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四章输的代价

面具人这个混蛋,究竟在搞什么鬼!

我正在惊疑不定时,忽听长发女大声道:“那位带着面纱的妹妹,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们,如果你真想知道陈元方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

陈弘生、华明、紫冠道人、面具人、丁小仙、太爷爷以及阿秀一下子全都把目光瞟向她,有吃惊,有疑惑,有喜悦,有愤怒,还有有神色不动,淡然而视。

我心中则一阵狂喜,暗道,你终于想起我了啊,你终于良心发现要把我放出去了,你们这些九大队的混蛋!

快把我放出去,再憋的时间长的话,我一定会疯掉的。

陈弘生疑惑地看着长发女道:“你知道元方在哪儿?”

长发女点点头。

华明先是惊喜,然后又微怒道:“你知道怎么不早说!”

阿秀激动地跑了过去,急切道:“我想知道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吧。对了,他现在有事没有?”

长发女道:“他没事,他好的很,只是他现在……”

长发女的话还没说完,湖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天炸雷似的巨响!

“嘭!”

众人的话头顿时被打断,一起吃惊地望湖中望去,瞬间便都目瞪口呆。

只见一股雪白粗壮的水柱自湖中心冲天而起,足有数丈之高!

哗啦啦的水声中,一块透明的板状物蓦然从水里爆出,腾飞在空中,紧接着一道黑影鬼魅般闪出,出现在那透明物的下方。

那透明板状物是……

水晶棺盖!

那黑影——

是老爸!

老爸的身影很快越过水晶棺盖,然后在棺盖上抬脚一踏,凌空折身,再一晃,便杳然落在岸边。

我们还未晃过神来,便看见阴极天的身影也从水中一跃而出,飘然落在岸上。

只是,这次不见了他的水晶棺。

阴极天仰面看了看天上无穷无尽的血金乌,用他那种从容不迫、木然非人的奇诡声音道:“才一会儿功夫,怎么就变天了?”

说完,阴极天看看面具人,一字一顿道:“是你搞出来的?”

阴极天还是那种声音,但是这次,声音中却仿佛有了感情,只不过是极冷极冷的感情!

寒彻骨髓一样的冷。

若是仔细听来,竟让人不寒而栗。

面具人微微一笑道:“不是我。我怎么会搞这种东西?”

阴极天更加严寒道:“是谁?”

我看见丁小仙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想必她心中清楚的很,以九冥鬼虫和血雨腥风对付陈弘生、华明、以及九大队等人绰绰有余,但是对付阴极天却还差得远。

太爷爷不怕她的九冥鬼虫,阴极天自然也不会怕。

至于血雨腥风,阴极天完全可以在血金乌攻击到自己之前,杀了丁小仙。

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情。

而听语气,阴极天明显也不太喜欢这些血金乌。

我心中忍不住期望,阴极天能突然翻脸,针对面具人、丁小仙大干一场。

可惜这个期望实现的可能性好像不太大。

我听见面具人淡定地道:“不管是谁,总算也对你有好处。”

阴极天道:“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厌恶的很!”

面具人道:“你不喜欢阳光。这些血金乌岂非正好可以为你遮挡阳光?现在的天看起来还像是黑夜,你难道不高兴?”

阴极天不说话了。

他用默然告诉大家,他还是满意的。

“你输了。”

阴极天忽然淡淡地对老爸说道:“谁先出来,谁输。你可知道输的代价是什么?”

老爸看着阴极天,冷冷道:“你在水晶棺里做了手脚!我若是再待下去,就变得和你一样了!”

阴极天“嗬嗬”一笑,有说不出的难听,他那两只灰冷无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老爸,道:“咱们比试之前,我说过水晶棺里没有机关吗?”

老爸道:“你没说过。”

阴极天道:“我有没有逼迫你进入水晶棺?”

老爸道:“你没有逼我。”

阴极天道:“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老爸摇了摇头,道:“无话可说。”

阴极天道:“那你认不认输?”

我们听见这一段对话,顿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阴极天的水晶棺是有问题的,除了他之外,一般人坐进去肯定要受到某种秘术或机关的侵害,他故意引诱老爸坐到水晶棺中,和老爸比试玄武息,其实是想借助水晶棺暗害老爸。

老爸在比试的过程中发现不对,就从水晶棺中逃了出来。

而阴极天则强词狡辩,让老爸认输。

我心中顿时愤怒,这个阴极天,看上去一派与世无争的高人风范,原来却也是如此卑鄙无耻,用那种下作的手段去对付老爸。

老爸沉默了片刻,忽然道:“咱们比试,你若输了,会有什么后果?”

