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生死逆转

是,我确实得到的最多,义山公录烂熟于心,四大目法集于一身,阴煞阳罡混元之气,五行俱全阴阳正逆!陈家近代子孙中,又有谁及得上我?

就是如此,要遭造化之忌了么?

江灵似乎蠕动了一下,我心中一动,把手掌放在了江灵的额上,悄然去抚她的鬓角。

“陈元方,你懂了吗?”

那声音似乎清晰了一些,也近了一些。

我道:“我懂,祖债孙偿,我无话可说,但是我还是奇怪。”

“你奇怪什么?”

我定了定神,道:“我奇怪你究竟是被谁造出来的?又怎么会藏在这间屋子里等着我自投罗网?”

“我说了,是很多人造就我的……”

我打断它的话,道:“我知道是很多人造就你的,而且是死的,那些死了的妖人、变尸、祟物!他们的邪气、怨气集中到一块,成就了你!可是,它们总不会是自发聚拢到一起了吧?是谁,是谁把它们聚拢到一起铸就了你?”

“是仇恨!因为共同的仇恨,而产生共同的怨气,然后互相吸引,互相融合,互相凝聚,才有了我。这就是气味相投。”

我冷笑道:“是吗?我不信。”

“嗬嗬……你信或不信,事实如此。”

我道:“那你又是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真的想知道?”

我道:“我想。”

“你不后悔?”

我道:“我不后悔。”

“好,那我就告诉你……”

“你不用告诉我了!”我猛然将江灵横身抛出,腾出手来,劈空一抓,早捏到一物!与此同时,我睁开眼睛,对着我手里抓住的那物笑道:“万眼万身俑,是你自己到这里来的!”

江灵被我抛出,眼看就要落地,身子却在空中一拧,轻飘飘地落下,笑道:“元方哥,真有你的!”

“你,你们……”

万眼万身俑此时此刻已被我死死攥住脖子,它的脖子又短又粗,又硬又滑,真如瓷器一般,但是我却知道,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捏断它!

它已经不在供桌上,也不是在朦胧缭绕的香烟中,它就在地上,就在我面前。

它的两只眼睛,惊恐的瞪得浑圆,脸颊处的腮红也被忧惧之色稍稍掩盖,嘴角已经没有口水再往下淌,短短的身子,就像是个真正的瓷娃娃。

可我知道,它不是瓷娃娃。

它是个活物。

“你,你是怎么识破的?”由于我的手捏的很近,所以它说话很艰难,声音比之前也更低沉。

屋子里到处还都是血眼圆睁,我的恐惧还在,只是比之前小了一些。

我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那些血眼上撤回来,而是专注于万眼万身俑,我朝它笑道:“我用慧眼看见了你的残魂,但是数量太多了,就像是成千上万只萤火虫粘在你全身上下似的,我从没见过这么庞大又这么均匀的残魂余念;我用灵眼看到了你的邪气,也太惊人了,咕嘟嘟直往上冒,涌泉似的,全都从你身上挥散出去,一个瓷俑能有这么大的阵势吗?当然没有。所以我很惊奇,很诧异,凭感觉,我就认为你是个活的。”

万眼万身俑道:“那时候你就看穿了?你之后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没有,我没有看穿。”我道:“你实在是装的太像了,你长得也太奇怪了,你的本事也很高明,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整个屋子里除了香烛,也并无其他异味……所以在我的眼睛里、耳朵里、鼻子里,你就是个瓷俑,我的这些感官欺骗了我的内心,因为我看不出你的破绽,就连你嘴角的口水滴出来,也只是增加了我的惶恐疑惧,而没有把我往正确的思路上拉上一毫一厘。”

江灵接着说道:“我也没看出来,于是我拿那个符纸去贴你,所以我就倒霉了。”

万眼万身俑道:“然后呢?”

我道:“江灵晕倒之后,我更加惊恐,因为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晕倒,所以当时我想逃离这个屋子。可是满屋子的血眼出现了,我不敢去碰那门。于是我被迫留了下来。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怕,怕这满屋子的眼睛,虽然我知道它们都是假的。”

万眼万身俑道:“你知道?”

