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零章观音庙外

这时候已经行到一条幽静而宽阔的村间土道上,土道两侧都种着一溜老桐树,道西、道北是一马平川的庄稼地,往南直行三四里就是一片黑压压的村寨民房,往东是一条高高低低起伏的垄道,几乎淹没在丛生的荒草中。

垄道下方是丈余深的河,正是颍水的一条支流,从这村镇荒野之中穿梭而过,但河水却极少,只浅浅的一层,朝下往去,河深道耸,草荒垄窄,连带着苍茫的夜色,黑黢黢无边无涯,让人突生一种无着无落的不详预感,就好像陡然沉入无底的枯井中那样。

十几丈开外的地方,是一片方圆数亩的大池塘,池塘边栽满了垂柳,这时候的叶子虽然略略稀疏,但仍然绿意翠浓,随着晚风飘扬起落,却毫无声息,仿佛暗地里欢呼跳跃的魑魅魍魉鬼影一般。

池塘里开着一大半荷花,大部分却已经凋零,但无数片脸盆大小的荷叶仍然遮盖着水面,让人看不到荷塘里水的真正颜色。

而偌大的池塘里,也没有任何声息传出,虫生、蛙声、鸭声、蛤蟆声全都没有,只有冷意浸人肌肤的凉风在默默肆虐,驱散着池塘上方若有若无的如烟似雾的水汽。

我竟在不知不觉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仿佛不胜这深秋的寒意。

“你怎么了?”

杨之水突然问了我一句:“怎么一脸呆呆的表情,看什么呢?”

“哦,没有。”我晃过神来,不准备说什么,却又忍不住叹息一声,道:“陈家村距离这不足五十里,我也曾经从这里经过,但是却从未像今天今夜这样,感觉此处地界如此险恶!”

“险恶?”杨之水环视了一眼四周,道:“农村乡下不都是这样吗?”

我幽幽道:“前有不测之地,后有无根袤野,左有蛰龙之川,右有网带之林,道如盘蛇,池若死泽,冷风往来,穿梭如刀,浸染于不备,杀人于无形!”

杨之水长大了嘴,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紧张地又环视了一圈,强笑道:“元方,你可真能说,我脊梁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我沉声道:“我不是吓你。千万要小心点。”

杨之水见我说的认真,也沉沉地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走吧,你看前面那亮光处,应该就是目的地。那是个什么地方呢?”

我打眼远望,果见百余丈开外的地方黑压压地坐落着一片参差错落的宅院,里面有亮光泄出,似乎是瓦舍,却又不像是民居的住宅。

我和杨之水一边走,一边回想,十几步后,我把那宅院看的又清晰了一些,也猛然间想了起来,那是座观音庙!

这个镇子叫沙河镇,因为颍水经过,多出沙土,因此得以命名。

那观音庙是沙河镇最大的庙宇,年代悠久,据传是唐代所建,千余年间被焚毁拆除多次,八十年代后期又重新恢复,把附近的土地城隍庙也归拢到了一起,占地足有三余亩。

我小的时候曾经跟着奶奶来过一次,依稀记得那观音庙很大,坐北朝南,三进三出,第一进供奉的是土地、城隍,居中的庙宇,正偏共有五间,正殿供奉的是一尊两人多高的送子观音像,两侧有善财童子和净瓶龙女,侧室里供奉的是韦陀、金刚等神祇。

东、西又建有偏殿,东偏殿是罗汉堂,西偏殿是僧侣念经诵佛,设立功德箱的地方。

最后一进是住房,僧、客的卧室都在那里。

庙宇里还有些园子,是僧人种菜、养花的所在。

这是一个偏僻的所在,但是逢年过节,却香火极盛,尤其是大年初一,入庙膜拜、烧香、许愿、求子、纳福、卜卦、捐赠的人络绎不绝,就连禹都、许昌、襄城等地的人也不远百里坐车来此。

平时倒是落寞些,但也稍稍有点游客和虔诚的信徒。

贾恺芥难道会在这座观音庙中?

我和杨之水一路疾行,已经渐渐接近观音庙。

庙里的灯火有些暗淡,仿佛就只有几盏昏黄的灯泡在苦苦熬夜,庙门是紧紧闭着的,庙前有座石碑,应该是古物,被玻璃框围着,里面的字迹已经很模糊了,我也无心去看那上面写的都是些什么。

庙门左右立着四株粗壮的槐树,也都很有年岁,树皮上纵横的沟壑便是岁月磋磨下来的痕迹。

我和杨之水越走越近,却仍旧没有听到任何声息,静的瘆人!

这荒野大庙、古碑老树、垄道昏灯再加上寂寥秋意所营造出来的惨淡死寂情景,与白天里贾恺芥在羊肉汤老店门前的喧哗吵闹两相映照,竟如同两个世界!

