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五章风雨满殿

我也猛然想了起来,早在大何庄的时候,我和老爸、二叔、江灵就领教过柳族木偶的厉害!

只不过那次出现的木偶是柳族丢失的半成品,被风水道人偷走而用在歪处。

不意今夜又见,却从对头变成了援手。

太虚盯着那木偶,醒悟似的点了点头,道:“怪不得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柳族现今是谁当家?”

李隽道:“柳长青!柳族与陈家交好,这次援救陈家村的十八路高手中,就有柳族!柳族的死对头刀族,据说也来了……”

孟隆道:“刀族隶属暗宗,归晦极统御,至于柳族——咱们抓到的人中,并没有柳族弟子。”

“多承挂念!柳族柳长青、柳长荫在外恭候天理老祖!”

一道浑厚低沉的嗓音由外而内冲进滚滚翻腾的烟瘴之中,震得大殿嗡嗡作响,回声四起,仿佛到处都有人在说话。

太虚脸色一变,盯着老爸和那木偶,沉声道:“既然是柳族的傀儡术,就好办了。”

正说话间,只听“揉”、“揉”、“揉”的几声呼啸,数枚拳头大小的黑影从窗口、门洞里钻进烟瘴重重的大殿里,朝着大殿中央疾驰而来。

那东西似乎有些沉重,速度快的并不惊人,孟隆在一旁觑见,伸手就去抓取,太虚却伸手一带,鼓动那“拳头”在空中陡然转了一圈,又都掉头飞了出去!

烟雾缭绕中,太虚的脸色阴沉如水,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是寻常暗器,毒气浓郁的很!”

太虚的话音刚落,便听见外面“嘭”、“嘭”、“嘭”的数声闷响,还夹杂着“嘶嘶”的漏气声音,殿内诸人都是脸色一变,李隽失声道:“禹都张家的毒霰丹!”

“嘿嘿,天理老祖果然是好手段!晚辈张熙岳恭候多时了!还请赏光出来一见!”

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遥遥传来,天理宗诸人面面相觑。

孟隆扭头盯着老爸道:“陈弘道你好狠!带着儿子与我们同归于尽?”

太虚冷冷道:“是麻药!致昏不致死!张家也太小看我太虚了,这药对我早已无用!”说罢,太虚忽又朗声道:“张熙岳,你见我作甚?”

张熙岳扬声道:“你要谢我!”

太虚道:“谢你什么?”

张熙岳道:“你先前许诺此间乡民到陈家村诊病救治,却失言未至!若非我率族中子孙冒充你门下弟子代为效劳,食言失信之恶名,你岂不是要承担定了?你不该谢我?”

太虚稍稍一怔,蓦地一转脸,盯着我,又扫了一眼老爸,呲牙恶声道:“竭泽而渔,釜底抽薪!好计策!”

老爸背依观音塑像,气息渐平,脸上不动声色,只目光流转,逡巡着大殿。

那木偶就似钉在土中一般,站的笔直,只两只眼,幽光闪烁,似灯非灯,真像活的一般。

太虚扫视老爸一眼之后,忽的又“咯咯”怪笑了起来,嘴里道:“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陈弘道,你的陈家村这次算是逃过一劫了!”

老爸觑着太虚,眼睛眨也不眨,足足有十几秒,方才开口说道:“此时此刻,观音庙里,陈家、张家、曾家、蒋家、柳族、木家、项山、墨族俱在,你们人少,还是服了吧。”

太虚摇着头,道:“你们方才不进来,一是摸不清殿内的局势;二是要找你们那些被俘虏的朋友。现在你看清了吧,其实何须这么多人?像你这样的高手,只要再多一人进殿,我们就彻底败了。陈天佑呢,你们祖孙联手,还有什么做不成的呢?”

老爸道:“你不用一直试探,他老人家不在。”

我在一旁听得暗暗着急,太虚奸诈似鬼,老爸质朴实诚,多说实在无益!

只听太虚“哦”了一声,忽的纵声喊道:“天下间,我所惧者唯有陈天佑!余者碌碌,何足道哉!陈弘道,你一人加一木偶就想从这里脱身而去?狂妄!荒谬!算上陈元方,栽在我手下的已有十八人!除了大殿内的这些,你可知道其余十四人在哪儿?就在你的脚下!就在这大殿下的暗室中!你救得走吗?嗯?!”

老爸吃了一惊,诧异的瞥了太虚一眼,随即询问似的去看我,我哪里能回答?即便能回答,我也不知太虚所言是真是假。

太虚说话的声音颇大,不但我听得清清楚楚,就连围在观音庙附近的老舅、柳氏兄弟、张熙岳等人也能听见。

如此可谓是一语道破天机,殿内的老爸,殿外的老舅等人以及暗中与我心领神会那人,岂不是都知道要去何处救人了吗?

他太虚故意说出这话,图的是什么?

难道是谎言?

