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章鬼爪现世

奶奶竟然也在这里。

奶奶的神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仿佛心力交瘁,神情也不善,一旁的太古真人抱着青萝,正愁眉苦脸,孙嘉奇也是忧心忡忡。

突然见到我们一起回归,太古真人猛地一喜,然后大笑道:“看!元方回来了!弘道也在,还有天佑道长!哎呀,灵儿小姑娘,红叶小友也好好的。咦,这位不是蒋先生吗?这位是令郎?”

我们也都纷纷与太古真人打招呼。

孙嘉奇冲过来拉着老爸的手,叫道:“道兄,你可让我久等了!大家都在,这可真是好!”

老爸微笑道:“嘉奇兄,久违。”

我也道:“孙叔叔,别来无恙啊。”

奶奶见到我,脸色也立即好转,精神抖擞道:“好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我笑道:“奶奶,您老怎么也在这里?”

奶奶道:“你都多少天没消息了,我还能坐得住吗?”

太古真人道:“你就是心急!我就说元方没事儿!你还老埋怨我,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奶奶“哼”了一声道:“我孙子都坠崖了,儿子也下去了,你个老不死还在这里悠哉悠哉,我不埋怨你埋怨谁?幸亏我儿子、孙子没事,不然没完!”

太爷爷笑道:“你都多大了,还是这脾性。什么时候来的?”

奶奶恭敬道:“让二叔见笑了,我在家实在是等的心焦。不过也只是昨天刚到。”

太古真人道:“就来了一天,都已经快把我骂死了。”

青萝道:“奶奶太厉害,爷爷不敢还口。”

大家哄然而笑。

我们在东宗道观待了半天,却没见任何伏牛派的人。

据孙嘉奇说,田老大也即木贶挟持周小桃回来后没多久,东宗便宣告解散,再也找不见一个人。

孙嘉奇还说,不久前木菲明、阿秀、木赐、木仙从这里经过,说及前事,也让孙嘉奇感慨颇多。

木菲明与木菲清是孪生姐妹,是木赐的亲姑姑,也即阿秀和木仙的姑姥姥。

之前,传授孙嘉奇本事的是木菲清,也即真正的了尘师太。

木赐修炼噬魂鬼草,致使妻子身死,曾精神失常过一段时间,当时阿秀尚是幼儿,木菲明为光复木家而四处奔走,无力抚养阿秀,便将阿秀交给木菲清。

木菲清为避免多事,便对孙嘉奇称阿秀是捡来的,孙嘉奇自然也是深信不疑。

而就在一年多前,孙嘉奇外出游荡时,木菲清病重,阿秀便找来木菲明,让她们姐妹相见。

木菲清很快病逝,木菲明悲痛之余,一则恼恨爷爷当年辜负木菲清,致使其孤老抱憾终身;二则怨恨陈家与木家的宿敌蒋家联姻,致使木家复兴无望,所以木菲明就阴谋报复陈家。

数月前,有人送来消息,说我强取法眼,致有瑕疵,不久必来西峡寻找万年夜明砂。

木菲明感觉时机到了,就此假扮木菲清,布下一张天罗地网,等待我们父子入局。

而阿秀在木菲明的不断游说下,也终于妥协,与木菲明“同仇敌忾”。

化名田飞的田老大,实际上是木菲明的亲侄子木贶,在这一场局中,木贶也戏份颇重。

随后便有了我和阿秀巧遇,又有了田老大暗放人质,然后是我和阿秀在莲溪院出题答题,再然后是木菲明托阿秀与我,之后是去东宗寻药,三宗火并,田老大突然出现,我意外坠崖……

这便是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根源。

木菲明的目的很简单,报复陈家,顺带灭掉蒋家,但最终人算不如天算,不但没能报复陈家,还让阿秀坠入情网,不能自拔,而蒋家反而又占了仙枯洞。

这一场阴谋战,最终以木家全然失败而告终,木菲明心灰意冷,又觉愧对孙嘉奇,便将这些事情简单告知孙嘉奇。

孙嘉奇知道这些事情后,心情也是十分复杂,自己被当棋子使了,但布局人却是自己师父的亲姐姐,也是自己的表亲。

孙嘉奇能怎样?