阴极天道:“放你们走,不再为难你和陈天佑。”

老爸道:“我若输了,会有什么后果?”

阴极天愣了一下,然后道:“当然是不放过你们了。”

老爸道:“不放过我们又怎样?”

阴极天瞟了一眼面具人,道:“陈天佑交给他。”

话说到半截,阴极天忽然一顿,死人一样的眼睛里陡然发出两道异样的亮光,他缓缓说道:“而你,要要交给我。”

老爸道:“你要我做什么?”

阴极天“嗬嗬”轻笑几声,然后忽然又放声大笑,那大笑之声,却如人啕嚎大哭,难听而悚然,大笑声在高昂了数息之后,突然崩断,只听阴极天对老爸说道:“因为我只想要你陪着我,永远陪着我。”

阴极天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我更是惊得无法言喻,阴极天这话怎么听起来如此别扭?

要老爸永远陪着他?

为什么?

我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自觉可怕的念头,难道这个阴极天是个女人?而且还是老爸年轻时候的相好?而且还是被老爸抛弃掉的相好?

现在,他要报复老爸,所以才这么做?

不会真是这样吧!

我感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太荒谬了!

爷爷有木菲清已经让我感觉惊奇了,我这边的阿秀也让人头疼无比了,老爸那里总不会再多出一笔感情债吧?

这事儿老妈知道吗?

我难过地想。

难道真的被江灵说中了,老爸看起来老实,其实心里边比谁都花?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瞟了江灵一眼,只见江灵也正得意地瞟着我,那眼神似乎是在说,看看你们陈家,没一个老实的!

我躲开江灵的眼神,又看向老爸,只见老爸那面沉如水的脸,已经起了波澜。

老爸道:“你难道是想让我变成你那样的人,然后留在这里陪着你?”

阴极天道:“不错!就是这样。”

老爸道:“为什么是我?”

阴极天道:“那为什么又是我?为什么我在这里不生不死地过了这么多年?凭什么!”

老爸道:“这好像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阴极天忽然又放声大笑,瘆人的笑声将天上的血金乌都震得不安起来,笑着,笑着,阴极天竟缓缓地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那边坐在地上的面具人一下子从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老爸、阴极天那边。

太爷爷也立即惊奇地盯着他们看。

丁小仙、陈弘生等人各个都凝神屏息,观望动静。

那面具被阴极天缓缓地摘了下来,他的脸,出现在了老爸面前。

我这个方位,和老爸是相对的,而阴极天也是与老爸相对而立的,所以,我看不见阴极天的脸。

但是,我看见老爸的表情在瞬间大变!

一向沉稳的老爸,脸色竟然一片煞白,眼神中不遗余力地爆发出惊骇莫名的神情!

“是……你?”老爸颤抖着嘴唇,用几乎模糊不清的声音说道。

“果然是你!”太爷爷突然大声叫道:“果然是你!我找的就是你!我没有找错!”

阴极天点点头道:“不错,是我,你们都想不到会是我吧?”

说完这句话,阴极天忽然出手,一掌袭向老爸的胸口。

“嘭!”

老爸竟然没有躲!

阴极天那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老爸的身上,一口血从老爸嘴里狂喷出去。

刹那间,我手足冰冷。

“住手!”太爷爷厉声叫道:“我让你住手!你不能打他!”

阴极天嘶声笑怪道:“塌山手,这是我教给他的,我怎么不能打?”

“嘭!”

阴极天又是一掌打在老爸胸膛,老爸往后一个趔趄,虽然没有倒下,却大声咳嗽起来,鲜血在咳嗽声中井喷而出,老爸的身子也剧烈地晃动起来。

“住手……”

我歇斯底里地、惊怒交加地、焦急万状地大声喊着这两个字,声音在心里,在喉间打转,却虚弱的无声的传了出去。

我挣扎着,头疼欲裂的挣扎着,浑身欲爆的挣扎着。

我要去救老爸。

我看见,阴极天又在老爸腹部踢了一脚。

撕云裂!

我看在眼中,心中一片空白,仿佛这世界一下子寂静下来,也空虚起来,一切东西都恍然不见,只剩下老爸,垂死的老爸。

我要去救老爸……

我喃喃地说着,什么都阻止不了我。

隐隐约约中,几道磅礴的力量从眼中,从小腹中,从周身血脉中,从脑海里,一起喷发冲撞起来!

臆想、纯阳罡气、阴阳双脉、大圆满魂力、咒禁十二科……

我仿佛开始回想起很多东西,却又仿佛已经记不起什么东西了。

但觉身子一阵轻松,然后我便看见,那些绑缚在我周身的钢丝牛皮绳索,正在寸寸断裂,烂碎落地。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