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滔天之怒

“你是他的儿子?”

阴极天走到我面前,缓缓问道。

我一心都在老爸身上,恍惚间听见这声音,却没有回答。

“你是陈汉生的孙子?”

阴极天又问道。

我依然没有回答。

老爸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我急忙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华明,见华明的脸色也是极为惨白,双眼紧闭,周身的魂力惨惨淡淡,似乎风中残烛,闪烁欲熄。

这是大凶之兆,将死之症,不要说让他来救老爸了,就算是他自己,也未必挺得过来。

阿秀也是如此躺在地上,丁小仙正在俯身探视,一脸惊惧之色,不住地摇晃着阿秀的身子,阿秀脸上的面纱已经掉了,她的脸彻底露了出来,还是以前那副面容,只是秀眉紧蹙,至此也不展开。

再看陈弘生和紫冠道人,都是一动不动,如死尸一样,躺在地上。

我的心痛的已经麻木了。

“陈汉生呢?陈天佑来了,陈弘道也来了,你也来了,怎么少得了陈汉生?我一直都想见见你,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阴极天的话仿佛一下子多了起来,句句都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抬起头,盯着这个已经去掉面具的阴极天,看着那张白的毫无血色、近乎透明的脸,忽然觉得这张脸有说不出的熟悉。

这张脸很像爷爷,像极了。

但我对这张脸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只有无穷无尽的愤怒和怨恨。

太爷爷猛地大声道:“混账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吗?汉生他已经死了!”

“什么!”

阴极天惊叫一声,扭头去看太爷爷,然后又愣愣地看向面具人,只见那面具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迅即又微微垂下头,不去看阴极天。

阴极天略微一怔,随即幽幽地扭回头,又缓缓对我说道:“你起来吧,我的阴毒已入陈弘道骨髓,他不行了。”

这一句话传进我耳中,恍如一道霹雳打在我身上,将我遍体震碎。

但觉胸口闷得很,喉间忽然一甜,嘴巴下意识地张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我却好受了许多,眼看着血溅五步,我猛地跳起来,劈手朝阴极天脖子抓去,同时嘴里怒喝道:“你闭嘴!”

我当时已经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有多快,只是觉得阴极天那脖子近在眼前,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到,只要一抓到就能拧碎,而且我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

阴极天“咦”了一声,身子微微一侧,同时将右手抬起,中指弹出,朝我的手掌心疾点而去。

我也不避,依然是去抓他的脖子。

我知道他的指头是点我的穴道,但我不怕,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什恶魔怕的心情了。

“元方,你莫跟他打!”

我听见太爷爷叫道。

我恍若未闻,只见阴极天的手指很快便戳中我的掌心,一股奇寒彻骨的冷气顿时从掌心渗了进来!

我忍不住一哆嗦,但觉一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紧接着整条胳膊也全都僵硬了!

不好!

我这才觉得自己鲁莽了。

阴极天手指不停,点中我的手掌心之后,又攀援而上,一路疾驰,连戳我手背、胳膊、肩膀六处大穴,其速如电,其轻如风,正是行云拂的手法!

这样一来,我半边身子都麻木了。

心下一着急,突觉体内一股拧劲掰扯着经脉逆冲,那六处大穴瞬间又都解开了!

是阴阳双脉!

我顺着这股劲道,用老爸之前教授的运气方法,想着将体内的罡气流转到被阴极天的阴毒入侵部位,结果,心念甫动,便觉体内周身百骸隐存的罡气便一涌而起,直奔掌心而去。

一股澎湃浩大的暖流迅速从小腹冲出,由会阴而至腰后,沿督脉顺脊柱上行,直冲风府穴!

风府穴正是巨冥印封局的阴针所在,罡气受阻,转而下行至肩井,延手臂经手三里一路往下,冲向掌心,不但把那冷气尽数吞噬,然后又顺着掌心渗出,逼进阴极天的手指。

阴极天大吃一惊,忍不住喝道:“纯阳罡气!”急忙将手指撤回。

我已知道自己的罡气就是阴极天最大的克星,当下“嘿嘿”笑着,道:“我灭了你!”

逍遥游之御气而行,只要心中提着一股气,将自己臆想成随风飘摇的树叶,则意有所指,无往而不利。

眼下,我就变成了那片轻飘飘的树叶,觑着阴极天的动作,揉身而上,如索命厉鬼,不死不休!