但天理宗诸弟子全都面色惊诧,这足以说明太虚所言不假。而由此也能看出,他们也不明白太虚为何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只这片刻功夫,老舅便喊道:“弘道,花鼠已经查探过了,暗室确实就在观音殿下,里面不多不少十四个人!但是殿外没有暗室入口?怎么办?”

“怎么办?嘿嘿……哈哈!”

太虚阴瘆瘆的笑了起来,戟手一指,喝道:“陈弘道,你技击无双,若论武功,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若再加上施法做术,鹿死谁手,恐怕也未可知吧?”

老爸眉头轻锁,道:“你想说什么?”

太虚伸手一抛,一张满是墨迹箓文、七寸大小、棉布也似的黄色咒符轻飘飘的飞向大殿西北角横梁柱上。

此时的太虚瞋目尽幽,提气高呼道:“一刻钟之内,我便能做法让这观音殿地基下沉,活埋那些人!”

老爸脸色骤变,猛地一躬身子,弹簧般弹起,急急掠过太虚,往大殿西北角的咒符而去。

“看你是救他们还是救你的儿子!”

太虚大喝一声,竟不拦阻老爸,却向我这边奔过来。

老爸怒骂一声:“混账!”瞥了一眼那咒符,恶狠狠地一咬牙,半空里陡然转身,又朝太虚赶来。

盘踞着地上的蜈蚣乘着烟雾而起,拦腰挡住老爸,其余天理宗弟子也一拥而上。

太虚却离我很近了。

那呆立着的木偶忽的弹起,兔起鹘落,在间不容发之际阻住太虚行程,胸口处“啪”的弹开一个圆孔,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闷响,那圆孔中已烟花似的爆射出一捧松针大小的毫芒,烟雾缭绕里星光闪烁,恰似一大束急剧盛开的银花,眨眼间已经将太虚全身笼罩在其绽放时的寒光里!

“爆银花破!好!”

太虚喝彩声中,竟一往无前,那不计其数的银针微芒一闪念间全都打在太虚的身上!

“老祖!”

天理宗众人齐声呼喝,却见银色刺猬似的太虚手臂暴长,眨眼间便递到木偶腹部,屈指一弹,那木偶似真人般猛打了一个激灵,随即便不动了,它那眼中本就幽幽闪烁的光芒,也似耗尽煤油的灯火,缓缓熄灭。

太虚冷笑着浑身一抖,“叮铃铃”似帝钟长吟,附着在他身上的那些银针微芒无一遗漏,全都撒在地上,亮晶晶的铺了一层。

“呸!”

太虚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扭曲着脸道:“我练气三十六年,早已内外归化,成就一副铜皮铁骨!一具木架子也敢学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说着,他伸手将那木偶一拨,木偶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发出一声空洞而生硬的撞击音。

“进殿!”

这仿佛是一声暗号,在木偶倒地的瞬间,柳长青的声音骤起,只刹那间,脚步声便四处响应,由远及近,再顾不得隐藏痕迹,只潮水般涌来。

“要群斗吗?”

太虚轻蔑的道:“陈元方,我有王牌在手,你迟早都逃不过的……”他狞笑着,把手伸了过来。

“太虚!你敢!”

又是那个声音!

太虚浑身一颤,随即惊悚的环顾四周,却没有谁在,柳长青、老舅等人也还没有进来。

太虚的眼皮急速地跳动着,血气一下子涨满全脸,皱纹被逼的凸显出来一大片,稀松皮肉连着颈部,那里的青筋也蚯蚓般扭曲起来,只这一刻,我才想起他已是个年过百岁的老人!

“入娘贼!你给老子出来!”

太虚像一只野兽咆哮着,但那声音却再也没有了。

太虚喘着粗气,缓缓地闭上了眼,慢慢的平息气韵,又猛地张开眼,在这一刹,他仿佛又恢复了平静。

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了。

老爸拼着挨了一掌一脚,终于冲出包围圈,势若奔雷般掠至太虚脑后,喝一声“恶贼”,塌山手已死命拍来!

太虚听见脑后风起,惊的面如死灰,要救哪还来得及?

堪堪就在此时,一抹灰影垂空而落,鬼魅般欺进老爸的掌风之内,只听“嘭”的一声,老爸与那灰影两相分际,竟是不分轩轾!

“晦极!”

太虚死里逃生,已是满脸冷汗,待瞧见来人身着中山装,脸盖塑胶面,身材魁伟,晶眸闪亮,忍不住失声而呼。

他又惊又喜,道:“好好!晦极,你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晦极还未说话,一声断喝霹雳似的响起:“老妖何在?”

只见曾子仲挥舞着木剑从后门抢了进来,张熙岳紧跟着跃进大殿,而后是个老和尚提着木鱼冲入气瘴,窗口处,老舅怪叫着翻身入内,其后,一张朦胧荧透的脸也浮现出来……

与此同时,前门也呼喝声大起,已不知都是谁,纷至沓来!

此间,烟雾纵横,风雨满殿!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