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还未收场

薛横眉确实是薛家的门人,她父亲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从小就当男孩子养,本事倾囊相授。

薛横眉天资聪慧,据说一岁能言,两岁识字,三岁可读医经,四岁能识草药,五岁时就能独自配药了,是薛家出了名的天才,没有不知道她的。

不但是家学渊源,薛横眉还考了大学,学的恰恰是西医中的临床。

而近些日子,薛横眉确实也不在家,至于去了何地,他家里倒是不太清楚,薛横眉打小就被骄纵惯了,爱四处游荡,家人不能禁。

这些消息在我脑子里迅速地过了一遍,与薛横眉几乎完全贴合,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末了,我问三爷爷道:“查出她上的是哪个大学了吗?”

三爷爷道:“是武汉的同济医大。”

“武汉?”我皱眉道:“元化上的地大,是不是也在那里?”

三爷爷点了点头,道:“是。”

我眼睛一亮,微微笑道:“有意思……”

天际悄悄泛起了鱼肚白,童童再次沉入河底,在奶奶的建议下,我们将魇镇符柱石上的字符、图案全都毁掉,然后又把石头丢入河水中。

表哥的刀已然是不能再用了,此刀差不多算是要了血童子的命,又被血童子的血所毁掉,正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奶奶忙中偷闲,一直在细细打量木仙,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哪家的好孩子?”

木仙道:“禀奶奶,我是御灵一族木家的人,叫木仙。您老应该是听过我的事情吧?”

“哦。”奶奶恍然道:“原来就是你。我听过,伏牛山里的事情,元方都对我说了,你们的关系很深呐。”

木仙笑道:“是啊,本来有些误会,后来就都好了。”

奶奶点头道:“你怎么能赶得这么巧,来陈家对付了御灵子?”

木仙笑道:“陈家向各大派、各大门阀求助的消息,传到了木家。我知道一些血金乌的底细,魇魅血局是血童子的得意手段,所以我猜一定是他在陈家捣鬼。而我又知道血童子与御灵子向来如影随形,难分彼此,因此料到御灵子也一定在陈家附近作恶。她曾经是我的师父,她的手段我十分清楚,鬼鸮是她的一大法宝,又易于携带作恶,若是带来陈家,祸害非小,所以我就带着夜灵枭(木家的猫头鹰)来助力了。”

奶奶笑眯眯道:“真是好孩子,你这次帮了陈家这么大的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

木仙道:“不用您谢,我让陈元方谢我!”

我和奶奶同时愣了一下,但奶奶瞬间就恢复笑脸,道:“好,你让他怎么谢你都成……”

“奶奶!”江灵大声道:“这女人的姑祖母是木菲清!”

奶奶淡淡道:“我自然知道。伏牛山里的事情,元方都对我说过了。”

江灵嘟囔道:“那您还替元方答应的那么利索!不知道她很难缠?”

木仙撇嘴一笑道:“哟,我难缠?我的程度不及你的十分之一。”

江灵杏眼一瞪,就要回敬,奶奶却道:“木菲清没做过什么错事,小木仙也好好的,难缠不难缠的,我都看得清。我想小木仙不会为难元方的。”

“奶奶是最通情达理的人了!”木仙道:“我会想个最简单的事情,让元方谢我,怎么会为难他?”

奶奶又夸了木仙一番,也不知道是老了还是怎么的,奶奶说话尤其是闲话,越发不靠谱,两人的对话让我头大如斗,好不容易是扯到正事儿上了,奶奶让木仙到公中大院里去住,木仙却问江灵在哪里住,当得知江灵就住在我家之后,木仙也非要去我家休息,不去大院。

江灵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那目光如刀,一个劲儿地在我身上划拉,我浑身冒冷汗,却偏偏拒绝不了木仙。

木仙笑嘻嘻道:“她住得,我为什么就住不得?她是女人,我就不是?她年轻,我就不年轻?她漂亮,我就不漂亮?”

江灵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是陈元方的什么人,凭什么就非要住在他家?”

木仙眨眨眼道:“你又是陈元方的什么人,凭什么不要我住在他家?说出来一个正经的名分,我自然听你的,否则,名不正,言不顺,恕难从命喽。”

我呐呐道:“不是这么说,家里实在是没多余的床了……”

木仙指着江灵道:“我和她谁在一起。”

江灵大声道:“我才不要!身上藏的不是虫子就是蜥蜴!恶心!”

木仙又看着我道:“你是不是和她一样,也觉得我恶心?”

