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万眼万身

刹那间,我心中已经是转过了千百个念头,也起了数种毁像砸案灭烛折香的方法,但看着昏迷不醒的江灵,我还是觉得三十六计走为上!

如果不出我所料,江灵必定是被这瓷俑蕴含的祟气所伤,一直呆在这屋子里没什么好处,不如先出去救醒了她再做打算。

还有,郑军强、东子、李朝先这么长时间也不进来,外面又没有无任何动静,这也不是什么好兆头。

念及此,我抱起江灵,再不看那瓷俑一眼,扭头朝屋门走去。

但是,就在我转身的这一瞬,千百道阴冷的光芒骤然投下,全都钉在我的身上——墙壁上蓦然冒出了无数双猩红的血眼,一只只没有眼皮,全都是瞪大了的眼珠子,满天星辰般镶嵌在墙壁上,没有黑白分明,只是猩红如血,死死的聚焦在我一人之身,不,是聚焦在我的眼睛上!

每一只眼睛都眨也不眨,转也不转,阴冷而漠然,直勾勾的凝视着我的双目!

每一只眼睛的每一个瞳孔里都有一个抱着江灵的我!

轰!

我大脑里猛然一声嗡响,周身寒毛轰然乍起,双腿一软,几乎瘫倒!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恐怖景象!

我连忙瞥向那屋门,只见屋门上也是一只眼睛连着一只眼睛,猩红鲜艳,赤液暗涌!

我本来想提气踹开那屋门的,以我的混元之气,踹开一个木门绝不是什么难事,可是现在我如果踹上去,我的脚就落在了成十上百只眼睛上,是要踩的眼珠子乱蹦还是血肉模糊?

我几乎无法想象那种局面,其实我已经浑身乏力,脚根本就抬不起来,气根本就提不上来。

我狼狈而艰难的后退了一步,我想要逃开那些可怖血眼的幽幽注视,但是我一扭头,便赫然发现,整个屋子,四面墙壁,都是一样,血眼遍布,无处落空!

就连天花板上,也全都遍布着狰狞而暴突的赤色眼球!

我就沐浴在这无形无声的木广州。

那目光里充满了戏谑,充满了阴邪,充满了冷漠,充满了怨毒……

两根白色的蜡烛还在静静的燃烧着,幽黄色的火苗偶尔跳动一下,迅即恢复如常,那瓷俑的脸,在往来交织的血眼目光中,笑意似乎更浓,腮红似乎更艳,唇色似乎更腻……

缭绕的香烟,笼罩着它仿佛临世的魔神,晶莹的口水从它的嘴角一滴滴跌落,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吧嗒”、“吧嗒”的砸在盛着血馒头的盘子里,形成这间静谧到可怕的密室里唯一的声音!

那盛着血馒头的盘子里的水已经溢出来了,正顺着暗红色的几案往下淌落……

我有些呆,一切都荒谬无比,却偏偏真实的可怕!

不,这不是真的,这是幻觉,这是幻觉……对,这情形一定是因为我精神紧张而产生的幻觉!

慧眼!

我要祭出所有的三魂之力,把自己从这恶心的幻觉中拉出去!

魂力还是能调动的,可,可慧眼似乎难以开启。

周身还是处在无穷无尽的血眼注视中,每一只都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心中一沉,不是幻觉,难道是被人施了邪术?

灵眼!

如果是邪术作怪,我就要看破术脚所在!

可灵眼似乎也无法开启,室中情形一切照旧。

我忽然有些泄气,不,更严重,是有些崩溃。

目光是无声无形的,但我能感觉到那种芒刺在身的痛楚、万夫所指的恐怖,就仿佛无边无息的黑夜里,不计其数的手在反复摩挲着你的身子,你看不见那手,也抓不到那手,更无法逃离。

我几乎忍不住要浑身发颤,我下意识的不去看那些地方,而是将目光投向地下,但是这一刻,我呆住了——地上也全都是血眼!

我就抱着江灵站在无数的猩红眼球之上!

这……

我两腿一软,猛地瘫倒,与此同时,我紧紧闭上了双眼,我无法承受这种密集而恐怖的注视!谁说目光不能杀人,这就是杀人的目光!

我的胳膊也软了,江灵要掉在地上,我匆忙匍匐,双手在地上撑起,手心贴到了地上……不!

在我手心触地的那一瞬间,似乎摸到了许多粘稠、柔软而且富有弹性的圆溜溜的东西!

不,不,我不能摸……

我神经质似的把手抽起来,在自己身上反复擦拭,但很快,我便感觉到脚底下似乎有东西在蠢蠢欲动!

