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章鬼火罩人

“是她!混账!”

陈弘勇嘶吼一声,身子猛然窜起,如一张扯满的弓激射出去的箭,“嗖”的便袭向那鬼火丛里的人影!

“不要鲁莽!那是诱敌!”三爷爷大声呵斥,陈弘勇却哪里能忍住,不但陈弘勇忍不住,就连陈弘信和陈弘义也只是目光一错,便迅即扑了上去。

只老爸站在我和三爷爷身旁,护卫我们的安全。

那女人在废置的渠道里飘忽移动,周身始终都笼着一层鬼火,碧光鳞鳞,映照的那人脸白生生的摄人心魄,眉目似画,唇颊如抹,鬼气纵横间又透着说不出的冰寒冷意,仿佛严冬早晨地面上冻结的白霜,朦朦胧胧,连带着那怪异的笑声,也让人捉摸不定。

我法眼如炬,在那人影身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黑气,这已断定她不是邪祟。

陈弘勇速度快的惊人,刹那间便揉身扑到那女人身前,双掌叠出,势若奔雷般呼啸而至,似要将那女人打成齑粉!

我虽愤怒至极,但也犹疑着要不要留下活口,可陈弘勇刚刚挥动一掌,那女子便翩翩而起,如蝶飞蜂舞,又似落叶盘旋,身子轻的像一片羽毛,飘悠悠地荡在空中,混不似活人!

而那些鬼火依旧环绕在她身旁,闪烁腾挪,如同魑魅魍魉的眼睛,不但不熄灭,反而更耀眼!

我不禁有些呆了,就连老爸也似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愣愣地看着,一言不发。

陈弘勇一掌击下,见情形如此,也已经怔住,陈弘信和陈弘义须臾间赶到,两人身形兔起鹘落,一左一右,“呼呼”两掌,已将那飘摇在空中的人影堵死!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嘻嘻……”

信、义两人掌力齐发,那人影却又只是翩翩舞动,发出一声似人非人的怪笑,鬼火也烧的更猛,那女人竟似一点伤也没有!

三爷爷喃喃道:“这声音……这身法……究竟是人是鬼?”

老爸道:“元方,看清了吗?”

我摇头道:“我和您一样,都是夜眼,看的不比您多。她被一大团鬼火笼着,光影错动,碧磷闪烁,十分晃眼。”

老爸道:“如果是人,那她的身法也就太怪了,这鬼火也出奇。”

我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狰狞笑道:“身法怪,没什么了不起!老爸,你我联手,立时就能要她好看!”

老爸诧异道:“怎么?”

我恨恨道:“我用逍遥游之奇行诡变,缠住她,剩下的就交给您了!抓不住活口,就毙了她,挖坑埋了!”

说话间,我慧眼急睁,一点魂力直奔那人影,电光石火间已越过鬼火,劈面闪进那人影里,但就在这一瞬,我悚然变色,那女人竟然三魂七魄不全!

只有一魂一魄,还似风中残烛,摇曳欲熄!

这是怎么说?

老爸见我脸上变色,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我失声道:“她只有一魂一魄。”

三爷爷“啊”了一声,迅即住口,也呆呆地望着鬼火里的那人影。

我们三人都清楚,只有十种变尸才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可我法眼看的清楚,她明明不是邪祟变尸之身!连一丝儿黑气都没有!

勇、信、义三人正团团围住那人影,左一掌,右一拳,后一脚地乱打,可手脚都还未碰到对方,那人影就带着团团鬼火飘然辗转,这陈家拔了尖的三大高手竟似是连她的衣服角儿都碰不到!

我怔怔地看着,肺腑里陡然升起一阵令人心悸到极点的悚惧感觉,就好像有人拿着枪,用黑洞洞的枪口顶着我的后脑勺,然后瞬间扣动了扳机!

“提防身后!”

我吼叫着,拼尽全力缩蜷身子往前一扑,然后着地滚起,这是在伏牛山山谷中历练已久的逃命、保命大法,虽不雅观,却实用无比!

但觉身后冰寒刺骨,冷风嗖嗖,直透前胸,逼得我一个激灵,浑身已满是鸡皮疙瘩!

生死一线,就此分际!

“好混账!”

只听老爸怒骂一声,待我起身站起往后看时,只见老爸一击“塌山手”风卷残云般拍了出去,而远处一道红褐色的影子一闪而逝,如烟火乍熄,只有一道吃吃的笑声随风远远传来:“陈元方耳、目、口、鼻、身、心六意果然已到了化境,这般偷袭也能被你感知,今夜算是长了见识……”

“陈弘道的六相全功也果然霸道……”

这两道声音明明是一样的音调,一样的音色,绝对是出自同一人之口,却偏偏一在东,一在西!