我道:“我知道。但即便如此,眼睛仍然是我的弱点,或许就是因为有四大目法在,或许就是因为我自己的眼睛太敏感,所以,我对这些血眼更敏感,我怕这么多的眼珠子遍布在我的上下前后左右,而且还都丑陋、狰狞、怨毒、血腥的盯着我看。我真的差点就崩溃了,视觉带给我的冲击,然我在触觉都有了反应,我感觉我是踩在了眼珠子上,其实并没有,只是看到的假象强迫给我的另一重假象而已。但我害怕,我只能闭上眼睛。”

江灵用脚来回蹭着地板,道:“看,这些眼珠子被我蹭来蹭去还是那样,一个也没破,肯定是假的。但我就是弄不明白,只是怎么弄出来的。”

“灵儿,别弄了。”我听到江灵的脚蹭在地上发出的摩擦音,不由得便想到是她的脚掌在和眼珠子亲密接触,胃里便一阵翻腾,浑身起毛,手都软了一些,

“噢……”江灵看见我的脸色,应了一声,便停住了,道:“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道:“那是法术弄出来的障眼法,术脚就在这个万眼万身俑身上。”

江灵诧异道:“在它身上?”

“嗯。”我道:“之前我之所以会特别害怕,也是因为我没找到术脚,以无知而恐惧。其实术脚就在万眼万身俑的目中!我看得到那气,却误以为是它自身的邪气。”

江灵点点头,转而又拿出来一张纸符,凑到万眼万身俑面前,晃晃,道:“用眼作法,我现在就贴你的眼!”

我道:“你贴不住它,它身上的邪气太浓,你的符无效。刚才的亏还没吃够?”

江灵嘟着嘴道:“那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我道:“我也奇怪,它虽然是活的,但是却没有心跳和呼吸,身子也长成这样。哎,万眼万身俑,你自己说说,到底是怎么弄的?”

万眼万身俑道:“你还没说怎么识破我。”

“嗯,好吧。”我道:“我闭上眼之后,没过多久,你便开口说话了,我又吓了一跳。可是你当时竟然警告我,不让我睁开眼睛。虽然,我自己也不情愿再面对这么多血眼,但是被你警告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你为什么不让我睁眼呢?因为你怕我看见你说话的样子,你怕我看穿你就是活物。一个瓷俑能发出声音,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是一个像瓷俑一样的人会说话,那就不怎么可怕了。”

“所以,是我的那句话让你产生了怀疑?”

我摇头道:“还不是,当时我的心已经乱了,我根本没有想那么仔细。但正如你所说,用眼睛看,会让人忽略很多东西,我真的闭上眼去听你说话的时候,我便慢慢觉察到了很多。”

“你觉察到了什么?”

我道:“我觉察到你很啰嗦,我觉察到你的声音有些变化,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虽然很细微,很细微,但是我是相士,我有相音之术,我的听力太好了,尤其是在闭上眼睛之后,所以我听出来了。觉察到这些,我就想睁开眼睛了,可我又不舍得睁开,我怕睁的不是时候,会错过一些事情,我想闭着眼睛‘看’你继续捣鬼。其实除了这些,当时我还觉察到躺在我腿上的灵儿有所异动,她似乎有苏醒的迹象,所以我把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又放到了她的鬓角处,我用混元之气灌注到她体内,让她缓缓醒来。”

“原来如此,你后面问的话是否也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我笑道:“当然,我是在拖延时间,在陪你啰嗦。只可惜,你要偷偷摸摸的挪到我跟前进行袭击,又不想我发现,所以你巴不得我跟你多说话。其实,到这时候,我仍然还是没有确定,你就是活物。只是,江灵已经快醒过来了,在醒与未醒之际,她说话了,那声音极低极低,喃喃不清,你听不到,我模糊可辨,她说‘喷我了一口’。”

江灵道:“对,就是我刚才给它贴符的时候,它突然张开嘴喷了我一口黑气,我就晕了。”

我笑道:“我听见这句话时,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而这时候你差不多也离我足够近了,到了可以出手的时候了。”

万眼万身俑道:“于是你先发制人”

“是。”

“于是我被你抓住了。”

“是。”

“好,好!陈元方,亏你沉得住气,你真是个角色!”

“多谢夸奖,愧不敢当!”我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作为交换,你也该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吧?你说的什么我们陈家所伤所杀者的怨气集合,我根本就不信!年代久远,范围广阔,谁有那么大能耐,把这么多怨气弄到一堆去?”

“嘭!”

屋门猛地被撞开,一道声音响起:“哈!陈元方,你不信,那也是真的!认栽吧!”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