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不速之客

丁小仙临阵倒戈是我始料不及的,张国世若是被袭而死则是我期盼的。

但是就在丁小仙的手指即将划到张国世的脑干处,张国世的脖子却微微一偏,精准无比地躲过了丁小仙的这一击!

紧接着,张国世半蹲着的身子滴溜溜一转,站起时,已经到了丁小仙的侧面,右臂急振,快捷无比地朝丁小仙的手腕抓去!

丁小仙一惊,手指曲弹,只听“嗤”的一声,她指间的微针立即奔着张国世的胸口疾驰而去!

张国世急忙侧身,那针擦着张国世的胸前衣服飞过,张国世回转身,左手迎空一抖,一片肉眼几不可见的药粉如雾一样弥散开来。

用药物攻击,这一作为与华明无异,看来医门中人都是如此。

丁小仙见势不妙,飞身一跃,跳到阿秀床边,伸手勾起阿秀,一扭身,便将阿秀背在身上,然后快速跳到门口,回头望了我一眼,叹息一声,冲了出去。

张国世站在那里,也没有追赶,脸上挂着一丝浅笑,道:“小贱人手段倒是厉害的很,是我的敌手,不过想给我玩阴的,还差得远!”

丁小仙的声音也从远处飘了过来:“姓张的,你要是杀了陈弘道、陈元方父子,陈天佑不会饶了你的,陈家更不会饶了你,我只要把这消息扩散出去,你们张家就全完了!”

张国世脸色一变,站在那里久久地说不出话来,半晌,他才把阴沉的目光投向我的面孔,我的两眼圆睁,不是不想闭上,而是自己连眼皮都控制不了,根本闭不上眼睛!

所以我只能也死死地盯着张国世。

张国世看了我片刻,然后缓缓道:“陈元方,你好像也没有断气啊,你们父子真是一个比一个命大!”

我的身体还是僵硬着,但是我能感觉到体内的阴、阳两股气息正在平和下来,只是流转到“风府穴”时,都会受阻,因此,这平和的过程十分缓慢。

张国世自言自语道:“如果我杀了陈弘道父子,那女人也把消息扩散出去,张家真的会完吗?”

说着说着,张国世忽然兴奋起来,嘴里道:“麻衣陈家和国医张家,相门和医门,玄术两大宗门如果全面开仗,那该有多混乱!那该有多刺激!山门、命门、卜门也会掺合进来,玄术道界就全乱套了!我张国世乱中取利,说不定会有一番天大的作为!哈哈!这个好,这个真好!”

张国世搓着手笑了片刻,忽然又止住,脸色凝重道:“陈元方的身体构造实在是太特殊了,如果能移植到我身上一些东西,那该多好,嗯,对,他的眼睛,我要拿走,我要移植给自己,不能就这么将他杀了,要把他的眼睛保存下来……”

张国世神神经经的,再次蹲下身子,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搭在我的手腕上,切了片刻的脉,然后喜颜悦色道:“果然没死!眼珠子暂时不会烂掉了。”

“虽然没死,但是也差不多算死了,只是这脉象有点接近假死状态。”

“难道是麻衣陈家六相全功的胎息境界?”

“也不像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喝了树灵汤却成了这样?”

张国世不停地自言自语着,然后用手在我的人中处摩挲了一下,喃喃道:“这家伙,也是七窍出血,但是左眼流出来的血猩红,右眼流出来的血暗红,左鼻孔流出来的血猩红,右鼻孔流出来的血暗红,就连口中,左嘴角的血是猩红的,右嘴角的血是暗红的……”

说着,张国世又搬着我的脑袋看了看侧面,道:“耳孔也是如此,左侧猩红,右侧暗红。这可真是奇怪了。”

张国世思索了一阵,忽然眉头一皱,脸色大变,失声道:“难道是……”

话说到一半,张国世猛地把两根手指伸到我鼻孔下,将我鼻孔中流出的两股血迹给拭掉,然后伸进自己嘴里,咂摸着。

这让我感觉很恶心。

但张国世却大声叫道:“原来如此!果然如此!左阳右阴,陈元方先后服用了两种东西,极阳之物和极阴之物他都吃了!”

张国世恨恨地骂道:“这个吃货!我就奇怪,那万年的老槐树都长出极阳的树灵了,怎么可能没有长出极阴的东西来?一定是被这小子给吃了!”

“混账!暴殄天物!”张国世跳起来,愤愤不平地踹了我几脚。

张国世正在发怒,我却听见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穿草溜地而行一样!

张国世既为医门高手,听力、目力也都是极好的,我听见没多久,他便也听见了。

他立即平静下来,凝神屏气地倾听那动静,不多时便悚然动容,骂道:“不好!这万年树灵之汤阳气太重,把什么怪物给招了过来!”