老爸即便是去追,竟也不知道去哪个方位。

我狂喝道:“你敢在陈家村杀人,就该敢出来让我们看看你是谁!这么残忍的手段,你泯灭人性天良变成畜生了吗!”

“唉,不知死之悲,焉知生之欢?”

“人固有一死,节哀顺变,咱们后会有期,嘻嘻……”

又是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还是两个方位,最终连带笑声混合在风中,寂灭如无,我、老爸、三爷爷都茫然顾盼四方,但见草木折影、沟壑潜形,哪里还有人的踪迹?

三爷爷突然面如死灰,伸手指着远处道:“你们看。”

我回头望去,只见原本与勇、信、义三人缠斗在一起的那“女人”周身的鬼火光芒渐暗渐弱,再听得“啪啪”两声轻响,火光陡然熊烈起来,连带着那“女人”烧成一片,转瞬间,已是黑烟绕空,飞灰遍地。

勇、信、义三人呆呆傻傻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直到此时,我才猛然醒悟过来,失声道:“那,那是个纸人!”

陈弘勇等人听见我的话,都恍然大悟似的,脸色也好了一些。

三爷爷的脸色异样难看:“不错,是纸人,纸扎的人,造得栩栩如生,又用鬼火笼罩,在黑夜里看不清爽,就连你们父子的夜眼也没能分辨出来。”

“怪不得怎么打,她都不还手,只是一昧地翩翩飞舞……”我惊骇道:“可是一片纸人怎么会有一魂一魄?”

三爷爷目光如痴如醉,魂不守舍一样说道:“这是山术,而且是邪巫那一支,古来就有传说,剪草为马,撒豆成兵。看来这邪法真的存在,一道俱,万法通,用纸也一样。”

老爸道:“是诱饵,用纸人做障眼法,真人行偷袭。”

我脸色惨白道:“而且目标是我。”

说了这话,一时间,我们三人都默然无声,陈弘勇等三人也都沮丧地走了过来。

“我们先前遇见的那个女人不是纸人,我就算再蠢,也不会看错!但样子一样,显然是捣鬼!”陈弘勇愤愤说道。

我道:“勇叔,你还不明白吗,你们见到的那个女人是人,她故意不通报姓名,不说明来历和来意,就是想让你们把我引来。”

陈弘勇脸色骤变,道:“要对你下手!会是谁?”

我看着地上的尸体,从牙缝里蹦出来一句话:“如此血腥残忍,邪术又如此高明,我猜是血金乌!”

陈弘勇呆了一呆,然后蹲下身子,抱着陈弘度的尸体,泪如雨下:“老十!老十!你怎么就这么惨!心脏都给人掏了!”

陈弘勇哭声阵阵,引得我鼻子一阵酸楚,陈弘信和陈弘义也站在一旁抹泪,老爸也是魂不守舍,三爷爷叹息一声,然后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弘度他们的后事要妥善处理,回去跟他们家人商议,看是报警还是咱们族里自己安置。”

我擦了擦眼,道:“对。还有那个女人,虽然跑了,但我想她还会伺机再来,魇魅血局不知道跟她有没有干系……再者,那三只鬼鸮,也要找到,除掉!村里更要加紧防备,一定不能再出伤亡!”

老爸道:“我还是请你舅舅出些力吧。”

三爷爷接口道:“对,敌在暗处,我在明处,各种鬼蜮伎俩防不胜防,单单凭我们的人力还不够,要是蒋家能出一些灵物在陈家村周边拱卫,咱们能省好多力,不说别的,那鬼鸮应该就能防备。”

我点头道:“那鬼鸮好诡异,不是灵物,也不是蠢物,而是死物!连健全的一魂一魄都没有。三爷爷知道这鬼东西的底细吗?”

三爷爷怔怔道:“我略知一二。鸮一般就是指猫头鹰,猫头鹰历来都被人们以鬼神附会,说是一种极不吉利的动物,它的邪异程度堪比狸猫。通说认为,刚死之人,在未合棺之前,尸体如果被猫头鹰停留过,必然会过气而引起尸变。猫头鹰的叫声也十分难听,许多地方的人还有一种习俗,就是当在夜里听到猫头鹰叫的时候,会用手指沾上唾液,抿在眉毛上。因为传说猫头鹰会数人的眉毛,一旦被它数清,性命必然不保。”

这个说法,我小时候也听过,并为之恐慌了很多年。

只听三爷爷继续道:“但猫头鹰事实上是益鸟,基本不会危害人类,但鬼鸮则是成了精、变了异的猫头鹰,也有说法是鬼鸮是猫头鹰死后的精魂所化,它们大多生活在淫秽之地,靠吸食尸体腐肉脏血为生,也采集祟气,将一身的阳气耗尽,成为死物。因此鬼鸮有一项邪性,钻入人体便可役使人的躯壳!”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