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破术

这声音很熟悉……

好像是阿秀的!

我精神一震,极目望去,只见一道俏丽的身影,缓缓走到湖边。

确实是她!

她脸上还是遮着一帘面纱,皓腕上系着一根红色的绳子,绳端是个小铃铛。

之前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就是这副打扮,与这次并无什么变化。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少了一个东西。

那只猫头鹰。

已通人性的猫头鹰。

那猫头鹰非常机灵,又极其护主,不知道这次为什么没有一起出现。

只见阿秀一边走,一边轻轻晃动手腕,那手腕牵动红绳,紫色的小铃铛也跟着跳动起来,那动作看似慌乱无章,其实仔细看去,却有一种极其隐秘的韵律和节奏,久看久闻之间,便已晃人耳目。

随着她手腕不住的颤动,一声声灵动而低沉的铃音远远传了开来。

说来也奇,随着这铃音慢慢荡开,那些大大小小、如疯似魔的血金乌竟然一下子都停住了狂乱的动作。

天上飞的,水里钻的,一个个竟似都变得温顺了。

撕咬在胖子、大头以及面条身上的那些血金乌也慢慢地不动了,片刻之后便全都撤下来了。

胖子和大头、面条浑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血迹斑斑地半躺在水里,胖子的嘴唇不停地哆嗦着,他的手还紧紧地攥着大头和面条的胳膊,不让他们沉到水下。

三个人都处于一种半死半活的状态,极其惨烈。

阿秀还在继续摇晃铃铛,慢慢地,那些血金乌全都飞回了空中,虽然依旧遮天蔽日,但却秩序井然。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血雨腥风竟然就这样被一个小小的铃铛破掉了?

而且还是阿秀?

难道她跟血金乌之宫有什么瓜葛?

“哗啦啦……”

一片水声此起彼伏,转瞬间,紫冠道人、陈弘生、华明以及长发女、短发女、笑脸全都从水里钻了出来,众人看见受伤的胖子等三人,都纷纷游了过去。华明双眼通红,大声道:“老大,老观,快帮忙把他们三个弄到岸上去,我给他们治伤!”

紫冠道人抬头看着天上如乌云般盘旋的血金乌,又看了看站在岸上满脸笑意的丁小仙,心有余悸道:“这些鬼鸟还在,恐怕有危险。”

阿秀忽然道:“你们放心上来吧,有我在,它们便不会再伤害你们。”

长发女、短发女、笑脸听见阿秀这么说,便立即奋力朝胖子游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去接近胖子,准备把胖子等三人往岸上拖。

笑脸临近胖子时,忍不住落泪道:“对不起了,兄弟。”

说着,便拿手去动胖子,胖子本来处于近乎昏迷的状态,但是一有人碰他,他便触电般地醒了过来,然后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来呀!杀呀!来呀!杀!”

他一边吼,一边踢着双脚乱蹬,笑脸离得近,也没有提防,被胖子一脚踢在额头上,登时飞了出去!

长发女急道:“胖哥!胖哥,是我们啊!我是八妹!”

但胖子已经分不清楚敌友,只是血红着眼,恶狠狠地瞪着周围所有的人,仿佛只有他紧紧抓着的大头和面条是自己的兄弟。

华明见状,往水中一扑,然后扭摆身子,灵动如一条水蛇,诡异而快速地游到胖子身旁,然后猛地钻出水面,手起一掌,击在胖子脖颈一侧,胖子脑袋一歪,登时晕死过去。

华明低声喝道:“弄到岸上去!”

众人这才将胖子、面条和大头往岸上拖去。

紫冠道人和陈弘生也去帮忙。

华明往岸上游时,抬头看了阿秀一眼,道:“是你救了我们啊,谢谢——哎,咱们之前好像见过吧?”

阿秀淡淡道:“是吗?不好意思,我没有什么印象。”

华明望向陈弘生道:“老大,是不是她?咱们跟踪过一段时间,之前阿方还问过咱们。”

陈弘生朝华明使了个眼色,道:“赶快上岸救人!”然后他又对阿秀拱手道:“可能是认错人了,多谢救命!”

阿秀朝陈弘生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陈弘生做事向来谨慎,在他看来,阿秀既然能制止血金乌继续攻击人,就能命令血金乌再次下杀手,陈弘生等人绝不是她的对手,所以不能招惹她。听她的话明显是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瓜葛,所以他便不让华明再说下去了。

华明也不是傻子,当下会意,便闭了嘴,默然地游到岸上去,然后快步走到胖子等人身旁,俯下身子开始检查那几人的伤势。

自从阿秀出面,到阻止血金乌,再到华明等人上岸,丁小仙都没有做任何表示。

仿佛一切事情都与她无关似的。

太爷爷看着阿秀,目光一直盯着阿秀手腕上的那个红绳紫铃铛,眉头微皱,似乎若有所思。

面具人目光中似乎也大有深意,只是不说话。

阿秀回头瞪着丁小仙,忽然道:“用这种恶毒的方法,你就不怕报应吗?”

