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零章活尸拜师

虽然我没见过彩霞的样子,但是我却能分辨出变尸的样子。

以法眼看,她浑身笼着一层黑色;以慧眼看,她首级中闪着一点残魂。

这就是变尸。

整个李家大院里,除了彩霞之外,难道还有别的变尸吗?应该是没了。

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既没有阴阳子,也没有阴阳子的徒弟,还没有那些原本在院子里帮办杂务的佣人。

当然也没有东子。

西院灵堂中的哭声、泣声、呜咽声、念叨声也没了。

几头藏獒窝成一团黑,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亡了还是晕了。

死一样的沉寂,没有风,却有冷意袭来。

屋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江灵和郑军强在翻找什么东西,主屋里面东西四五间地方,足够他们找一阵子了。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清晰地传进我的耳朵里,倒刺激的我精神一振。

沉沉夜色中,那素衣女子从西院掠尽东院,行动虽然还有些机械,但是整体上已经与常人相差无多了。

时日若久,她的功力肯定还要更上层楼,到那时候,就成了天大的祸害了。

眼看她要出门,我御风而行,紧赶几步,挡在她面前。

她已经有了意识,见到我骤然出现,略略一呆,忽的咧开嘴,露出几颗细碎贝齿,款款而笑。

这是一个刚刚三十岁出头的女人,这年纪正是女人一生中最好的时候,她的模样很端正,甚至可以说是极美,长发披背,衣带飘飘,面如满月,眉目若画,单以风采论,就连江灵、阿秀都及不上她,可谓是绰约不凡,甚至是令我大吃一惊。

农村中,鲜见这样的女子。

不过,以李朝先的家业,续娶来这样一位丽人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可惜被他连累早死,而阴阳子那个混账东西,尽干些龌龊事!将好端端一冤死女子弄成贪欲变尸,专一发情害人,真是造孽!

彩霞见我发怔,又是一笑,居然走上前来伸手去摸我的脸。

我往后一退,双目圆睁,瞪着法眼扫向她,彩霞立时有些惊慌,挥手在眼前一挡,竟出声道:“你,你的眼神吓死人了!”

她居然能说话了!道行之高一至于斯!

我又吃惊,又有些好笑,你本来就是个死人。

不过,我还是收了法眼,心中暗忖道:是现在就灭了她还是点化她?灭她并非难事,可是她生前不是奸恶之人,辣手灭她岂不伤天害理?况且她现在已经有了灵智,点化她魂归冥冥或许也事有可为。

可是还要找阴阳子……

我逡巡四顾,觅看那些被我派出去寻找阴阳子的花鼠,却没见着一只。

这些花鼠训练有素,但凡是有消息,肯定会有部分回来报告,现在没有一只回来,那就是还没有阴阳子的消息。

阴阳子逃得快,花鼠追踪他只能循着他的气味行进,一旦阴阳子用了什么法子隐藏气味,或者气味在空中消散,那些花鼠就有可能无功而返。

正想之间,彩霞又笑吟吟地把手伸了过来,我拿手拨开,道:“别乱!我且问你,你知道阴阳子去哪里了吗?他徒弟呢?这院子里的人呢?”

彩霞怔怔地看着我,半晌都不说话,就在我怀疑她根本听不懂我说什么的时候,她突然说:“你跟我来。”

说罢,她绕过我就往外走。

看彩霞的意思,难道是知道阴阳子的下落?或者是知道阴阳子徒弟的下落?

她已经出了院大门,我连忙跟上。

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彩霞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她先走的慢,见我跟得紧,又走得快,见我还跟得紧,便越走越快,最后几乎要跑起来。

我心中起疑,飞赶几步,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正要问她到底知不知道阴阳子的下落,她却猛地停住,“咯咯”一笑,扭身一头扎进我的怀里。

我登时哭笑不得,感情她以为我是追着要跟她媾合呢!

我连忙跳开,彩霞也不追,伸手就去解自己的上衣扣子,我吓了一跳,又赶紧过去给她系上。

她解一颗,我系一颗,她解了下边,我系了上边,她又解上边,我去系下边。就这样翻来覆去好几遍,她终于停住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彩霞盯着我,道:“你弄错了。”

我道:“你才弄错了。”

彩霞道:“我们要脱了衣服。”

我道:“脱了衣服你就不是彩霞了,彩霞不是无耻下流的女人。”

彩霞愕然道:“什么?”

