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七章一丝希望

我只感觉自己像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我甚至有种错觉,认为自己爆炸时,不但是自己,连我身边的人都会被我炸的粉身碎骨。

因此我对江灵说道:“灵儿,去站一边,离我远点。我……我现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江灵哭着摇了摇头,还是死死地攥着我的另一只胳膊。

我有些烦躁地甩了一下胳膊,喝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江灵向来都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孩,但是我却没想到我现在的力气有多大,一甩之下,竟然将江灵扔出去两丈之地,重重地跌在地上!

我顿时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江灵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又飞快地朝我跑了过来。

这次她怕我再用力甩她,便站在我身后,只攥着我的衣服,把脸靠在我的后背上,只是哭。

泪水沾湿我的衣服,我只觉得后背一片一片的凉,心头疯狂燃烧的怒火,仿佛熄灭了那么一丝一毫。

“元方,抑制住你的怒气,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太爷爷忽然叫道。

“怒极而肝气上逆,气逆而血溢,故此面赤、胸闷、脑胀、眩晕、呕血甚或猝死。”

面具人站在离我不远处,悠悠说道:“陈元方,你的巨冥印封局还没解除,之前以我之力,强行压制你体内罡气隐伏不乱,现如今它们又被你的滔天之怒所激起,在体内疯狂游走,但风府被阻,督脉不畅,冲撞若久,必然大祸临头!所以,你还是放了他吧。”

我稍稍愣了一下,继而凄声笑道:“放了他就能平息我的怒气吗?”

阴极天忽然也“嗬嗬”笑了起来:“对,杀了我!快杀了我呀!杀了我就能救得了你爸爸了!”

我刚刚稍稳定的情绪再次被阴极天激怒,我用力抠着他的脖子,直到将阴极天捏的浑身乱抖,几乎软瘫下去,我才快意地厉声叫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你这个不人不鬼的东西!”

“我不人不鬼?”阴极天陡然又挺直了身躯,脖子上的青筋也跳了起来,“嗬嗬”惨笑道:“对,是我不人不鬼!可是我又是为了什么才不人不鬼的!”

我怎么知道,这本来也是我想知道的事情,但是我现在没兴趣!

“他是为了你爷爷陈汉生,为了你爸爸陈弘道,为了你们麻衣陈家才变成这样的。”面具人淡淡道:“若不是他,说不定你爸爸早在二十年前就成死人了。”

我胸前一窒,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半晌才喃喃道:“我不知道二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救人一命永远都不能成为他杀人的理由!”

“那么他杀人就能成为你杀他的理由吗?”面具人紧追不舍地问道。

我怒道:“但他杀的是我爸爸!”

面具人冷笑一声,道:“可他还是你的二爷爷。”

这一句话如兜头冷水,再次浇熄了我心头的些许怒火。

我早已知道阴极天的真正身份,只是不愿意承认,只是从心底死死地抗拒着。

面具人说的不错,阴极天是我的爷爷,我的二爷爷。

他不叫阴极天,他叫陈汉琪。

当年,麻衣陈家“汉”字辈的第一高手,其功力之深,甚至已经超越我的嫡亲爷爷陈汉生。

他和爸爸的关系,亦亲亦友,亦师亦父,爸爸的六相全功不是爷爷教的,而是陈汉琪教的。

早时,爷爷常年行走在外,难以顾家,而奶奶为了照顾年幼的二叔,便无暇去管老爸,老爸便和陈汉琪生活在一起,两人食则同桌,寝则同床,可以说老爸就是被陈汉琪养大的。

陈汉琪没有娶妻生子,对爸爸就像亲生儿子一样。

后来,陈汉琪死了,据说是死了,而且还是为了爸爸死的。

自那以后,老爸就变得很沉默,很倔强,而且只愿意练习陈汉琪传授给他的六相全功,对《义山公录》不屑一顾,无论爷爷怎么劝说他,他都不愿意看《义山公录》一眼。

所以,老爸只懂功,而不懂法。

这也是爷爷为什么直接把衣钵传与我,把希望寄于我的原因之一。

老爸和陈汉琪的关系太深了,甚至已经超越了老爸和爷爷之间的父子之情。

或许,这就是爸爸一间阴极天摘下面具后的脸,就完全丧失了抵抗力的原因。

即便是陈汉琪要杀他,老爸也不会还手。

他不可能还手的。

但是,陈汉琪为什么就下得去手?