丁小仙笑道:“不怕,我又不信来世,所以也不怕报应。”

阿秀冷冷道:“很多时候都是现世报!”

丁小仙脸色一变,阿秀却不等她说话,又忽然问道:“他在哪儿?”

丁小仙愣了一下,然后假装诧异道:“谁在哪儿?”

阿秀道:“明知故问!”

丁小仙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然后“咯咯”笑道:“是你的小情人陈元方吧?”

我听见这话,心中勃然而怒,这个丁小仙的嘴,简直是该被撕碎!

什么小情人,说的也忒难听了。

我瞥了一眼江灵,江灵正眼巴巴地看着阿秀,很是出神,并没有看我。

我这才稍稍宽心。

只听阿秀“哼”了一声道:“你好好说话!他究竟在哪儿?”

丁小仙笑道:“我怎么知道?我还在找他呢。”

阿秀皱眉道:“从张国世那里把他救出来之后,你不是一直跟着他的吗?猫头鹰回来时,也曾告诉我,有个女人在他身边,难道不是你?”

丁小仙道:“我开始是在他身边,但是后来我就走了。”

阿秀道:“为什么?”

丁小仙道:“因为我不想给人家两个当灯泡。”

阿秀疑惑道:“人家两个?”

丁小仙笑道:“就是他和他的小情人江灵啊。”

阿秀身子猛地一颤,顿时沉默了起来。

丁小仙本来是笑吟吟地看着阿秀,此时却立即换了一副怜悯的神情,然后道:“好妹妹,是不是姐姐说了不该说的话,刺到你了?”

阿秀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似的,喃喃道:“看来她还是来了……”

“她当然是会来的。”丁小仙朝阿秀走了过去,安慰道:“好妹妹,还是你太傻,依姐姐看,陈元方根本就没把你放在心里啊。”

阿秀晃过神似的喝道:“你站住!别离我那么近!”

丁小仙立即止住身形,竟似很忌惮阿秀,只听她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你的亲姐姐,你就这样子对我吗?难道咱们就不能亲近一些吗?”

阿秀冷冷道:“自从你离开木家,投奔血金乌之宫,你便不是我的亲姐姐了。”

丁小仙一愣,然后苦笑一声,继而朝面具人哀怨道:“宗主,请您说说,血金乌之宫难道就那么招人厌吗?连亲妹妹都不认我了。”

面具人淡淡道:“好像是的。”

太爷爷也不屑道:“自己甘当妖人,还指望别人看得起你吗?”

丁小仙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个女人嘛,是女人都受不了那种诱惑,这又不能全怪我。宗主,你就帮我劝劝我这执拗的妹子吧?”

面具人道:“你们的家事,我不参与。”

他们在那里说着话,我却越听越糊涂。

丁小仙是阿秀的亲姐姐?又是血金乌之宫的门人,而阿秀是木家的人?

这个木家是怎么回事?

难道与木菲清、木菲明有关?

还有丁小仙叫面具人宗主,面具人是什么宗的宗主?

再者,丁小仙说她受不了那种诱惑,所以才拜入血金乌之宫,那么“那种诱惑”又是指什么?

听阿秀的话,好像她很厌恶血金乌之宫,那么她怎么能破掉血金乌之宫的邪术?

我一时间头大如斗,却听得阿秀再次大声问道:“你快告诉我,他到底在哪儿?你是不是把他们两个都抓了起来?”

丁小仙委屈道:“我哪有那个本事抓住他们两个啊,我是真不知道啊。不信你问宗主。”

阿秀又扭头看向面具人,道:“难道是你抓了他们?我怎么一直都找不见他,连我的猫头鹰也找不到!”

面具人微微一笑,道:“不是我。不过你们迟早都会再见的,现在何必着急?如果你待在这里,说不定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我心中悚然一惊,难道面具人已经知道我就在这洞穴里被困着?

刚虑及此,我便看见面具人眼皮抬起,晶眸微动,一点亮光,幽幽地往我这边瞟来。

我们瞬间四目相对,然后我惊愕地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丝高深莫测的意味,似悲悯,似嘲弄,似可叹,似可笑。

那感觉仿佛是他在向我传达一句话——

陈元方,好戏才刚刚开始。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