我魂力疾驰而出,牢牢锁定彩霞的残魂,重复道:“脱了衣服你就不是彩霞了,彩霞不是无耻下流的女人。”

她蓦然一怔,忽然间眼神大变,继而口中喃喃道:“彩霞……彩霞不是无耻……”

她越说,眼神越迷离,神色也越张皇,突然间她猛地抬起双手,抱着头,使劲揉搓,声音也大了起来:“不,不无耻!不无耻……”

我慧眼旁观,只见彩霞顶上的残魂仿佛风中烛火一般,扑棱棱的急速闪烁!

她生前并非淫荡妇人,死后被阴阳子以邪法植入欲念,因此成了淫欲贪尸。随着她尸变日久,功力愈深,她生前的意志也渐渐复苏,但是那些意志刚一复苏,便会被阴阳子所植入的欲念误导诱引,也变成了欲念,反过来又增强了她的贪淫之心。这就好比把一滴净水滴入一碗墨水中,那净水也会被染黑。

此时此刻,我以魂力为主,言语点拨为辅,努力唤醒她的正常心,她那被污浊了的意志开始重新洁净,开始与阴阳子植入的欲念分庭抗礼,就看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了。

眼看她抱头躬身,痛苦不堪,我又于心不忍,一点魂念,直逼她的残魂之中,我要助她一臂之力,把那些阴阳子植入的龌龊东西给祛除干净!

我的魂力甫一加入,立即如摧枯拉朽,逼着那些欲念一点点消磨殆尽!

须臾间,彩霞的残魂终于不再闪烁,转而莹莹剔亮!

这才是真的她!

我收回魂力,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好说了,只要她不存执念,就能安心归去,更不会再去害人。

眼见她还怔怔的发呆,我道:“彩霞,还没醒来?”

她看了我一眼,突然间脸色大窘,转身就跑,我呆了呆,继而明白她确实是完全醒转了,只是羞于前番行止,惭于见我。

我看着她往回跑了几步,叹息一声,喊道:“彩霞,你已经死了!”

彩霞一个趔趄,猛地站住,身子似乎稍稍一抖,立在那里许久没有动静。

我缓缓地朝她走了过去,彩霞也慢慢转过头,脸色已经变得稍稍有些发青。

“我死了……”她梦呓似的喃喃念诵道。

我道:“清清白白而来,干干净净而去。我帮你把你不该有的念想给去掉了,你现在可以安心地去你该去的地方了。”

彩霞幽幽地看了我一眼,道:“多谢……可是我觉得我不该死……”

我道:“你遇上了李朝先,命中便有此死劫。天命不可违,生死两茫茫,非要抱着执念不肯往生,就会堕入魔道。你本就是变尸,成魔只在一念间。想清楚吧。”

彩霞垂首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头盯着我道:“李朝先生前作孽,但他养着邪神,冤死者不敢找他,所以缠上了我,这是命。妖道给我移入欲念,这也是命。但现在我遇上你了,这更是命。请教您,我现在算什么?”

我沉吟道:“人死之后,七日内又苏醒复活的尸体,脑中尚残留生前意志,却无呼吸、心跳,须吸食阴气精元,保持残魂不散,身体不腐。道行渐长,则行动与常人无异,唯惧阳罡之物,乃称活尸。”

彩霞道:“活尸会害人吗?”

我道:“这倒不是。活尸是靠吸食阴气或者精元,只要没有邪念,就不会害人。”

彩霞道:“我不害人,我愿意这么存在下去。”

我吃了一惊,踌躇道:“为什么?你这么存在有什么意义?”

彩霞道:“我不怕自己的肉身腐烂,我就害怕自己一睡不醒,害怕自己不能再想下去。我要一直留个念想,留个自己的念想。”

“这……”我一时无话可说,我能理解彩霞的意思,不畏惧死,只是畏惧死后永恒的沉寂,畏惧死后精神不再,灵魂不再,那样的话,存在过的意义又是什么?

彩霞忽然道:“是您让我找回了自己,对我有重生的恩情,我想认您做师父。”

“啊?”我又吃了一惊。

彩霞道:“我跟着您修行,决不害人。您收我为徒,可以用我,管我。您,您会答应吧?您不会忍心让我彻底寂灭吧?”

“我……”我心里揪成了一团,为难地看着彩霞,暗道:“我忍心?就算她不是活人,但她若不害人,我又怎能辣手灭她?”

我沉默片刻,道:“可你这样,是逆天而存,迟早会有劫难的。”

“我不怕。”彩霞坚定的说:“我甘愿受劫。”

我沉吟着,忽然有所感应似的,心血来潮,竟忍不住仰面去看北方天际,但见那廉贞星昏昏暗暗,不如前番明亮,我慌忙开启灵眼去看,早见一抹青灰之气冲天而起,掠过廉贞,一纵而逝!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