虎毒不食子,陈汉琪对他唯一的徒弟,最亲的人,怎么就下得去杀手?

难道就是因为他半死不活,所以也要让别人去体味一下生不如死的痛苦吗?

绝不能这样!

我绝不允许他这样!

我喃喃道:“他不是我二爷爷,我二爷爷是个人,是个仁慈的人,是个叫陈汉琪的顶天立地的英雄!而他是拜尸教的教主,是个魔头,是个邪恶的魔头,是个叫阴极天的穷凶极恶的变态!留着他,他还会再杀人的……”

“他就是你二爷爷,不管他变成什么东西,都是你二爷爷,这层血缘关系,是抹不掉的!麻衣陈家的子孙,绝不能欺师灭祖!”

我听见太爷爷大声说着话,心头一凛,却见太爷爷忽然动了,先是手指,然后是手臂,紧接着是肩膀、脖子、脑袋,仿佛触电一般,由下而上,全都能动了。

穴道解开了吗?

只见太爷爷身形一掠,先是奔到老爸身旁,俯身去触老爸的鼻息。

片刻后,太爷爷抬起头对我说道:“你爸爸还有一丝生气,没完全毙命。”

说着,太爷爷站了起来,看向阴极天,不,应该是陈汉琪。

陈汉琪木然道:“他当然不会毙命,我给他留了一口气,就是想让他变成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要他陪着我,不生不灭,永远活在黑暗里。”

陈汉琪说的话,我已经不能全然有所触动,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身处无边黑暗中的人,陡然看见了一丝光明,我必须要奔那光明而去,那光明就是老爸还没有死!

还没有死是不是意味着还有救?

“陈汉琪,我爸爸还有没有救?”我颤声问道。

陈汉琪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急切道:“他是你一手养大的!他算是你的儿子!我现在问你,他还有没有救!你若还有一点人性的话,就告诉我!”

陈汉琪轻笑了一声,道:“若是能救,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说什么?”

我无力地反问了一句,只感觉自己已经被再次打落在无底深渊,触手之处,全是黑暗。

太爷爷叹了一口气,道:“汉琪,你这又是何苦?”

陈汉琪道:“我变成这个样子,又是何苦?”

太爷爷道:“你不是一直不知道你大哥已死的消息吗?”

陈汉琪道:“他怎么会死的那么早?”

太爷爷没有说话,而是把手伸向怀中,摸索出一个暗黄的牛皮纸信封,然后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找你,就是要把这封信交给你。”

陈汉琪愕然道:“你找我,就是为了给我一封信?什么信?”

太爷爷道:“你大哥的亲笔信。”

说着,太爷爷又对我说道:“元方,放手吧,你不能杀他。”

“凭什么!”我怒道:“就算他是我二爷爷,他就可以害我的父亲吗?长辈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句不许欺师灭祖就可以让我饶了他?那我爸爸怎么说!”

太爷爷道:“如果你爷爷活着,也不会让你杀他!你爷爷给他留的有东西,需要他亲自知道!”

“我爷爷已经死了!”

“元方!你冷静点!”

“给我一个冷静的理由!”

“这封信可能关系到麻衣陈家的千年基业,我们陈家也不能因一人一命而断送,你必须学会舍小取大!”

“哈哈……”我厉声怪笑起来:“如果连自己的命,连亲爹的命都保不住,我还留着这个麻衣陈家干什么!不如断送了好!”

太爷爷大怒道:“混账话!”

我和太爷爷吵得面红耳赤,互相喘着粗气,像斗鸡一样对峙着。

我依然死死捏着陈汉琪的脖子,太爷爷的手还伸着,那封信还在朝陈汉琪递着,但陈汉琪根本无力抬起手去接。

“或许你爷爷没死,也未可知。”

在我和太爷爷谁也无法说服谁的时候,面具人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由得一愣,看向他时,却见他目中精光一闪,道:“陈元方,如果你现在放了陈汉琪,带你爸爸他们走,或许还有救,再迟,说不定就真的晚了。”

我再次一愣,继而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道:“你说我爸爸他们还有救?”

面具人道:“你没有听错。”

“好,如果你不骗我的话,我就放了陈汉琪。”我颤声道:“怎么救我爸爸?”

面具人道:“我不知道。”

“你!”

面具人道:“莫急。我虽然不知道,但是这谷中应该还有一人或许知道。”

“谁?”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张国世。”

面具人淡淡道:“张国世应该还没走,带着你爸爸他们,去找张国世,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