说话间,张国世纵身蹿到桌子旁边,正准备把剩下的半锅汤给藏起来,只听“嘭”的一声,屋门已经被大力撞开,张国世抬眼一看,更是脸色大变!

我也已经看见,门口处冲进来的乃是一个全身乌黑发亮的庞然大物!

头似水桶,目似碗口,脑袋上清晰地烙着几片花痕!

不是别个,正是之前在湖中出现的那个巨型硕鼠!

居然是它!

怎么回事?

我心中诧异无比。

“果然是一个怪物!”张国世倒抽一口冷气,慢慢将老树阴精汤放下,却把自己的药箱从一旁拿了过来,放在面前。

那硕鼠并不急于进屋,而是打量着屋里的环境。

张国世眯着眼睛,喃喃道:“能被树灵汤吸引过来,这东西一定是有人用阳性颇强的药物喂大的,那么究竟是谁呢?那花痕,像是什么标记……它主人会不会就在附近呢?”

巨鼠撞开屋门之后,打量了一番屋子的环境,瞥见了桌子上躺着的老爸和地上躺着的我,鼻子耸动了一下,眼睛似乎变得更加亮了。

但是我知道老鼠的视力都不怎么好,它主要是靠嗅觉。

眼睛发亮只是意味着它的心情很兴奋。

难道是把我和老爸当成了食物?

我正在胡思乱想,便看见那巨鼠的眼睛已经对准了张国世,眼中散发出的光芒似乎有些冷,张国世道:“对我有些敌意啊,看来这东西通人性,不好对付……”

巨鼠盯了张国世片刻,随即便被桌子上的半锅树灵汤给吸引了,它的大鼻子再次耸动了一番,然后便慢慢朝桌子爬了过去。

张国世叹了一口气,道:“果然是对这树灵汤感兴趣,看来我张国世今晚是必须要大开杀戒了!”

张国世一边盯着巨鼠的动作,一边暗启药箱,摸索出一些物事出来。

巨鼠刚刚爬到桌子前,张国世便大喝一声:“着!”

右手一扬,早有一个乌黑球状物“嗖”的飞出,直奔那巨鼠的头部!

巨鼠的注意力全在树灵汤,根本没有防备刚才还畏畏缩缩站着的张国世,登时被张国世的武器击中!

只听“啪”的一声响,巨鼠吱然怪叫,显然疼的不轻,它猛然调转过头来,扭动身子,周身都“咔咔”作响,动作极快地朝张国世冲去!

张国世往后斜跨出半步躲过巨鼠的攻击,随即站稳身形,摆出一副可进可退的姿势,右手往回一收,那球状物又回到他的手中,原来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链锤。

这家伙的药箱子里藏得东西还真不少。

巨鼠摆动着身子,对准张国世,猛然冲了过去,同时血盆大口张开,红舌极速伸出,这是巨鼠极具杀伤力的武器之一,它先前就是以舌头刺中湖面上的一头大型血金乌!如果再刺中张国世,那么张国世身上必然会多出个透明窟窿!

但张国世似乎胸有成竹,见巨鼠张嘴伸着舌头冲来,不慌不忙地往旁边一闪身,略偏离巨鼠的攻击轨迹,等巨鼠凑近时,张国世纵身一跃,居然跳到巨鼠的背上去了!

巨鼠显然没料到张国世会来这一招,去势太快,收势不稳,一头扎进屋子内连着山洞的门,那门是木头做的,根本禁不住巨鼠的奋力一冲,瞬间烂成碎木,巨鼠差点冲进洞去,当下只是勾着头往后急退。

张国世蹲在巨鼠背上,左手一翻,露出一个五寸长的匕首,他握紧匕首,劲透手腕,猛力朝巨鼠脑门上刺去!

出于本能和长久的训练,巨鼠似乎预料到有致命的危险,当下是奋力往上一蹿,整个身体都几乎竖立起来,张国世身子不由得后仰,那一刀便没有刺中地方,但是却也扎进了巨鼠的后背,直至没柄!

巨鼠再次惨叫一声,痛的身体剧烈摆动起来,张国世落在地上,手兀自握着匕首,巨鼠身子落地时,张国世再次一跃而上,跳到了巨鼠背上,在他“嘿嘿”的冷笑声中,握着匕首把奋力往下划了下去,张国世的目的很简单,把巨鼠的后背完全割开!

巨鼠疼痛难忍,发起疯来,身体猛然一缩,忽的腾空跃起,在空中翻起身来,张国世大叫一声:“不好!”急忙舍了匕首,往上跳去。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