:“白白送死很有义气吗?既然你不在乎这条命,为什么不留着杀敌报仇!”

大头闻言,默默地又沉下水去,脸上瞬间热泪横流。

岸上的胖子缓缓地走到浑天成身边,坐了下去,眼中满是怨毒地看着丁小仙,狠狠道:“叛徒,让你的鬼鸟来吃胖爷爷的肉吧,然后你就等着胖爷爷变成厉鬼要你的命!”

丁小仙看看浮在水中的陈弘生等人,又看看坐在岸上的胖子,然后笑道:“可爱的胖弟弟,他们以为躲在水中就没事儿了,其实他们错了,姐姐这就让你见识一下水火可侵的‘血雨腥风’!”

说着,丁小仙嘬指长啸,吼间登时发出一阵刺耳到极点的古怪声音,天空中盘旋飞舞的血金乌纷纷一震,齐齐往下看来。

丁小仙长臂一伸,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缕暗红丝带,迎风一抖,指向小湖。

那些血金乌们便发疯似的冲了下来!

陈弘生、华明、面条、大头等人见状急忙把头缩进水下。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数不清的血金乌便像一枚枚炮弹射进湖中,弹起一波波水花。

然后,我骇然地发现那些血金乌竟能钻入水中,像人一样潜入湖下!

很快,我便看见面条嘶声长叫,从水里跳了出来,他身上扑着至少十只血金乌,每一只血金乌的尖喙都深深地扎在面条的肉里!

面条拼命地用手去扯那些血金乌,但是每扯掉一只,都会撕下一大块血肉,他身边的湖水很快血红一片。

更多的血金乌又朝面条扑去,面条瞬间便不能动弹了,他真的像面条一样,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残忍而血腥的一幕,让我几乎不忍再看,但丁小仙却依旧满脸笑意,有说不出的天真无邪。

我心中发出阵阵寒意,那张天真无邪又娇美可爱的脸下面,究竟隐藏着怎样一副邪恶的魔鬼之心?

面条刚刚倒在水面上,大头就又从水里跳了出来,他和面条一样,浑身都是血金乌,在撕咬,在吸血。

大头歇斯底里地惨叫,一只血金乌急冲过去,尖喙猛地刺进大头的鼻头上,那里瞬间血肉模糊……

胖子怒吼着飞奔起来,他捡起地上的冲锋枪,朝着湖面上密密麻麻的血金乌一阵扫射,数十只血金乌被打烂,尸体漂在水面上,胖子冲了过去,想要把面条和大头拉上岸。

丁小仙冷笑道:“胖弟弟,如果不想死,就别去湖里。”

胖子回头瞪着丁小仙,双眼冒血一样,通红无比,他嘶声道:“贱人,老子不怕死!”

说着,胖子就冲到了湖面上,他沉不下水,手里端着枪,只是打那些钻在面条和大头身上的血金乌。

但很快,数以百计的血金乌都冲到胖子身上。

他身上也有那种味道,自然也会吸引血金乌的攻击。

这时候,笑脸也跳出了水面,他身上也没有一块好肉了……

我遍体发寒,惊惧地看着这一切,而身边的江灵早已闭上双眼,俏脸煞白。

难道就没有人能制止这逆天的丁小仙了吗?

心中刚泛起这个念头,我便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快速传来,紧接着一个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声音道:“杀人难道就这么好玩吗?”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