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一章野狐农皇

青气乃有道之士方能萌发,青气带灰,乃是邪道!

邪道破廉贞,星主有难!江灵要出事!

我心中一惊,元气勃发,御风而行一跃而起,慌忙往回赶!

彩霞在后面喊道:“师父,您同意了?您往哪儿去?”

我满心焦躁,头也不回的道:“你愿意跟着我就跟着我!”

“好!谢谢师父!”彩霞远远地应了一声,也跟了上来。

我顾不得等她,一路疾行,须臾间便至李家大院外,穿门而入,就在此时,东院主屋内突然传出“嘭”的一声响,那是……枪声!

只有郑军强有枪!

没有危险,他怎么会开枪!

我一呆,随即风驰入内,左右一觑,早瞥见东里室内光影绰绰,呼声四起,期间夹杂着叮叮琅琅的剑击磕啸之音,又有江灵的叱喝声,我立即闪身而进,只见江灵身影飘忽,正与一灰影斗在一起。

江灵早瞥见我进来,当即精神一振,金木双锋左右撩动,“嗖、嗖、嗖”连舞三个剑花,那灰衣人气势顿时一萎,待瞥见我时,又是一怔,贼亮的目光中露出又惊又惧又疑的神采来。

我正要上前,江灵叫道:“元方哥,我能行!你快看看郑叔怎么样了。”

我这才看见郑军强歪倒在地,手枪落在脚下,一双手臂软垂无力,头上湿漉漉的满是汗水,脸颊上的肌肉一颤一颤,显见是要么双臂脱臼,要么双臂骨折,正处于极度的疼痛之中。

我俯下身子,不忍道:“郑叔,你的手臂……”

郑军强看见我,面有喜色,哆嗦着道:“元方,你回来了,好!我刚才朝他开枪,没打中,胳膊被他撅折了……不过没事!这不算什么!”

我不会接骨,当即皱了皱眉头,道:“这混账居然下这么狠的手!”

郑军强道:“他是那个瓷俑的师父!好厉害!撅折了我的胳膊,没杀我,也不算狠!你放心,那瓷俑没跑,还在原来的那个屋子。”

我心中一凛,急忙朝那灰影看去,万眼万身俑的师父,血金乌九大长老中的老八野狐子!

他居然也在附近!

我隐隐有种极为不祥的预感,野狐子既然在附近,阴阳子不可能不与之有联系,阴阳子跑了,野狐子却又来了,这其中透着诡异!

江灵不是野狐子的对手,我从进来时就已经看到了。

最多二十招,野狐子便可以制服江灵,但是他的主要对手却不是江灵,而是我。

自我进屋之后,他便一直觑着我,十成本事中只留下三成去敷衍江灵,所以打得难解难分。

江灵自然也没受什么伤,那星象虽然惊悚,但好在我回来的及时,还算是有惊无险。

但野狐子如此提防我,显然是知道我是谁。

但是这个处心积虑,制造出“招怨幡”,汇集万眼万身,将徒弟炼制成瓷俑的寻墓钻坟起尸倒斗第一高手,我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

他长得瘦削伶仃,还没有江灵高大,竹竿似的身子上顶着一颗寸草不生的秃头,灰黑的面上眼窝、两腮都陷的极深,几乎是四个大洞,将其本人衬得仿佛是一具骷髅。

他的身法也轻盈诡异,无论腾挪弹跳落地,均毫无声息,飘忽来去仿佛魅影。脖颈、肩膀、手臂、双腿、脚踝弯曲自如,总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做出不可思议的动作,几乎令人叹为观止。

他的骨相已经完全迥异于常人,变质变形,非同一般。

这样的人,必定练过缩骨、软骨一类的功夫,所以寻墓钻坟起尸倒斗都不是难事。

此时,外面一阵轻响,紧接着彩霞便快步走了进来,闪身入内,见我凝神观斗,便没做声,退到一旁,也静静地看着。

我正要出手,忽听外面又是一阵橐橐声响,很快,两个人走了进来,我打眼一看,一个竟是东子,看上去毫发无损,只脸色有些惨白,眼神也有些迷乱,精神委顿,也不说话,颇有些魔怔的样子。我拿法眼去看,没发现东子身上有什么异色,拿慧眼去看,三魂尚在,并不残缺。看来并无大碍,或是受了惊吓而已。

他身后还跟着一人,灰头土脸的,一身做杂工时穿的衣服,好像是白天我进院子时瞥见的李家一干佣人中的一个。

我正打量他们,突听江灵一声闷哼,似乎是吃了亏,我急忙回过神,扭头一看,只见江灵握剑的手鲜血迸流,显见是虎口被野狐子大力震裂,我又惊又怒,纵身跳入战圈,道:“灵儿退下!”

