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三章村北诡事

再次向张熙岳道了几声谢,然后又告诉奶奶村北有事,让她和江灵一道陪着张熙岳到家里用晚饭。

我家在村南,而陈弘勇等人遇着的神秘女子在村北,所以我、老爸、三爷爷以及陈弘勇只能与奶奶、江灵、张熙岳分道。

陈弘信、陈弘义愿意跟着我们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也不急着回家吃饭。

二叔自然是留在自己家里,元成刚脱离危险,而元化又一脚踏上黄泉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够二叔受的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一刻,天色已经彻底黑暗下来,我们几人饿着肚子快步赶往村北。

村北,便是我之前说过的陈家村原老庙所在地,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柳树,以及一口曾出过人命的老井都在那里。

那里村民的居住房很少,放眼望去,尽是起起伏伏的丘陵地农田,纵横阡陌之间,河道、村道、干涸的渠道、废置的提灌往来穿梭,岗头、坡头、荒地、草地、石子地参差交错,水闸、石桥、木桥、机井、机房、烟房还有废置的窑口此起彼伏,桐树、杨树、柳树、榆树、松树、柏树点缀其间,典型的中原田家风光。

一条两丈宽阔的大道从陈家村村南一直绵延至村北,大道两侧散落着近两千户、六千余族人,村北的大道尽头,乃是一条丁字路口,路口往左行两三里地,穿田过桥,便是另一处自然村落;路口往右先经过一处偌大的坟地庄园,再有一公里处,便也是一处村寨。

因此,村北可以说是陈家村最为开阔,但也最为荒凉的地段。

农闲时节,除了过路者,一般少有村民来村北,大人尤其教育小孩子,切记不能去村北无人处嬉闹,那里有鬼,逮着小伙当馒头,捉住妮子下面条……

所以,这里不但是夜里静寂无人,就连白天,尤其是中午,也罕有人至。

当然,这里也是我嘱咐陈弘勇等人巡查的重点地段。

路上,陈弘勇说,那个女子就是在丁字路口处发现的,她是从丁字路口右侧拐进陈家村的大道上,也就是说,她经过了那一片坟地。

晚上,敢独身一人从坟地经过的年轻女子,绝不多见。

还未赶到地点,我借着夜眼,便远远看见村北丁子大路口处,陈弘度和两个族丁,正矗在那里。

但他们身旁,却没有什么女子。

又走了几步,我仔细再看,依旧还是陈弘度等三人,根本没什么漂亮女子,我不由得狐疑道:“勇叔,你说的那个女人呢?”

陈弘勇打量了一眼,也诧异道:“对呀,怎么没有了?刚才我找你们的时候还在,难不成走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接近陈弘度等三人,陈弘度听见脚步声,便扭过头来看,我夜眼看得仔细,只觉陈弘度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眼角乜斜着,嘴巴稍稍裂开,一点晶莹的东西挂在嘴边,竟似是口水!

陈弘度在十大高手中虽然是垫底的角色,但本事足能与江灵抗衡,而且此人是十大高手中最讲究边幅的人,平时都打扮的一丝不苟,风度翩翩,但现在,他的头发、衣服都似乎有些凌乱。

我陡然起疑,立即站住不再往前走,陈弘度却飞也似地朝我们跑了过来。

陈弘勇迎着陈弘度问道:“老十,那个女人呢?”

陈弘度也不答话,只顾着朝我跑来,我们相距只有五六尺地时,我的眼睛猛地被股无形无色之气撩窜的一涩,法眼刹那间开启,我竟看见陈弘度浑身上下都裹在一团黑气里,尤其是胸口部分,一团黑气如墨似漆!

“拦住他!”

我大声喝道,同时急忙后退。

陈弘勇、陈弘信、陈弘义都愣在那里,无动于衷,三爷爷也是满脸诧异,只有老爸立时出手,身影一晃,倏忽间已到陈弘度背后,猿臂轻探,早按住陈弘度的肩膀,陈弘度在离我二尺之地时便被迫止住脚步,再不能向前一步。

“这……怎么了,元方?”

陈弘勇目瞪口呆地问我道。

话音未落,却见陈弘度猛然扭身挥出右手,一掌削向老爸的脖颈大动脉!

这是下死手!

老爸身子不动,左手一伸,早握住了陈弘度的右手,陈弘度左手又出,拍向老爸的天灵盖,老爸右手伸出,又将陈弘度左手抓住。

此时此刻,除外之外的众人都瞠目结舌,陈弘信又惊又怒地喝道:“老十,你疯了!”

陈弘度双手被制,又把右脚飞踢出来,老爸把脸一侧,躲了过去,但此时,老爸也动了怒气,双手猛然一拉,只听“咔咔”声响,陈弘度的两条胳膊晃悠悠地垂了下来,老爸右腿横扫,陈弘度立即跪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但陈弘度的脸上竟无任何表情,还是乜斜着眼,咧着嘴,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我急忙以慧眼观察,却见陈弘度的眼中已经全然无神!