只能是无可奈何。

我知道,木菲明所说已然不假,但还是没有对孙嘉奇和盘托出。

我强取法眼致使瑕疵的消息是谁带给木菲明的?他又怎么会在数月前就知道我会来西峡?数月前的我尚在目盲之中。

答案当然只有一个——面具人。

不过,这些都已无所谓,面具人,这个神秘至极,陌生至极,却又熟悉至极的人,迟早有一天,会露出他的真容。

我拭目以待。

大家见面,少不得将谷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说上一遍,当得知我开了慧眼、夜眼,解除了巨冥印封局,身兼阳罡、阴煞两大极气,又得了万年夜明砂,奶奶欢喜无限,连连叫好,不多时便老泪纵横,哭诉道爷爷在天有灵。

至于曾子伯的事情,奶奶却未提及半句,只是我问起玉俑的事情,奶奶才说了一些。

此间事了,众人自然要散掉,出山之后,我们在孙嘉奇家稍待,然后回转南阳,太古真人带着青萝回全真,孙嘉奇仍留西峡,红叶也归茅山,临行前却让江灵留下,说是跟着我们多多历练,但是其中真意,却是不言而喻。

于是,我、江灵、表哥、老爸、老舅、奶奶、太爷爷便一道回往禹都。

奶奶相当喜欢江灵,一路上都拉着江灵的手问长问短,说个不停。

江灵性本活泼,有问必答,很快便与奶奶打成一片。

到家之后,老舅与表哥稍作停留,便回家去了。

太爷爷当即拿着药方和万年夜明砂去找张熙岳,不就便带回消息,药方无假,夜明砂也是稀世珍品。

我们皆大欢喜。

江灵自然是在我家住下。

一切仿佛都归于平静。

不,还有一件不太平静的事情,我收到了勒令退学的通知。

也即,我被开除了。

此事倒是始料未及,想来一定是那导员搞得鬼,这厮向来看我不顺,这次逮到机会必然是把我往死里整。

老妈对此大怒,骂我没出息,自毁前程,老爸却是淡然,我也自泰然,老妈说得多了,见我父子俩油盐不进,也只能愤愤作罢。

三个月很快过去,我的法眼瑕疵已经完全消除,再没有刺痛的现象出现。

太爷爷闲不住,再次离家出走,继续进行他江湖的游荡生涯。

老爸也把他从二爷爷陈汉琪那里得来的有关天书的消息整合了一番,本以为是机会去寻找天书了,但陈家村却发生了一场大变故。

陈家村在颍水之畔,秋来水涨,再加上天热,村中经常有人下水嬉闹。

由于村子临河,大多数人水性精纯,而水也不算太深,所以向来罕有事故发生,但就在今秋,竟接连发生三起惨案!

接连三个晚上,都有村民溺水!

溺水的人中,已淹死两个,还有一个没被淹死,但是却一直昏迷不醒,而那个没有被淹死的人就是过继给二爷爷的养子陈弘智!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村里一时间人心惶惶,经过族中商议,老爸立即组织人手进行调查,昼夜有人巡视河边。

这种人命事故当然也要报警,只是警察处理之后,两具尸体的鉴定结果均是意外溺水死亡,排除任何谋杀可能,而陈弘智同样也是溺水,只是命大,被救得及时,所以未死。

族中,老爸联合以三爷爷陈汉昌为首的五老商议多次,得出结论,这三起事故绝非是意外!

溺亡者均是游泳高手,陈弘智更是内息精纯的高手,在族中十大高手里排名第二,怎么可能会意外溺水?

陈弘智现在住在医院,村头水畔也被村子隔离起来,严禁村民再接近,尤其是儿童。

事实上,就算村子不这样做,基本上也没有人再敢去湖边了。

这些事让我感到十分匪夷所思,在老爸、三爷爷的带领下,我们一起到医院里去看陈弘智,他还发着高烧,根本就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我盯着陈弘智的面目细看许久,法眼之中隐隐已看出有层层黑气团于陈弘智的三停之上,似有乌云盖顶之恶兆!

三爷爷见我沉吟,便道:“元方,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我道:“这有古怪。前几日弘智叔叔才被救上岸来时,我还没见他的面相如此,今日却有凶兆迸发。古怪!我想他身上一定还有什么印记,前几日没出现,现在也该出现了。”

老爸走上前,翻开被褥,将陈弘智的衣服全都褪掉,我从上往下细细看去,直到双脚。

果然,在陈弘智的右腿脚踝处,竟有几道黑色的痕迹!

若是寻常眼看去,只是几道淡淡的痕迹,与水草缠脚留下之印无异,但在我法眼之中,那黑痕却如墨如漆!

我端详片刻,只见那是四道墨黑色的长短不一的印痕,互相之间排列比较紧密,又细又深,我抬起他的腿,去看他脚踝的另一面,那里也有一道很短的淡黑色淤痕,略比其他四道痕迹粗些,我把手握上去,虽然不太吻合,但却只是大小不一,要是按比例缩小的话,那明明就是一个手印!

我心中一动,猛地想起一个名词,《义山公录邪篇》里所说的“鬼爪”!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