眼珠子在动?

我的脑子一嗡一嗡,几乎要炸开来!

根本无法保持清醒!

不但不能清醒,此时此刻的我几乎要混沌了。

我不敢睁眼,不敢动手动脚,我怕一睁眼就能看到那无数吃人的目光,我怕一出手一伸脚就能碰到那无数的眼珠子。

我把江灵搁在我的双腿上,紧紧抱着,我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惶恐不安,只有江灵,只有她,她是我唯一能让我稍稍振奋精神的支柱。

李朝先说他做噩梦的时候,夜夜都能梦到一双血眼在盯着他看,我现在就在那个噩梦里,但血眼却不只一双,这噩梦也不知何时能醒……

“嗬嗬……陈元方,你也会怕?”

一道沉闷的仿佛是从咽喉最深处挤压出来的声音缓缓响起,似乎来自四面八方,又似是来自千里之外。那感觉就像是你站在百丈深的井口处,却听见有人在井底说话,悚然而怪异。

我精神一震,差点就要睁开眼睛了,但是却又听到那声音说:“别睁开眼,否则你就听不到这声音了。只用眼睛看东西,会让你忽略很多。”

我一愣,虽然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没睁开眼睛,因为我真的怕自己一睁开眼睛,这声音就没了。

如果没有声音,我想我会疯掉在这密室里。

我努力使自己的心神稍稍稳定,道:“你是谁?”

声音发出来时,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的声音走样了,迥异于正常,完全像是另一个人在说话。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一直在看着你呢,我就在你跟前。”

我一呆,随即悚然道:“你是那瓷俑?”

“你真聪明,一点就透。”

我略略沉默,然后道:“我不信。”

“那你说这屋子里除了你我,还有谁?”

我道:“我不信瓷俑会说话。而且你一个瓷俑,不能动,不能走,也能知道我的名字?”

“我不是瓷俑,它只是你叫的名字。其实我不但知道你是谁,还知道你的本事!你不是有四大目法吗?跟我比比,又如何?嗬嗬……在我面前,你连眼睛都不敢睁……”

我道:“你不是瓷俑,那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底细?”

“我是万眼万身俑,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躲过我的眼睛。”

“万眼万身俑?”我吃了一惊,道:“这屋子里所有的眼睛都是你的?”

“是,所以我能将你的一切尽收眼底!”

我骇然道:“那你的身子呢?”

“整个屋子,到处都有我的身子,你就在我的身子里。”

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道:“是谁造就的你?你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无数人成就了我,我在这里就是等你。”

我更加诧异,道:“等我?”

“对。”

我道:“你等我干什么?”

“等你自投罗网。”

我心中一凛,道:“你知道我要来?”

“你一定会来。”

我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宿命。”

我越发惊疑不定,道:“你究竟是谁,既然已经把我给困住了,又何必装神弄鬼?”

“我说了,我就是万眼万身俑。”

我道:“好,好,就算你是。可你刚才说的宿命,我不懂。”

“陈家的债,陈家的人偿。”

我道:“什么意思?我还是不懂。”

“一百多年来,自你的天祖陈公望、高祖陈玉璜、曾祖陈天默、祖父陈汉生、父亲陈弘道再到你,六代人,六辈人,五服之内,子子孙孙共计两千四百七十八名,所杀所伤无论人尸足足万余!我便是这所有伤亡者的集合体,现在在这里等着你,你可懂了?”

我大吃一惊,自我天祖陈公望以来,六代,两千四百七十八人所杀所伤的匪类、妖人、变尸共计万余,集合而成了眼前的这个万眼万身俑!

那该是多么邪的祟物!

怪不得江灵的辟邪符完全不济,怪不得我的轩辕宝鉴一触即黑!

可这真是天大的奇闻,完全不可思议!

是谁造出来的它?

总不能是他们自己消亡之后又自行汇拢到一起了吧?

“你不信?嗬嗬……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会闯入这一间屋子?而我的每一只眼又为什么如此怨恨的看着你?你的四大目法又为什么全部失效?你的一身混元之气又为什么全无用武之地?”

我喃喃道:“为什么?”

“天道好还啊,你不是总这么说麽。你的父辈、祖辈、曾祖辈、高祖辈、天祖辈甚至烈祖辈、太祖辈、远祖辈……苦心经营,还不是为了你们陈家千古传承?可是,到了此处,你就要绝了。因为他们的杀戮罪过,全都应在你身!祖债孙偿,谁让你得到的最多呢?”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