我心中的不安感觉更甚,悄然行至庙门前十余步远时,我一把拉住杨之水,低声道:“你确定是这里?”

杨之水瞪着眼把观音庙门前的老槐树一株株看完,然后也压着嗓子道:“你看左边第一棵槐树上是不是有暗号?”

我细看时,已经看到了,果然还有个“川”字似的记号,和之前遇到的那些相差无几。

我略一沉吟道:“如果这个观音庙就是目的地,那玉阳道长在哪儿?他怎么不接应咱们?”

杨之水觑着四周,道:“可能是已经进去了吧?”

我狐疑道:“他自己进去,不等咱们?”

杨之水道:“或许事情紧急,来不及等也说不定。”

我道:“会不会有什么差错?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杨之水道:“我师父是何等样人!要不,你在外面把风,我先从墙上溜进去探探底细?”

我默然了片刻,觉得杨之水太毛躁,或许会坏事,正准备叫童童过来,由他进庙探看,猛然间,心却骤的一揪,仿佛被人用手奋力攥成了一团,憋屈的难受欲死!

麻衣六意,心念陡生!

我一把推开杨之水,自己也往后翻滚,只这一瞬,我耳中已经听见几道极其细微的声响,两抹乌光“嗤”、“嗤”的划过眼前,又“噗”、“噗”两声没入土中!

我仰面便看,慧眼急启,三魂之力如网似箭般疾驰而出,铺天盖地撒去!

只刹那间,我便看见一个人匿在树杈之间,正探头探脑地往下面看,我的魂力已无声无息地浸入,他浑然不觉。

我又将周围探看了一遍,虽耗神不小,但却确认了,只有此一人在!

杨之水则被吓了一跳,立定身子后,四顾张望,又低声问我道:“在哪儿?”

树上那人裂开嘴角无声地暗笑,手腕轻轻抬起,又扣起一枚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童童!”我心中大喝一声:“不要让他发出任何声息!”

我耳中早飞出一道薄雾似的影子,飘然间已丈余高,“嗖”的将那人整张脸都糊住。

那人大骇,张开嘴似乎要喊,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元婴极祟之物,那人要呼喊,必须要先吸气,一吸之下,元婴趁机将祟气浸入那人口中,祟气阴极,森冷如刀,骤然间大量浸入口中,连喉咙都能在刹那间腐蚀烂,他如何再喊得出来!

黑暗中,我看见童童那赤条条的灰暗身子跳在树上,几个腾挪,兔起鹘落般已经到了那人附近,小口一张,竟变得碗口大小,露出两排锯齿一般大小的尖牙,朝着那人后背就咬。

那人仰面便倒,从树上直挺挺地落了下来。

杨之水早已看见,抢上前去,一把搭住那人,不动声色地将那人接到手中,安安静静地放在地上。

元婴回到耳中,童童也一跃而下,道:“主人,咬昏了,不到天亮绝对醒不过来!”

我微微一笑,道:“干得好!”

杨之水惊讶地看着童童,又回顾我道:“你的帮手?”

我眨眨眼道:“秘密武器。”

杨之水啧啧叹息着,摇了摇头,道:“厉害!不是你和他,咱们就坏事了。即便是刚才没打中我们,这人一嗓子喊出去,前功尽弃!也幸好就只有一个人在暗中潜伏。”

我道:“他们以为一个人放暗箭足以成功,就算不成功也能呼喊提醒,是大意了!现在这情况足以说明,这里面有古怪。嘿嘿,观音庙里有鬼,真正胆大包天!”

杨之水道:“那现在怎么办?”

我道:“玉阳师叔不接应咱们,只有一种可能,脱不开身!为什么脱不开身?要么是正在窥视极其紧要的事情,生怕错过分毫;要么就是他老人家马失前蹄,被抓了。”

杨之水悚然道:“不能够吧,要是师父被抓,怎么还能留下暗号?”

我道:“暗号可能是敌人伪造,故意引我们入彀,我们只顾看暗号,便很容易遭毒手。当然,也可能真是玉阳师叔留下的,但是他进去观音庙后,也有被抓的可能。外面风平浪静,暗中波涛汹涌,这庙里绝对是是龙潭虎穴!咱们得去闯!”

杨之水脸上涨红,道:“怎么闯?”

我道:“咱们潜进去,兵分两路,你我一道,童童一道,并力查探玉阳师叔的下落!我们若有消息,我便可通过元婴意会童童;童童若有消息,也可通过感应元婴意会我们,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杨之水道:“好!就这样办!”

我看了看童童一眼,道:“你先进去。”

童童一跃而起,早扒上了墙头,两只小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然后在一片昏黄的光亮中,“嗖”的跳了下去。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