阴极天也展开纵扶摇身法,以极快的速度躲闪着,同时他那死灰一样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我,似乎是想看穿我这奇怪的身法。

“他用的是咒禁十二科之逍遥游,你小心了。”

面具人忽然出言提醒道。

阴极天点了点头,道:“以三魂之力驱驰,并非不可破。”

说话间,我一直开启着的慧眼,猛然发现阴极天周身竟溢出一层实质般存在的墨黑色光晕!

那是……

阴极天的三魂之力?

正常人的三魂之力都是白的近乎透明,怎么阴极天的这般黑?

简直像墨水从他身体内部渗了出来一样。

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他的魂力,原来已经和常人不同。

随着这股奇怪的三魂之力出现,我忽然觉得自己的三魂之力也有一些怪异,好像自己正在极为专注地思考问题,突然被人打断思绪一样,竟然集中不起来注意力了。

这样一来,臆想顿时有中断的迹象,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吃惊,这阴极天果然可怕!

转念一想,既然如此了,那就索性不用御气而行。

我三魂之力急速扩张,朝阴极天布控而去,在御气而行撤走的那一刻,奇行诡变以及匿迹销声同时施展!

我知道匿迹销声对于阴极天来说,不会起到多大作用,毕竟他的三魂之力太强,六觉太过敏锐,不可能像张国世那样,被我戏耍于鼓掌之间。

但,最起码能让阴极天的六觉迟钝一瞬间。

而我需要的就是这一瞬间!

匿迹销声展开的那一刻,阴极天的眼神怔了一下,虽然他还在动,但他的身法已经迟钝了些许!

奇行诡变立即开始,我只是随着三魂之力,下意识地一闪,便从阴极天的身子左侧滑过,绕到他身后,手掌箕张,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脖子很凉,很凉,想一块冰一样。

当我抓住他脖子的瞬间,阴极天大骇转身,我冷哼一声,用尽全力去掐他的脖子,体内的罡气也疯狂地涌出,沿着手三阴经,从太渊、鱼际、少商、中冲、少府、劳宫等穴喷出,形成一股热浪,如跗骨之蛆一样,缠绕在阴极天的脖子上

阴极天本来还能动,但是那罡气一缠绕在阴极天脖颈周围,阴极天周身的阴毒之气便再也无法上下通透,他身子刚刚转动,便已不能动,他的双手刚刚抬起,便又无力地垂下。

我听见他嘶声惨叫起来。

就像一块坚冰,遇到了最毒辣的太阳,无论有多严寒,总会被慢慢消融!

我残忍而快意地笑了起来,眼泪也跟着落下。

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杀了阴极天,老爸也不一定得救。

可我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心中好受一点,让我感觉自己还有点用处,让我知道自己还活着。

“陈元方,你不能杀他!”

我听见面具人大声叫道,紧接着,他的人也朝我走了过来。

我双眼几乎冒血,厉声喝道:“你再走一步,我把阴极天的脖子撅断!”

面具人果然不敢再走,他道:“你该知道他是谁的,他的真名不叫阴极天,他是……”

“你闭嘴!”我粗暴地打断了面具人的话,道:“用不着你来教我!我问你,你早就知道我在那边山洞里,你为什么不说破?你到底再打什么主意!”

面具人道:“如果我之前就把你弄出来了,你还能激发出自己的潜力,制得住他吗?”

我狂怒道:“现在就算我制住他了,我爸爸也不行了!如果我爸爸不行了,你们都得死!包括你!”

面具人摇摇头,道:“就这样,你就丧失理智了吗?”

我叫道:“你们这些无情无义的人,当然不会理解失去亲人的痛苦!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爸爸!还有陈弘生、华明、紫冠道人,还有阿秀,他们现在都不行了!都是拜你们所赐!我会让你们好看的!”

我大叫一通,又望向丁小仙,歇斯底里地道:“你别再假惺惺地碰阿秀!她变成这样,你也是凶手!还有你们九大队的所有人,我要杀光你们!”

叫喊声中,我感觉浑身的气息更加燥烈了,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我看见自己手臂上、手背上的血管都在蹦,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眼球也在望外突。

忽然间很难受。

好像不大喊大叫,就要爆炸了一样。

“元方哥!”

我猛地听见了江灵的声音。

我慢慢地循声望去,只见江灵竟然就站在我身边,她的手就握在我的胳膊上。

“你的胳膊怎么这么热?”江灵惊恐地说。

我只是感觉江灵的手很凉,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胳膊热。

“还有,你的脸,怎么红的像出血了一样?你的眼珠好像……好像要冒出来……”

江灵说着,便哭了起来。

我一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