我怔了一下,连忙道:“没有,女孩子怕那些东西很正常,我是无所谓的,只要不害人就行。”

木仙嫣然一笑,道:“好。那我就跟你睡在一起呗。”

“嘶……”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江灵和表哥的脸色同时都变得煞白,一起向我行注目礼,奶奶、三爷爷的眼都瞪得大大的,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没有半点不自在表情的木仙,陈弘勇、陈弘仁、金二、土八等人则是一个个挤眉弄眼,抠着指甲缝憋笑,老爸负手而立,仰面朝天,深沉的难以复加,怎一个酷字了得……

只我嘴里满是苦水泛滥,木仙是什么话都能说出口的人,而且是不分场合,部分人物,越是耸人听闻,就越是信口开河,让人接都不知道怎么接。

更难为情的是,木仙刚刚帮了陈家大忙,

我呆如木鸡似的愣了片刻,江灵猛地一跺脚,扭头就走了。

我急着“哎”了几声,江灵连头都不回,反而越走越快。

奶奶见状,咳嗽一声,对木仙道:“要不,你去我那里吧,家里就我一个,你也能陪我做做伴。”

木仙看着江灵远去的背影,笑道:“我当然乐的奉承您老人家。我刚才就是想气气姓江的,谁叫她先看我不顺眼,还总是一副打翻了醋坛子的模样……”

“别这么说,她是个好孩子……”奶奶一边说,一边拉着木仙走了,三爷爷说他明天和张熙岳一起去看陈弘智,说罢,和陈弘勇等人也离开了。

我冲着木仙的背影喊道:“木仙,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薛横眉的女孩子?”

木仙回过头道:“不认识。怎么,你又惹了风流债?”

我头疼地朝她摆了摆手,转眼就看见痴痴呆呆的表哥愣在那里,目光像定格了一样。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还是木仙的背影。

我笑着走到表哥身边,道:“在伏牛山的山谷里,没有注意到木仙竟这么美吧?”

“是啊!”表哥感慨一声,忽的醒悟,道:“胡说什么呢!我去公中大院休息去。”

我拉住他道:“咱们俩睡一张床,我的床五尺多宽呢!”

表哥挣开我,快步走去,道:“赶紧回去看看你家那位胭脂虎吧!姑父,走了!”

老爸悠悠道:“公中大院离你奶奶家,很近……”

我看了一眼老爸,老爸又道:“木仙好像不是一个人来的。”

我一愣,道:“你也看见了?”

老爸摇了摇头道:“看的不清爽,不能确定。”

我默然无语。

我和老爸快步回到家里时,江灵正红着眼睛收拾东西,老妈在一旁絮絮叨叨地劝,还夹杂着骂我的话,待看见我回来,一边喝骂,一边拼了命地递眼色努嘴挑眉毛,我自然会意,对江灵连哄带劝,等对方转怒为喜时,已经东方之既白了。

这是彻底的白天黑夜连轴转,下河除魅,收服河童,村北遭厄,抢救元化,破解血局,魂斗血童,大战御灵……期间还夹杂着薛横眉、表哥、木仙的杂事,真真是累的精疲力竭,身魂俱乏,待回到卧室,看见床,便飞扑而上,眼睛一闭,只寻周公去了。

这一觉直勾勾睡到中午,在老妈的连番打击下,我才不情愿地起了床。

用过午饭后,只说了片刻闲话,三爷爷便匆匆赶来了。

“弘智醒了!”三爷爷喜悦地道。

老爸也喜道:“好!”

我笑道:“这是好消息了——弘智叔有什么话说没有?”

三爷爷道:“他说是看见了一个年少时的玩伴儿给他打招呼,他一时犯迷糊了,稀里糊涂地就跟着去了水边。”

“小时候的玩伴儿?”

“对。陈凯,就是二十年前毁掉庙会上的龙头龙身,随后淹死在河里的小凯。他不是好死,怨气不消,恶灵藏在水中,平添了血局的威力,二十年前被害,二十年后害人,真是不知该怎么说。”

我悚然一惊,喃喃叹道:“这也算是为虎作伥了——弘度叔叔他们的后事安排的如何了?”

三爷爷道:“公中拿钱来办,另外,按照族规,他们家里也有贴补。老人、孩子都归公中养。唉,人固有一死,早晚而已,做咱们这行的,五弊三缺,都看的很淡了。”

感慨唏嘘了一番,老爸道:“血童子死,御灵子逃了。接下来,该入疆,上天山了。”

我心中一动,这是二爷爷陈汉琪在我们出谷前交代的事情,天山,天书,那里线索众多。

而且,与陈家恩怨最深的血金乌之宫,二爷爷也怀疑其总舵就在天山。

太爷爷已经离家多时,说是云游天下,实则已经深入天山腹地,专为我和老爸的前站!

但,陈家的事情,应该还有最后一件,解决完毕,才算圆满收场。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