精气涣散,乃是死尸一具!

“咚!”

恰似一声重鼓猛然在耳边敲响,震得我两耳发疼,大脑晕眩。

一道乌云悄无声息地滑过天际,遮住了漫天星辰还有皓月,野地里风声大起,吹得我浑身发冷,远处树影婆娑,如群魔乱舞,野地里荒草窸窸窣窣地怪响,摄人心魄,我的心也揪成了一团。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有些透不过气来。

又是一条人命!

我大口喘着气,悲愤地喊道:“他现在不是弘度叔叔,而是一个死人!”

“啊?”

陈弘勇、陈弘信、陈弘义都呆如木鸡地看着我,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不远处,那两个族丁,也朝我们走了过来。

几乎和陈弘度一样的表情,斜着眼,咧着嘴,脸上肌肉僵硬的如同木偶,只不过他们的目光显得更呆滞一些。

我以法眼急视,这两个族丁周身也是黑气笼罩。

又是两个死人!

我的手开始瑟瑟发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三爷爷喝道:“情形不对,把他们俩也抓住!”

三爷爷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他也看出来这可怕而诡异的实情了。

陈弘信和陈弘义还犹豫着不动,跪倒在地的陈弘度胸口处却猛然起伏波动,老爸一把把陈弘度胸口的衣服扯开,只见陈弘度胸口裂开一个大洞,一颗拳头大小黑色的猫一样的脑袋快速地从那洞里钻了出来,紧接着是鸟身!

一头猫头鹰大小的怪鸟从陈弘度胸口处钻出!

它那血淋淋的翅膀快速扇动了两下,一双浑浊的眼睛闪烁着幽幽绿光,大胆而邪恶地盯着我们,然后“咕”的一声嘶叫怪啸着拔地而起,一张无喙圆嘴长得极大,直扑向我!

“畜生作死!”

老爸站在我近旁,一击太虚掌力挥出,那怪鸟却似料敌于先,不待老爸掌力打出,便在空中“嗖”的折身而退,腾在半空中,幽幽地盯着我们看。

再一瞥躺在地上的陈弘度,胸口烂着一个大洞,心脏全无!

这一瞬间,我们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心也似跌进了一口无底而空洞黑暗的深井!

永远沉了下去!

“啊!”

陈弘勇首先狂叫起来,一掌挥出,击向那怪鸟,那怪鸟却振翅飞起,“咕咕”叫着,似哭又似笑地飞向远方。

“是谁干的!”

陈弘勇见怪鸟飞走,呆了一下,然后又狰狞着脸,大吼一声,飞奔到那两个族丁身旁,劈胸伸爪,一手抓住一个!

“是谁干的!”

陈弘勇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声音如铁锤击钉,声声深入骨髓!

那两个族丁一眼不发,同时出掌,分别朝陈弘勇额头、胸口打去、

这两掌快的可怕!

但陈弘勇身为十大高手之首,技艺更是惊人,大风中,只见陈弘勇双手稍晃,那两个族丁便即往后仰倒,每个人的胸前衣服也已经被陈弘勇打碎!

又是缓缓蠕动着,两颗丑陋的令人几乎作呕的脑袋钻了出来,挥动着血淋淋的翅膀腾飞起来。

陈弘勇咬牙切齿,就要朝那两只怪鸟打去,三爷爷却突然叫道:“别碰它们!也别让它们碰你!”

陈弘勇立即收住攻势,茫然地看向三爷爷,三爷爷沉声道:“这是鬼鸮,至毒至邪之物!血肉之躯,被咬即化。”

老爸听见这话,手掌一翻,两枚铁钉就要打出,我连忙道:“等一下!我用御灵科试试!”

老爸立即止手,我连忙调动魂力,直逼那两只鬼鸮,同时催发咒禁十二科中的御灵科!

但接触之下,魂力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回音!

我愣愣地看着那远去的鬼鸮,它们,竟然是死物!

一魂一魄都没有!

全是残存的邪恶欲念!

御灵科,不御死物,不御蠢物,至此已然无用。

眼见鬼鸮完全消失在夜空,老爸道:“怎样?”

我呆滞地摇了摇头,道:“御灵科对它们无用。”

可这三人,陈弘度,还有两个族丁,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我咬牙切齿,目光如电般环视周遭,却见四野冷清寂静,人影、鬼影全无。

三爷爷一把抓住陈弘勇,喝道:“蠢货!你说的那个女人呢?嗯?”

陈弘勇看看躺在地上的陈弘度以及两个族丁的尸体,登时放声大哭:“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要是我不回去,说不定他们就死不了了!”

“你要不回去,你也死了,嘻嘻……”

一道怪笑声陡然响起,远处废置的渠道里,一团鬼火“嗖”的腾然而起,一条俏生生的女子魅影在火光里摇曳生姿。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