江灵依言回剑收势,我挺身上前,三魂之力迸发而出,去捕捉那野狐子,不料堪堪接近,一种极其熟悉的吞噬感猛然传来,我大吃一惊,魂力急收,失声道:“噬魂鬼草!野狐子,你跟晦极是什么关系?”

野狐子躬身退后立定,一双绿豆似的小眼贼亮贼亮的闪烁着,嘿然道:“噬魂鬼草让你吃惊了?我道号野狐,住的地方就是坟丘墓穴,与噬魂鬼草亲近的很!我跟那个戴面具的可没什么关系!只是你陈元方,我久仰了!”

我道:“用噬魂鬼草防备我的奇行诡变,很好!但是即便如此,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野狐子道:“我知道。不过可惜……”

我愣了一下,道:“可惜什么?”

“可惜你死无葬身之地!”野狐子大喝一声,身形暴掠而起,苍鹰搏兔般朝我扑来。

“找死!”我暗骂一声,也不管什么招数,直接一掌挥出!就在此时,郑军强突然叫道:“东子,你干什么!”

“师父!”彩霞也惊叫一声,与此同时,有一个柔软的身体猛地贴在了我的背上,紧接着是“嘭”的一声枪响,贴着我后背的那身子剧烈的颤动了一下,缓缓滑落。

“元方哥……”一声哀怨似的叹息。

我猛然扭头,呆呆地看见江灵恍若一只折翅的鹂鸟,长长的睫毛遮挡着惊恐而又满足的双目,对我闪出一丝留恋的光彩,无限疲惫的缓缓闭上,鲜黄的衣衫侵染着一片血色,绚烂如花。

伤口就在她的胸口!

“砰!”

彩霞一掌打碎了东子的脑袋,那尸身跌落尘埃,发出重重的一声闷响。

“砰!”

野狐子的手印上了我的后背。

“咔!”

一声骨头折断的脆响传来,野狐子低声呻吟着。

我喉间一甜,一大口灼热的液体涌了上来,满脑子都是嗡鸣之声,我硬挺着,伸手去点江灵胸前的穴道,闭气止血……我几乎是拼进全力封住了伤口周边的要穴,然后一口气尽泄,双腿一软,虚弱的跪倒在地。

“灵儿……”我颤抖着手,去捧江灵那本来俏丽现在却苍白惨暗的脸,低声呼唤道:“灵儿,灵儿……”

我嘴里的血沫汩汩淌出,滴到了江灵的脸上,江灵艰难地动了一下眼皮,却只睁开了一条缝。

我喜极而泣,道:“灵儿,看着我!不要闭眼!千万不要闭上!我带你去找张熙岳,去找青冢生!”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我抱着江灵,挺身而起。我要回家!

原本站在东子身后的那个灰头土脸的“佣人”,却突然变了脸色,长臂疾探,指间流光闪烁,直逼我的咽喉!

彩霞飞身扑来,那人却看也不看,单凭风声,随手一挥,立时将彩霞打翻在地。

彩霞在地上挣扎了一下,竟爬不起来。

郑军强已经完全怔住了。

而我,双手抱着江灵,浑身的力气只在臂上,眼看着那人手指逼近,我无力反抗,只呆呆的看着。

但我怀里的江灵却猛然高昂起身子,这一刹,那人的指间的流光融进了江灵的肩头。

“元方哥……”江灵虚弱的喊了一声,我的头又翁响了一次。

“可惜!浪费了我的药……”那人摇头叹息着,道:“陈元方,我是农皇子,血金乌之宫第五大长老。你死之后,若去冥世告状,可要说对我的名字。”

“五哥,别废话了,快杀了陈元方!用你的毒把他尸体保存好,特别是他的眼睛,宫主点名要收!还有神相令,一定要找到!”野狐子的声音。

“老八,你的手怎么样了?断了?”农皇子淡淡的看着我。

野狐子道:“被他的气震了一下,腕子断了,体内的气血也被冲撞的塞住了。”

农皇子道:“好吧,又要脏我的手……你知道,我的手是为天地灵药而生,我讨厌杀人,讨厌沾上血……”

野狐子不耐烦道:“五哥,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农皇子嘟嘟囔囔道:“都是三哥,让我扮佣人,还让我涂脸抹灰,还不让我说话……”

“老五,不用你,我来取他性命。”细碎轻盈的脚步声中,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目光刀子般扫来,满是怨毒。

我呆滞的目光霍然一跳,来人竟然是御灵子!

“二姐。”农皇子、野狐子都恭敬地叫了一声,御灵子微微点头,眼睛还是盯着我看,幽幽道:“陈元方,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喜欢麻衣神相请大家收藏:()麻衣神相新更新速度最快。